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辽宁佟伟
辽宁佟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9,442
  • 关注人气:3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严正声明
234                           
 谢绝转载 谢绝挪用
  
一、联系方式。邮箱:panjin1997@126.com
  
二、本博客一切文字除有特殊注明外均为原创,未经允许谢绝任何单位和个人对其挪用和转载。如需转载,请事先联系;
  
三、开博旨在让大家真正了解盘锦、与各界朋友更好地交流。但遵循爱国、守法、明礼、扬善、疾恶、精进的原则写博客,永远不以提高点击率和个人荣辱而恶搞和哗众取宠。
 
为东北人呐喊
   234    
            
  佟伟,70后,东北土著,少数民族。现为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盘锦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盘锦市社科联特邀研究员、盘锦市特邀地域文史研究员盘锦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盘锦民谣》传承人、“盘锦地域文化档案室”创建人.

 相关著作,参与编辑、编撰的书籍有:

1、著作:地域文化散文集《云飞鹤翔的地方》(北方文艺出版社)
2、任副主编:《辽宁地域文化通览·盘锦卷》(辽宁人民出版社)
3、任副主编:《盘锦文物志》(辽宁人民出版社)
4、任编委、特约编审:《盘锦地域文化简明读本》(辽宁教育出版社)
5、任责任编辑:《吉祥鸟从蓝天飞过》(现代出版社)
6、任编委、执行编辑:《黑嘴鸥传说》(现代出版社)
 
 散文、纪实文学等文学稿件散见于《民族文学》《鸭绿江》《中国民族》《中国海洋报》《中国环境报》《中国国家地理》《普觉》《岁月》《辽河》《三月》《美华文学》《侨园》《辽宁日报》《长江日报》《武汉晨报》《渤海早报》《郑州晚报》《淄博晚报》《现代快报》《扬州日报》《辽西商报》《韶关日报》《东北之窗》《时代》等国内外报刊。并被新华社等多家网站转载。曾获“中国石油新闻奖”(纪实文学二等奖),有作品被收入《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中国作家协会编)
  
  地域文化文章散见于《中国民族》《民族论坛》《友报》《辽河晚报》《盘锦日报》等报刊。并被收入《盘锦档案通览》《盘锦文史资料》《盘山文史资料》《中国共产党在盘锦》等资料专辑。
 
 234 
代表作:
  散文类:《相见,我们却相隔一道冰河》《屯子里的笑脸》《刀客》;
  
  地域文化类:《伟人与盘锦》系列、《盘锦民谣》系列、《盘锦民俗》系列、《锡伯族文化》系列;
  
  内参类:《遏止外来打工群体的犯罪活动》《对我市青少年犯罪的分析与防范建议》《市民“崇黑”现象不容忽视》;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青春盘锦

 

全国第三大油田——辽河油田 

 世界第一大苇荡——百里苇海

 

  地球之肾—盘锦湿地

 

   享誉中外的盘锦大米 

 

      太平河风光 

     天下奇观——红海滩

  天下第一碑林——辽河碑林

辽河是龙文化的摇篮,盘锦是辽河入海口,堪称“龙首”

 

盘锦是辽东斑海豹的“育婴房”

    盘锦是“鹤乡”

 

   盘锦是“北方蟹都”

      吉祥鸟黑嘴鸥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佟伟

  在我所收藏的日本出版的满洲事变(九一八事变)资料中,这两位东北军战士在盘山(今双台子区)被俘的画面深深震撼了我。因为我手头上印有他们的藏品就有八、九件之多(当然我没找到的还有不少),印在不同的刊物上,这些照片人物都是一样的,只是在拍摄角度上略有区别。而这些刊物就是当时为日本侵华歌功颂德、摇旗呐喊的《朝日新闻》、《满洲事变画报》等热门报刊上,为日本政要必读品。此外,还有日本新闻号外报道此事。可以这样说,这两位东北军战士当时已经震惊日本、闻名日本。

         悲壮的盘山阻击战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继占领田庄台和大洼后,又于1931年1229日上午开始动用飞机、大炮、装甲车等重武器向盘山县城疯狂进攻。守城的部队是东北军19655团李济民营,300多人,多为骑兵。但由于日军一边用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一边用工兵紧急修渡河工事,让炮兵、骑兵、步兵渡河。李济民营长在双台子河(时为盘山县城的护城河,即辽河)边布置的第一道防线战壕,虽有东北军和义勇军战士誓死阻击,但最终被攻陷,中国守军死伤惨重。

