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木丁
水木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00,614
  • 关注人气:12,3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水木丁 七十年代生人,文字中人,生活中人,复杂到一言难尽,简单到不值一提。
公告
公告一

欢迎大家到我和我的朋友绿妖,柏邦妮,黄佟佟共同创办的妞博网来玩,请大家猛戳:http://www.niubo.cc/

公告二

亲爱的,如果你有问题,可以给我写信:pinkonion@126.com
你的来信可能会被公开,如有需要滤去的个人信息可在来信中注明。




 
评论
加载中…
my douban
搜博主文章
博文
置顶: (2012-09-21 10:05)
标签:

杂谈


2006年我来到北京,除了一直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找工作,还带着这部关于电影的书稿,当时它不是现在这个长长的名字,而是书中的另一篇文章的题目,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政府机关直属的出版社,我带着书稿去拜访,至今还记得当时的场景,在空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出版社的社长是一个马上要退休的秃顶的白胖老头,他的身体陷在领导们常坐的黑皮沙发里。我把打印好的书稿递给他,内心对封面那个大大的题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2 18:59)
标签:

杂谈

杭州纵火案发生已经近一个月了,现在才想认真写点东西,是因为一直有朋友跟我讨论天价赔偿这个问题。所以把自己对这个事的一些关键但的看法总结一下。网上有些人我当然是觉得讨厌的,连名字也不想提,也不想评价。所以这里就只是论事儿,因为这个事儿,特别有说得必要。

一是微博上反复有人强调的,保姆是纵火的人,是一切世间的起因,为什么林先生不去死磕保姆,而要跟绿城问责。

这个事我不知道跟人解释过多少次了,这里再解释一遍,纵火案是刑事案件,一件事引发刑事案件并发民事案件,这是经常有的事,刑事案件由公安机关介入调查,保姆现在也已经由□□控制,最后由□□提起公诉,所以林先生无权提审保姆,他现在也见不到保姆。

所以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想见保姆,想问问她为什么这么做。我觉得这很正常,当冤有头债有主的时候,当事人最想直接去面对的是那个仇人,这样的血海深仇,在微博上对着公众说什么,是无法表达他的心情。

至于绿城方面,他们是连带的民事责任,民事案件需要由原告自己主张,自己举证,所以微博上看到的更多的是林先生在和绿城死磕。从心理的角度理解,林先生现在拿保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水木丁:

你好!

今天一天都在看你的博客,想问问你,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呢?毕淑敏老师在演讲时,大声地说出了“人生没有任何意义”。真的,至少我的人生没有任何意义。我没有经历过什么伤痛,父母健在,好友三五。我的人生至今没有什么伤痛。


我乐观,每天带着灿烂笑容,读书、听音乐、旅行,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但是每每独处时,便感觉孤零零地被隔音壁包围起来,整个世界是运动还是静止,都与我无关。每天算好时间挤上公车后开始摆弄头发的上班族,一大早拎着沉甸甸的篮子从菜场归来的大妈,不断与城管斗争的卖早点小贩……他们都热闹地生活着,我却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


每天重复同样的事情,工作,吃饭,继续工作,继续吃饭,睡觉,结婚,生小孩,继续工作,继续吃饭,为小孩操劳,丈夫外遇或者自己外遇,或者谁也不外遇,小孩独立,为小孩操办婚事,带小孩的小孩,然后死。一切都没有意义,为什么不现在就结束呢?

从小到大,我都铆着劲儿读书,什么都是A,和康永先生一样,并不是爱这样,仅仅是为了争取一些特权。在这样的光环下,其他所有的恶行陋习叛逆,在父母眼里都只是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打小喜欢看战争片,曾经有十二岁老老实实看完三个小时的《漫长的一天》,但是这次看诺兰的《敦刻尔克》确实是不一样的感受。从前根据历史重大事件改编的战争片,多是选择胜利的战役,主要是围绕着战略战术本身讲故事,但是《敦刻尔克》取材的却是盟军的一次大撤退行动。而且故事其实也十分的简单,没什么战术战略可分析,没什么大英雄将领,就是一边在想方设法的逃生,另一边想方设法的消灭,非常简单的故事。即使是分了海陆空三条线,也依然很简单。


整部电影里,我当然最爱的是我汤老师,但是如果从故事讲述来说,我最爱的还是陆军的一个小小士兵这条线。这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代表着当时在沙滩上的很多年轻人,渴望生存,渴望回家,想尽了一切的办法。


看电影的时候,我想起了曾经读过龙应台讲她父亲的一段故事,一九三七年,日本动员二十五万人,中国动员七十五万人,打了三个月后,中国已经有将近二十万的年轻将士阵亡,龙应台的父亲是守卫雨花台的宪兵。


“退到一(音)江门,城门竟然是关的,宋希濂的部队在城墙上架起机关枪,不让我们出城,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水木丁:

你好!

