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02-23 14:35)
标签:

春节

还乡

城镇化

杂谈

分类: 行走天下

春节结束,出发去车站,父母在外面笑着挥手,让牛魔王和爷爷奶奶告别,却看到依旧稚嫩的脸上分明有一种坚忍的表情,一开始还假装轻松高昂着头,很快眼睛有点湿润,还知道不去直视离别的亲人,一句话不说。车走远了,缩在后座,捏着眼眶里的泪水。送行的堂姐笑着给他递上了纸巾。没多久,14岁的姐姐不笑了,也流泪了,两个人各自静静的擦着眼睛,谁也不说话。送到车站,牛魔王像我曾经做的那样,很快背过身走进候车室......

牛魔王,长大了,真正懂得离别了。

∆  爷爷奶奶出来送行,牛魔王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

再有三个月,牛魔王就7岁了, 一个出生在北京、生活在北京、上学在北京的无锡小孩,一个北漂二代。

春节到了,这个“小候鸟”像往年一样和我一起回无锡过年。一进家门,就像脱缰的野猴,找比他大7岁的堂姐玩去了。 

我家在无锡新区旺庄街道新光村上浦巷,从名称上还能读出农村的痕迹。30年前,还是无锡郊区旺庄乡,是中国最早一批农村改革的乡村。后来又变成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一部分,周围引进了更多的外资企业。八九十年代是新光村的鼎盛时期,村里人生活条件得到很大改善,大部分村民都进了附近的工厂上班,住在自建的二、三层小楼里。村委会建的办公花园,简直就像一个景点,老师们都带着学生去那里留影。但上初中的我开始觉得不适应,因为爬上爬下的树林没了,抓龙虾的小河沟没了,烧野火的田埂没了......我继续上高中、上大学,离家越来越远,整个新区在更快地发展,更多的商业区出现了,更多熟悉的街道消失了。

∆  老家北边原先是和很多村民紧密关联的重污染企业钢铁厂和焦化厂,现都已迁走,这块地据说要“晾”很多年。东边是京沪铁路,西边是老京杭运河。周围都是后开发的小区和商业街。一条高架桥把我们村压在了角落(红圈是我们村)

 ∆ 三十年前小学毕业,都到新光园留影。

∆  现在已经没什么人光顾了

∆   被遗弃在角落的新光园匾额

大概五六年前,新光村开始了第二次变革,这次是轮到了村民自己的住宅地,分批拆迁,许多村民包括我父母都高高兴兴的等着哪天住进一公里外三十多层的新光嘉园里。但突然有一阵,拆迁停滞了,说政府没钱了,只能等着了。于是,包括我家上浦巷在内的几个村落,尴尬的被新城所包围。绝大部分同龄人和年轻一代早已离开,村里80%以上的老屋被外乡打工者租住着,村口小卖铺内讨论国家大事争的面红耳赤的都是一些长者,这里已然成了一个城中村。

∆  对面93岁的老奶奶年前过世,大年三十请了道士做法事

∆  从早到晚,村口总会聚集着一些老村民,晒太阳,聊天,争论国家大事,年轻人只有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回来

∆  村里的一口老井,几十年了还在发挥着功效。


∆  原本新光村所有的村落拆迁后都要住进南边那几栋32层的新光嘉园中,分批拆了一半村子停了,听说还有村民上访要求拆迁

∆  很多村民搬进了32层高的新光嘉园,但很多习俗还是改不了

严格意义上说,从上大学起,我就离开了家乡,12年前去了北京,没曾想一直北漂到现在。每次回乡,熟悉的地方就少一点,渐渐的只剩下愈来愈破旧的村子还认识。这里变成了我仅有的家乡的根。而当根要消亡的时候,离开的人才会懂得什么是乡愁。

∆  2012年1月,离家一千米的旺庄老街,小时候最繁华的地方,已经拆除了大半。

∆   2012年6月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而在我看来,像牛魔王这样的北漂二代都是无根的人。在北京没有亲戚,同事朋友间的孩子交往也很少,幼儿园结束又各奔东西上各自的小学,没有长期来往的发小,没有北京户籍的他还要考虑初中是否回无锡的问题,所以他们的童年、少年时代是不完整的断裂的。可能在他们的记忆中,除了父母就是作业。

