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貝
阿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709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宣言
我幹盡所有壞事,但我絕不發表好詩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19-02-19 12:49)

女儿七岁的时候,要我帮她捉一只蝴蝶。

我带着微微责备的语气问她,蝴蝶自由自在地飞,为什么要让蝴蝶不快乐呢?她笑着说,她不要蝴蝶的自由,也不要蝴蝶的命,她其实只要蝴蝶翅膀上的粉末。她答应,收集了蝴蝶翅膀上的粉末后,她就会放飞蝴蝶。她压低了声音,彷佛在跟我说一个秘密那样地说,只要将蝴蝶的翅膀轻轻拍打,蝴蝶翅膀上的粉末就会掉下。将这些粉末涂抹在背上的话,那么,和蝴蝶一模一样的美丽翅膀就会悄悄从背上长出来。我听后,佯装哭泣地说:“那不行。你有了翅膀之后,就会离开妈妈了。”她听后,笑着说:“我会一面飞,一面想念你的呀!”六年之后,十三岁的她把隐形的蝴蝶粉末撒在我背上,要我离开。她说:“你去吧,我一定会想念你的。”那一刻,我们相拥而泣。临走前,她跟我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她要我将那个一直被我背在背上的背包留给她。她说,她要在未来背着那个背包来找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5 14:28)

我上错了火车,流落在一座陌生的火车站。

那是一个冬天。那列开往瑞士的火车把我孤零零地丢在一座规模十分小的火车站后,扬长而去。我还记得查票员把票根递还给我时,那一抹充满歉意的眼光。我在他的注视下,惊慌地张望窗外。他说,别害怕。待会下车后,再等上一小时,就会有一趟火车把你送回米兰总站。

火车终于停下。我连声向查票员道谢后,匆匆忙忙跨出了车厢,站到月台上,嗖嗖冷风之中。环望四周,我竟是唯一一个在那个小站下车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国阵垮台至今,大家都说政治新闻比娱乐新闻精彩。娱乐版里的谁和谁分手了,谁整容了,什么组合解散了等等都已经失去了它们原有的吸引力。放下娱乐版,大家天天追看新闻,把目光聚焦在新政府的一举一动上。一旦新政府做出某种改革,或发出某个言论的时候,从一些人的身体里,就会蹦出了一个狄仁杰和一个李元芳。

狄仁杰和李元芳是中国电视剧《神探狄仁杰》里头的两个重要的角色。每当狄仁杰在事件里看出一些端倪,但又不肯定的时候,总会问身边那位武艺高强,思维慎密且细腻,推理能力超强的李元芳一句:“元芳,此事你怎么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4 15:03)

小时候因为生病,我不是挨在妈妈身边看电视,就是被她带到朋友圈里听女人们的家常。不管是在电视里,还是她的朋友圈中,但凡听到一堆女人对一个女人的相貌评头论足的时候,总感到新奇——屁股生得大,就是好生养;颧骨高,剋夫;偏扁鼻梁,嫁得好。因为常在大人堆里混,所以我比那个年代的一般小孩都来得不单纯。当他们还在变着花样彼此追逐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剋夫是什么意思了。所以,当爸爸收到谷中鸣的回信说,倘若不把我的名字改去,原名配上生辰八字,我将在未来剋夫的时候,我也已经能将剋夫与遗产联想在一起。听说自己剋夫,我喜上眉梢。我童言无忌地问妈妈:“邱佩君剋夫。嫁一个死一个,嫁一个拿一份遗产,钱就多多了,是吗?”妈妈当时也为我的名字感到心烦气躁,听清楚我的问题后,一掌打在我那还没长成好生养的屁股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3 13:12)
游了650公尺后停下,听见身后一个男子说,他已经游了1公里。每次下水,他一定要游个1公里。语气里尽是炫耀之意。然后我听见一个女子的声音说:“哇,你好棒哦!”
记得自我下泳池之后的45分钟里,只有我一个人拼命地游。没看见其他人。於是好奇的想看看这每次游1公里的男子到底是谁。转过头去,他正要离开。看见他胖嘟嘟的身子,我心里想:你就吹吧。你如果没吹,我还真的再也不游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1 14:31)
分类: 各报转载

很多年前,我旁邊那位給她自己安了“夏至”這別名後,順道也給我安了一個“春生”。


當我聽見“春生”這名字時,隱約記得曾經看過的某一本書,或某一齣電影裡頭也有一個名叫“春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