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萍水关山
萍水关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833
  • 关注人气:3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萍水关山
生于七0年代。四川人。文学博士。副教授,硕导。中国作协会员。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桂宝妈妈很勤快,桂宝爸爸也不懒。桂宝总算继承了双亲的优点,特喜操心。

         即将出门,桂宝就唧唧哇哇蹦蹦跳跳发出指令:带走厨余。若见门口放了垃圾,不管是自家的,还是对门儿刘大大家的,定会固执拎走。而且,谁都不能和他争抢。一旦走出电梯,他便索“抱抱”。抱着个拎着垃圾的娃娃,是不是有虐待儿童的嫌疑?倘一走神儿,把垃圾和娃娃一同扔进垃圾桶了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月坛

交警

罚款

分类: 散文

大三那年暑假,我在宣武区一家广告公司打工。那天早上起晚了,我忙七慌八蹬上“老马”(除了铃铛不响,浑身都响的那种)去上班。在月坛,我不小心撞了红灯,人和车都被扣押在岗亭下。

“没铃没闸撞红灯你小子捣什么乱?罚款十元!'一个年轻交警厉声训斥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9 11:09)
标签:

海南

儋州

松涛水库

旅游

分类: 随笔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海南岛,哪曾想,半生已过。

我生长于川北红丘陵,那里四顾皆山峦。幼时偶尔登上某山顶,惊叹层峦绵延,以为目之所终便是世界的尽头。19岁之前,我没见过大海和平原,自然无法理解所谓“一眼望不到边”。少时特别好奇,那个“边”不就是“山”么?怎么会“一眼望不到边”?在不少文学作品里见过“大海”,因为没有任何直观感受,始终无法想象出海的波澜壮阔。倒是对时常与大海如影随形的“岛屿”有过丰富、诡谲的想象,或许因为岛上有植物、动物和溪流,我囫囵将它理解成另一种陆地——与我所熟知的那些山间坪坝差不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1

 

备课讲课指导学生,写论文写小说出专著,做课题做讲座做培训方案……忙里偷闲陪儿子玩耍给他讲故事……琐屑成串,琐碎成打,悬挂在眉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05 11:03)

热伤风,鼻塞,五天了。一窍不通,浑身便不得劲儿。

会场塞满了人,没有空调,憋得我如坐针毡。迫不得已翘会,惴惴不安。蹑手蹑脚,下楼。没做贼,心也虚。

中雨,裹着风,微凉的秋意幽幽暗暗。“阅兵蓝”,肯定会被喷得辨不出颜色。

偌大的主楼风雨广场人影稀落,油然想起了“人去楼空”。不远处,木铎金声巨型铜钟兀立,相伴的还有几棵挺拔的苍松。数十个临时搭建的“迎新接待站”一字排开,华丽的遮阳伞挤挤挨挨声势浩大。

那一年,我攥着录取通知书茫茫然淹没在这里。一低头,四分之一世纪已不再。

举起手机随意拍照,发微信:北师大在雨中静静地等你们——2015级全体新生。

寒来暑往,木铎金声,“铁打的校园流水的学生”。早就懂得“珍惜”,流年依旧似水,谁又能让时间驻足?我在这里读书、教书、终老,这里的角角落落我都熟悉。而且,就数这里我认识的人最多。然而,都是过客。

收到甘君的短信:“回家吃晚饭不?”

哦,赶紧回家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距离上一部小说脱稿,不觉经年。付梓之前,意犹未尽。“后记”虽为例行公事,却不愿敷衍。斟酌数日,缓缓落笔。