老家楼房建于80年代初,统一规制的两间两进两层,后来又围了前后两个院子,相比北京58平一眼就能看到还非要让我找他的小房,这里有太多的空间可以捉迷藏了。

回家第二天,家里祭祖,烧元宝、点香、磕头、添酒......这些仪式只有母亲才懂的,我们都在她的指挥下一一祭拜。牛魔王对这些也就两秒种的兴趣,磕完头就埋在手机里抢红包去了。虽然小群里基本只有大伯、姐姐陪他玩,但他每次都很兴奋的和我汇报抢了多少钱,是不是最佳,还经常装可怜的哀求我发几个大的。

∆  家中年前都要祭祖,元宝都是牛魔王奶奶叠的,还要念经的

∆ 过年的传统仅在我的父母辈苟延馋喘,已在我们这辈失传,也会在他们这代消失。

∆ 春节里最吸引牛魔王的就是抢红包游戏

∆ 爷爷翻出了一张他小时候的照片

∆ 大年三十夜里,牛魔王和堂姐挤在爷爷奶奶床上看春晚

∆   大年初二,亲戚聚会,牛魔王跟着姐姐去敬酒

∆   亲戚聚会上,牛魔王一个人躺在角落。他和大部分亲戚都不熟。

∆   和家人一起去蠡湖边一个新开发的万象城玩,很漂亮

∆ 本村仅剩的一个男孩,比牛魔王小一岁,喜欢找他玩

整个春节,牛魔王都跟着姐姐,两人一起抢红包、一起放烟火、一起打牌,年初三,姐姐要写寒假作业,一向要狠命催着写作业的他,竟然也跟着一起写了半天,让我们偷乐了半天。

∆   有姐姐一起玩,开心了很多

有一天问他,喜欢无锡还是喜欢北京,他说喜欢无锡,因为“这里有姐姐......还有爷爷奶奶......”。邻里邻居的还会戏谑的称他为“北京人”,他会大声的反驳“我是无锡人!”

 回到北京的家,和爷爷奶奶视频,牛魔王又别过了头,躲在我身后红了眼眶......

孩子大了,懂离别了,我老了,乡愁更浓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30 19:25)

浦氏表情


九月


二〇一五


  爱死这秋天里的深宫红墙 (绝对适合拍写真大片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北京特产


  这是可以躺着看阅兵飞机的地方,2019年再去


 高丽韩国


 导游说:韩国男人下班后,一周有三四天在外面喝酒


 帮牛魔王问的:武术和跆拳道,到底学哪个好啊?




 没有眼神的交流,只要肉欲真的好吗?


  楠...确定下一任、下下任、下下下任.....不会恨吗?


 风云变幻的秋天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异装癖是不是都挺穷的?


 小草也要爱!


 博主以前是一个很爱打麻将的人



本月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袖珍人足球队”于2011年11月在北京正式成立,是目前中国第一支袖珍人足球队。球队现有26名袖珍人,平均身高1.26米。
巴西北方巨人队是世界上第一支袖珍人足球队,队员平均身高约1.32米,最矮的不到1米。这22名矮小人效力的球队坐落于巴西东北部的贝伦,他们经常和青年足球队进行40分钟的比赛。队员体型虽小,但实力强劲。
双方经过长时间的接洽,终于达成明年三月举行一场国际袖珍人公益足球赛。从今年5月份开始,足球队就开始了认真的备战。

28岁的湖北人秦学仕,医科大学本科毕业后,在一家二甲医院做妇产科大夫。身高只有1米28的他,娃娃脸,难以获得患者的信任。2009年秦学仕辞职来到龙在天袖珍人皮影剧团。在袖珍人足球队中,他惊奇地发现了自己的足球天赋。一次测试中,他的百米速度达到了12秒5。他现在是中国袖珍人足球队的队长,喜欢边前锋,经常上演边路突破绝杀的好戏。
29岁的鲁德峰,身高1.35米,原先是皮影团的骨干,足球队成立后疯狂的爱上了足球,平时经常自己练习,最多的一次颠球280多个,如今已经球队的绝对主力前锋。
22岁的徐俊,身高1.41米,今年8月,他在老家贵州看到袖珍人足球队在招聘足球队员,从小喜欢运动的他立马投了简历并被录取。虽然来北京没多久,但他已经喜欢上了这里的氛围,“没有孤独感,没有身高的压力”。
成年袖珍人身高、体力与少儿相仿,但智力正常,所以袖珍人足球队员独特的身体条件在少儿足球陪练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当少儿足球陪练人”是袖珍人足球队成立的主要目的之一,正如他们的口号“甘当少儿陪练,振兴足球有我”。

