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1
散文集《混血的村庄》


散文集《跟羊儿分享的秘密》


散文集《隐秘的故乡》




散文集《散失的母亲》




搜博主文章
博文

  

 
    京东商城购书网址: http://item.jd.com/1446640710.html  

    天猫商城购书网址: http://item.jd.com/1415523803.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24 12:43)
标签:

大梁坡

大炕

盖房子

蒿子

分类: 新散文

我们家在老沙湾大梁坡的屋子,盖在高高的土坡上。这些日子,白天装修,夜里,我和弟弟打了地铺,躺在埋着我们胎衣的地方,心里安宁的就像躺在爹娘的怀里。小时候进进出出的庄稼地,长满芦苇的河坝上,那些记忆都回来,一片一片落满院子,栖息在苞米叶子上,棉花杆子上和葵花的盘子上。

花了二十年时间写书,现在,我终于把自己写回大梁坡。这个村庄,对于别人可能只是一个村庄,对于我,却是一本打开的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5 13:43)

伊犁昭苏之行,一路“艳遇”,——大片大片的油菜花、香紫苏、玫瑰花、薰衣草,遍地盛开,让人随时置身花海。看不完的香艳,让我一路忍不住“拈花惹草”。

夜幕降临在草原,我在毡房里幸运地遇到了一位草原阿肯,当他抱着一把冬不拉唱着他的牧歌站在面前时,我觉得来昭苏何其幸运,白天乘车穿行在草原花海,夜晚又要乘着阿肯歌声的翅膀,随他一起用耳朵去“看”草原。

这位哈萨克男子,黑红骨感的脸部轮廓,蜷曲的头发压在高起的眉骨上,柔润闪亮的眸子里充溢着热辣辣的红血丝,给人微醺的感觉,最让人无法抵挡的是这样一个浑身男子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程映虹:被身份纠结的舌头|共识观

原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6年03月28日10:25 来源:光明日报 王凤丽
  维吾尔族女作家帕蒂古丽是近年文坛突然跃出的一匹黑马。从散文集《隐秘的故乡》《散失的母亲》到长篇小说《百年血脉》,引发越来越大的关注。特别是《百年血脉》,这部长篇小说以半自传体的方式,描述出包括她在内的五代人构成的多民族家族长达百年的“迁徙图”。
  她的父亲是南疆喀什来的维吾尔族,母亲是甘肃迁来的回族,邻居主要是哈萨克族。从小在老河坝、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帕蒂古丽是文学界备受瞩目的一位维吾尔族作家,她以汉语写作,虽非母语,帕蒂古丽却凭借过人的语言天赋,将汉语运用得出神入化。她的作品呈现出民族身份在语言选择中的无辜、焦虑、不安与痛楚。她的关于民族、身份、文化差异性的书写,触及到流动性社会中民族融合视野下,精神个体的内在生长主题,因而备受关注。

  帕蒂古丽的写作,以散文见长,近年来,她的散文获得多项全国大奖。她以独有的视角记录自己的村庄,记录故乡的泥土上生长出的思想。近几年,她有40多万字的作品见诸《人民文学》《散文选刊》《天涯》《大家》等。其写大梁坡系列的散文集《隐秘的故乡》、《散失的母亲》、《跟羊儿分享的秘密》、《混血的村庄》,构成丰富的镜像因素,读者在其间可以照见关于身份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年,帕蒂古丽的长篇小说《百年血脉》出版,在文坛引起不小的轰动。此前她写过《隐秘的故乡》等散文作品。这部小说将她自身成长家庭混血的现实经验借助文学表述的方式,以五代更迭的叙事建构,通过塑造家族中多个“混血儿”的形象,“醒目”地完成了一个多元文化交融一体、族际交流血脉相连的家族志撰写,并隐喻式地点明过于封闭的文化观念与病理式人格的关联。作为她的首部长篇,我很为这部作品的最终面世而感到高兴。我以为这是一部打破静默的书,它以一种可贵的人文品质,以半自传的家族志叙述方式,对当下中国颇为复杂的边疆族群交往交融以及文化变迁主题进行了深刻的思考,使得新疆历史以来复杂的族群变迁中始终静默无声的“混血儿”经验得以呈现公众视野。尤难为可贵的是,这种颇为艰难的半自传似的故事讲述,出自一位具有多元文化背景的新疆籍维吾尔族女作家的叙述。当然,更为重要的恐怕在于,这部小说也是中国当代为数不多地书写新疆多民族“混血儿”形象的一部作品,它的成功之处也在于对“混血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出版发表
凡眼观易:同大人有谦豫随     刘绪义
公园               云从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萨拉姆,敬爱的帕蒂古丽姐姐!
       
我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喀什伽师人,我作为您的同乡,我接受您《百年血脉》中的汉族外公,维吾尔族爸爸,回族妈妈,我接受您爷爷是回族,外公是维吾尔族的女儿苏菲娅,我接受外公是维吾尔族,爷爷是汉族,妈妈是回族的儿子麦尔丹(马尔丹维语是英俊的意思)。我没有理由不接受这个大家庭,因为我们家族也有汉族媳妇,也有妈妈是汉族,爸爸是维吾尔,爷爷奶奶是维吾尔,外婆外公是汉族(其实我们家族的媳妇不知道,不愿意知道他自己的真实的爸妈是谁),因为养她的爸爸于1979年在伽师发生地震的时候,在废墟里捡到了被汉族爸妈抛弃的一个汉族女娃娃,他把这个天使般的天真烂熳的孩子抱在怀里抱到家里,那时候他的家已经有了年龄跟她一模一样的一个婴儿。一个汉族婴儿和一个维吾尔婴儿吃了一个维吾尔妈妈的奶,这两个不同的娃娃生命紧紧系到一个维吾尔妈妈和维吾尔爸爸及其维吾尔兄长和维吾尔奶奶。直到现在我家族,邻居,甚至全乡人一直认为这个汉族女娃娃我家族的,我家的一个自然而然的成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今日出版的本地报纸《库尔勒晚报》第8版用一整版发表了一篇文章《帕蒂古丽和她<最后的库车王>》,浪子利用午休的时间一字不落地看完了此文。文章对帕蒂古丽和她创作长篇小说《最后的库车王》的相关情况进行了详尽的述说,看罢让浪子对帕蒂古丽的敬佩之情再起,也让浪子想起了一些与帕蒂古丽相关的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