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有毛Umeow
有毛Umeow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76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4-10-07 20:33)

        上班之后忽然有种彻底自由的错觉,工作与生活之间的距离,似乎比此前任何一个时期都大。你甚至可以下班开启飞行模式,拒绝一切可能让晚间计划受挫的可能性,尽管这好像玩得有点过了。
       然后,我开始建构某种理想中的状态。一如曾经的期待,我有了大多数情况下可以准时上下班的节奏,有了至少可以维持正常开销的薪水,坚持夜跑的习惯,保持阅读的热情,写点无关痛痒的文字,拍点平淡到只能后期的照片,开始了记账和积蓄规划。一个叫做“安稳”的词汇在两个月前整完的地垫角落渐渐渗入它主人的周身,或者说,从主人的内里返照入生活。
       三年来,当我奔命于风景的途中,我无可想象自己会在出差于宁波的半个月间不耐到巴不得分分钟返回自己的小窝。和一位别之久矣的故人重逢于杭州,让我不得不重新审度那些已经被贴在自己身上的标签的真实性。
       旅行和叛离,是其中最闪耀的一个。
       是果真喜欢旅行,还是借由旅行的动作尝试离经叛道和向一些人展示着什么,正如大多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愿意的,用来记录生活的时间可以比生活本身更

   是不知道如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31 14:26)

     一月前在杭州,或一周前在宁波,都与佳琦说起一些有的没的。当时就荐了Anna Ternheim的这首No Subtle Men。虽然自己早已跳出这种恼人的心境,也常常和佳琦有意见相左之时。但既然说到了,那就不妨回味烂在花间叶下很久都不想再提的所谓的青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没有故的流亡者

 

        我从异地的床上醒来,

        就好像从未睡下。

        凌晨四点二十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6 16:54)

       姑娘拒了杭州。姑娘来到金陵。 姑娘生了

    后来,姑娘一意北上因为执念奉命赴京。再后来,姑娘恋着金陵因为执念又回了故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9 21:12)
      為了去找一篇文獻,便追溯了一年多的郵件。文獻依然不知所蹤,卻被一堆密集的fb推送信件扎了下眼。最短的一封是:finally arrive  2012.8.2  然後一掃而進了垃圾箱。動作如此迅速而容易,輕而易舉的事。
      然後就開始回想那時究竟在做甚呢?真的不記得了,還面目全非的。飯桌上那位陌生的阿姨驚訝地說,在我們的方言里,你們連名字都是一樣的呢!然後一桌的陌生在陌生地笑著,吃著,喝著,敬著,氣氛詭異而尋常。
      忽然你頓了一下,不對,時間完全地不對。至少8.1我已經身在西北我還記得。那麼,記憶里那種明滅不定的陌生的氣氛又該是何時呢?不記得了。就好像某次庶庶回南京,沛公作陪,三人胡侃八卦,憶起年前大亂,也只說,不記得了。又是多久之前,從學則路一路徒步走到經天路的那晚,恰烏鵲南飛,卻真的忘記去看,有沒有月明星稀。那些什麼什麼星的,本來就沒在焦上的吧。
      你把記憶的光圈開得實在過大,那些不在焦上的,都融化成了最柔和的色塊。這倒也好,至少除了那前景的一點擺佈,都已經沒有什麼可計較的了,你關注的中心,就只有那一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世尊的意思是,都是因了一念執著,生起轉世之心。
      然後就成了現在這副身軀。不是個壞人,至少能信因果;卻也不是個好人,貪嗔癡全占,戒定慧不開。各種業造過不少並且還會繼續往下造。大約是那種明知不可妄爲卻又懶得修持的俗人,而偏偏二十幾年來過得順遂,不知是不是來享用曾經的福報的。
      