早上6点半,队员们起床洗漱。

穿球衣





他们给自己的宿舍取名“爱心小屋”

吃早饭

由于住宿紧张,所有队员都是住的集体宿舍。


由于所在的皮影戏团没有场地,他们都要骑车去附近的清华大学训练。


校园门口的保安都已经很熟悉这群袖珍球员。



和旁边的学生行人相比,宛似一群小孩


一行人浩浩荡荡骑行在清华校园中。


热身运动


热身


技战术训练


射门训练





22岁的徐俊,身高1.41米,今年8月,他在老家贵州看到袖珍人足球队在招聘足球队员,从小喜欢运动的他立马投了简历并被录取。虽然来北京没多久,但他已经喜欢上了这里的氛围,“没有孤独感,没有身高的压力”。





一场比赛踢完,队员们躺在地上休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6 19:55)

8月12日23:36,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

 

胆大的母亲开着电动车来到海滨高速上观看爆炸现场。


那么多的好车,真是可惜了

 

800米外被炸穿的墙



大钟还停留在当天的大爆炸时间上

 


严重损毁的轻轨站



跟地震过没两样



附近的小区,窗户无一幸免



很多阳台铝合窗直接震下去了



楼下花园堆满了窗户



许多市民回到受损的家中取物品



一户住户数万元养的金鱼没了



市民回家取物品



车被砸扁了,但能用还是先开走



8月14日,来到离现场最近的入口处。看着这次受伤最严重的消防员依然忙碌在最前线。



连续作战两天,很多战士脚底都起了泡



很多人失踪了,公安局副局长都有好几个



安置点更多寻人启事



失踪消防官兵们的家属

 

截至8月16日上午9时。发现遗体112具,88人身份未定。目前统计失联人数为95人,85人为消防人员(现役13人;天津港72),这其中与身份未定的88人有交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5年8月8日,全民健身日,为庆祝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第三届“10K摇滚乐疯跑”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举行。

 在活力动感的摇滚音乐助阵下,上千名跑步爱好者在京城跑步圣地——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欢乐开跑。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先生携手著名影视明星范冰冰、短道速滑奥运冠军王濛、花样滑冰世界冠军陈露、女子网球大满贯冠军晏紫、分众传媒CEO兼董事局主席江南春,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SOHO中国CEO张欣,时尚集团总裁、《时尚芭莎》总编辑苏芒,淡马锡高级董事总经理吴亦兵等众多社会知名人士,以实际行动号召更多人加入跑步的行列,并为申奥成功助威。著名主持人、央视体育频道赛事频道编辑部主任张斌主持了开跑仪式。
 作为一项将摇滚与跑步相结合的特色民间体育活动,“10K摇滚乐疯跑”自2013年起由联想集团连续举办三届,今年还增加了组团参与、跑团PK的特色设置,吸引了包括京城知名的民间跑团如“光明乐跑”、“野马铁军”、“猛犸纵横”等,以及京东、优酷土豆、SOH6O中国等企业跑团等30多支参赛。 
 
名人来的多,保安也一堆堆。
为了2022,跑吧
头饰不错
保护不错
小朋友也要看热闹
有的小朋友不关心[嘻嘻]
摇滚乐,动起来
潘石屹夫妇玩的很欢
还有体育健将王濛
范冰冰现场还表演起魔术
美国队长也来了
越老功夫越厉害
范冰冰粉丝太多了
一众名人准备开跑
还是范冰冰机灵,联想老大杨元庆个子有点高
帽子被起跑线挂下来了
范冰冰,开跑不到十米因为围观跑友众多,不得不提前退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旅游

文化

台湾

分类: 行走天下

这是一篇游记。

 

4月底去台湾之前,说起美食,不管是朋友还是攻略,总在说各种夜市,多么好吃,多么诱人,这个夜市那个夜市,以至于一直以为台湾的美食就是这些跟大陆的路边摊很像、经常有人吃坏肚子还非要去的、星罗棋布的各种夜市,等我转到后来才醒悟,很多人都搞错了~~~~~~~~

下面就请看我的顿悟之旅

台北

前半段时间都在台北度过的,住在西门町附近,周围真是方便,便利店那确实是密密麻麻转角就会有一个。以此为中心,用双脚和便捷的台铁向台北各个地方辐射,ubike也可以用悠游卡开通一个,很方便。

 


穿行在这些破旧的老街道里,总会有些发现让我惊喜。

(P.S. 你明白中华民国国旗和国民党党旗的区别吗?)



