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02-23 14:35)
标签:

春节

还乡

城镇化

杂谈

分类: 行走天下

春节结束,出发去车站,父母在外面笑着挥手,让牛魔王和爷爷奶奶告别,却看到依旧稚嫩的脸上分明有一种坚忍的表情,一开始还假装轻松高昂着头,很快眼睛有点湿润,还知道不去直视离别的亲人,一句话不说。车走远了,缩在后座,捏着眼眶里的泪水。送行的堂姐笑着给他递上了纸巾。没多久,14岁的姐姐不笑了,也流泪了,两个人各自静静的擦着眼睛,谁也不说话。送到车站,牛魔王像我曾经做的那样,很快背过身走进候车室......

牛魔王,长大了,真正懂得离别了。

∆  爷爷奶奶出来送行,牛魔王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

再有三个月,牛魔王就7岁了, 一个出生在北京、生活在北京、上学在北京的无锡小孩,一个北漂二代。

春节到了,这个“小候鸟”像往年一样和我一起回无锡过年。一进家门,就像脱缰的野猴,找比他大7岁的堂姐玩去了。 

我家在无锡新区旺庄街道新光村上浦巷,从名称上还能读出农村的痕迹。30年前,还是无锡郊区旺庄乡,是中国最早一批农村改革的乡村。后来又变成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一部分,周围引进了更多的外资企业。八九十年代是新光村的鼎盛时期,村里人生活条件得到很大改善,大部分村民都进了附近的工厂上班,住在自建的二、三层小楼里。村委会建的办公花园,简直就像一个景点,老师们都带着学生去那里留影。但上初中的我开始觉得不适应,因为爬上爬下的树林没了,抓龙虾的小河沟没了,烧野火的田埂没了......我继续上高中、上大学,离家越来越远,整个新区在更快地发展,更多的商业区出现了,更多熟悉的街道消失了。

∆  老家北边原先是和很多村民紧密关联的重污染企业钢铁厂和焦化厂,现都已迁走,这块地据说要“晾”很多年。东边是京沪铁路,西边是老京杭运河。周围都是后开发的小区和商业街。一条高架桥把我们村压在了角落(红圈是我们村)

 ∆ 三十年前小学毕业,都到新光园留影。

∆  现在已经没什么人光顾了

∆   被遗弃在角落的新光园匾额

大概五六年前,新光村开始了第二次变革,这次是轮到了村民自己的住宅地,分批拆迁,许多村民包括我父母都高高兴兴的等着哪天住进一公里外三十多层的新光嘉园里。但突然有一阵,拆迁停滞了,说政府没钱了,只能等着了。于是,包括我家上浦巷在内的几个村落,尴尬的被新城所包围。绝大部分同龄人和年轻一代早已离开,村里80%以上的老屋被外乡打工者租住着,村口小卖铺内讨论国家大事争的面红耳赤的都是一些长者,这里已然成了一个城中村。

∆  对面93岁的老奶奶年前过世,大年三十请了道士做法事

∆  从早到晚,村口总会聚集着一些老村民,晒太阳,聊天,争论国家大事,年轻人只有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回来

∆  村里的一口老井,几十年了还在发挥着功效。


∆  原本新光村所有的村落拆迁后都要住进南边那几栋32层的新光嘉园中,分批拆了一半村子停了,听说还有村民上访要求拆迁

∆  很多村民搬进了32层高的新光嘉园,但很多习俗还是改不了

严格意义上说,从上大学起,我就离开了家乡,12年前去了北京,没曾想一直北漂到现在。每次回乡,熟悉的地方就少一点,渐渐的只剩下愈来愈破旧的村子还认识。这里变成了我仅有的家乡的根。而当根要消亡的时候,离开的人才会懂得什么是乡愁。

∆  2012年1月,离家一千米的旺庄老街,小时候最繁华的地方,已经拆除了大半。

∆   2012年6月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而在我看来,像牛魔王这样的北漂二代都是无根的人。在北京没有亲戚,同事朋友间的孩子交往也很少,幼儿园结束又各奔东西上各自的小学,没有长期来往的发小,没有北京户籍的他还要考虑初中是否回无锡的问题,所以他们的童年、少年时代是不完整的断裂的。可能在他们的记忆中,除了父母就是作业。

