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一)

那天和神兽先生坐公交车回一号家,聊到公交车坐座位的问题,神兽先生说,资源的占有,是消费者相互竞争的结果,水和森林是,食物,座位,等等等等,都是。

 

开始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是消费者的竞争呢?又不是拍卖,普通的商品对于大部分消费者来说,是选择啊,竞争难道不是商家的事情吗?我没有转过这个弯来。

 

然后神兽先生解释,大意是说:“只是看起来,我们只是因为长期处在物资不缺乏的环境,所以看起来,它一直都在那里,我们如果需要,购买就可以了,当然,好像是不存在竞争的,但是,它为什么在这里呢,它没有非常平均的出现在特别贫瘠的地方?你想喝牛奶,你去超市买就可以了,而且还有很多可以选择,但这里的物资这么丰富,那么势必有另外一个地方,那里的牛奶特别特别少,想喝也没有,买也买不到,这就是消费者竞争的结果,因为这里消费的需求很大,价格可以抬起来,商家的利润更多,那么当然,物品,资源,等等,就是会更多更多的流向这里,你接受它的议价,购买他的商品,实际上,就是参与了竞争的过程,因为这个竞争你是赢的这一边,所以,看起来,你可以随意的享受它,但这不是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8 14:26)
标签:

杂谈

分类:
还有两天除夕,今年这种情况,如果不写点什么,好像有点说不过去,这样说也不对,应该是说,是真的希望能写点什么纪念一下,因为无论如何,不管是三十岁,五十岁,或者八十,如果往前回忆人生,大概都不会跳过这一年。
否极泰来这个词,好像从我知道它开始,我就不断重复地觉得,我的生活就是这样循环往复着,总会有一段时间,觉得很难,困惑,无趣,就不说无助了,但总还是会想象到咬紧牙关的表情,处在当中的时候不会觉得,等情况好转,可以有旁观心态的时候,就会发现,哦,又是一次。

其实这是必然的,本来嘛,曲折向上啊。

所以今年,差不多到知道有可能会回老家住院的那个时候,就在想,应该到了那个“否极”的“极”了吧?
那个年过得不太好,因为各种原因,辞掉工作,准备休息一段时间,本来是计划好的事情,但后来发现,没有工作自己也并不会就因此放松下来,不轻松,然后还因为没在工作而觉得特别不安心,最喜欢的除夕那天,因为头天晚上的事情,一大清晨跑去和乔乔哭了一场,好像知道原因但同时又觉得莫名其妙,晚上团年是在舅舅家,非常不习惯,好像作客一样,而外婆一个人在医院,死活不要我们去陪他,外公好像往常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9 11:07)
标签:

育儿

分类: 琉璃
遇到某些资料上需要写“特长”,有时候真想填搬家。(不为搞笑)

搬了太多次家了。

要说远近,小时候从四川搬到河北;要说频率,在西藏那四年,每年两次,春天几个旅行箱拖上去,快入冬的时候又再回来,要特别节制的买东西,特别是书,除了西藏的资料,其他的书再想看也争取不买,可以去书店看,卫斯理一百多本就是站在书店看完的,但还是挺多东西的,搬的时候真的会想,现在搬家流的汗,是就当初买东西时脑袋进的水。(这一句是搞笑)

小时候的搬家都不记得了,因为那个时候大概就是累妈妈一个人,所以我没有什么印象,自己印象比较深刻的搬家有两次,一次是在拉萨第二年,快回四川过冬的时候,我觉得我在西藏挺稳定的,妈妈又特别想上来和我一起住,我回四川之前就想,干脆另租一个房子吧,现在就租,免得明年上来的时候另找(以前都是和同学合住,然后每年回去之前都会退掉),我去找房东谈,忘了是一个月几百块了,反正就在临走前另租了一个。那个时候挺忙的,一直在连轴转的带团,好像真没有休息过,一直带到最后我上火车那天,我那年最后一个团送团,先送客人们去机场,然后自己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火锅
我一直都不太喜欢日本文学,或者说,我不是很习惯它们特有的那种节奏和腔调,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很多年前看《姑获鸟之夏》的时候有一种看不动的感觉,感觉看了好久,但情节几乎没变。

