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萍踪
萍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697
  • 关注人气:4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诗观:怀着目的与目标(社会主义社会里的“我生活”就着“现实的”诗写人生;还原真实!诗写真实!在你我肉体、精神上正在发生或将要发生的真实!

这需要被反复吟咏的溃败的人性?)组辞、造句.

桃花峪:桃花桃花

桃花峪:桃花桃花

 

 

所有桃花都应该锋刃一样

落在盛世

桃花之桃辟邪  镇灾

你要不吝赞美

就象落身于桃花峪的桃花

在冰雪未尽前

已吐露性情里的媚红

那媚红喂养的马匹

正嘶鸣着靠近人间

我深埋的恶肯定比

我深埋的恶肯定比善多

 

 

是了
这是大丰之年
野物食料充足
你随时都能看见它们机敏  幸福的跑动
河床沿着地脉走低 下陷    流水清凌
我在它们对面吐露恶念时
万物安宁


原野辽阔盛装夕阳染血
那不是红
是黑随之而来   罪孽随之而来
马革  腥雨  江山乱

你就要写出盛世的

你就要写出盛世的诗句

 

 

你必需截取它的仁慈
成全一首诗或一个诗人
这被似是而非的命运
盘剥的人
充满乐观
他怀揣着似锦长卷
压下雷霆之怒
让所有生风的句式
会聚着即世的恩怨


而春天
就象被瞬间击碎的灯盏
它的悲剧性要反复清算和记录
这指尖的磷火  脚底的叛乱
是虚晃的异数
它们都走在调和的路上


你 或者他  你们
是注定要经过盛世的
盛世是交困  假设   望眼欲穿
它是你下陷的家门
后存的诗句
每一个标点都有传世的可能


 

2008和我碎裂的骨

2008和我碎裂的骨头

 

 

 

我已经无力从身体里
抽出一把刀  抽出凌厉
和一滴血的温度


这个年份
我放下不安和慈悲
热衷于在陌生的街头
买醉
他们的霓虹灯束
打着我妖冶的神态
没人看见我体内的骨头
最初的碎裂


我的亲人
在盛大的吆喝里
按住废墟  倾覆
它们情欲的焰火
追逐我散落的骨渣
假如你在夜路看见点点
磷火
那一定是我仅有的温度

 

 

 

我一再容忍春天的

 我一再容忍春天的伤害

 

 

我向来认定自己是比春天
还穷凶极恶的人
站在小地方
我终止了对故乡的抒写
这加速了我与诸种粮草的决裂
没有什么事比这还叫人激情荡漾


而春天
是比祖国还阔大的说辞
我含着这个季节的泪水
被催情  受孕  再完成生育
这对女人来说
何其幸福!
它始于春天
春天里万物生长!
五行皆旺


它要让我在心底生出敬畏
这很难
我在春天里做人   立身
不信命
仇视所有物极必反的赞誉
正如花朵
开到伤害为止

引语

赌书空忆泼茶时,

铁马敲风乱入诗。

青女不谙霜雪苦,

忍将剩冷锁残枝。

烛花剪梦恨难双,

雨暗罗衾泪暗江。

一自孤山春尽后,

荷花柳浪枕幽窗。

    

    

简版音乐播放器
博文
标签:

短诗

深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深渊

短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1 17:39)
标签:

