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平原
陈平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684
  • 关注人气:1,6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简介

陈平原,1954年生,潮州人。198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现为北大中文系教授、系主任。80年代着重研究“二十世纪文学”,而后逐渐将目光延伸至古代小说与散文,九十年代初开始关注现代学术史,兼及现代史、图像研究等。

致读者

 

此博客辑录陈平原先生的部分文字以及相关的评论,除了将之当成自己学习的资料库,更是希望为广大关注陈先生的读友提供阅读上的方便,也希望诸位能将所拥有的陈氏相关文字在此分享,可发送到邮箱:625642162@qq.com,我们将尽力编辑刊发。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人民日报编者按】10月23日,中国第一个中文系——北京大学中文系迎来建系100周年。作为最直接传承本国语言文化的科系,“百年中文”的纪念,被赋予了很多的意味。而人文学科的时代价值在哪里,人文学者该如何保持气质,也再次被审视。

北大中文系系主任陈平原教授最近接受了本报专访,就上述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他提到的“中文系师生有责任介入当下的社会改革及思想文化建设”,认为人文学者不能丢掉“三气”——志气、意气和豪气,尤其发人深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黄子平

  所谓天下大势,乃“天下”成了大势也。这“天下”,即电影《英雄》里梁朝伟用硬笔书法写下的那两个字儿。用从前社论文体的修辞,叫作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不管有名无名,趁早自个儿抹了脖子才算是识得时务的豪杰。当然了,如今这“天下”的现代叫法是“全球化”。2002年初夏在南京,与哈佛教授李欧梵伉俪同游中山陵。远远看到“天下为公”那匾,李教授就说:“哈哈,全球化,孙中山先生一早就提出来了!”我仔细端详那匾,说:“这‘公’,是不是‘公司’的‘公’?”“正是!正是!‘公’的英文译法读作COM,音义同译,可称一绝。”“不妨抢注一个网址叫www.tianxia.com,这COM原就是Company的缩写嘛。”一路机锋谈笑不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5 09:57)

                                 林文月

 

文学院前那一排榄仁树,什麼时候变得如此茂密繁荣枝叶横生几越过行道投影半边柏油路了.举首仰望,阳光与青天在枝桠交错阔叶重叠的隙缝间透露.

 

记得在我教书那一段时间,车停驻其下,运气佳时,枝叶勉强可以遮盖车顶,免除下课返家时酷热燠闷;而当我学生时代,那一排树尚吝於提供行人遮阳;如今我再回来,它们竟变得如此茂盛,甚至带些苍老之态了.

木犹如此,时间流逝何其快速,没有声息,唯於形影间隐约可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陈平原

 

     在如此盛大、庄严且神圣的毕业典礼上发言,我很激动,也很兴奋。美中不足的是,我代表的是导师,而不是毕业生。这么说,不是“装嫩”,而是因为,这种场合,主角当然是英姿勃发的毕业生;平日里一脸严肃的导师们,今日全都和蔼得一塌糊涂,且心甘情愿充当“绿叶”。

 

    每当这个时候,我既为毕业生祝福,也为自己抱屈——为什么我就没有这么风光的日子。二十多年前,我博士毕业时,学校没有举行任何仪式。只是口头通知,有空到未名湖边的研究生院来取毕业文凭。记得那天下午太阳很大、很毒,我取回证书,顺路买了个大西瓜,放在水房里冰着,晚上和妻子一起享用。第二天,我就收拾行装,到江南访书去了。时隔多年,与年轻的朋友聚会,听他们谈毕业典礼上如何激动,我头脑里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圆圆的西瓜在不断地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陈平原

 

  北京大学的筒子楼,浓缩了那个时代的喜怒哀乐、世事沧桑。“那是一代或几代人的生命记忆,而且,还连着某一特定时期的政治史或学术史”——《筒子楼的故事》(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主编、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平原如是说。该书收录了曾在北大筒子楼居住过的几代教授们的回忆,真实、琐碎而动人。

 

           

  年轻时自恃记性好,不屑于记笔记什么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陈平原

 

  明年是王瑶先生去世20周年,此前,我们已出版了七卷本的《王瑶文集》(北岳文艺出版社,1995)、八卷本的《王瑶全集》(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另外,还有三本纪念或研究文集。今年,为了便于阅读,北大出版社推出“王瑶著作系列”,包括《中古文学史论》、《中国现代文学史论集》和《中国文学:古代与现代》。第三种是新编的,我将选目发给几位王先生的弟子,师兄钱理群建议删去其中的《鲁迅和书》,说这文章专业性不够。他说的对,我删了;可还是隐约觉得有点遗憾。

  《鲁迅和书》撰于1983年11月,从未在报刊上发表,直接收入了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版《鲁迅作品论集》。此文专谈鲁迅的“爱书成癖”———“像鲁迅这样爱书成癖的习惯,正是从一个侧面表现了鲁迅对于知识和真理的执着追求的精神”。接下来大谈爱书与爱国、博与专、比较与鉴别、观察与思考等。文章的焦点有些漂移,大概是怕被误解,将鲁迅说成“书呆子”,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分类: 散文随笔

大学公信力为何下降(二)

陈平原

 

三、警惕“标准化”迷思

 

大凡办教育的,都会承认,大学办得好不好,关键在于有没有个性。世界上不存在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8 11:25)
标签:

王瑶

学术聊天

杂谈

分类: 散文随笔

陈平原


    五年前,为了纪念王瑶先生去世十周年,我将此前陆续撰写的五篇关于先生的文章,略加增删,连缀成文。文章标题《念王瑶先生》,模仿王先生的名文《念朱自清先生》———私心以为,那是先生平生著述中最为神定气闲的“好文章”之一。此文共九节,并非一气呵成,断断续续写了将近四十年。但如果作者不加说明,你阅读时,并没有隔阂或跳跃之感。

    我的追摹之作,除“文章缘起”外,分“从古典到现代”、“中古文学研究的魅力”、“最后一项工程”、“大学者应有的素质”和“为人但有真性情”五部分,大体上涵盖了我对于王瑶先生学问及人品的理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7 20:59)

陈平原


    最近这几年,中国学界不断出事,一会儿造假,一会儿抄袭,外行人看得目瞪口呆,圈内人更是心惊肉跳。以致形成一种错觉,似乎中国学界真的“没治了”。这里,不妨借用钱钟书《围城》里的妙喻,猴子上树之前,屁股也是红的,只是没人注意而已;一旦登高,万众瞩目,红屁股就再也无法掩饰了。大众对中国学界的丑闻——当然也有成绩——日渐强烈的关注,使得原先自命清高的学者形象,将受到越来越多的挑剔与质疑。 

    或许,这应该算是好事,起码使得中国学界本就存在的痼疾,得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因而存在疗救的可能。两年前,也是在《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6 14:30)

夏晓虹


    做梁启超研究多年,对与梁氏相关的大事小节不免时刻留意。不希望观察对象只定格在书本中,更愿意知道他在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之间蕴藏的故事。起码,对于我来说,活人更容易理解,较少歪曲,所以,“虽死犹生”也成为我对梁启超的特别期望。

  出于这一兴趣,前几年编过一本《追忆梁启超》,专收与梁有过交往的亲友甚至敌对者的忆述文章。窃以为,梁氏虽属于感情外露类型,喜欢不断谈论自己的经历、兴趣与矛盾,但这也只是使人比较容易接近,其间仍有大量的省略。这些有意或无意的遮蔽,恰恰是研究者最当用心之处。因而,知情人对同一事件的多种解读,有助于我们立体地观照人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