西门町台铁出口,是个神奇的世相观察点,每天轮番上演各种组织、团体、个人——


以及动物!!没有城管、随心所欲,谁抢到地盘就是谁的。

 


刚到中正纪念堂的时候特别纳闷,大门怎么不是朝南,而是朝西,当看到老蒋假装安详的每天都要看着夕阳的方向,瞬间秒懂!

(每天晚上6点都降旗仪式)



国共在老人手里又开始合作了



没有年轻人关心什么复兴大业



国父纪念堂一到周末,走廊里就变成街舞青年的训练之地


国父只能永远留在脑海里了

(P.S. 整点都有哨兵换岗仪式,还不错)

 

这个101,一直没上去,推荐爬下象山步道,远观一下




这块石头比较适合发呆,观景,留影,绝佳位置,推荐!



还去了趟忠孝祠,结果发现有关部门竟然把史烈士谋炸两广总督的时间弄错了24年!不可思议的是这么长时间竟然没人发现!!真心想帮台湾政府,做个荣誉大陆同胞啥的,打市长热线结果对方说这个祠不归市政府管然后就挂了!!!

 

 

淡水

在淡水坐巴士沿着海岸开到最北边的小镇,要是能自驾走那条线是极好的



淡水有周董的学校和著名的渔人码头,所以去的年轻人很多,当天天气不好,没看到日落

 

基隆

基隆绝对是一个意外之喜,因为朋友推荐庙口夜市,又离台北很近,就去了一趟

 

沿着周围走了一下,竟然发现楼宇之间有个巨大的观音像,太震惊这种超现实的景象了。

 

傍晚的港口边也很舒服(就在庙口夜市和台铁旁边),天上有老鹰飞,地上有野狗追,推荐去!

 

九份

九份在台湾的景点里算是一个比较不同的地方,山地模式



坐大巴看到这座寺庙,这地势肯定香火很好


九份,一般游客都爬到这个地点就结束了,窗口是两蒋,旁边还有老毛和小林元帅



强烈推荐,一定要继续往上走,这个大转弯口,特别适合留影哦,作为一个资深摄影师我觉得是九份的精华之一

 

 

垦丁

这个地方简直如雷贯耳,看网上的结论就是不来这个地方简直就是没来过台湾似得,好吧,我也去了,但作为去过好多海边的人来说,这个地方不过尔尔,就是台湾人来去方便渡假休息的地方。很多大陆游客冒着烈日骑着电车,一天下来,晒爆了皮,还没体会到垦丁的精髓,就是躺在海景房的阳台上听歌、看风景。。。。。。所以,一定要订一个高层的海景房,订不到就别去了,真的。

 

租电动车最好下午3点半以后,老板肯定会说不要去山上那些小路,强烈推荐表面答应,然后一定要上趟山,大片的草地,人迹罕至,喜欢野外啪啪啪的情侣有福了

 


根据导航,从山上能很容易的穿出来,来到风吹沙相关的几个景点,看一下,留个影,然后在极爽的沿海公路上飙回去


早上太阳不太晒,悠闲一点,在阳台上吃个早餐,躺着看游客潮起潮落,这才是来垦丁的最大享受。。。。。

 

台南

真正的认识台湾美食,我就是在台南体会到的。而这都要拜一位民宿主人所赐。临时在自在客上看到“黎妈的家”评价还不错,就选了,榻榻米一间房两个床位180人民币,我只有一个人,主人只收我90,我挺诧异的在网上付了款。



“黎妈的家”超文艺,小小的三层楼,只有四间房,日式风格,琴棋书画都有,简朴而干净,主人在日本留过学,还是个钢琴老师


特别喜欢家里放一堆特色茶具的,总觉得很高大上


来这里住的年轻人都习惯性的直呼“黎妈”,由于待客周到细致体贴,很多年轻人住完后都成了她的“干儿子”,一堆堆寄来的书信,隐藏着一个个传奇的旅客故事。还在这里第一次体验了抹茶的制作。