  当时县城的情况是,城内有800多户人家,5000多口人。县城虽小,可却商贾云集,分布着粮栈、杂货铺、饭店、糕点铺、豆腐坊、海货铺、糖房、成衣铺、药铺、木铺、马具铺、铁匠铺、金店、鞋店、书店等不少商家,还有修表店、理发店、刻字店、照相馆、大车店、澡堂、典当行、茶园等场所。所以早在清末,这里就有“交通便利,碱河前横,地靠火车站、河码头,形止气蓄,乃天然巨镇”之称。




上图为日军炮轰盘山县城,下图为日军铁甲车进击盘山县城

    日军进攻县城这天,本来是县城集日,平时这里热闹非凡。可这天却异常阴森、凄凉,尤其是人们听到日军来袭的消息和“隆隆”的炮声后,早已躲藏在家里或菜窖里不敢出来,有些大户人家已经躲避到北面的北镇等地,城里空荡荡的。进攻县城时,日军飞机在县城上空,用机枪扫射,并向车站、县公署、居民区等处投下数十枚炸弹。城内顿时变得炮弹轰鸣,硝烟弥漫,禽畜乱窜。百姓惊恐万分,城中一片狼藉。

  虽然如此,守在县城附近的东北军两个连官兵在李济民营长的率领下,仍然顽强抵抗,战斗异常激烈。日军陆续增援,并以飞机、大炮、装甲车、机枪向东北军猛攻。



  

日本报纸报道盘山义勇军项青山部配合东北军骑兵阻击日军 


  东北军誓死抵抗,至死不退。李济民还组织了一支敢死队袭击进攻县城的日军嘉村旅团临时司令部。后有日本新闻号外介绍,东北军敢死队差一点就成功了,不过受到日军装甲车队的反击,恼羞成怒的日军嘉村旅团长甚至也持枪参加了战斗。

 

 盘山阻击战中日军的战地救护车


  日军装甲车部队的袭来使战斗变成了一边倒。但东北军官兵毫不惧色,而是青筋直冒,眼里迸射出愤怒的火焰。每当冲锋号吹响,就有一批骑兵,挥舞着雪亮的马刀冲进装甲车队顽强还击,并向其投弹,试图炸烂装甲车。遗憾的是,东北军骑兵与日军装甲车队还是第一次交锋,并不知道这些“钢铁魔兽”的威力。

  

上图为盘山阻击战中东北军倒毙的军马,下图为被东北军击中的日军铁甲车

  就这样,英勇的东北军骑兵不断地向装甲车队冲锋,但在日军罪恶而密集的炮火中一片又一片地倒下,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最终,武器装备相对落后,又后无援军的守城部队全军覆没。午后二时,盘山县城沦陷,曾经繁华的县城已满目疮痍,遍地瓦砾,血染街衢,到处是殉国的骑兵战士、倒毙的军马、被炸死的百姓,四面哀歌。





日军占据盘山

         视死如归的战士

  这次盘山阻击战,东北军骑兵部队虽然失败了,但他们却打出了中国军队的精气神。他们在日军强大、凶猛的攻势面前,敢于亮剑,亮剑出精神、亮剑铸英魂、亮剑铸大义,虽败犹荣,虽死犹荣。不久后,日本新闻对这次东北军骑兵的阻击、抵抗用狞猛死守来形容,说明了这场战争的惨烈程度和东北军骑兵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报国之心。


盘山阻击战中东北军遗落的物品

  在这种情况下,日军想抓到俘虏非常不容易,照片上的这两位东北军战士是因为受伤被俘的,但从他们的神态和眼神上,却充满了对日寇的仇恨和鄙视,也有对战争的无奈和被俘的不甘。这两位战士和牺牲的三百多名战友一样都成为了无名英雄,现在已经找不到他们的尸骨,没有墓地,没有纪念碑。