老家楼房建于80年代初,统一规制的两间两进两层,后来又围了前后两个院子,相比北京58平一眼就能看到还非要让我找他的小房,这里有太多的空间可以捉迷藏了。

回家第二天,家里祭祖,烧元宝、点香、磕头、添酒......这些仪式只有母亲才懂的,我们都在她的指挥下一一祭拜。牛魔王对这些也就两秒种的兴趣,磕完头就埋在手机里抢红包去了。虽然小群里基本只有大伯、姐姐陪他玩,但他每次都很兴奋的和我汇报抢了多少钱,是不是最佳,还经常装可怜的哀求我发几个大的。

∆  家中年前都要祭祖,元宝都是牛魔王奶奶叠的,还要念经的

∆ 过年的传统仅在我的父母辈苟延馋喘,已在我们这辈失传,也会在他们这代消失。

∆ 春节里最吸引牛魔王的就是抢红包游戏

∆ 爷爷翻出了一张他小时候的照片

∆ 大年三十夜里,牛魔王和堂姐挤在爷爷奶奶床上看春晚

∆   大年初二,亲戚聚会,牛魔王跟着姐姐去敬酒

∆   亲戚聚会上,牛魔王一个人躺在角落。他和大部分亲戚都不熟。

∆   和家人一起去蠡湖边一个新开发的万象城玩,很漂亮

∆ 本村仅剩的一个男孩,比牛魔王小一岁,喜欢找他玩

整个春节,牛魔王都跟着姐姐,两人一起抢红包、一起放烟火、一起打牌,年初三,姐姐要写寒假作业,一向要狠命催着写作业的他,竟然也跟着一起写了半天,让我们偷乐了半天。

∆   有姐姐一起玩,开心了很多

有一天问他,喜欢无锡还是喜欢北京,他说喜欢无锡,因为“这里有姐姐......还有爷爷奶奶......”。邻里邻居的还会戏谑的称他为“北京人”,他会大声的反驳“我是无锡人!”

 回到北京的家,和爷爷奶奶视频,牛魔王又别过了头,躲在我身后红了眼眶......

孩子大了,懂离别了,我老了,乡愁更浓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袖珍人足球队”于2011年11月在北京正式成立,是目前中国第一支袖珍人足球队。球队现有26名袖珍人,平均身高1.26米。
巴西北方巨人队是世界上第一支袖珍人足球队,队员平均身高约1.32米,最矮的不到1米。这22名矮小人效力的球队坐落于巴西东北部的贝伦,他们经常和青年足球队进行40分钟的比赛。队员体型虽小,但实力强劲。
双方经过长时间的接洽,终于达成明年三月举行一场国际袖珍人公益足球赛。从今年5月份开始,足球队就开始了认真的备战。

28岁的湖北人秦学仕,医科大学本科毕业后,在一家二甲医院做妇产科大夫。身高只有1米28的他,娃娃脸,难以获得患者的信任。2009年秦学仕辞职来到龙在天袖珍人皮影剧团。在袖珍人足球队中,他惊奇地发现了自己的足球天赋。一次测试中,他的百米速度达到了12秒5。他现在是中国袖珍人足球队的队长,喜欢边前锋,经常上演边路突破绝杀的好戏。
29岁的鲁德峰,身高1.35米,原先是皮影团的骨干,足球队成立后疯狂的爱上了足球,平时经常自己练习,最多的一次颠球280多个,如今已经球队的绝对主力前锋。
22岁的徐俊,身高1.41米,今年8月,他在老家贵州看到袖珍人足球队在招聘足球队员,从小喜欢运动的他立马投了简历并被录取。虽然来北京没多久,但他已经喜欢上了这里的氛围,“没有孤独感,没有身高的压力”。
成年袖珍人身高、体力与少儿相仿,但智力正常,所以袖珍人足球队员独特的身体条件在少儿足球陪练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当少儿足球陪练人”是袖珍人足球队成立的主要目的之一,正如他们的口号“甘当少儿陪练,振兴足球有我”。

早上6点半,队员们起床洗漱。

穿球衣





他们给自己的宿舍取名“爱心小屋”

吃早饭

由于住宿紧张,所有队员都是住的集体宿舍。


由于所在的皮影戏团没有场地,他们都要骑车去附近的清华大学训练。


校园门口的保安都已经很熟悉这群袖珍球员。



和旁边的学生行人相比,宛似一群小孩


一行人浩浩荡荡骑行在清华校园中。


热身运动


热身


技战术训练


射门训练





22岁的徐俊,身高1.41米,今年8月,他在老家贵州看到袖珍人足球队在招聘足球队员,从小喜欢运动的他立马投了简历并被录取。虽然来北京没多久,但他已经喜欢上了这里的氛围,“没有孤独感,没有身高的压力”。