      聯通老總的座談。沒想說我有多喜歡多嚮往,這等口業能不造就不造了吧,這求職季造得也夠了。便回答說:大概都是因緣所至,我會有點信。可是誰信呢?沒經歷就莫要空談釋家了,因爲孩子你不配。你活得萬事不著心你樂呵樂呵得很。苦是什麼,好吃嗎?問起他們沒飯吃怎麼就不吃肉的皇帝還算是真性情,因為人家真的不知道別人吃不上飯也吃不上肉,本我的流露,犯不上被指摘。唯有假裝一下卻無所作為才是可惡,而試圖救民卻無力為之的便是可憐。於是忽然發現面對多年前一個歇斯底裡的女人的歇斯底裡,還是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1 22:06)
      秋招季結束在這個午後。當我看著眼前的地鐵停下,卻遲遲沒有上車的意思,然後轉身重又出站的時候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庶庶說按經驗十二月才是重頭,然而我似乎已經沒有氣力堅挺過這個越來越冷的季節。我發覺保底只是一種藉口,退路的存在反而磨去了銳氣,極容易“保著保著,就去了”。我深知我正在滑進這個軌道,好在是深知了。
      事後想想,拒掉美麗中國,大約是勢在必行的。它從頭到尾不過是自己給自己編的一出叛劇而已,一根天生的叛骨對庸眾們口中大勢所趨的掙扎。然而掙來掙去,都掙不來某種桀驁的底氣,不在民國,也不在魏晉。我不過是最平庸的年代里的眾生。要說三代培養一個貴族,然則算來算去我連個叉二代都沾不上,罷了。本就不是西方之人,對彼美人兮的誇讚也是一時的溢美之詞,即便認同,也難跨出這寸步。未出發便死在起點上,如此而已。恰如去年此時,無力跟上某種節奏,便無論從地理上還是心理上永遠都只能隔岸相望。倒是騎行台灣、大馬義工這些無關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收到美丽中国的offer是在联通之后。
      张硕面试完我以后问:“如果你拿到了offer, 你会take 吗?” 
      “会啊,那是我的dream offer。” 
      脱口而出,却在掩门离开的时候,陷入了长久而愧疚的犹疑。
      也是去年此时,我画着一个关于远行和远离的梦,完善着一套关于不定和无限的理论。虽然现在我依然信奉,依然想要游离于主流之外去践行那撮小众的理想,却忽然失去了非去不可,I need to be there 的绝对意志。
      年龄并非重点,从不觉得25和27会有怎样的差别,那些试图仅仅肤浅地用年龄问题来说服我的,我只能感谢那句“你赶时间吗”为我遮挡来势汹汹的责难,里面聚集着巨大的睥睨众生的能量。我知道他们急什么,然后以上帝的姿态去欢乐地藐视。而唯一不能藐视的是我母的常想: “哪天你真正开始工作了,那我也就真的退休了。” 于是推迟“工作”的时间便意味着我母仍会惯性地“为我”工作下去,尽管这已经是她退休后的第6年。6年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2 01:48)
分类: 在途

    从最近一段旅程回来已有近三周。偶尔梦回,偶尔失眠,偶尔追问。


(一)奔走的源起

    自读研开始便四方奔走在途,似乎有一个沉睡了很久的基因被慵懒的环境敲醒。你开始反思还有什么事情是过去的四年没有做过的,然后不得不承认你按部就班、正襟危坐地度过那应当视桀骜不驯为天理的好时光,兴许还洋洋自得于没有空缺的简历,然而当你想重新整理所谓的青春的时候,你才发现你还披着那张从小披到大的虚伪的“好学生”的画皮,皮囊的下面是可怕的灵魂的寂静。你依照着他人的葫芦画瓢,你被他事牵引,却从不问自己那你的心呢?

    然后有人在你的耳边撕心裂肺地大喊,你究竟喜欢什么!

    你哑口无言。

    始料未及原来你的生活可以如此贫瘠。你从事着自己都认为及其乏味的事情,还要试着从中找到趣味的支点。你搜集着一个个“别人”认为有价值却除此以外毫无价值的头衔和称号。那叠写满字的简历从头到尾都是毫无生气的官样叙述,它的主人不过是一具能走路能说话能考试能争取各种利益,却没有自我识别度的躯壳而已。从某种意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