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彦子
彦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6,125
  • 关注人气:9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商业网站、纸媒体如需转载,须经本人同意,并支付稿酬。非商业网站、媒体可以随便转载,无须支付稿酬,但必须注明出处或链接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虽然不是微信控,但如厕的时候,一定看看那些我所关注的微信号。有时读到一些好玩的,或者美丽的句子,会很开心。
比如这个:“我们去萧山的苍蝇馆子吃白切鸡,老板扯高气扬,确实好吃,可是再好吃也是鸡长得好,关你什么事,不明白这个傲慢的点在哪里。”
我却有那么一点儿明白。白切鸡好吃,固然是鸡长得好,但能够弄到这样的好鸡,就可以有那么一点傲慢的本钱了。就比如我得了一泡好茶,醇厚,回甘,沁入心脾,这当然不关我什么事,但不期然的还是会涌现出一点小小的骄傲。发现的骄傲,或是享受的骄傲。
若是读了一部好书,更是会有这样的骄傲。好书完全是作者的境界与天赋之产物,但我真心的欣赏,且欣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知道自己是一辈子也写不出的,可作为一个虔诚的读者,也是有一份骄傲。读者的骄傲与作者的骄傲也许有着天壤之别,不过,写不出好书,可能成为一个好读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珊子春节回来,短短3天。我们睡在一张床上,睡前和醒后都会随意的聊天。那晚,不知聊到一个什么话题,珊子就说了这句话。
 
这自然是基于对富有的理解。什么是富有?那个晚上,我们俩对富有的理解是拥有爱和亲情。既能付出,同时又得到。而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还能拥有,那么的的确确可以称之为大富翁了。并且,这份财富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被外界夺取,除非死亡。不,即便死亡降临,爱还依旧徘徊在天地。
 
一无所有,严格说起来,应该是指自身之外的所有。想起某年同学聚会,我说,本人是个三无:无产,无业,无家。举目望去,在座的同学似乎没有一位无得如我之彻底。但同时,我还是三有:有情,有爱,有自己。
我的幸运在于,始终收获着爱。收获着来自亲朋,更多的是陌生人的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终于,恢复正常的生活。所谓正常的生活,就是开始敲字。
昨儿,战战兢兢的将电脑打开——如果你能知道我有多么虔诚的面对键盘,就能知道这不是夸张之词——担心它们会不会因为我久不待见,而闹别扭,果然,那台新的联想怎么也不肯出现中文输入,无论我如何捣腾。而另一个旧的联想,又怎么也上不了网。
打电话给小朋友,说明天一早来帮我看看。

终于,这台旧的可以工作了。那个新的还是有问题,延时,每个我所做的动作,它都延时。这很无法忍受。暂且一边去吧。

这么长一段时间,没有敲字,因为搬家,因为疗伤。从上海搬回26个箱子。然后,临别上海之际,去了苏州。看园子,听评弹,还在昆曲博物馆里买了昆曲及评弹的CD,一切都那么圆满,美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20 11:14)



珊子问,今儿怎么过啊?
我回:今儿三节瑜伽课。然后看书发呆,写点什么。是的,今天必须写点什么。

早晨醒来,感觉到了淅沥的雨。因为住的楼层高,不是很大的雨,还真没法判断。拉开窗帘,果然,上海今天下雨。
从阿寒湖回来之后,又开始进入瑜伽练习。每天最少三节课,(今天是最少啊)最多嘛,嗯,昨天上了五节课。基本上保持在四节课的强度。
倒不是什么刻意为之,只是顺其自然。在外游荡,是没有瑜伽课可上的。只能自己做些简单的练习。唯独在上海,有这样的条件。离我住处5分钟的路程,就有一家专业瑜伽馆。课程表密密麻麻,授课老师也各有千秋。于是我不亦乐乎。
当然,就先天身体条件,练习瑜伽于我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柔软有余,力量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海。重归网络世界。以及噪杂的人气世界。

