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Pelliot
Pelliot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303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轻博客

其他收于Qing

博文
(2009-05-09 01:50)

一个默默无闻的卑微的小人物突然在时代的洪流中被推到历史和社会的聚光灯下,使他突然获得了自我价值的肯定,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舞台感和重要感,这是无数平庸的恶背后的动力。 虽然我们拷问历史,拷问罪责,审视道德责任,但历史只要重新拥有让过去一幕上演的条件,丑陋仍将再现。下一次中,除少数的清醒者和勇敢者外,大多数的人们仍不会身免,仍将是罪恶的参与者、共谋者、帮凶和帮闲。因为自利和怕痛是人们的本能,社会认可、地位和荣誉是人们价值的归依。无疑这个世界由最大多数的平庸者组成,也无时不刻充斥着平庸无奇的恶。因此,不必考验在集体性和制度性的罪恶面前多数人的道德坚守力,在代价面前它是无比脆弱的。在这个平庸的世界上避免社会性罪恶的方式不是人们脆弱的道德力量,而是制度——确保考验道德而道德在它面前注定要退缩溃败的情况不会发生。

 

评《朗读者》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9-03-03 18:12)

欧亚大陆古文明(Civilisation):

— 两河流域文明(公元前3500年以来)

— 尼罗河流域文明(公元前3500年以来)

— 印度河流域文明(公元前2500年以来) 

— 爱琴海文明(公元前2000年以来)

— 黄河流域文明(公元前2000年以来)

 

1)欧亚大陆作为世界岛,存在文明中心区、外围区和边缘区的差异。两河流域在中心、尼罗河三角洲和巴尔干在外围,印度河流域、黄河流域和欧洲大陆在边缘,随时间推移有所变动。对每个文明区而言又有各自的中心—外围—边缘。构成沃勒斯坦(I. Wallerstein)所称的世界体系结构。

 

2)欧亚大陆各文明区的发展并非独立或孤立。从中心到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08-02 13:16)

黄河上游的马家窑文化存于公元前3100-2700年,为仰韶文化(公元前6000-3000年)西向发展的类型,很明显此时本土文化的中心地带在黄河中下游地区。齐家文化为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发展的东支,大约公元前2500-1900年。黄河中下游的龙山文化大约公元前3000-2000年,两者处于相似的社会发展阶段,显然龙山文化依然早于齐家文化。

 

通过仰韶文化和马家窑文化及龙山文化和齐家文化的比较说明了两点:1)这四类文化都体现了某些黄河流域土著文化的共同特征:如源于仰韶文化的绳纹陶、种粟和养猪。这说明从甘肃到山东的广阔地域的黄种人民族虽然族群不同、语言不同,但拥有相似的文化特征。2)黄河中下游的土著文化高于黄河上游,东部高于西部。说明黄河流域本土文化的先发地和核心区在中下游地区。

 

但与仰韶-马家窑文化相比,齐家文化于龙山文化存在某些大的不同:一是开始使用青铜器具,二是人殉,三是马的驯养。这是龙山文化没有的。龙山文化虽然号称铜石并用时代,但除零星个别外,既无青铜器,也非铜石并用,仍是典型的石器时代。龙山文化虽已处于“内刑外伐”阶段,有剥人皮现象,但没有人殉习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07-15 07:06)

1. Scythia、Saka、Sacae与塞种

中亚到黑海一带的东伊朗种的游牧民族自称为Skudat,意为“弓箭手”。波斯人将之称为Sakâ,可能是“游牧者”/ “流浪者”(sak- = roam);希罗多德直译为Σκυθαι(S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07-15 05:28)

Tωγry、Tochari与Tukri

1.

因在焉耆发现由吐火罗语A写成的《弥勒下生经》残卷,德国人Müller便以一段回纥文佛经记载的“回纥文《弥勒下生经》,先由龟兹文译为Tωγry文,又由Tωγry文译为突厥文”,将此种语言认定为Tωγry语。而他又认为Tωγry即Tochari,便将之命名为吐火罗语,沿用至今。

从《弥勒下生经》残卷与回纥佛经记载的对应关系、发现地焉耆与龟兹(库车)相近、以及此种语言与作为龟兹语的吐火罗语B的亲缘关系,应该可以认定古代文献中提到的Tωγry语确为这种现被称为吐火罗语A的古代印欧centum语组的语言。

然而Tωγry是否就是Tochari?Tωγry语是否可以因此被认定为Tochari语——吐火罗语?Tochari即“大夏”,也即“吐火罗”无误,但这是阿姆河南岸的塞种人地方,语言、人种与文化为satem语组的东伊朗种。或许因此古代印欧人的Tωγry语其实与塞种的名称“吐火罗”(Tochari)无关?伯希和从发音学出发即认为两者无关,乃误用。而Henning认为Tωγry应为Tukri,即古巴比伦文献中Guti的兄弟民族Tukri,又对应于焉耆、高昌一带称为“吐何里”的地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03-19 02:15)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望向池中的喷泉,在早春的气息中,一切都这样静谧而蕴含生机。金色的阳光从高大乔木的枝杈间洒落下来,洒落在草坪上,洒落在水珠尖,洒落在眼睛里。记得那年初夏的一天下午,坐在同样的地方,望向同样的喷泉,感慨这层叠变化、千差万别的不同的人生,同时进行在相隔遥远的不同地方。或许可知,或许不可知,或许许多年后才会知道,而后或许又变得不再可知。第二年的夏末当我飞到那片新大陆的第一个夜晚,在陌生的土地上想象我在那里看似漫长的生活也许转瞬间便会结束,而后有一天会回忆起当晚的那一幕。而如今,我正在这里回想着当时那一幕的想象。同样,未来的某一天我又将回忆此刻的回忆。当那一天来临时,这样的想象便又成为历史。就这样,ad infinitum,直到死亡或者意识的丧失。

