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暖暖
暖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29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4-08-31 16:03)
标签:

杂谈

我决定明天去机场送Evan。看看他,几分钟就行。我们本就相聚无期,也没什么共同的未来可期待,他不爱说话,我喜欢沉默,他四海为家,我两点一线宅在北京,我们是完完全全不同世界里的人。可我还是要努力,努力在他的心里尽心存活,能多久就多久。只为他每次在深夜给我发来的那一句:“暖暖,我回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8 23:21)
标签:

杂谈

Harry剪掉了小辫子,看上去更有我16年前认识他时的样子了。他那里冬季已过大半,但仍然寒冷,最近他在尝试无氧自由深潜,发来照片给我看,深海、古沉船、神奇的海底生物。他说“等我再背上罐子去深点儿的地方进沉船里捞个古董瓶子来给你当生日礼物。”接着他又说“我都把自己感动了!有个傻子愿意大冬天的冒死潜入海底给你弄生日礼物,你说你,怎么还这么淡定!”我说:“我谢谢你!”他沮丧:“我不要你的谢谢!”

我词穷,因为我意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7 13:20)
标签:

杂谈

我回来了。

在夏季的最后一天与Evan告别。等了他整整三个小时。我们之间丢失的岁月用相视一笑了之。相谈没多久他就在细数着离去的日期。这个四处浪迹的人不该长着一张天使的脸,让人难说再见。归来与告别在同一天进行,临别前我很用力的抱了抱他,心中暗念“后会无期”。端木说过,情海无边,缘尽则浪止,无所谓相见或告别。所以,我没有和Evan说再见。用手摸了摸他的脸,然后转身离开。

端木定下九月初来北京,我们有很多工事要相谈和了结。他还说要我陪他去大觉寺,要看我穿花裙子,单现在想想就感觉有点点累了。来自异性的关注和爱慕对我来说是巨大的负担,让我不知所措、行走艰难。这次他来,让我再次把话和他说清楚。

老同学聚会,着实让我快乐和心安,人,真的是活在别人记忆里的,七拼八凑居然拼凑出一个那么鲜活的当年的暖暖。还那么美好且美丽。

我,不是你们说的那种女神!

2014年8月27日。暖暖回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7 15:04)
标签:

杂谈

分类: 在日本

看《山楂树之恋》的观后感是--以后别乱拿着山里挖出来的不知名石头乱玩儿,会被“动感光波”BB出绝症。然后再一次狂呼:我爱单眼皮男生!

 

陪婆婆去住在很远的朋友家拜访。阿姨一屋的古木家具,墙上挂得全是老照片,其中惊现“静秋”式的红色泳衣。年青时的阿姨样子挺俏皮。听着她们聊着三十多年前谁谁分到某厂,穿着什么什么白衬衫和什么什么军绿裤儿。模样很共产主义。还有某技术尖子给某军队大院出来的姑娘送上的结婚礼物--手工打造的玻璃杯台灯等等。屋里的气氛整个蒙上一片革命色彩,好似空气中都迷漫着某不知名的上进歌曲--“在那红色的年代挥洒着无悔的青春。”特有当年的范儿。临走时,我们缓步在静悄悄的长林踊道,树叶飘落飞扬了一街一道,儿子看得欢快无比做活跃状。着着婆婆和阿姨依旧无比怀念地聊着那些过去人过去事。那些歌曲,那些在八十年代初匆匆相聚又匆忙失散的战友。如今各在世界的天涯,四十年后的再聚首已老不相知,只忆少年时了。我刹那感到大约我也正在经历着差不多的时期--与老友匆匆一别已几载。各自蹉跎,各自精彩了。

 

回家路上,坐在双层长途城铁的顶层,靠在窗边看太阳忽的一下没入云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陈纳德晚年写给陈香梅的一封信:

 



  “设若我必须过早地离去,我将仰赖你---尽你完善的爱心,抚育引导并教导我们的女儿,令她们以她们的先人为荣耀,并过着诚实,光荣的生活。我也将仰赖于你---保存我将留给你的财产,如此,你们所有的人,都将有舒适的生活,并帮助那些凡是需要帮助的人。你已给予我所想要的一切,甚至远过之,我了解我已经在你身上,获得丰富的幸福,了解与挚爱,远胜世上许多男人。此刻,我仅能再加一句,我以每一口气息,与每一种思念爱着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老友记