散文

深渊

旋痕

   罗宏安静下来的时候时针已指向凌晨3点,她宿醉不醒的样子和她清醒的样子截然相反,此时她静静的斜躺在床上,健康的淡麦色肌肤在床头灯下发出诱惑的微光,凌乱的长发散开去,遮住了还算精致的五官和她的气息。我忍着屋内令人作呕的气味收拾了扔的乱七八糟的衣物和鞋子,然后打开窗户散味,又煮了水,走是走不成了,我得留下陪她。
   认识罗宏的时候,她的状态不比现在清醒,那个晚上我懵懂不知,在她复仇的路上打乱了她的节奏而把自己放置在危险的边缘。后来她告诉我,那晚她揣着一把弹簧刀是要去拼命的,我差点就撞上了那个刀锋,我没有血溅当场是我没她当时那么强大没她那么疯狂,当然这是在她眼里,她看到一个状如惊鹿的我,可能,我是被一个女子可怕的癫狂惊到了!她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没对在她眼里纤弱的我下刀子,原本,她只想复仇,阻挡她复仇的一切都是敌人!而当时的我,不只是惊,我是突然有了想安抚保护她的念头,多么荒唐而奇怪!我们的身心在那样的夜晚都起了某种化学反应!
   写到这 ,我不知道如何用文字的方式切入罗宏这个个体,反正我们走近了彼此的生活,若即若离却又如不可分割的整体。熟悉了后我喊她素素,罗红霉素,素素就出自这个了。
   "你怎么知道我!"这是素素的常用语,有些挑衅和性感的口气,她像个精灵顶着一头长长的黄发,百变而不安的与我交织。她几乎不和我谈起自己的身世,或者其它什么,我只知道她频繁的更换工作,如她的本性不得安分。有一段时间竟然混到了当地一家知名的夜店当班,这把我吓到了,当她以一种夸张鬼魅的烟熏妆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被她的魅惑惊艳到了,我连声说"要死了!要死了!"她轻蔑地俯视着我,只是低音极速的回复:"没什么事快滚!"那是她第一天在那个夜店当班,我无力阻止,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只能在出租屋内等她归来。
   那夜她回来还算早,2点,沮丧的,微醺,像支寒香尽散的红梅,但是更显妖魅颓败之美。"你这样我是要搬出去了。"我警告她,她软软的靠着我,唇齿不清、唯唯诺诺:"姐呀-姐姐……"。
   然后就是不同的男人深夜送归,她浑身散发的混杂味道刺激我所有的神经,我终于还是离开了。我不愿意想在我离开的那段时间,罗宏会怎么样,我悲哀的发现:我如何能保护她!我绕开了她的那段生活,她需要大朵大朵的盛开、她需要浓烈的散发她的香气,我理解她的芬芳,甚至能够听得到绽放的"砰砰"声响,那是焚烧的声响,它刺激得我血液轰鸣!我自认道行浅陋,更确切的说我没法如此清楚的去感知沉沦!"猛虎嗅薇"是幻景并非我与她漂泊着的生活,宿醉的素素是美妙不可方物的情欲,而情欲总要用来消耗,这猛于虎的夜幕之下,一个正准备停当的女子如何能抵消世道之生猛!她说她都不管,她要的就是生活的极乐或者极痛!她所有的神经或曰精神愉悦都在那个点翘首以盼,伺机而动!等待她一直苦苦寻觅的做人的高潮!
   再见罗宏的时候是我搬出半月以后,我惊讶她的铅华尽退,金黄的长发好像剪碎了些但束缚的中规中矩,她精致的五官配以淡麦色肌肤看着实在、健康而恬淡,没了之前的恍忽不羁,我没见过她素颜的样子,我淡淡的说:"好看。"
   她依着我说:"我饿了。"
   "好啊,我给你做菜。"
   这是多么宁静的夜色!素素安静、满足的样子让我怦然心动!我们是可以拥有这样一份宁静的,甚至可以如夜空闪烁的两粒星宿、空气中飞过彼此指尖的两颗尘埃,是必要时的疏离、也是慰藉。
   "姐姐,我被很多地方伤过了心。。。。可是,我怎么还爱着生活爱着自己。"她把手插入我的腋下,又突然惊慌短促的喊:"你胳膊下面怎么了?"
     我的大臂下方,是一堆漩涡状的烫伤,鱼鳞片大小,旋成美丽的螺旋状,无限的旋转下去,她们在雪白的肌肤表面有些触目惊心,又有些调皮可爱的拥挤着。
   "多痛啊!"素素抱着我的胳膊嗫喏着,怕碰痛一般欲言又止。
   我笑看着夜空,多神奇啊,我想我也是和素素一样曾经激烈的绽放过吧,那些经历好像已经模糊,也许我曾追逐过玉石俱焚吧?我对这些疤痕的记忆几近苍白,我用身体极为娇嫩的肌肤为人生某一段烙下印记,可这个印记留给我的回忆却几近于无,连灼痛的记忆仿佛也不曾留下,她更像人生某个点的羞涩,应该是甜蜜而多情的吧。我亲近这个旋痕,她没有打开过那底下的狰狞,她静谧而又如神谕般居于我的肉身表面这隐秘的地方,不示人、不张望,更没有在无止境的转动中把我推入另一个深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30 16:42)

           在厨房忙活,一抬头,咦!?对面的床上在做什么!?定睛看看,一个大肚汉正姿势转换的行性事!嘿!都没遮蔽了吗!不好看!看不清脸,只见特大的肚子晃悠,真是瞧着也不美不和谐!嘿嘿。。。。。。看来胖是非常的难入目。

       记得看过一个片子,国外的,女体仰卧桌面,一个高大青年男在上,镜头推给了年轻男上部,那种投入与颤栗很美!美不胜收!!!