一场比赛踢完,队员们躺在地上休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6 19:55)

8月12日23:36,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

 

胆大的母亲开着电动车来到海滨高速上观看爆炸现场。


那么多的好车,真是可惜了

 

800米外被炸穿的墙



大钟还停留在当天的大爆炸时间上

 


严重损毁的轻轨站



跟地震过没两样



附近的小区,窗户无一幸免



很多阳台铝合窗直接震下去了



楼下花园堆满了窗户



许多市民回到受损的家中取物品



一户住户数万元养的金鱼没了



市民回家取物品



车被砸扁了,但能用还是先开走



8月14日,来到离现场最近的入口处。看着这次受伤最严重的消防员依然忙碌在最前线。



连续作战两天,很多战士脚底都起了泡



很多人失踪了,公安局副局长都有好几个



安置点更多寻人启事



失踪消防官兵们的家属

 

截至8月16日上午9时。发现遗体112具,88人身份未定。目前统计失联人数为95人,85人为消防人员(现役13人;天津港72),这其中与身份未定的88人有交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5年8月8日,全民健身日,为庆祝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第三届“10K摇滚乐疯跑”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举行。

 在活力动感的摇滚音乐助阵下,上千名跑步爱好者在京城跑步圣地——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欢乐开跑。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先生携手著名影视明星范冰冰、短道速滑奥运冠军王濛、花样滑冰世界冠军陈露、女子网球大满贯冠军晏紫、分众传媒CEO兼董事局主席江南春,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SOHO中国CEO张欣,时尚集团总裁、《时尚芭莎》总编辑苏芒,淡马锡高级董事总经理吴亦兵等众多社会知名人士,以实际行动号召更多人加入跑步的行列,并为申奥成功助威。著名主持人、央视体育频道赛事频道编辑部主任张斌主持了开跑仪式。
 作为一项将摇滚与跑步相结合的特色民间体育活动,“10K摇滚乐疯跑”自2013年起由联想集团连续举办三届,今年还增加了组团参与、跑团PK的特色设置,吸引了包括京城知名的民间跑团如“光明乐跑”、“野马铁军”、“猛犸纵横”等,以及京东、优酷土豆、SOH6O中国等企业跑团等30多支参赛。 
 
名人来的多,保安也一堆堆。
为了2022,跑吧
头饰不错
保护不错
小朋友也要看热闹
有的小朋友不关心[嘻嘻]
摇滚乐,动起来
潘石屹夫妇玩的很欢
还有体育健将王濛
范冰冰现场还表演起魔术
美国队长也来了
越老功夫越厉害
范冰冰粉丝太多了
一众名人准备开跑
还是范冰冰机灵,联想老大杨元庆个子有点高
帽子被起跑线挂下来了
范冰冰,开跑不到十米因为围观跑友众多,不得不提前退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想学摄影吗?拍身边的动物吧。

 

▲ “小JJ,你好!”



▲ “今天我开车!”


▲ “尼玛,他们不让咱随地便便了!”

▲ “这是我亲妈吗?不让我喝!!”

▲ “I AM A BABY”

▲ “狗日的!”

▲ “听过不要和女人打假吗?”

▲ “你妹的,我怎么尿啊!”

▲ “ 再扣就全吐出来了!”


▲ “我什么都没看见!”


▲ “东北爷们,个个都会二人转!”


▲ “ 这世道,国宝也没人待见了”


▲ “ 高潮了吗?”


▲ “ 双飞”,别做梦了!


▲ “ 隔墙有耳 ”

▲ “小鲨鱼!也敢在我面前晃悠! ”

▲ “ 没有云,就驾个霾吧”

▲ “ 我是一只小小鸟,你来找我呀! ”




▲ “ 游不动了,歇会! ”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公众号:浦峰捉影 (icityface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四惠桥那根著名的大烟囱,前几天关停弃用了。为了北京的环保事业,它再也不冒烟了。

       北京的大烟囱,撇开它排放出来的物质,光看纯白的颜色和蒸腾的各种形状,我还是蛮喜欢的。特别是在冬季蓝天下,是一种让人着迷的白。

       我家窗外也有一根大烟囱,自从四年前,无意中发现烟囱里还冒出来一匹神马后,开始对它产生了兴趣,每年冬天供暖后,总幻想着它再冒出点新玩意。虽然自己的鼻炎越来越重了,但我还是会继续守着它,直到它某一天关停。​(微信公号:icityface)