老金,多年前失散过的朋友。那时,我叫他喇嘛,他叫我粉格格。

 

很多年前,我和linger在一起时,他和我们在一起。吃,玩,学,睡,恨不得都在一起。上街时,我都是一手拎着linger,一手拎着金。那场景引无数路人回头观望。多年前的某一天,我冒着大雪哭着去了他的工作室,那里薰香缭绕,藏经近近远远的飘于耳际。他并没安慰我太多,只是给我放音乐。和我谈起六世达赖,以及他的那些情诗。还说起了朴树和他那些只有懂的人才听得明的歌曲,他的那些完美,那些放弃,那些破碎。我就那么聊着,听着,慢慢的倒在沙发上昏昏睡去。那是我记忆中最最沉静最最安然的一次睡眠。醒来,他拍拍我的脸说:“走,我们去看linger,你的{红尘}。”那时,我坚信,我们三个之间有种特别的爱,在彼此之间。并不碍于世俗,也无肮脏邪念,更没有什么实质的怪行为。我们都知道,我们都爱着双方。只是我们的失散太过戏剧,载着太多悲伤和无奈。今天看到他随手写的文字,有关“红尘”。几句话,便把红尘说“尽”了。

***************

昨天在咖啡馆与小林斯基聊天,臧否人物,谈到了李叔同先生,我说呢:李叔同先生年轻时琴棋书画,诗酒风流,最终看破红尘,成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7 20:01)
标签:

杂谈

分类: 在日本

我昏顿顿等待于这人世中,底线一退再退,终于有一天我发现,我已经没有了底线。

 

和老吴聊天说到人成熟的标致就是承认自己就是一滩烂泥,没假繁荣,没真悲伤,再也不为了光鲜的虚假外表撑到死。我们不约而同想到那句至今才深有体会的句子“人至贱则无敌”。嗯,好句子。

 

哦,我还要提起当年那翩翩的长发美少男DZ,我没忘记过,他开着巨型摩托车等在我楼下时的样子,他给我一块表,彩色的表带,脸上的笑容比身后的阳光更美丽。我最最惨淡的时光里,他曾陪我走过一段。我谢谢他。真心真意。如今,他离我而去,那么多年,那么多年过去了,终于他也离我而去。我再没更多语句形容他,有如我似坐佛入定的心。摸摸心口,只能说:“你。曾经。在这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07 15:18)
标签:

杂谈

分类: 在日本

我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

 

小的时候,我总是发问,希望找到某些问题的解决方法,希望知道怎样避开危险和伤害。慢慢的,就不再发问了。特别是不再问人生中某些最重要的问题。至少不再一味追求答案了。

 

今天,我开始对“没有信仰”有所怀疑。怀疑这样是不是让自己孤伶伶的站在大海中央心无处投递。而事实上本有一只小船等在早已存在的港口,它已特地为我扬帆起航,专门为接我来到平安,美好之国度不远万里漂遥到此,只等我上船。我心将从此安然,无虑,祥和。

 

当乙颜敲开我的家门时,她递于我面前的是一本小小的圣经读物。她请我阅读她。她给我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微笑。比友好更友好,比坚定更坚定,比温暖更温暖。我着了魔般开口第一句居然问她:“你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谈。”于是,更令人难以想象的,十分钟后,我们坐在咖啡厅里聊起天来。像数十年的老朋友。我很难解释这样的行动是如何形成的。这在我前三十年的岁月经历中是从未有过的。我摸着胸口问自己:“在这里面,是什么?悲伤?不全是。动荡的心?这形容太肤浅。太多疑问?不足够有代表性。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暖暖?我把自己豁豁然全部交给你,好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04 20:22)
标签:

杂谈

分类: 在日本

疲惫不堪。浑身没劲儿。抱不动孩子。眼发花。心烦意乱。

 

不知是太累了还是吃太少了还是睡太少了还是中暑了还是心情不好还是……找不到确切的原因。去了医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9 11:22)
标签:

杂谈

分类: 老友记

大头:你可够能喝的。

我:喝多了也醉。

大头:你还很坚强。

我:打击多了也崩溃。

大头:那崩溃之后呢?

我:原地满血还元呗。

大头:……但愿你满的“血”不是让你喝多了也醉的“酒”!!

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