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洋PLACEDESIGN
白洋PLACEDESIG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65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3-09-16 10:52)





上面这几张是我8月19、20号在沈阳现场期间拍摄的水厂工地现状。下面的图是水厂的附属工程——水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图是建筑原貌,下图是改造中的摸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里的照片大部分是我的助手黄昊在沈阳工地现场拍摄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8 09:38)
标签:

杂谈

    目前工作室只有两个成员:我(白洋),和我的助手黄昊。我在黄昊的家乡昆明推进一个世博园里的景观建筑,黄昊在我的家乡沈阳看护朝阳山矿泉水厂的施工。预计一个月后,沈阳项目将冬歇,黄昊回来准备昆明项目的实现。预计明年4月中旬,黄昊会返回沈阳继续那边的工程。建筑师就是先游牧再种地的人。
    工作室现不需要助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9 23:10)
标签:

杂谈

山坡上的马
      
       终于来到滑雪场了,憋了一冬天也就是在这里能看到雪了。停车场里环视山坡、天空以及忙碌 着的人群,一片生机。尤其对面长着黄黄草甸的山坡上有很多马匹在那儿,塞外更有风光。顺着我的指引大家也都注意到了这些马儿,虽然距离我们比较远但在山坡 背景下马匹健美的轮廓清晰可见,欣赏一下就准备去游客中心了。然而我们这群人中的一位女子却突然大喊:“这些马是不动的!它们都是假的!”这下我们都吃惊 了一下,再仔细看看,这些马儿确实是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各自的姿势和方向,它们几乎就是雕塑,因为我就从没看过保持几分钟都不动的马,况且是一群马。当然 现在确实没有风,因此马尾巴也不见飘荡,更使这种静止成为所有静止的黑洞。我恍然大悟,这些“马”不过是滑雪俱乐部为了让来的人感受草原风光而表达的过分 热情而已,这种低级的招术还真能让我们这些好像对什么事儿都有经验的成人中招。我感叹了句:“我们这帮人只有一个还是孩子,其他都是成年人了。”大家好像 都认同这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6 11:53)
标签:

杂谈

从容于平凡,从容于名望,从容于杂乱,从容于清爽,从容于富足,从容于贫穷,从容于无知,从容于了解,从容于顿悟,从容于混沌,从容于健全,从容于残缺,从容于那些不从容的人,从容于那些从容的人,从容来,从容去,从容那些从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几乎喜欢一切运动,因为那里有激烈中的停顿,事物总会在某个刹那奇妙地结合,那里也有你自己因为肢体的透支而将能量退缩到精神的困苦,在这种困苦中你可以体会到生更可以接近死,练习与死相处是苦行者的目标

没有故乡了但是有乡愁

原始是最难靠近的,而靠近了才能找到情感

人,有些心酸才有赤诚

做设计的过程也是自我不断分裂的过程,分裂到头才有虚无,才可能找到平静

在中甸那样的高原你的身体会有因缺氧而产生的压迫感,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其实这就是青春期的感觉

理性是用来延展感性的

我觉得中国的建筑这个样子就是人和人很难轻易地认真说话、袒露心迹的写照,我们需要多点真诚、少点文艺

西方建筑的灵光如果脱离了深沉的思考就变成时尚了

总的来说,我喜欢日本的设计,但是对那些设计中最用力的部分总怀有轻蔑,那是日本人凡事都有点举轻若重的原因,他们总要把事物质朴的品质提升到更高的水平,而这种水平并不真实

建筑师是个厨师,把一盆汤端出来,调味料和材料都差不多,喝来喝去都平淡如水了,那怎么办?现在出来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1 21:20)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阳光里认识的人估计都会给我留下好印象。因为有阳光为背景的人就像是记忆中的人。在阳光里与陌生的朋友见面就好像见自己遥远记忆中的相识者。在阳光里见 到的景物也会给我留下特殊的印记,不仅仅是好印象,而成为了我的灵魂到过的地方。阳光下的河流山川从见到的瞬间就已经处在我的记忆之河中了,那就是我的魂 魄,我的前世今生。阳光的灿烂使事物在我的眼前变得抽象,实际上是种深刻,它超越了多云、雨雾、夜幕下的城市、办公室的灯光下等等的现实性。不论这种状态 的事物是否美丽,它们都不具有直接进入我灵魂深处的功能,而阳光才是我的记忆机器,它总是象不断汇聚的热流,把我经历的和我创造的阳光中的事物融合成为我 的记忆之河。
       我出生于一个东北城市的土炕上,也许四月中午的阳光合着那个山和天空从窗外映入了我的眼帘,也许就仅仅是南院的阳光穿透了杂物、植物、玻璃上的灰尘闪烁进 了我还眯着的小眼睛,打着哈欠的我(真实)也许觉得这种闪烁的安宁才是这个世界最最迷人的。阳光是我的迷恋,也许我离开尘世的时刻就如同我的出生停留在这 样的迷恋里,一直停留下去,与记忆之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23 19:55)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