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子艾
子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397
  • 关注人气: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汽车遥控器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9-27 21:04)
标签:

杂谈

 

《浮世》

不想碰杯的酒
不要泼了洒了
我先干为敬
不想见的又遇见
也是缘分
来个熊抱然后再见
你顷刻消失在
体育西A出口
稍后我也会
我在等137路公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6 21:26)
标签:

杂谈

 

《弑兄》

唐太宗是好皇帝
弑兄是污点
三胖也把大哥杀了
川普在联合国
控诉他非人的罪行
北朝鲜外交官
在现场唯一的一个
惊得掉了笔记本
我担心这位先生的
安危,良心未泯
致命的是
他对领袖的忠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6 19:58)
标签:

杂谈

 

《老炮》

老炮不好惹不好玩
老炮已是古董
如今的小鲜肉
浸淫几十年
也成不了老炮
不娘炮就烧高香了
我在广州五年多
也没遇见过老炮
有时酒喝到七成
我觉得我是
酒喝到九成
他么我就是
老炮是什么我告诉你
不鸣则已一出手
就是炮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4 22:15)
标签:

杂谈

 

《浮世》

两根冰棍冻死互相
两支火柴点燃了
就是灭亡
一个桩上拴不了
两头叫驴
一个床上的苟且
总有一个被踢
你看天下太平
两条狗三条狗四条狗
为了一个信仰
共舔一根骨头
五条狗六条狗七条狗
有时为了骨头
咬的头破血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3 21:37)
标签:

杂谈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好像没有问题
甘于平淡寂寞
保持浪漫幽默
不再无病呻吟
这个也没问题
关键是这颗心
时刻骚动着
越来越浪荡多情
一杯酒即可点燃
姑娘的翘臀更致命
虽然道貌岸然
常常故作正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2 22:11)
标签:

杂谈

 

《我的分行》

我这样写你读
有个适应的过程
我是在说话
只是习惯的分了行
我知道说真话
会失去朋友
既然我还可以说话
当然要说真话
酒肉朋友走了
还可以再回来
你让我说一次谎
被他们揭穿了
我脸红再也不能
理直气壮的写分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2 21:02)
标签:

杂谈

 

《诗歌群不如五毛群》

俊杰兄弟拉我入了
老典的右派诗歌群
进进出出诗歌群
应该一百多个了
主要是不好玩
连五毛群也不如
成名的诗人装逼
基本是死人
群里活跃的是一些
没入门的二百五
有人问群主
右派诗歌是什么
群主支支吾吾语焉不详
其实让老典说
他也说不出所以然
他没有五毛们执着
从来都是墙头草
毛粉们一呼喊口号
我总是条件反射的
勃起,血脉喷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2 09:09)
标签:

杂谈

 

《饕餮国》

谋生糊口工作饭碗
受雇那是混饭吃
靠积蓄过日子吃了老本
混得好嘛吃得开
占女人便宜吃豆腐
女人漂亮秀色可餐
受人欢迎吃香喝辣
受照顾吃小灶
自私自利吃独食
没人理会闭门羹
有苦难言吃哑巴亏
妒妇那是吃醋了
理解不透囫囵吞枣
理解深刻吃透精神
广泛流传脍炙人口
收入太少吃不饱
负担太重吃不消
犹豫不决吃不准
不能胜任干啥吃的
负不起责吃不了兜着走
被人算计吃闷棍
拿好处费吃回扣
贪官污吏吃夜草
算计朋友吃窝边草
做汉奸吃里扒外
老板娶小三老牛啃嫩草
太监宫女一起对食
穷得没饭吃喝西北风
做得辛苦叫吃力
解雇就是炒鱿鱼
没能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0 22:04)
标签:

杂谈

 

《抢红包》(一组)

《抢红包》

真像电影里的旧社会
财主老爷站在家门口
抓把铜板往外一扔
一帮贫下中农
抢得满地乱滚
财主老爷翘起
山羊胡子哈哈笑

《抢红包》

一轮红包抢下来
群主发话了
说准备把抢到红包
不谢谢的傻逼
踢出群
各种谢谢表情包
顷刻出现
党和国家最低领导人
在偷着乐

《我可能又进了个假群》

诗歌群进进出出
一百多个了
基本上一个特征
除了群主和几个
活跃分子还有
几个装逼犯
基本上都是死群
发红包了
会有几个穷逼挂
速度出现

《抢红包》

哪里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7 20:00)
标签:

杂谈

《老邪反对儿子写诗》

晚上喝酒才知
尼玛啥玩意
简直无理取闹
没见识没文化
居然还是抄袭
十二年前我
亲手消灭了一个
诗歌天才我女儿
尼玛老邪
你不能再次犯罪

《底线》

老邪说到底线
我为什么相信
因为今天我
见到了老邪的
名字叫爽的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