就是在这里,我的台湾美食观彻底改变。来的头天晚上她就驾车带我去台南最有名的度小月担担面本店。离开的当晚还请我吃了超级赞的寿司,这是我吃到的最好的一种寿司,真的是入口即化,还很便宜。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热情好客的主人。



从黎妈那里了解台南文化、台南美食,按图索骥吃了几家老字号后,彻底告别台湾夜市的概念。夜市已经变成垃圾的代名词了。从台南以后,我再也没去过夜市,都是根据点评查看当地推荐的老店。那些才是台湾美食的真正代言者。

 

 

中部横贯公路

临时起意,一个人从台南到台中,再台铁去丰原坐大巴走了趟游客少去的中横公路,能路过清境农场、最高点武岭啥的,挺好

 



在人烟稀少的地方中转,高寒,烟雨,野狗,车会在天祥阁停一站,推荐住一晚,本人因各种原因错过,超级遗憾

 

花莲

从台南以后,我的精力主要放在当地老字号上(价格比台南贵,比台北便宜),著名的花莲,我也没怎么逛,但最值得的就是骑自行车走了一条专用的花莲市区到七星潭的海边自行车道。很多游客会包车把七星潭、清水断崖、太鲁阁一起玩遍,真的强烈推荐这个自行车道,不仅风光好,适合各种写真留影。相信我。没错的。



这种海堤大石,多壮观,太适合站上面拍写真了



10公里,骑一段,停一下,欣赏一下,很惬意

 



清澈的蓝,让人神迷,抬头还能看看台湾空军的战机飞来飞去

完结

台湾真是一个好地方,还有很多地方没去,还有很多老店没吃,留待下次,慢慢体会

到最后不上一张夜市图好像也不合适。

台湾夜市,最适合的就是“耶”,留个影!

都去寻找真正的台湾美食吧!

(微信公号:icityfac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想学摄影吗?拍身边的动物吧。

 

▲ “小JJ,你好!”



▲ “今天我开车!”


▲ “尼玛,他们不让咱随地便便了!”

▲ “这是我亲妈吗?不让我喝!!”

▲ “I AM A BABY”

▲ “狗日的!”

▲ “听过不要和女人打假吗?”

▲ “你妹的,我怎么尿啊!”

▲ “ 再扣就全吐出来了!”


▲ “我什么都没看见!”


▲ “东北爷们,个个都会二人转!”


▲ “ 这世道,国宝也没人待见了”


▲ “ 高潮了吗?”


▲ “ 双飞”,别做梦了!


▲ “ 隔墙有耳 ”

▲ “小鲨鱼!也敢在我面前晃悠! ”

▲ “ 没有云,就驾个霾吧”

▲ “ 我是一只小小鸟,你来找我呀! ”




▲ “ 游不动了,歇会! ”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公众号:浦峰捉影 (icityface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个故事又发生在2003年11月7日,北京入冬后的第一场大雪。

上图中的这个舔雪人的小女孩改变了一个穷困潦倒的青年(其实就是我)的人生轨迹。

 

故事前传:

我是2003年9月28日来的北京,到了新京报,发现由于招聘上的失误,本来应聘摄影记者的我被当成文字记者招了过来(过程曲折离奇,有空写前前传)。由于我没有媒体从业经历,也不是名牌大学出身,新闻摄影零基础(在上火车前买了本新闻摄影教程),但是不幸的是我辞职过来的,领导们得负点责,只能勉强同意让我留下来,试用一个月(言外之意就是不行得走人),当时我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想着就当在北京玩一个月然后回老家找工作去。

 

新京报2003年创刊时的摄影部实力是超级强大的。

面试的副主编是一个胖胖的留着胡子看着三十多其实比我还小一岁的路透社出来实践新闻理想的牛逼人。

按照副主编这路数,没出现的还在闲云野鹤般飘着的主编肯定更牛逼了。

一个壮汉,说是特种兵,俯卧撑还是仰卧起坐上千个,经常在报社跑来跑去,拍来拍去。

一个更高大的天津汉子,经常跟胖胖的副主编坐而论“道”(具体聊什么咱就不知道了,从来不敢靠近)

又一个东北文静的汉子,胖胖的副主编说是他老师

一个瘦小精干的长发帅哥,南方都市报来的顶尖高手

一个油头粉面的壮汉,南大科班毕业的意识流高手

又一个南大科班毕业的女神,嘻嘻哈哈上来就递烟,直接把我惊了

还有某摄影部组长直接辞职过来的。

身处其中的那种压力、自卑、渺小和煎熬,你们懂的。。。。。。

一个月,很快也很慢.......

