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年英
潘年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9,415
  • 关注人气:8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潘年英简介

 潘年英,侗族,1963年生于贵州天柱盘杠村。在故乡生活17年。1980年考入贵州民族学院,攻读汉语言文学专业,1984年毕业,分配至贵州省社会学所工作,从事民族学和人类学研究。199710月调入福建泉州黎明大学从教。20037月到湖南科技大学任教。现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湖南科技大学文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大学期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主要创作小说和散文。作品散见于《上海文学》、《民族文学》、《青年文学》、《山花》、《花溪》、《天涯》等刊。1993年加入作家协会,1995年至今,任侗族文学学会副会长,2005年任文学人类学学会副会长。1994年获作协庄重文文学奖。部分作品被译成法文和英文。主要结集出版的著作有:

《我的雪天》(贵州出版社1993

《民族·民俗·民间》(贵州民族出版社1994

《百年高坡——黔中苗族的真实生活》(贵州出版社1997

《扶贫手记》(上海文艺出版社1997

《寂寞银河》(贵州民族出版社1998

《边地行迹》(贵州出版社1999

《故乡信札》(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木楼人家》(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伤心篱笆》(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与图像》(贵州出版社2001

《黔东南山寨的原始图像》(上海出版社2005

《雷公山下的苗家》(上海出版社2005

《保卫传统》(贵州民族出版社2005

《在田野中自觉》(民族出版社2005

《顿悟成篇》(湖南出版社2006

《昨日遗书》(台湾尔雅出版社2007

  《塑料》(风雅书社2006)

  《走进音乐天堂》(广西出版社2007)

  《长裙苗短裙苗》(上海出版社2008)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如果我父亲还活着

我现在就会给他打个电话

告诉他,酒少喝点

还要记得每天吃降压药

不要再干重活了

就给我在竹林里看一群鸡

等我回家改善伙食

可惜我父亲早在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我每天都在给我的女儿写信。但没有发给她。我知道,她在复习考试,我不想打扰她。我给她写信,就是跟她说话。我相信,总有一天,她能明白爸爸说的话,也会原谅爸爸的无能。

 

2

写累了,我到楼下走走。

我走过原来大黄狗温迪的家门口——她原来是住在主人家的车库里面的,那车库的卷帘门因此一直半关着,没有完全合上——但现在那卷帘门已经关上了。完全的关上了。大黄狗温迪去了哪里?不知道。我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我把钟涛先生的巨著《中国苗族》从快递公司扛到家时,我出了一身大汗。没错,我就是扛回来的,像扛一块石头那样。书太重了,厚厚的三大册,每册都有好几斤。但我并不嫌重。我内心有巨大的欢喜。十年前,我在贵阳买到他的另外一本巨著《中国侗族》,我打电话告诉他,说你的书太漂亮了,我喜欢。他说哎呀,你不跟我联系,我可以送你一本啊!我说,下次你出《中国苗族》,你就送我一本吧。他说好。从那时起,我就一直期待着他的《中国苗族》出版。时间一晃十年过去,他的《中国苗族》终于出版了。他果然不食言,现在给我寄来了书。我连夜翻看了一遍。每翻一页,都十分感慨。因为钟涛先生所拍摄的那些苗族的生活图像,我差不多也都拍摄过。但余生也晚,我拍到的情形是当代的形态,多少都有些现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1 23:00)


1

去交表。教学计划表。四个班,两个大班,两个小班,实际上是六个班。太多了。班级多,人多,课多。这都不是我喜欢干的事。但你在这单位上班拿工资,你得靠这单位养活着,所以人家怎么安排你就得怎么做,你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和抱怨,否则直接让你下岗,你就傻眼了。人道主义?体谅一下老同志?你想也别想,这人间又不是小说世界。

我不抱怨。我现在对所有的事情都不抱怨。我今年得多少钱?我不知道。榜单公布出来,我没去看。不想看。反正饿不着就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5 09:57)


1

去买菜。想顺便到食堂买两个馒头。但实际上我买了四个菜bao子。我吃了两个,还剩下两个。剩下的两个我还想吃。但我忍住了,没吃。不是怕胖。我没那么胖。我是觉得吃个半饱,就可以了。

 

2

有阳光穿透树林,照耀在大马路上。真是久违的阳光啊!感觉似乎已经有一个多月没看到阳光了。我兴高采烈地走着。其实我没什么可以高兴的,我高兴,就是因为看到阳光了。

 

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4 11:18)

旧事已过,一切都是新的了。
所有事情我不再记得,也无需记得。
                                                            2019.2.4日立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段时间,侗族作家潘年英《解梦花》《河畔老屋》《敲窗的鸟》《桃花水红》《山河恋》5部新作发布,著名作家韩少功、刘再复、安妮·居里安、王铭铭联袂推荐,受到广大读者关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3 10:30)

    


    自从我公开跟老鼠宣战以后,我天天等待着它落网。但是,它不仅每天每夜照常进入我家厨房吃喝拉撒,而且,它总是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过我布下的天罗地网,如入无人之境,从未被我的粘鼠板粘走过一根毫毛。

我开始以为,只要我把黏鼠板安放在它必经之路上,它一定在劫难逃。但我没想到,自从那天晚上它被那块粘板粘过一回之后,它就对这块粘板有了记忆。所以无论我把粘鼠板放在什么地方,它都不再触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8 20:04)

    


    家里突然来了一只老鼠。

我是从外面出差回到家来才发现的。那天,我刚走进厨房,就看到有一只老鼠模样的黑影从我眼前晃过,我开始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自己人老眼花了,看到的可能是一个幻影而已。家里来了老鼠?怎么会呢?窗户到处都关得严严实实的啊,而且还有铁纱窗保护着,它从哪里进来的呢?就在我还在怀疑和猜测之际,我却很快在厨房里找到了老鼠存在的铁证,老鼠屎,以及它老人家到处活动留下的痕迹。我有些吃惊,但并不十分反感,我觉得,它活得也不容易。我甚至还替它想过,如果不是社区里新来的环卫工人把楼下的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刚参加完潘年英的新书发布会,我们一行三人从科大出来,开始了讨论——

张德宁:庆仁今天的发言很好,超常发挥。

曾庆仁:不,我今天带来了发言稿,没有依照发言稿发言,讲出题外了。

张德宁:还是讲得好。

    曾庆仁:年英兄说,上世纪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