受伤后被俘的东北军骑兵战士

  好在我在几年前有机会参加了侵华日本关东军盘山护路守备队旧址陈列馆(即位于双台子区的小红楼)第二次布展工作,我把这幅照片推荐给了陈列馆,并被使用。我的目的在于,这两位战士是这支英雄的东北军骑兵部队的代表,是当时千千万万在盘抗敌的中国人代表。要让他们碧血丹心的英雄形象永远存活在这座城市中,让他们甘以热血荐轩辕的浩然正气时刻激励并警示着后人发奋图强、勿忘国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佟伟

在人们的传统印象中,东北军是纪律松散、缺乏战斗力的旧式军队,不堪一击。尤其是在“九一八事变”中,“一枪未放”就都退入锦州(时为军事缓冲区。是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和辽宁省政府所在地)和关内。可事实上不是完全如此,奉系张氏父子苦心经营多年的东北军存在良莠不齐,但优秀的部队也很多。如“九一八”当夜,盘山县羊圈子籍的东北军620团团长王铁汉,就在北大营命令部队进行了突围反击战,打响了二战的反法西斯第一枪。此后,各地未退入关内的东北军也在张学良将军的指挥下进行抗敌。尤其驻守在盘锦的东北军官兵,他们和民间抗日武装一起,以同仇敌忾、精忠报国的情怀,誓死抵抗着几乎武装到牙齿的日军。很多人战死疆场,为这片热土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19311221,已攻占营口河北(今盘锦辽东湾新区)的日军向田庄台进犯;23日,日军在田庄台南面的魏家沟与东北军刘汉山指挥的铁甲车展开炮战,遭遇东北军顽强抵抗。张学良在24日至马占山的电报中详述了这一战斗:午后1时,我甲车巡查沟营路线(沟帮子到营口河北的铁路,途经胡家、盘山、田庄台等站),至田庄台南魏家沟铁路破坏处附近,适有日甲车一列,计装甲车一辆,载炮,拦门刃挖有枪眼之铁棚车二辆,载日兵五十余名,进至该处,保护工人百余名修复铁路。见我甲车开至,当即发炮二响。我甲车为自卫计,还击八响。2时许,日方于甲车之后,增步兵四百余名,附炮七门,另以骑兵百余攻我左翼,步兵多名,攻我右翼。我军竭力抵御,激战时至40分,我驻守田庄台镇之步兵不支北退。日步、骑、炮兵四、五百名携大炮十余门,速将该镇占据,我甲车仍在车站坚持中。








24日,日军调集大炮、飞机猛烈轰击田庄台,东北军被迫退守大洼车站,后不久大洼也失守;28日,东北军向田庄台、大洼的日军奋勇进攻,日军当夜逃回营口,大洼、田庄台被东北军收复;但日军败退营口后,很快又在4架飞机的助战下,倾巢出动向田庄台反扑。飞机炸毁了沟营铁路和东北军的铁甲车,田庄台和大洼相继被占。

值得一提的是,在国难家仇面前,盘山义勇军将领张海天、项青山等人领导下的义勇军与东北军摒弃前嫌(以前绿林队伍屡被东北军清剿),并肩作战。但在这场配合东北军的战斗中,义勇军却牺牲500多名战士,终因敌众我寡,弹药缺乏而撤出战斗。









虽然如此,但东北军和义勇军战绩卓著。如在25日发生在田庄台的激战中,日军死伤100多人,被东北军缴获迫击炮13门、步枪100余支、军马100多匹;26日,东北军又冒着炮火组织抢修被日军飞机炸毁的沟营铁路铁轨,激战中日军又死伤100多人。

张学良31日至南京政府电报,也曾称赞东北军的斗志——“28日下午630分,我铁甲车在田家坟(今大洼区田家镇)南修复被毁铁路,敌见我军不能移动,即以8门大炮由我左侧集中射击,并有大批骑兵突进包围。我铁甲车枪炮发射过多,机件已失效力。敌接近时,我官兵及掩护队奋勇肉搏,酣战多时,约10时左右我援军赶到,一面御敌一面掩护工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学良的家乡在盘锦

                                                  佟伟

    多年以前,学术界和文史界对张学良将军家乡到底在哪里就展开了强烈争论。说法分别有海城、台安、盘锦等三地。后来,一些专家和学者通过几个证据,认为张学良的家乡在盘锦市大洼县。首先,1984年《大洼文史资料选编》第五期刊载的一份1913年《张作霖丧母哀启》中曾写道:作霖先世,自山左移奉省海城县。(后)徙居于海城西偏之小洼(今属大洼县)。”