 

言归正传

11月11日,新京报正式创刊日,8、9、10是试刊日。11月6日晚上突然下了超大的一场雪,7日早上所有人就撒出去了。我骑着自行车,先去了离单位最近的天坛公园,一开始都是初级摄影爱好者的路数(雪地里一片落叶啥的),实在没拍到有意思的画面,走到大门附近路边有个大雪人,但没人玩儿,走出去七八米时,回头发现来了一家三口,于是用长焦拍了几张,依然很平常的画面,看着小女孩在一旁盯着雪人,脑子里刚想着:“要是她上去亲一下多好啊”,突然,小女孩伸出了舌头,真的是电光火石的瞬间,尼康d100哦!端起来激动的连拍了三张,一秒钟后,小孩被妈妈拉开了。一放大,实的,更激动了。“今天就是它了!”心满意足的又去其他地方拍了。

 

晚上回到单位,一堆人都在做图片,上面说的那个胖胖的副主编储璨璨老师一个个在问拍的怎么样,有没有封面图片,轮到我用电脑的时候(那个时候都是两人一台),我轻声的说:“储老师,您看下我这边的!”“嗯。不错。封面就它了!”哎哟,心里那个美啊。自信心爆棚。

 

发完图就走了。可惜最后我也都没看到样那个版是什么样的,因为是试刊,不出样的,只是走流程。所以一直只是印象中的新京报“首个封面”。

 

过了两天,我找了个空,弱弱的问储璨璨老师,“我能留下来吗?”他没给我正面回答。又过了一阵,大家都去签合同了,也让我去签了,已经不记得签合同时候的心情了,但我一直记得这个小女孩的出现,拯救了一个落魄青年,让我留在了北京,从事自己梦想的摄影职业。

 

往后,我又拍了很多小孩,每个都很喜欢,都有不少故事。

 

留着给后传啦

 




































所以跟小孩的缘分真是挺多的。现在又很巧的在做关于《每日一笑》的栏目,收集小朋友天真可爱忍俊不禁的语录和各种笑脸。

 

就像下面这样的:↓

 

牛魔王—男—5岁11个月

 

一辆汽车违章从前面驶过

爸爸气愤的脱口而出:你妹的!!

牛魔王:司机是男的

 

(欢迎关注公号icityface 查看更多笑脸和童言

 

感兴趣的爸爸妈妈,欢迎一起分享孩子的童言童语,也欢迎带着孩子一起寻找身边的笑脸 ,相信我,会带给你们很多的乐趣。


我的微信公众号  icityface 、邮箱   pufeng1230@163.com  、新浪微博   @浦峰捉影    

笑脸,请务必注明:国家-城市-地点-姓名

我会在公号和微博展示《每日一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四惠桥那根著名的大烟囱,前几天关停弃用了。为了北京的环保事业,它再也不冒烟了。

       北京的大烟囱,撇开它排放出来的物质,光看纯白的颜色和蒸腾的各种形状,我还是蛮喜欢的。特别是在冬季蓝天下,是一种让人着迷的白。

       我家窗外也有一根大烟囱,自从四年前,无意中发现烟囱里还冒出来一匹神马后,开始对它产生了兴趣,每年冬天供暖后,总幻想着它再冒出点新玩意。虽然自己的鼻炎越来越重了,但我还是会继续守着它,直到它某一天关停。​(微信公号:icityface)

2011.01.15,坦白讲,我是在电脑里才发现它是长得像浮云的神马。
2011.02.13
2012.12.22 
2012.12.22
2013.12.26
2013.12.27
2014.02.08
2014.02.16
2014.02.25
2014.12.12
2014.12.16
2014.12.18
2014.12.21 
 2014.12.25
 2014.12.24,平安夜,烟囱哥和我心有灵犀,探出窗外一分钟,它就送了一颗心给我,超激动,不过,我想告诉他,我是直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美丽的无锡,是我的故乡。生于斯,长于斯。