今天一天都在看你的博客,想问问你,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呢?毕淑敏老师在演讲时,大声地说出了“人生没有任何意义”。真的,至少我的人生没有任何意义。我没有经历过什么伤痛,父母健在,好友三五。我的人生至今没有什么伤痛。


我乐观,每天带着灿烂笑容,读书、听音乐、旅行,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但是每每独处时,便感觉孤零零地被隔音壁包围起来,整个世界是运动还是静止,都与我无关。每天算好时间挤上公车后开始摆弄头发的上班族,一大早拎着沉甸甸的篮子从菜场归来的大妈,不断与城管斗争的卖早点小贩……他们都热闹地生活着,我却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


每天重复同样的事情,工作,吃饭,继续工作,继续吃饭,睡觉,结婚,生小孩,继续工作,继续吃饭,为小孩操劳,丈夫外遇或者自己外遇,或者谁也不外遇,小孩独立,为小孩操办婚事,带小孩的小孩,然后死。一切都没有意义,为什么不现在就结束呢?

从小到大,我都铆着劲儿读书,什么都是A,和康永先生一样,并不是爱这样,仅仅是为了争取一些特权。在这样的光环下,其他所有的恶行陋习叛逆,在父母眼里都只是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在知乎上曾经回答过一个问题,你的第一本书是如何出版的:


 在出第一本书之前,写了十年,小一百万字总是有了,开始时候特别想出书,总不成,后来心就淡了,就是喜欢写,不图什么。后来出第一本书,是当时几个编辑找上门来,我选了一家,貌似很顺利,不过当年我一们一起写东西的好多小伙伴都早七八年前就出书了,但是出完一本后来好多也都不写了。反倒是我,当年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一个人,一直写到现在。

安迪·沃霍尔说:一旦你不再想要某个东西,你就会得到它。我觉得这真是个绝对不变真理。如果命中注定有事情要降临在你身上,那么它一定会,你无法迫使任何事事发生。而且它往往是过了你在意它会不会发生的那一刻之后,才会真的发生。

我也这么觉得。而且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我的第一本书,就是这本《我们心中的怕和爱》,当时有朋友给我写信,我在博客上给大家回信,当时没有任何的出版计划,只是觉得,我也是谈过些恋爱的人啊,也是有过些人生经历,也是看过点书,琢磨了些事儿人哪,这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舍不得拿出来是干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打小喜欢看战争片,曾经有十二岁老老实实看完三个小时的《漫长的一天》,但是这次看诺兰的《敦刻尔克》确实是不一样的感受。从前根据历史重大事件改编的战争片,多是选择胜利的战役,主要是围绕着战略战术本身讲故事,但是《敦刻尔克》取材的却是盟军的一次大撤退行动。而且故事其实也十分的简单,没什么战术战略可分析,没什么大英雄将领,就是一边在想方设法的逃生,另一边想方设法的消灭,非常简单的故事。即使是分了海陆空三条线,也依然很简单。


整部电影里,我当然最爱的是我汤老师,但是如果从故事讲述来说,我最爱的还是陆军的一个小小士兵这条线。这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代表着当时在沙滩上的很多年轻人,渴望生存,渴望回家,想尽了一切的办法。


看电影的时候,我想起了曾经读过龙应台讲她父亲的一段故事,一九三七年,日本动员二十五万人,中国动员七十五万人,打了三个月后,中国已经有将近二十万的年轻将士阵亡,龙应台的父亲是守卫雨花台的宪兵。


“退到一(音)江门,城门竟然是关的,宋希濂的部队在城墙上架起机关枪,不让我们出城,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0 13:07)
标签:

杂谈

杭州纵火案发生已经近一个月了,现在才想认真写点东西,是因为一直有朋友跟我讨论天价赔偿这个问题。所以把自己对这个事的一些关键但的看法总结一下。网上有些人我当然是觉得讨厌的,连名字也不想提,也不想评价。所以这里就只是论事儿,因为这个事儿,特别有说得必要。

一是微博上反复有人强调的,保姆是纵火的人,是一切世间的起因,为什么林先生不去死磕保姆,而要跟绿城问责。

这个事我不知道跟人解释过多少次了,这里再解释一遍,纵火案是刑事案件,一件事引发刑事案件并发民事案件,这是经常有的事,刑事案件由公安机关介入调查,保姆现在也已经由□□控制,最后由□□提起公诉,所以林先生无权提审保姆,他现在也见不到保姆。

所以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想见保姆,想问问她为什么这么做。我觉得这很正常,当冤有头债有主的时候,当事人最想直接去面对的是那个仇人,这样的血海深仇,在微博上对着公众说什么,是无法表达他的心情。

至于绿城方面,他们是连带的民事责任,民事案件需要由原告自己主张,自己举证,所以微博上看到的更多的是林先生在和绿城死磕。从心理的角度理解,林先生现在拿保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水木丁:

你好!从《我们心中的怕和爱》开始关注你的文字,一直很喜欢。我是在单亲家庭中成长的女孩,父爱的缺失一直是我很多成长困扰的根源,从你温和又不失理智的文字中我开始正视自己的问题并尝试和自己和解,可以说是在你的文字中我获得了勇气走入婚姻,现在我是一个两岁小男孩儿的妈妈。

从自己和身边很多朋友的经历中发现,在婚姻中有很多丈夫和妻子关系的紧张不是因为缺少对彼此的关心和爱,更多的可能是表达上的问题,尤其是让双方感觉是基于尊重之上的爱的表达。作为80后的妈妈,我很是困惑,LADY FIRST或者未经女性允许不做爱侣间的亲密行为就是尊重吗?到底该怎样在男孩成长的过程中教会他从意识上对女性的尊重?

   文字表达能力有限,就此搁笔了,期待你的回复。祝身体健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水木丁:

你好!从《我们心中的怕和爱》开始关注你的文字,一直很喜欢。我是在单亲家庭中成长的女孩,父爱的缺失一直是我很多成长困扰的根源,从你温和又不失理智的文字中我开始正视自己的问题并尝试和自己和解,可以说是在你的文字中我获得了勇气走入婚姻,现在我是一个两岁小男孩儿的妈妈。

从自己和身边很多朋友的经历中发现,在婚姻中有很多丈夫和妻子关系的紧张不是因为缺少对彼此的关心和爱,更多的可能是表达上的问题,尤其是让双方感觉是基于尊重之上的爱的表达。作为80后的妈妈,我很是困惑,LADY FIRST或者未经女性允许不做爱侣间的亲密行为就是尊重吗?到底该怎样在男孩成长的过程中教会他从意识上对女性的尊重?

   文字表达能力有限,就此搁笔了,期待你的回复。祝身体健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有一次和一个朋友吵起来,因为他说我写得文章都是心灵鸡汤。我当然不高兴,“心灵鸡汤”这种词儿现在都是用来骂人的,虽然平时别人这么说我的文章都不太在乎,但是被自己的朋友这么说,心里觉得挺委屈。


可转念一想,其实说我写文章是心灵鸡汤的人还蛮多的,可能是因为我看世界,写文章都不那么暗黑负面,平时还是愿意看事情好的一面,很多人就会把所有看到生活美好一面,积极向上的文章统统称为“心灵鸡汤”。


难道这不是很奇怪嘛,生活本来就有很多的层和面,人性也一样,既有假恶丑,也一定有真善美,为什么人们总觉得,不留情满的直面假恶丑的就是理性的,很酷的,有思想的,而把揭示真善美的就说成当做无脑的心灵鸡汤呢?


我觉得这是对生活很大的偏见诶。认为生活里丑恶的才是真实的,美好的一面都是假的,没有因果根据的,才是最大的不客观吧。其实一篇文章到底是不是心灵鸡汤,重点还是应该在于有没有因果和逻辑。


写心灵鸡汤的文章是不需要逻辑和理性的,它会选择性的只看到这个世界的光明的一面,但是这个结论是根据一种美好愿景,而不是靠因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