这当然多半是因为我当年太心急了,但反正在那之后,我就不是很喜欢看日本作家写的东西。《池袋西口公园》和井上靖先生的除外)

那为什么前些天要看东野圭谷先生的《解忧杂货店》呢?我把这算成缘分,因为总是在不同的地方遇到它,老是看见,觉得不读一下挺不好意思的。

我以前没有看过东野圭谷先生的作品,对他也没有任何崇拜或是不喜欢,有人说双鱼座有个特质,是不相信权威。我把这理解成,对于有成就的人或事,如果自己没有感受到,那再厉害的名号,对我自己来说,也没什么意义。

但这本书在看过之后,我觉得非常喜欢,很精彩,就会觉得,恩,果然是大师啊~~~~

我一直觉得,用前后穿梭的时间线写故事是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火锅
记一下自己第一次看到的话剧和其相关。

说起来,其实和话剧应该也算是有渊源,毕竟亲爱的外公是话剧导演,虽然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久到,大概我还没出生吧。但家里一排一排舞台剧的书,剧团里面大家对外公的尊敬,还有那么多酒配花生米之后才能听到的故事,让我始终觉得,应该是熟悉的,亲切的事物,虽然,我一次都没看过。

最可惜的是零七年冬天在北京,严优姐姐已经给我和妈妈买好了《白鹿原》的票,北京人艺,宋丹丹郭达那一版,但是当时和在四川的陈先生约了出去玩,北京就一点也不想呆了,就没看成。
后来我妈常念这个事,外公听说了更是不得了,我还好,那时候傻嘛。

然后说这个剧,看这个剧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现在背景道具什么的,可真好啊,要是外公看见,肯定也会有这般感概。
我记得外公的故事里,有一个就是关于道具,好像是排《红岩》,外公希望有一幕是一块大红绸作大背景,让演员手挽着手作牢房的栏杆,配上音乐,让整台剧在这个地方,让画面和剧情一起推起一个高潮。在当时,这是一个很新潮的想法,团里的领导也觉得很好,但是凑不出钱来,就是一块大红布,没钱,好像那时候布也紧张,总之到最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31 10:34)
分类:
得到了最终确切的结果,总算松了一口气。
从去年八月到现在,特别是这两周,说没被吓着也不可能,不过还好,总算是,恩…………一块石头落了地。
不过,这不是病中日记,只是要记一些相关和以后。

首先,说一下这次生病带来的最大的好处,那就是,前所未有的开始注意身体健康了。每天定量锻炼,早睡早起,正确的时间喝水,因为本来也不挑食或什么的,我相信身体会好起来,比以前还健康,这是件好事情。

然后因为当时说的有点严重,我以为要回老家去住院了,想了一下以后的收入问题,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有个朋友说,炒股吧,我想了一下,这确实是个不管在哪个城市都可以进行的事情,所以找了些资料和书研究了一下,模拟炒股的时候正好遇到五月底大牛市回调之前,所以赚了一点点,不是真的赚了钱,但因为是在做以前完全没想过的事情,所以就算是模拟下的成功还是觉得开心,不过我很理智的,虽然开了户,但我一定会谨慎投资,五月底的回调前及时抽了身,之后还投不投看情况,毕竟我不用住院什么的了,很快就可以上班了。