  由此看出,张学良的先祖是从山东迁来的,而高祖、曾祖、父亲,都是在大洼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的。张学良于1936年发动了“西安事变”,随后就被蒋介石囚禁了。他哪里知道,家乡已于1937年由海城划归盘山县了。1970年又划归大洼区,大洼区于1975年底撤区立县。地理位置丝毫未变,而行政区划已几易其名。

  再有,就是大洼还有张学良的祖居遗址,并有其亲自题写的“张氏墓园”(在东风镇,即原来的驾掌寺,葬有其高祖张永贵、曾祖张发、祖父张有财、二伯父张作孚等人)。

  张学良对家乡也是有感情的。如解放前,为发展家乡教育事业。他曾投巨资兴办过驾掌寺新民小学、育红小学;为发展家乡体育事业。1929年,张学良责成辽宁省教育厅拨专款,在盘山县县知事公署北面(现市第一初级中学的位置)建了3万平方米的运动场;为发展家乡农业,他还在此开办过营田公司;为支持家乡的抗战,曾拨发5万块银元和一些枪枝弹药资助抗日义勇军,并赏给义勇军将领张海天、项青山带有少帅肖像的金壳怀表各一块;他还关心家乡百姓疾苦。1930年,盘山大水成灾,10余万灾民流离失所,张学良接到报告后立即部署赈济工作;张学良还举贤不避亲,部下中爱用家乡人,如王铁汉(盘山人,“九一八”事变时,率部打响了抗日第一枪 )、鲁穆庭(大洼人,曾任东北军司令部被服厂少将厂长)、栾贵田(大洼人,曾任东北军事务处处长)等。

  通过这些,就可以证明张学良就是盘锦人。

    但说张学良将军是海城或台安人,也有一定原因。如邻地台安县,是张学良的“出生地”(其实,他出生在一驾马车上,而当时马车正好走在台安境内,台安就成了他的“出生地”)。另外,张学良在民国时期还曾给《台安县志》撰过序,并拨款兴办过一所新民小学。为纪念张学良,台安县也先后出版了《张氏父子与台安》、《张学良与台安》、《千古功臣颂》等文史专辑;在硬件建设上。1990年,台安县人民政府将其旧居确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建起了张学良将军出生地纪念馆;1994年全县人民又集资修建了“汉卿(即张学良)广场”;2005年,该县又在西平森林公园修建了一座总面积10公顷的“少帅陵”。

    还有,由于张学良的老家1937年以前归海城管。所以张学良就成了很多人印象中的“海城人”。  

    对此,对张学良历史有着长期研究的史学家张德良先生的说法更客观。他说,从历史上说,张学良家乡是海城县,从今天来说,张学良家乡是大洼,张学良的出生地是台安县。

  家乡人——盘锦人还和张学良将军有着根深蒂固的亲情,近年来盘锦举行过不少相关活动。如200063日,大洼各界人士隆重集会,庆祝张学良百岁华诞;2001年,又召开了“大洼县乡亲痛悼伟大的爱国者张学良先生大会”;还有2006年的“话说张学良学术报告会”,2007年的“东北军十四年抗日战争史第二次国际学术研讨会”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作霖

张学良
王铁汉

邴克庄
鲍贵卿
鲍毓麟
邴淳


鲁穆庭
李蓉镜
张海鹏
阚朝玺
索景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民国二十年(1931年)冬,日本记者航拍的盘山、田庄台、田家、胡家、杜家台、营口河北(今辽东湾新区)等地。图一为日本飞机降落在田家坟(今田家镇)。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辽河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为民国时期的盘山县大商号“天庆隆”。为奉系元老杨宇霆投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0 08:53)
  318日上午,应中共盘山县委宣传部、中共甜水镇镇委邀请,与地域文化、新闻、旅游等方面的相关人士对美丽的甜水镇南锅村进行参观、考察。所到地方处处充满了和谐、文明、文化的气息,收获很大!
  盘山县甜水镇南锅村是人杰地灵,历史悠久之地。五张地图为该村在清代、民国、伪满、解放初期(1949)、盘锦地区时期(19701975)在盘锦地图上的位置,以及周边河流的变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0 07: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