2011.01.15,坦白讲,我是在电脑里才发现它是长得像浮云的神马。
2011.02.13
2012.12.22 
2012.12.22
2013.12.26
2013.12.27
2014.02.08
2014.02.16
2014.02.25
2014.12.12
2014.12.16
2014.12.18
2014.12.21 
 2014.12.25
 2014.12.24,平安夜,烟囱哥和我心有灵犀,探出窗外一分钟,它就送了一颗心给我,超激动,不过,我想告诉他,我是直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美丽的无锡,是我的故乡。生于斯,长于斯。

     十三年前,离开了她,每次回来她都变的更美一点,同时也变的更陌生一点。现在,她已经彻底换了个模样。之前几年根本没有在意,感觉那些是城里,变好变坏和我没什么关系。但四年前我家所在的新光村开始拆迁,我一下子觉得惶恐了,因为于我而言,村子所在方圆一公里范围的家乡才是我真正归属的故乡。

     八十年代农村改革,新光村是乡里最闪耀的明星。农田变成了厂房,河沟填成了马路,村民进了工厂…经历了数十年,经济衰退浮华褪去,它又开始城镇化,旺庄乡变成了旺庄街道,破旧的工厂和村落变成了楼盘,同辈的年轻人纷纷搬进城区的新房,租住的外来打工者越来越多,一墙之隔的乡中心小学早已关闭。只是老屋还是那些老屋,水井还是那口水井,那熟悉的上浦巷还在,我的家乡就还在。

      离家一公里远的旺庄老街是小时候的“城里”,还记得和哥哥偷了竹筒里的零钱跑到那边人头攒动的录像厅看《射雕英雄传》…直到它人去楼空,开始拆除,我才意识到家乡在离我远去。

      因为各种原因,我家所在的上浦巷和相邻的几个村落一直没拆,逐渐成为整个新区的死角落、城中村。每次回来我都会在村里静静的溜达几圈,带着牛魔王到处留影。虽然屋子破的不想住,但我现在倒是希望它慢点拆,等哪天它没了,我灵魂寄托的家乡或许也就消失了。

      那天,上完厕所,在用老婆不敢用的草纸擦屁股的瞬间,我突然感受到一种粗糙的爽感,城里那些光滑的卫生纸又怎么可能带给我这种家乡的记忆呢!

 

 


▲   2015年2月17日,北京南站,出生在北京的浦暄晨跟着我一起回老家无锡过年。

 

▲   2月17日,当地是小年夜,按风俗,在吃年夜饭前先要给祖宗烧元宝。

 



▲   还要给祖宗吃,要斟三次酒,磕三次头

 

▲   虽然原有的土地早在八十年代就已经被收购,但村民依然喜欢在自家屋前种菜。

 

▲   一个卷帘门上贴满了广告和去年的“招财进宝”。

 

▲   虽然有了自来水几十年,但水井在村里依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   村里的理发店。有一半多都是外来打工租住和开各种小店的人员。

 

▲   一名来自四川的小男孩在玩泡泡。村里跑来跑去的基本都是外来打工子弟。

 

▲   4岁的陈志豪一个人在玩枪。他是为数不多的住在村里的孩子。应该是见证上浦巷最后的一代了。

 

▲   年初三,嫂子在做晚饭。哥哥一家和父母同住。同辈的中青年基本都已离开村子住进了城区的各种新建小区。

 

▲   邻居在家聚餐要用圆桌,爸妈给他们送去了一张。村里家家户户都认识,不像现在的商品房各种小区,几乎都是没交流的陌生人。

 

▲   著名景点古运河清名桥。小时候觉得这里是好遥远的“城里”,其实距离我家才三公里。

 


▲   大年初一,1997年建的灵山大佛。这么多年我也是第一次看著名的“九龙灌浴”景观。

 

▲   摸摸佛手,好运久久

 

▲   前几年新开发的无锡渤公岛景区,对岸是新的政府行政区和金融区。环境优美的无可挑剔。现在在无锡转悠我必须靠导航。

 

▲   2012年1月25日,旺庄老街

 

▲   2014年1月29日,旺庄老街

 

▲   2015年2月18日,旺庄老街。

 

▲    建设中的新光嘉园和最后没拆的新光村。


我知道

总有一天

我会失忆

 

来源:微信公号:浦峰捉影(icityface)

 

诚征各地方的城市表情和笑脸,愿意一起分享的话,可以发送给我!

