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不烂一只橙
不烂一只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04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09-08-28 15:26)
如果我有一头厚重的乱糟糟的黑色长发,我定是个嬉皮士

这个夏天的深夜万分期待的看了《制造伍德斯托克》

也独自一人重温了杰克·凯鲁亚克和《摩托革命日记》

怀揣着爱和梦想,肩背着破烂的行囊,

一路远行再次成为不可抑制的冲动

这是我永远的吉普赛和嬉皮士情结,和摇滚乐一样的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妈妈

杂谈

 

 妈妈,昨天早晨雨下得真大!

哗啦哗啦几乎要打垮我的伞,也几乎打垮了我

晚上回去的时候看见你站在胡同口

我的眼泪几乎又要掉下来了

我把胳膊搭在你肩膀上,脑袋一下一下轻轻撞你的头

你乐呵呵的跟我说:“你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是突然想起来爱情这回事儿的

就像是大热天的正午突然想吃一块冰镇的西瓜

可是爱情不是西瓜,不能随便到菜市场买一个回来,还能捡大个的拿

爱情这玩意儿,他到底是什么呢?

我幻想过无数种爱情的方式,有些很帅气,有些很狗血

但是只有在某一刻,当仲夏之夜行走在喧闹的街边

轻轻的吹起了一阵风,夹杂着蔷薇的花香和树叶的沁凉

就是在这样的一刻,我的内心清楚的了解到

爱情,就是“我需要你”这回事

在独自行走的街头,在风雪交加的深夜,在轰隆作响的地铁站

在每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拜托,别叫我愤青,其实我的脾气很好。
不信问问我的同事,我时常会侃侃而谈有说有笑。
不信问问我的朋友,我从来就乐于助人不求回报。
不信问问我的父母,我从小就温文尔雅懂得礼貌。
在我的概念里,我正直,他人就不该奸诈。
在我的概念里,我善良,他人就不该恶毒。
在我的概念里,我热情,他人就不该冰冷。
然而,这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于是,我看不惯冷漠。
于是,我看不惯霸道。
于是,我看不惯自私。
后来,我发现我看不惯的事物比比皆是,充斥着世界。
终于,我忍不住。
我忍不住公车上挤老人的壮小伙。
我忍不住开奔驰抢道走的公务员。
我忍不住动不动说脏话的中学生。
我忍不住网上铺天盖地的谩骂贴。
我忍不住灵魂工程师们不被信任。
我忍不住白衣天使他们只为了钱。
我忍不住花朵们眼神里的不善良。
我忍不住他们年纪轻轻只相信钱。
我无力改变世界,我费力改变身边。
我没有那么高尚,我也会牢骚哀怨。
于是,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城上台鞠躬~~

我经历了一整个冬天的睡眠,被阴暗和冰冷紧紧包裹成蚕茧

终于在第一朵迎春花开的时刻醒来,揉了揉眼睛说“那朵花开的声音把我吵醒了。”

 

以上是我自说自话,无须理会

 

这一期的主题是“摇滚精神回归己身”

去年接二连三的经历了打击,步入冬天的时候我只感觉到身心俱疲

于是把自己紧紧的裹了起来,将冰冷的绝望一口一口吞到肚子里

吐出来阴郁的丝,一层层将自己包裹起来

在黑暗中蜷成一团,四肢都变得僵硬

我以为日子会就这样过下去,就把所有的希望攒成一小团深埋在体内

不去看它也就再也不会想念

然而有那么一天,我清晰的听见了一朵花在缓慢的绽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01 14:59)

the l word终于开播了最后一击,Jenny终于还是死了

似乎从一开始,她就注定了要死亡的命运

但是她本来是最纯真的人,却也是最敏感的那一个

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美好的愿望,世界却一次又一次让她失望

最后竟连shane都背叛了她

当我看见她最后的眼神,就前所未有的感到了一股寒意

我害怕

我害怕自己最后也会成为她

更重要的是,如果到那一天,会不会有个shane那样的孩子,睁着无辜的眼睛为我哭泣?

我恨这个世界,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我从没说过我恨,我希望自己是不恨的

我希望自己对这世界还有美好的梦想

可事实是我恨这个世界,还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类!

人类!多自私,多狭隘,多么的……肮脏!

曾经是有那么一些好人的,可都被杀死了

在这个肮脏的世界,纯真的好人生活不下去

我最盼望的是发生一次世界大战

用那些人类肮脏的脑袋里发明出的肮脏的武器消灭这个肮脏的世界!

为什么死的是最真诚、最无辜、最优秀的人呢?