     十三年前,离开了她,每次回来她都变的更美一点,同时也变的更陌生一点。现在,她已经彻底换了个模样。之前几年根本没有在意,感觉那些是城里,变好变坏和我没什么关系。但四年前我家所在的新光村开始拆迁,我一下子觉得惶恐了,因为于我而言,村子所在方圆一公里范围的家乡才是我真正归属的故乡。

     八十年代农村改革,新光村是乡里最闪耀的明星。农田变成了厂房,河沟填成了马路,村民进了工厂…经历了数十年,经济衰退浮华褪去,它又开始城镇化,旺庄乡变成了旺庄街道,破旧的工厂和村落变成了楼盘,同辈的年轻人纷纷搬进城区的新房,租住的外来打工者越来越多,一墙之隔的乡中心小学早已关闭。只是老屋还是那些老屋,水井还是那口水井,那熟悉的上浦巷还在,我的家乡就还在。

      离家一公里远的旺庄老街是小时候的“城里”,还记得和哥哥偷了竹筒里的零钱跑到那边人头攒动的录像厅看《射雕英雄传》…直到它人去楼空,开始拆除,我才意识到家乡在离我远去。

      因为各种原因,我家所在的上浦巷和相邻的几个村落一直没拆,逐渐成为整个新区的死角落、城中村。每次回来我都会在村里静静的溜达几圈,带着牛魔王到处留影。虽然屋子破的不想住,但我现在倒是希望它慢点拆,等哪天它没了,我灵魂寄托的家乡或许也就消失了。

      那天,上完厕所,在用老婆不敢用的草纸擦屁股的瞬间,我突然感受到一种粗糙的爽感,城里那些光滑的卫生纸又怎么可能带给我这种家乡的记忆呢!

 

 


▲   2015年2月17日,北京南站,出生在北京的浦暄晨跟着我一起回老家无锡过年。

 

▲   2月17日,当地是小年夜,按风俗,在吃年夜饭前先要给祖宗烧元宝。

 



▲   还要给祖宗吃,要斟三次酒,磕三次头

 

▲   虽然原有的土地早在八十年代就已经被收购,但村民依然喜欢在自家屋前种菜。

 

▲   一个卷帘门上贴满了广告和去年的“招财进宝”。

 

▲   虽然有了自来水几十年,但水井在村里依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   村里的理发店。有一半多都是外来打工租住和开各种小店的人员。

 

▲   一名来自四川的小男孩在玩泡泡。村里跑来跑去的基本都是外来打工子弟。

 

▲   4岁的陈志豪一个人在玩枪。他是为数不多的住在村里的孩子。应该是见证上浦巷最后的一代了。

 

▲   年初三,嫂子在做晚饭。哥哥一家和父母同住。同辈的中青年基本都已离开村子住进了城区的各种新建小区。

 

▲   邻居在家聚餐要用圆桌,爸妈给他们送去了一张。村里家家户户都认识,不像现在的商品房各种小区,几乎都是没交流的陌生人。

 

▲   著名景点古运河清名桥。小时候觉得这里是好遥远的“城里”,其实距离我家才三公里。

 


▲   大年初一,1997年建的灵山大佛。这么多年我也是第一次看著名的“九龙灌浴”景观。

 

▲   摸摸佛手,好运久久

 

▲   前几年新开发的无锡渤公岛景区,对岸是新的政府行政区和金融区。环境优美的无可挑剔。现在在无锡转悠我必须靠导航。

 

▲   2012年1月25日,旺庄老街

 

▲   2014年1月29日,旺庄老街

 

▲   2015年2月18日,旺庄老街。

 

▲    建设中的新光嘉园和最后没拆的新光村。


我知道

总有一天

我会失忆

 

来源:微信公号:浦峰捉影(icityface)

 

诚征各地方的城市表情和笑脸,愿意一起分享的话,可以发送给我!

我的邮箱   pufeng1230@163.com  、新浪微博   @浦峰捉影   、   微信公众号  icityface  QQ群:166304498 欢迎大家投稿。请务必注明:国家-城市-街道or地点-姓名。我会在公号和微博展示大家的城市表情和笑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