        退回到了远郊,远郊生活还待适应,这种适应或有意外。

      我在想:那样一个人,他没有多么与众不同,孤高和寡。。。。。。一样沉溺于流逝、平常而无常。他经得起这世间隆隆的节奏吧,经得起繁华绕膝缤纷缠指吧,那一番为友为敌怒目文字的时日是要去了,"中国诗歌博客圈"以记之。他不会回来了,上次有预感,他会回来,且大概什么时候回,都是比较准的,这一次觉得他是要与这里诀别了。祝福吧!

      6,7月为英雄的世界足球喝彩!为黯然神伤的德国战车队!为组队不易却黑马腾空的的冰岛队!为缤纷快乐舞姿妖魅的塞内加尔队!爱你西塞!更是为顽强打入16强的亚洲唯一球队日本队!加油16强们!!!6,7月的世界是你们的!!!
      世界杯尘埃落定,法国万岁!克罗地亚万岁!莫德里奇万岁!
      胜,不妄喜; 败,不惶馁,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也。伟大的达利奇!
      生活一直在退,我不知道还能退到何时何地,萍踪这个词之于我只是用来暗示游离之初,人生莫测啊,我囚于这个词语久矣!它击打的我失去诸多心思,我想说:嗨,可以吗,我会爱上你的悄然失色,他的黯然神伤!!!
       需要再次打理行装,在这炎炎7月追随生活而去,已经是疲于奔命的阶段,已经厌恶任何地方,已经是百孔千疮的远方。。。。。。是我在与现实抵命争吵吗,我们彼此面目不清,7月的夜风吹拂,这样的空间,根本就没有灵魂游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深渊

利己主义将要被欢喜与推崇

附属在肌理    生一    转而生二。。。。。。

二月有雨水啊

苏城的美人面撺紧卷曲的本性    绿自会延伸

 

“你提醒了我的花痴梦”

 

2004  是几念间的色彩和线条

大燕子寻着暖流而去

今夕何夕

苍老的脸面可讥讽   返春的野物亦可讥讽

 

                                       2017.1.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5 15:25)
标签:

短诗

深渊

家燕阵仗中藏有欢喜
江淮之间的那点子
俗世瘦马仅立于黄梅季

泰山绝顶
宜背离    散发    放浪形骸  
2016苏城潮起岁末年景
或者2017
她撒开肩胛间的鬼气
这妖媚惑主的雌性
自在而欢喜


                  延深阅读: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9e3e610102wz15.html
                  延深阅读:之妄
                  延深阅读:解读2016的世界
                2016-12-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9 16:14)

     在12年就说过不喜欢崔永元和周立波搅合在一起,现实的蒙太奇。

    网络上一直有人发声诟病余秀华的走红,什么诗刊力捧,自丑诳语,媒体炒作,网推作俑者。。。。。。不知道这是什么心态,余只是走本性罢了,本性里有什么,兽性,她所经历的生活激发了其中,她的文字发声引发了众多本性,也激发了众多兽性,所以本性的狂欢让人惊悚!至于说以脑瘫身份走红,纯属瞎扯,脑瘫诗者电视与网络也有推过的,他们为什么不能掀起这滔天的巨浪,那就是他们缺少生活,他们基本不能自理,生活与情感生活单纯,没有了肉体与灵魂的顿挫,所以他们文字打动人心的少之又少。而余经历了太多,我想说的是,男人是真的没资格品评余秀华,因为从生理上你们的话语就是胡扯!