蹉跎四十余载,遇数个拐点,弯弯绕绕到了这一年。

这一年,确实不一样。

告别安静,作别整齐,抛弃规律;适应热闹,接受凌乱,拥抱麻烦。只因桂宝来了,我是桂宝的父亲。

儿子桂宝来了,我才明白我还没做好当父亲的准备。所幸,我已不惑,时时提醒自己“别急”、“莫烦”。

走出书房,承担学院的培训工作。零起点,沙滩上起高楼,忐忑叠加惴惴。

目标、规划、布局,合同、收入、支出、利润,课程、专家、场地、住宿,开班、结班……琐屑、芜杂,疲于应对。电话多了,差旅多了。纷扰多了,焦虑多了。恍惚穿越到十多年前,初入职场,所谓白领,早八晚五,倦意披身,行色匆匆。从静态到动态,从一元到多元,从清净到喧腾,从一个频道迅速切换到另一个频道……

还好,做的是教育,用的是文化,传播的是观念。历练不同,体验各异,收获颇丰。

近十年,读书、教书和写书,是我业已固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来,雪,就开始下了。

纷纷,扬扬,纷纷扬扬,

窗里窗外。锅里炖着汤,

童谣儿歌牙牙学语,纷纷扬扬。

好多条路通向外面的世界,路人

不止有甲乙丙丁戊己庚申。他们

始终是他们抑或是你们,扑打着

雪花,匆匆又匆匆。别过,雪

纷纷,扬扬,纷纷扬扬。所有的路

好像迷路了,在这个偶然的上午。

以扫雪的名义出门,雪,纷纷扬扬……

 

  

一遇便已半生

一夜滔滔又少年

晨昏叠叠雪正纷纷

北国喜上眉梢

悄悄萌芽不是冬麦

萍踪沉浮携手冷血物理

知天命而醉哭非醉

吐不尽风不干酸疼晾晒成木讷

敏感未老柔情离离再离离

天地浑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0 21:09)
标签:

散文

旅游

情感

分类: 散文

烟雨太湖二泉吟

 

第一次听二胡曲《二泉映月》是在19岁那年冬夜,我在西北边陲一间土坯屋里守着一团炉火。那时候我不知阿炳是谁,更不知这首世界名曲早已超越了国界。我瞬间就被捆绑住了,呼吸不畅。旋律低沉、幽咽,欲说还休,而又无可奈何通达。我始觉音乐绵韧、强悍的穿透力,还有灵魂痉挛的滋味。以后若干年,或落寞,或欢欣,抑或百无聊赖,就想听它,却又害怕听。越是害怕,愈加渴望。有意无意搜集到了与阿炳相关的许多信息——无锡、太湖、惠山、天下第二泉……这些与我没有任何世俗纠葛的地名,竟成神往之所。那是怎样的江南?何等钟灵毓秀?哺育了如此灵性的音符!那个贫病交加的盲人经历了怎样的颠沛流离、品尝了怎样的苦寒才拨弄出了如此沉郁的绝响?听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

大浪湾燕子岩折翅的燕子

 

那天晚饭后我歪斜在沙发里照例刷微信朋友圈,突然收到香港学生薛燕的微信:“老师,不知该不该告诉您,也不知该不该由我告诉您。只是心情太难过,难受得难以呼吸。刘燕下午出了意外,永远离开了我们!!!”

我汗毛倒立,怔了半晌,问:“自杀吗?天!”

“不是,应该是去爬山,坠海了。”

“淹死了?找到遗体没?”

薛燕很快贴了个网址过来,触目惊心的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4 19:49)
标签:

旅游

分类: 随笔

隔岸的宋庄


宋庄,京东平原上的一个小村镇,原本普通得不足道哉。它距离皇城不过五十公里,千百年来皇家的车辙马蹄似乎从不曾幸临,始终是寻常巷陌。20世纪末当北京城轰轰隆隆鲸吞四面蚕食八方,它仍旧不改孤寂、清闲的乡村本色。因“京城米贵,居大不易”,某一天一个落魄的画家浪迹至此,相中了低廉的房租或者其他,继续调色缤纷的梦想,继续仰望并不遥远的京城。一定不会有人知道他(她)姓什名谁如今去了哪里可否功成名就?画家本人肯定也不知道,是他(她)改写了宋庄的命运。

不可否认,他(她)幸临了宋庄。很快,天南海北的画家纷至沓来,用相似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