我的邮箱   pufeng1230@163.com  、新浪微博   @浦峰捉影   、   微信公众号  icityface  QQ群:166304498 欢迎大家投稿。请务必注明:国家-城市-街道or地点-姓名。我会在公号和微博展示大家的城市表情和笑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得2003年刚来北京第二天,骑着租来的自行车经过天安门广场,国博门口那片六七米宽的自行车道时,被惊到了:“太牛逼了,从没见过如此宽的马路,要是能留下来就好了!”没想到一待就到现在。见证了北京的很多变迁。一开始觉得北京土的掉渣,后来觉得北京老的有味道,再后来北京越来越不宜居,但又离不开了......

因为职业关系,见到北京很多常人看不到的场景,和大家一起分享

 

▲ 在没有高铁的年代,春运都是这样买火车票,现在坐在家里就能买真的很舒服了,当然过年的时候还是买不到。

▲  绿皮车已经越来越少,高铁越来越多,春节回家比以前还是好很多了。(此处能感谢政府吗?)

 

▲ 讨薪回家过年,还被打,众工友只能上街抗议

 

▲ 最有味道的老北京厂甸庙会!可惜被迁去了陶然亭

 

▲ 不要跟领导平起平坐。领导就是领导,不能说真话!


▲  北京,藏龙卧虎之地


▲ 前门,还没怎么拍那些破胡同,就被拆光了

▲ 当年那么火的中关村e世界,现在都没生意关门了,互联网把它自己的老巢都颠覆了


▲ 07年北三环主路被淹,解决之,13年广渠门被淹,解决之,他们喜欢一点一点解决问题。



▲  2011年开始关停了一堆打工子弟学校,外来打工子弟要求“五证”才能入学,许多孩子只能回老家“自强不息”



▲  头功不错

▲ 潘家园,没事学女神看点书吧


▲  当年问一位父亲“你闺女才20岁就着急相亲啊?”,他跟我急眼,“20岁怎么了,都应该生孩子了!!”

▲  相亲会,老人最着急

▲  大白天,也能吓到鬼

▲  贴小广告,倒是一直很红火

▲  北京最牛逼的职业,就是保安!

▲  想裸奔,绝对没戏!

▲  雍和宫门口的假和尚,和熟人打个招呼。

▲  黄包车生意依然红火,可胡同都变成新的了

▲  抬轿子的老百姓,是不会被历史记住的。

 

▲  当回皇帝皇后,暗爽一把吧。

▲  两位外国妞很配合,回老家可以显摆一下了。



▲  看升旗的人群依然不减,就是去广场安检越来越严了。

▲  雾霾越来越重,鼻炎越来越重,真的好烦~~~

 

 

诚征各地方的城市表情,愿意一起分享的话,可以发送给我!

我的邮箱 pufeng1230@163.com、新浪微博@浦峰捉影、  微信公众号 icityface、  QQ群:166304498 欢迎大家投稿。请务必注明:国家-城市-街道or地点-姓名。我会在公号和微博展示大家的城市表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和“笑脸”的缘分说来真的很久远了。远到新京报试创刊第一天,我按的第一下快门。

   2003116日晚开始,北京下了一场很大的雪,真正的鹅毛,南方已少见这般大的。7日是试刊第一天,一大早,我就匆匆骑着自行车来到报社,在永安路路口,发现在被白雪覆盖的树枝中,两个并列的红色交通灯,第一眼就觉得美翻了,像极了一双血色双眼,没有犹豫,就按下了当天的第一次快门。

大概是从09年后开始,走到哪里都会留意有没有眼睛,有没有笑脸。现在经常回家让5岁的牛魔王帮忙看,“眼睛!”、“笑脸!”只要他说出这两个词,我就会满足的把它收纳进我的笑脸箱。如今,牛魔王都会主动帮我找了。

  现今的城市生活,人变得越来越封闭,越来越孤独,抑郁越来越多,笑容越来越少。每次发现一个笑脸,都能带给我一丝喜悦,忘掉一缕烦恼(当然,快门按完后凡尘俗世还是会卷土重来的哈)。到2014年底,不完全统计,总共已经拍摄了320多个各种各样的笑脸。

         

下面请看笑脸第一季:


 

笑脸派第一次全球代表大会正式召开


▲  风闻笑脸派成立,披星戴月赶往京城~~~~



▲  各地笑脸团坐大巴进京参加啦~



▲ 飞机今年太不安全,还是坐高铁吧



▲   今年到处反腐,俺一个七品芝麻,还是低调点开电动车去吧!留着乌纱帽,不怕没财收!