86天,在北海道阿寒湖度过。一个忘记时间,无需言语的地方。读了很多书(抱歉,只能读电子版),临到离开时看着那长长的一连串书名,自己都不敢相信。点击时,那些读过的书名会自动跳出。有些是重读——比如杜拉斯。有些却是第一次读——比如莱辛。有些欢喜的很——比如田纳西。有些觉得不过如此——比如麦克尤恩。有些一读再读——比如陀思妥耶夫斯基。有些不过半途而废——比如巴尔扎克。但无论如何,读了真多。
然后,也写了不少。与那些读的书一样,都吞了进去。不足以示众。

阅读,是因为喜欢。
写作,也是因为喜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杨绛先生过世。她回到了“我们仨”。彻底的回归。

很久没有写字了。但得知这个消息后,一定要写几个字。杨绛先生是我人生的榜样。我知道,很多人活着不需要什么榜样,也不崇拜敬佩什么人,当然,也不鄙视什么人。
但我不行。我一定,而且必须在生活中找到自己的榜样。

榜样对于我,当然不止一人。比如特蕾莎,维特根斯坦,杜尚,佩索阿,等等。但最为亲切,最为全面的是杨绛先生。

同是中国人,同为女性,甚至可以说生活在同一时代。而另外那些我敬佩的名字,当我知道他们时,都已过世。只有杨绛先生,她还活着,她还活着。
她是一个活生生的榜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江南游9天,回到小城。
四个古镇,南浔,震泽,黎里,同里。两个城市,宁波,苏州。然后经临海,回来。
临海古城墙——又名江南长城——保留尚好,有5公里之多。春天,半阴半雨,在古城墙上漫步,满眼翠绿,一弯江水,感觉非常好。临海的古街虽然范围不大,但很有烟火气,百姓照旧营生,吆喝拉客,一种名饺饼筒的点心是当地特产,还有面皮。临海驻留,是意外收获。本来在临海之郊的天台山看过国清寺后,要去山上赏野杜鹃,但因为下雨,只好放弃,去临海晃荡。

因时间缘由,此番没有那样闲住发呆,不过走马观花,但仍然感触颇深,面对着那些早已易主的楼台亭阁,深宅大院,用刘禹锡的一首《乌衣巷》最为准确: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事情缘起于今年春节,珊子回小城,只有3天时间。她带了日本女作家佐野洋子的的书,《我可不这么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小妹因事外出,我回父母家住了几天。没有开电脑。发现没有电脑的日子于我似乎也能过。自然,一个字也没有写。可见,人的惰性有多大。
将瑜伽垫子放在电视机前,边做些简单的体式,边心安理得的看电视。9频道。因为我自己的住所没得看啊。
看了一个美国黑社会风云的纪实节目。甘比偌家族老大高蒂的兴亡。那是一种怎样的生活?作为旁观者,自是可以看得津津有味——想想《教父》——但作为当事人,每天活在惊心动魄中,他已经没有了犯罪感,只是按照自己的选择以及天性不回头的走下去。
活着,究竟有否选择呢?

读书的时候,曾对萨特的存在主义着迷过。“只有当人成为他打算成为的东西的时候他才是获得了存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远在悉尼的夏儿微信,发来一张照片,照片下是这样的一行字:“我简直不相信我的眼睛——虫二餐馆!”

我将微信上的照片尽可能拖到 最大,于是,看见了三个大大的汉字:虫二馆。在汉字的下面,是英文字母,中国餐馆。
这是一座二层楼的房子。招牌挂在二楼淡黄色的墙上。而一楼,是紫红色的砖砌起的墙,以及深红色的门窗。
房子孓然孤寂的立在路旁。不知道这是在悉尼的哪一个区?不知道这是条什么样的街道?看不见一个人,只有阳光,毫不吝啬的从照片里向外倾泻。

我回答夏儿,谢谢你拍了这照片给我。真的,和你一样,难以相信。
虽然我很想知道,这餐馆究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