伽利略被你们烧死了、贞德也被你们烧死了,梵高被你们的嘲笑杀死了、苏格拉底被你们的偏见杀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是你生命中多余的人,我即将盘旋而去
曾经,就在不太远的曾经,我一直把自己当做你生命中特别的一个
当时我是那么骄傲,可以昂首挺胸的一个人走在路上
只因为你会当我是特别的
却原来我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没有了我,你还是一样
那我呢?我算什么?想起来这句疑问多可笑
把你说的的那些残酷的话一句句拿来反复讲给自己听
然后下定决心就这样转身离去
我会穿上最美丽的红裙子,高昂着头,骄傲的盘旋而去

我已经不会再哭了,已经不想再哭了
再也不会抓着你的衣领掉眼泪,再也不会在寒冷的夜里向你狂奔而去
我的痛苦、悲伤、不顾一切,都是为了你的需要
你说“来吧”,我便以为你想到的只有我
我相信至少在某一刻,你需要我
至少有那么一瞬间,你需要的是我
原来你都不需要,那么这些再也不会在你面前出现了
你若不需要,一切都没有意义

谢谢你说了那样的话,谢谢你把我当成多余的那个人
我对着镜子练习了一早晨笑容
发现那笑容比从前还要灿烂,这样就可以走了
笑,始终都比哭容易,我很佩服自己
我至少是这宇宙间的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1 11:42)

2009-1-1,不断的有人发短信问我“这一年过得怎么样?”

你真的想知道吗?

其实只不过是随便问问,希望看到我说“挺不错”是吧?

我全明白,所以我就这么回了。

但只有我知道,这一年到底怎么样。

所有的事儿,我都想告诉Hachi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09 12:11)
标签:

the

l

word

娱乐

原来我身边也有萌郭敬明的人……好死不死还是个我挺待见的姑娘

我~~~让我去死一死吧

姑娘啊,漂亮姑娘啊,就不带你这样儿的,你萌谁不行萌了个菊花教主

被这个漂亮姑娘逼着看了《小时代》,我就……再死一死

老子敢拍着胸脯说,老子三年级作文都写得比他好!

漂亮姑娘啊,你以后萌我成不成?我这么正经的问她

结果她挺认真的瞧了瞧我,“你还未够0啊!”

是这样么……我掀桌!牛!你看见了吧,老子不是0!

哼,不就是个教主吗,不就是0了点儿吗?

老子就不走那风格!

 

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我去瞧帅气姑娘SHAN还不成么?

话说《THE L WORD》什么时候出最后一季啊,我等着看carmen姐姐呢

sharmen可是我死忠组合,HAPPY ENDING我必须得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05 17:26)

前两天我还想当一个战士来的,还兴致勃勃的说“我是希瑞”来着

我还以为自己捂在被窝里嚷嚷两嗓子就能成女战士

可事实压根儿不是那么回事儿

其实我也就是一滩烂泥,瘫在马路上爬不起来

扶都扶不起来

我从来没对自己这么失望过,从来没有

最难受的还不是失望,是老的装着

在敌人面前的装着牛逼,不能让他看不起我

在亲人面前的装着牛逼,不能让她们担心我

在自己面前也的装着牛逼,不能让自己都觉得自己毁了

这样一直挺着、装着、扛着,就连眼泪就不许掉下一滴

就连夜里钻被窝儿也不许哭,死也不许

什么事儿都不要紧,一抗就扛过去了

但是我现在特害怕,特失望,特沮丧

我还不想当马路中间的烂泥,不像瘫在地上起不来

我真希望大喊一声就变身美少女战士,月亮能赐予我力量

可是谁能告诉我,那个月亮在哪儿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失恋—鲁迅

我的所爱在山腰;

想去寻她山太高,

低头无法泪沾袍。

爱人赠我百蝶巾;

回她什么:猫头鹰。

从此翻脸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使我心惊。

 

我的所爱在闹市;

想去寻她人拥挤,

仰头无法泪沾耳。

爱人赠我双燕图;

回她什么:冰糖葫芦。

从此翻脸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使我糊涂。

 

我的所爱在河滨;

想去寻她河水深,

歪头无法泪沾襟。

爱人赠我金表索;

回她什么:发汗药。

从此翻脸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使我神经衰弱。

 

我的所爱在豪家;

想去寻她兮没有汽车,

摇头无法泪如麻。

爱人赠我玫瑰花;

回她什么:赤练蛇。

从此翻脸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由她去吧。

图片播放器
你是渡我的蓮

牛牛是只大猴子

我的傻儿子~~

NANA```

何必多说?!

彼岸盛開荼糜花

偶家滴相冊

這裡是我的生活

hyde~

我自愛我的HYDE

四叶妹妹

可爱天下无敌!

超人

用他的帅证明我是个俗人~~

帅气姐姐也叫做神

帅气的如神一般的存在

九州幻想

从不曾看见过真正的那个宽广庞大的世界,它还没有被创造出来过,一切才刚刚开始。

据说风0在摇曳

有一个将去日本的傻子

棠小棠

我儿子的丈母娘~~该叫亲家母不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