▲   都一群什么土鳖啊,现在都要讲逼格,懂吗?滑翔伞,逼格够高度吧



▲   HI,我带了一群foreigners漂洋过sea来捧场~~~



▲   欢迎来到开幕式主会场,你们知道我这是哪里不——老牛逼了——紫禁城!未开放的宝蕴楼!



▲   哟,各位爷来啦,小女子献上一曲《小鸭梨》——嗯,鼻子总被捏着,声音有点粗,别见怪,亲~~~



▲   耶,能听现场音乐会啦,能看到我最爱的明星啦,好棒好棒!!



▲    艹,现在的小姑娘就知道追星,尖叫声还能再大点吗?老子天天守屋檐下,都听腻了。



▲    唉,晚上又要接一堆客了,大冬天,衣服都那么重,烦人!



▲   哇哦,那么高端大气的笑脸派,衣冠不整的能参加吗?



▲   哈哈,做梦呢吧,跟我一起吹吹下水道的凉风吧



▲   难得遇上个蓝天,还是出来吸下氧吧~~



▲   哥们,不好意思,今日无风,晴转霾,嗖嗖的~~~~~~



▲   苍天啊,大地啊,我只想说一个字:“我渴了!”~~~~~~~



▲   紧急通知,上头下令,禁止一切形式的聚众和聚餐活动,开幕式被取消!!!



▲   你妹的,不早说,我钻了半天洞过来的!!!



▲    你大爷的,长的难看,运气也要那么差吗,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

..第一季完

.

  今年,突然有了两个梦想,

  第一个:想成为世界上拍摄笑脸最多的人。这个靠自己的脚和眼睛,我相信应该能完成。

  第二个:想聚集世界上都喜欢笑脸的人,一起完成一副cityface世界地图!这个就得靠大家。

      即日起,我的邮箱 pufeng1230@163.com、新浪微博@浦峰捉影 、微信公号icityface 接受全世界笑脸投稿,不管是手机、相机还是其他机,不管是笑脸、哭脸还是没脸,有表情就行。请务必注明:国家-城市-街道or地点-姓名。我会在公号和微博展示大家的face。

 

i city face,爱笑脸!爱表情!爱生活!

请分享给喜欢笑的朋友,

让我们都来寻找身边的face!

 

 

                                扫码关注,感谢支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年1月30日,位于朝外南街的钱柜KTV内大厅空荡无人,仅有几位服务生值守。服务台前贴的一则声明显示“因本店租约到期,2月1日起停止营业”。宣告这个拥有14年历史、曾红极一时的老牌KTV店将停业。

  工作人员介绍,昨日是最后一天对外营业,只接待一些提前预约的顾客,明起将正式停业。而在上海、长沙等地钱柜等KTV也都相继出现停业现象。昨日,钱柜KTV朝外店很是冷清。地下二层包厢区,多数房间已被拆除。只有几间包厢内还有顾客。

  据了解,这已是钱柜两年内在北京关闭的第三家门店,随着首体店、雍和宫店和朝外店陆续关闭,曾是京城KTV行业龙头的“钱柜”,目前只剩下惠新东桥最后一家门店。

 

2月1日起,钱柜朝外店正式停业关门。

钱柜KTV朝外店2001年10月开业,“掀起了北京大型的正规KTV的潮流”

十年前,钱柜曾是K歌首选地。

钱柜北京以后就剩一家惠新店了。

“最火的时候是2005年到2009年,包厢天天爆满”,小王称,那时店里的几十间包房需要提前两天预订,即使是工作日也会每晚客满,“一天收入都在80万以上,月收入能超过1000万”。

行业竞争,成本高,装修风格十几年没变,迎合不了年轻人。从2009年上半年起,钱柜朝外店的收入就不断下滑,客源也越来越少。

店内包房大部分都已拆的七零八落。

空荡荡的餐饮区,好像还能听到当年人声鼎沸的模样

近年国家反腐严重影响了“中高端”消费群体


“新歌更新滞后,顾客不满”,此外,员工待遇差,流失率高。

当年最火的时候,凌晨2点,大厅还有二三百个号等着。


博主表示,这个世界就剩下钱了。这个“柜”出不了,总有其他“柜”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