 

喜欢这里长久的寂静,可以有很多属于内心的不受干扰的思索和体验,可以就这样坐一下午,慢慢地想、慢慢地感受。背后的草坪中有一片稀疏的笼罩在树荫下的墓地,曾经坐在长椅上想过最好有一天我能够埋葬在这里,永远得到安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12-09 09:45)

前几日的深夜一直无法入眠,辗转反侧,有无数种思绪在脑海中萦绕,挥之不去。偶尔的浅睡也在昏沉的梦中,在梦中继续同样的生活。梦对于我只是思索的另一种形式,我在思绪中入梦,在思绪中醒来。我无法区分梦境与真实,它对于我同样真切。在那里我与人们相遇,对话,然后悄悄苏醒,而在似醒非醒的那一刻似乎能明白许多平时未能明白的道理。这样的省悟通常只存在于那一刻的体验中,随后便重新湮没在复苏的日常生活的惯性里。它是无法保留的,它也无处珍藏,永远飘荡在真实生活与可能生活之间的隧道中。我想,或许有一天醒来,我变成了一只卡夫卡笔下的甲壳虫,便能永久地占有一种全新的对生活的体验和理解。

 

在某个拂晓的短暂时刻,在静静的聆听中我忽然懂得了过去一直未曾理解的某种复杂的情感。那一刻我疲惫的灵魂感到了安详与宁静。我知道,我在逐渐接近这个世界的真实,接受这个真实的世界,没有赞许,没有叹息,只有诚恳。注定被改变的不是这个世界,而只是我。或许我们需要一种超然,一种可能许多年后才会得到的超然。我们所有的种种经历,人生中的喜与哀,幸与不幸,此时与彼时,当我们年老重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4-29 18:17)
有多少机缘巧合的因素影响着历史的进程,改变着历史本来的轨迹?又或者说,历史在多大程度上正是在一次次偶然的事件中不断塑形?如果,太多的如果。但在一次次的十字路口,历史只以一种姿态、一条道路走了过去,留下欣喜或遗憾,对于不同的人。或许,这就是命运,令人感慨万千的命运,无以更改,打下兴衰存亡的烙印。
 
然而,兴起的未必注定兴起,衰败的并非必然衰败,上帝从未偏袒任何人,正义也并非总能战胜邪恶,这只是历史的侥幸。横扫欧洲的三十年战争中,双方都以上帝与正义的使命参战,结果谁又是胜利者?人们总想为不确定的历史过程寻找确定的力量,这确定的力量便是“命运”,或者以上帝的名义,或者以绝对精神的名义,或者以规律的名义。从神学到哲学到科学,在看似有理的表象背后都反映着人类的一种欲望,为不确定性寻找确定性依据的不懈的欲望,如同人们对“真理”的追求,最终渴望着一种对把握感与可靠感的深层满足。如果说什么是真实的,这种欲望是最真实的。或许这正是一种Human Nature,人类的自然本性。
 
可是这林林总总、跌沓起伏、乱相丛生的历史事件,这万千感慨中个人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4-18 14:10)

 

夜色深沉

静得令人不安

多少历史被湮埋在这黑暗中?

人性的挣扎

喜与哀

浩浩沉默中哑然无声

风过境时也未曾留下一丝回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6-12-27 22:54)

互联网构成了一个世界,它是虚拟的、也是真实的。它的运行基础是二进制的数字运算,它的物理基础只是电子的运动。然而它建构了一个生动而丰富的可感知的现象世界,在互动中我们自己也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某种意义上,我们生活在一个巨大的Matrix中,一个巨大的母体中。服务器构成了这个母体,而我们自身化为一串字符、一段程序。如同封闭在隔绝的容器中,通过数据输入我们感知着这个特定的外部世界,并通过数据输出对环境作出反应,而母体处理着这些数据,维持着整个系统的运行。与离线的生活一样,在互动中我们建构着这个网络现象世界的全部意义。它既是与日常生活平行的另一个生活世界,同时也是整个生活世界的一部分。
 
当母体出现故障时,我们才清晰地意识到它的存在和我们对它的依赖。当无法连接时,我们被排斥在这个世界之外,孤立地封闭在自己的容器中,如同无法感知周围事物、眼盲耳聋。当自己这部分无法正常运作时,我们不得知他人那里是否正常,因为一切感知和判断只建立在自己的基础之上。当自己这部分运作正常时,我们不会想到他人那里可能正运作不正常,因为我们作了以己为基点的先入的假设。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