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品之道
品之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256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月刊

我要上春晚

意义

草根

唱功

分类: 文化
文_汤嘉琛

去年有段时间,微博网友每周五晚谈论最多的话题,是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如今,每周五准时爬上热门话题榜的节目,是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这档号称“中国首档顶尖歌手音乐对决真人秀”的节目,在新浪微博已有近五千万条相关微博。央视索福瑞的数据则显示,其收视率和收视份额自2013年1月18日开播以来一路飙高,都已稳居同时段全国第一。
要判断一档电视节目是否成功,除了收视指数之外,还有一个比较“另类”的判断标准,那就是看诈骗者是否会打着节目组抽奖的名义四处骗人。《非常6+1》《中国好声音》《我要上春晚》等节目都曾“中招”,最近的《我是歌手》当然也不例外。当然,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是这档节目的广告价位,仅播出第一期后,原本6.8万元每15秒的插播广告,就已飙升至13万元一条;同样,无论是黄绮珊还是尚雯婕,身价都已经因为这档节目而水涨船高。
与超女快男以及《中国好声音》等草根类音乐选秀类节目不同,《我是歌手》选择的是一条更加精英化和专业化的道路。所有参赛选手,原本就是出道多年的专业歌者,有些甚至还是“天王”“天后”级别的大明星;参赛曲目也都有专业编曲人操刀改编,就连现场表演的乐手和伴奏也都是音乐圈的殿堂级人物。这样一档节目,不需要虚假的煽情和廉价的眼泪,也不需要无底线的炒作和宣传噱头,每位参赛者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带给观众高质量的音乐。
参赛者可圈可点的唱功,无疑是《我是歌手》大获成功的第一项法宝。在过去几年的草根音乐选秀热潮中,那些五音不全的草根唱将,以及靠各种雷人造型博眼球的参赛者,早已让我们有些审美疲劳——这也正是中国选秀节目陷入“七年之痒”的关键原因。《我是歌手》逆势出击,仿佛从小道重回大路,给电视观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鲜感。这个舞台,没有复杂的赛制,没有评委的毒舌点评,参赛者甚至没有跟观众说话的机会,只有好音乐才是王道。
怀旧,是这档节目的另一张王牌。无论是让黄贯中凭一曲《海阔天空》激活观众对Beyond时代的怀念,还是邀请齐秦、黄绮珊、周晓欧等“老歌手”再度登台,抑或由羽泉乐队重新演绎小虎队的《爱》,怀旧都是一个贯穿始末的主线。当选手们在台上唱响一首首经典老歌,观众们的心绪早已在泪光中闪回到十年前、二十年前。从这个意义上讲,与其说《我是歌手》这个舞台让观众重新发现了“黄绮珊”们,倒不如说正是那些经典的回响成就了这档节目。
除了以上两个因素,《我是歌手》的真人秀特质,也让这档节目显得与众不同。正如节目导演洪涛所说,这档节目是在“用全景纪实大片的方式表现音乐”。不到两个小时的节目,由8台机位录制的300小时的素材剪辑而来,最终呈现给观众的节目却没有丝毫的跳跃感,反倒让观众看到了这些明星在舞台背后的真实一面——原来他们也会紧张和焦虑,原来他们也会出现失误甚至遭遇尴尬。在这个噱头大于实质的时代,一档求“真”的节目何其珍贵。
最近有评论称,《我是歌手》让湖南卫视重新夺回了“娱乐大佬”的王座。这样的评价,在短期来看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档节目能火多久,没有谁能给出完全肯定的答案。它会不会像韩国原版的《我是歌手》一样,从第二季就开始走下坡路?或者因为老歌和“老歌手”的资源越来越少,面临难以“可持续发展”的困境?再或者,在即将到来的选秀节目高峰期内,被其他蓄势待发的同类型节目所超越? 所有这些问题,都只能交由时间去解答。
本文刊登于《品之道》60期2013年4月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3 14:56)
标签:

周鼎铸

多年

天气

西施

诚意

分类: 文化
文_小郎

饕餮,有人说它是龙生第五子,也有说是史前怪兽,但各种说法中,却有一个共同的特性——贪吃。《吕氏春秋 先职》写到:“周鼎铸饕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可见,饕餮不仅与吃有关,而且与狠狠吃有关。后世遂将贪吃之人,称为饕餮之徒。
然而做一个合格的饕餮之徒,和中国田径队寻找刘翔的接班人一样不容易。一个真正的饕餮之徒,至少要具备“敢吃、想吃、能吃”三个条件。
饕餮敢吃,可不是一般人所谓吃吃蝗虫大蛆,而是要怀抱一颗“吃死无悔”之心。
明人善吃者,口不择食,蚁卵、蚺蛇、田鸡、蛤蟆、蚯蚓均入食谱,其中也包括味美而性毒的河豚。话说有一对夫妇客居江苏。一天,主人招呼男子去吃河豚。临行前,妻子劝阻道:“万一中毒了,怎么办?”丈夫答道:“主人诚意相邀,不可推却,更何况早就听说河豚味美,今日总算有机会见识一下了。假使我不幸中毒,没关系,马上用大粪小便喂我口中,把河豚肉呕吐出来,不就没事了吗?”不巧的是,因为天气不佳,主人当天并没有买到河豚。没有河豚,只有美酒,男子归家时依旧酩酊大醉,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妻子惊骇万分,以为中了河豚毒,于是急忙拿屎尿灌口。男子隔了好久才醒过来,见家人凄凄惶惶,问了所以然,才知道河豚没吃到,倒空咽了一缸屎尿。
故事中的男子是假食客,然而在无数真食客以命试豚后,明人谢肇浙在《五杂组》中总结出了一份食用河豚的安全说明书:一、河豚脂肪嫩白,您可以叫它“西施乳”。二、河豚肝尤其味美,请慢慢享用。三、河豚血和籽绝不能吃。如果一定要吃籽,您可以稍许盐浸泡,再放入一些女人胭脂,染红了的无毒可食,不红的有毒不能食。四、烹调时必须用伞遮盖,一旦落入灰尘,您可能死于非命。五,如您不幸中毒,请及时饮服橄榄汁和甘蔗水,这样您的存活率可能有千分之一!
饕餮想吃,也不是一般人所谓食欲旺盛吃嘛嘛香,而是要有“穷极吃法”之能。
吃法和活法一样,是需要想象力的。明人醉心美食,执着烹饪,虽显残忍,总算得上是物尽其味。如果有人问:“人类没有想象,世界将会怎样?”饕餮之徒的回答必然是:世界从此再无美食!
此前的文章(《说鹅》)曾提到过,明朝有民间高人,每次宰杀肥鹅前,先熬沸油一锅,抓活鹅持其掌放入油中,等鹅惨痛欲绝时,又把它放池子里。这样反复炮烙数次,鹅掌厚而丰美,被称为食中异品。
明仁宗洪熙年间,北京饮食市场上曾售卖过一道美味,名叫“驴炙”将驴四足埋于地下,让驴腹贴地,再用被褥盖于驴身,往上面多次浇淋沸汤,然后用两手按住被子,从驴颈部一直抹到屁股,尽脱其毛。然后生剜驴肉,在火上烧烤,味道特别鲜美,卖家还靠这道名菜发了财。
明神宗万历年间,北京士大夫家庭也曾流行过两道名菜,一道是火炙鹅,将鹅关在铁笼子里,让它饮下各种酱料浆水,然后直接放到火上烤,鹅毛已脱,鹅尚未死,然肉已经香熟。另一道是活割羊,就是从活羊身上割取羊肉,用火烧烤,肉已经割得差不多了,羊还存气息。
最后,所谓饕餮能吃,不是一般人所谓酒囊饭袋脾胃健壮,而是要有“吃遍天下”之实力。
明末士大夫张岱爱美食,还是个“地方特产控”。他曾在《陶庵梦忆》中一一罗列平生所食方物:有“北京则苹婆果、黄巤、马牙松;山东则羊肚菜、秋白梨、文官果、甜子;福建则福桔、福桔饼、牛皮糖、红腐乳;江西则青根、丰城脯;山西则天花菜;苏州则带骨鲍螺、山查丁、山查糕、松子糖、白圆、橄榄脯;嘉兴则马交鱼脯、陶庄黄雀;南京则套樱桃、桃门枣、地栗团、窝笋团、山查糖……”这段充满了名词的记录,虽然炫耀之情明显,但要在400多年前,吃遍天下方物,非如张岱这样有雄厚经济实力的人不可,非如张岱这样日夜追求口腹之谋的人不可。
本文刊登于《品之道》60期2013年4月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3 14:51)
标签:

月刊

个人

自然

而行

金光

分类: 聚焦

  专题策划:刘碧蓉 潘飞   文/潘飞

  《西游记》里有一幕极为动人,唐僧师徒经过祭赛国,入城后见到许多带着枷锁的僧人,经询问后得知他们是城中金光寺的僧人,因三年前城中下了一场血雨,污了寺中藏有舍利子的黄金琉璃宝塔,连舍利子也不见,国王误认为是和尚偷了宝贝,便惩罚他们。唐僧为帮助他们探究真相,与悟空一起趁着夜色扫塔祈福。“乌云压顶夜森森,塔铃儿响声声。夜色昏暗灯儿不明,知是宝塔第几层。一片禅心悲众僧,师徒扫塔情殷殷。驱散妖雾乾坤净,换来晴空月儿明。”电视剧插曲的魅力自然是极好的,这首《晴空月儿明》便把师徒二人的虔诚之心和佛塔的庄严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中国的名山大川、古城胜地里,便伫立着3000多座玲珑挺拔、瑰丽多姿的塔,它们“突兀压神州,峥嵘如鬼工”,或独立、或成双、或成群出现,均给秀美的山河风景增加了隽雅的轮廓线;这些塔,历尽沧桑,久经风雨,那拔地而起的雄姿,象征着中华民族自尊自强的傲骨,熔铸了令人神往的经历和传说,更诉说着悠久的历史。作为中华杰出文化的代表,这些塔甚至成了一个城市和地方的代表,比如西安的大雁塔、杭州的雷峰塔、苏州的虎丘塔……若缺了它们,这些城市的风韵恐怕自然会少了几分,当地人也会少了崇拜和瞻仰的纪念物。难怪我国建筑大师梁思成在《漫谈佛塔》一文回顾古塔千年发展史时,忍不住感慨道:“今天,我们无论在铁路上、公路上、水路上,都可以不时地看见远处突出的一个塔尖,或是近处高耸入云的塔影。佛塔早已成为我国风景轮廓线上一个突出的特征。”
  如果做一个拆字游戏,那么不难发现,“塔”这个汉字造得极好,从音韵上来说,它形似梵文佛字“布达”的发音;从形态上来看,左边的土字旁表示土冢之意,也就是佛的埋葬之地;右边的部分更是十分形象,“艹”象征塔顶,“人”象征飞扬的塔檐,而下面的“口”象征是踏踏实实的塔基,整个字便有声有形,里里外外皆是对塔的精妙诠释。
  随着佛教教义的东进,来自印度的塔和中华民族的本土建筑文化紧密地融合在一起,阐发出更具中华风度的万千气象,反而是印度本土的风格逐渐被剥离。它们所具有的建筑典范和力学原理均在世界建筑史上独树一帜,给其他建筑样式留下了珍贵的启发和鉴戒。从印度到中国,从宗教建筑到民俗建筑,在这样的转换过程中,塔便成了中华民族精神的丰碑。世世代代以来,塔也陶冶着人们的心灵和情操。千百年来,人们拿起手中的画笔、毛笔、摄像机、针线等器具,把她的巍峨雄姿留在画作、美文、照片以及丝绸、地毯、枕巾等手工艺作品中,也锻造出了极其精致和宏伟的塔文化。
  中国人一直坚信,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整句的意思是救人性命,功德无量,远胜为寺庙建造七层佛塔。浮屠便是宝塔,七级则是指七层,在佛家看来,七层的宝塔约为百米来高的大佛像。若建了如此的大佛来供养,那功德自然是很大的,按照这个逻辑,假使你救了一个人的性命,那么你所获得的功德是比建宝塔礼佛还要伟大的,可见佛塔在人们心中的分量。 
  如今,塔已经成了一个历史见证甚至是一种废墟遗存,人们住在高楼大厦里与塔相伴相生,或有信佛之人,绕塔而行以累积功德,它们成了人们精神上的定海神针。
   本文刊登于《品之道》60期2013年4月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