因为这个事情接触到了新的领域,当然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琉璃
最近最近得到的一个关于自己的总结就是——从去年学校毕业到现在一年多时间的变化,比以往在拉萨深圳6年的总和还要多。
我不知道这是和年纪的增长有关系,还是和工作的变化有关系,年纪呢,就随它吧,我们来谈谈工作。
我是一个热爱工作的人。
我理解热爱的意思大概就是说如果中了五百万,依然愿意继续做下去。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从高中时期开始的,周末的时候在统一公司打工,从最普通的小点促销开始,到超市活动,周边城市活动,内部导购,市场调查,甚至连商演都做了将近一年,这是对我帮助非常大的一个经历。首先,我比较善于和陌生人说话了,我简直不敢想象,要是没有在统一那两年多的时间,那当我直接去面对带团旅游这件事的难度会多多少,恐怕会直接爆炸吧。。。
然后就是去西藏带团,可能是在正式带团之前遇到了比带团本身更加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事情(被旅行社骗啊,初入社会啊,地方导游的政策啊等等等等),所以当真的开始带团的时候,并没有预期的那么紧张和不知所措,到熟悉一些之后我反而成了旅行社很多地方钦点的导游,当然这可能也归功于当时自己看起来年纪太小了,谁会去为难一个小朋友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为了改掉自己不喜欢八卦别人从而显得对别人不够关心甚至冷漠这个坏习惯,从今天开始,我要多留心身边的人和事,争取把他们都记下来。
恩,我是说“争取”。
-----------------------------------------------------------
今天外公外婆回内江,舅舅过来接的他们,
舅舅剃了光头,留了挺长的胡子,一问才知道,前几天工作受了伤,一整块钢化玻璃从头上砸下来,万幸地是虽然破的地方很多,也流了很多血,但还没什么严重的伤。
我听心疼的,这两三年大家关系好了很多,哦,不,应该说是大家亲近了不少。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所谓的亲戚,不过如此,既没有在你需要的时候帮助你,你无力支撑的时候也并不能给你安慰。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偏激的想法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很小的时候就到处走,所以对于情感的付出和维系显得格外陌生。
其实在更小更小的时候,是非常喜欢舅舅的,那时候舅舅和第一任舅妈经常带我出去玩儿,教我吹泡泡糖,带我打采蘑菇和魂斗罗,后来记得有一次干爹啤酒机的场子出事,所有人都必须要走,只留下舅舅一个人在那里看机器,我当时特别不愿意,亲人和其他人的不同,在那个时候尤为明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周的时候,徐大师在说苹果研发了一款电子笔,可以基于现实物品吸取颜色,这是件很牛的事情,我也觉得很酷,但是我也有此感慨了一句“现在工具越来越智能,以后也会越来越难出大师了吧”。源源老师听见了,问“为什么?”,我心想说,这不很显而易见吗。。。

我给源源老师说:“因为现在有越来越多更加便捷的方法去实现以前可能需要花很多功夫才能达到的效果,久而久之之后,人都会自然而然的去适应对于自己更方便的方法,那自己本身的能力当然也会随之降低”
源源老师完全不同意,他说,人的能力降不降低和工具有什么关系,能有一个便捷的方法达到你想要的效果这有什么不好呢,现在有人画石膏像,会把投影打到墙上,这样他就节省了打大型的时间,但只要他最后的画很好,那又有什么呢?”

我觉得完全不对,我觉得他没明白我说的意思,所以我举例又说,“比如以前画画,我想要调一个颜色,我会去研究,需要哪些颜色调,比例,各种,但是如果现在我用PS,我只用用吸管吸一下,就可以用那个颜色了,那这两种相比较,那当然用第一种方法训练出来的基本功会扎实一些啊。”

本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未来产品的设计》这类的书,本来不会出现在我的书单上面的,但是同事推荐,我分三次把它看完,然后我觉得,其实挺有意思的。

关于未来产品,到底应不应该智能化,情感化这个问题,很多电影,小说里都深深浅浅的讨论过,就我自己来说,我还是始终认为,本着以人为本的原则出发的话,不管是多么智能先进的产品,归根结力,它还是只是一种工具,它的任务是要帮助使用它的人达到使用者希望达到的效果,而不是根据它认为的使用者的需求,去完成出它觉得好的效果。

好像说的有点绕。

《未来产品的设计》里反复提到过很多次类似的例子,比如一个人胆固醇比较高,医生建议他一周最多食用四个鸡蛋,那么智能化的冰箱接到了这个指令,那在一周内,主人就只能从冰箱里拿出四个鸡蛋。那这样就是好的吗?在我看来显然不是,因为主人有可能是需要多拿几个招待朋友啊,也有可能是拿去做面膜啊,也有可能是邻居来借呢?

所以我认为,任何的智能产品,并不能代替使用者本身去决定某件事情,好的产品,应该是提出理性分析下好的方案,然后让使用者在无压力的情况下,自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