  菲的演唱会很完美,网民吐槽种种,我极喜欢菲的颤音,但不是菲的歌迷。吐槽的大概都是歌迷吧,吐槽一词为我厌恶,不喜欢就离远点,喜欢了就喜欢了,被喜欢的有缺憾又如何,菲的走调跑音也是美的!菲的音肆意旁走不是一日俩日,那就是菲,菲是不一样的寻常!舍不得你的银子?那你凑啥热闹,假模假式!

   

就是想起也如流过去的水一样
       在香港印了二十五年的《今天》文学杂志,静悄悄地停刊了半年,半年后,一本叫作《此刻》的刊物在北京面世了。敏感的读者立即看出它的华丽转身……我无意在此探究这种变化,你会憎恨这个残酷的世界。然而你有选择,你可以继续坚持理想和原则顽强地与世界抗争!然而你能坚持多久,你身边的人能坚持多久?最后我们都选择了向所谓的“规则”妥协,向世界低头,你最终变成了自己当初最讨厌的样子。
    ——中国诗歌圈博客
早在他参加青海诗会时我就曾疑惑,残酷很!
 
《 “今天  *  回家” 》

这八月要在你的怀中死去
它神奇   多边而是非
我在鼎沸的疼痛中撞破你的
疼痛
你是寂寞的   
在这伟大的八月
形势的八月
透过寂寞的镜片
青海
那个地方不可原谅

 

今天
是谁在高声诵读
诵读 :  是逼迫   是刀锋在空气中的走动
而《回家》是这炎炎八月

 

热辣辣的欲求
它引领着你此生的清癯与那么久远的
悲愤
炙烤一个国家最浪漫的神经

 

在这哄抢   艳遇   埋伏的
八月
我的孩子学会了钢琴版的
《梁祝》
它从来没有让我如此摧毁
这很不美妙
我久久的不能原谅自己

 

         2011.8.27.

  即使用观世音的净瓶水也擦拭不亮我世俗的眼眸,我是看不透这个尘世了。我蠢蠢欲动的愿望是要被静止了,在这个多情的冬日,日头的璀璨是何等多余。

   冷眼看世界说:资本金的原罪———资本家的原罪:富士康加班了,他们说是压迫劳动者没日没夜工作;富士康不加班了,他们说劳动者收入被变相裁减。富士康购入机器代替人力,他们说这等于变相裁员,富士康招聘大量务工人员,他们说越来越多的人被剥削了。富士康抚恤跳楼工人家属,他们说人命难道就值30万?富士康取消抚恤金,他们说.....

   郑正西不是大论别人无耻腐败拉广告捞票子,怎么自己也在网选拉大旗搞起广而告之!什么货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9 20:55)
标签:

短诗

深渊

女人乳腥袭人   肩痛入怀 
标书字迹精确  稳妥  纹丝不乱

何处会送来小旋风
贴紧苏州城的地面
这表面的"旋风鬼"是小范围的鬼

在秋高时日吃下舍饭
撑直蠢蠢欲动的腰肢
"尊敬的×××,您上月应还金额×××元已经扣款成功,感谢您的支持。"
 
                           2016.10.12.
           
                        延深阅读: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3a03c50102wqlj.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07 21:54)
标签:

短诗

深渊

我在夏日最热的午后对着一张传票发笑

太阳的油脂裹挟了万物

那倒向里面的躯体浮来桂花香

像十月逆势绽放的梨花

白洁而惊厥

 

需要抱紧已有的小房子和粮食

狗儿跳  羊儿跑

姑娘的容颜不息而无法苍老

那些传说那些鞭长莫及

那些远方滚滚的雷鸣

 

载途有物

你会捎上太平年间的我吗

  

          2016-9-26

 

阅读延深:我把我的身体留在黑色的荆棘中哭泣

阅读延深:郑州夫妻有说有笑去办离婚 称离婚是为了便宜买房

阅读延深:白恩培夫人一个手镯抵京沪两套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8 15:12)
标签:

短诗

一个龟裂的家园与生同在

她被爱你的人忽略

 

查阅了大量资料

歧视果然真实的存在

 

老妇人的  孩童的  屠夫的

包括壮士的

 

谁会等在前方砍伐

那屈指可数的天日

玫瑰会在末日吐露

2016年3月26日

在平顶山

你惊骇于一截焚烧的遗骨

 

 2016-6-22

         

         延深阅读:我马上应该曾经爱过你了

         延深阅读: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4d22760102xbhv.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