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云贵
潘云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375
  • 关注人气:1,9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云的住处


 阅读、写字、生活,都在这里。

 莫嫌陋室小,亦可赏风雪:)


E-mail:

panyungui@126.com


忘却来路

九零作家。出生闽都。硕士,毕业于西南大学文学院。现为高校教师。愿与好书、草木、善良的人为伍,心念纯粹,不喜喧嚣,愿以笨拙之笔触及肉身及灵魂的隐痛。

———————————————

已出版:

《清风烈酒后,愿你终能懂自己》

《如果你正年轻,且孤独》

《亲爱的,我们都将这样长大》

《我们的青春长着风的模样》

等书

———————————————

作品发表于《诗刊》《山花》《美文》《西部》《延河》《作品》《萌芽》《福建文学》《青年文学》《光明日报》等报刊,被《读者》《意林》《格言》《青年文摘》《散文选刊》等刊转载。

———————————————

曾获:

第四十四届香港青年文学奖亚军

第四届张坚诗歌奖 ·2011年度新锐奖

2013《诗歌月刊》年度优秀散文诗奖

首届新蕾出版社青春文学新星选拔赛全国总冠军

第十七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C组一等奖

第四届《人民文学》“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评奖一等奖

2011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

首届《儿童文学》全国大学生文学创作大赛“最具潜力新人奖”

第三届福建省启明儿童文学奖

首届海峡两岸文学创作大赛短篇赛区第一名

第三十五届台湾双溪现代文学奖首奖

第四届福州市“盛东文学奖”等。

———————————————

第六届“雨花杯”全国十佳文学少年

《中国诗歌》“90后十佳诗人”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标签:

情感

文化

感谢

分类: 嘿,孤独
                                                                                                                                    
              
                                &nb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文

成长

情感

分类: 水向东去


我上初中后,开始接触英语。从小就喜欢模仿动物发声的我,对语言类学科,非常感兴趣。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散文

美文

青春

分类: 嘿,孤独


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清理我的抽屉。

里面堆满了各种物件:票根、便签、卡片、瓶子、信件、药片……它们散落在抽屉的各个角落,像围成一撮撮的孩童,带着我在某段旅程中的故事隐藏在这里,所有逝去的时间也都住在这里。如果不打开这些大大小小的抽屉,它们就会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08 10:51)
标签:

成长

情感

孤独

散文

分类: 嘿,孤独

公交车停在某所小学附近时,上来一群学生。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成长

校园

杂谈

分类: 世界的花

 

是在一次读书会上认识乔的。他当时跟我们谈论老舍的作品, 以及由此想到当下社会中的诸多问题。

凭着第一印象,你会觉得这人有思想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21 10:39)
标签:

情感

父母

杂谈

成长

分类: 世界的花


高一那一年,我还是个肩膀单薄的少年,离开村子,来到城里,从此开始了一段颠沛流离的岁月,多处碾转。每回陪我搬家的都是父亲。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情感

文化




//

夏天的夜晚,耳畔只有空调在微微响动。老姑娘,你睡了吗?

我有点想你了,想在灯下给你写一封信,你如果知道了,可别像过去那样责备我睡得太晚。

在记忆的远途中,叶子寄存着阳光的旧址,你身上却寄存了我最美好的光阴。

而在我成长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福建文学

诗歌

故土

分类: 水向东去

在拾起旧行囊重新出发的路上,谢谢老家杂志《福建文学》的关注与帮助。
本期刊登的一组诗是自己对过往时光的回顾,有诗作的可投此邮箱:fjwxsg@163.com。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童年时的光亮永远留在了昨天


炎夏,我坐在窗边读谷崎润一郎的小说《细雪》,感觉燥热烦闷的季节都在往后退,空气变得清凉而安静。


书中言辞极美,读一句,便像有清泉从纸上涌出,吻过唇部。尤其写到赏月、扑萤,都是美到窒息的场面。


童年时的夏天,总有萤火虫飞过。夜里,我们到池塘边或稻田里一找都是。它们像朋友一般在那等候,看见人来,便纷纷飞起,让人跑着,追着,跟着风呼啦啦长大。


七岁时,我跟姐姐们去河边捕萤,设备简单,用塑料袋套在铁丝压成的圆圈上,举着,在草丛里蹦蹦跳跳。萤火虫飞蹿出来,我们一抓一大把,然后放进袋子里,像灯笼一样提回家。


我希望它们的光永远不会灭,永远亮着那一抹荧绿色,但事与愿违,它们的光渐次微弱,在我第二天醒来时彻底暗了。萤火虫死了。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生命竟如此脆弱,不堪一击。而后自己也不抓萤火虫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昨夜重庆又下小雨。

雨滴敲击屋檐、窗台,发出“哒哒”的声响,仿佛在这寂寂的暗中,有人在悄悄弹琴。

我做梦,梦见老屋后面的那一排马尾松,起风的时候,它们枝桠摇摆,松涛涌动,发出妖精一样的叫声,也像是有人正用鞭子抽打着时间。时间一定也会很疼吧?

表弟和表妹都到街上玩了,我还是一个人坐在屋前的藤椅上。藤椅好像跟老屋一样上了年纪,有些憔悴,经不起坐,我一碰它,它就吱吱呀呀地响着,仿佛是由一根根濒临破碎的骨头发出的。我有点心疼老屋,心疼藤椅,因为它们很像你。

时间声势浩大地从我们的生命里走过,带走了青春,拐走了理想,生活趋于一条流动甚微的河,你静立河岸,成为了俗世里一个普通的老人。

我每回走在落花成冢的路上,总会看看那些枯瘦的草木,它们沧桑的躯干、落败的花梗,仿佛都是你,站着,看我。

我期盼早日放长假,我好想去看你。

但去年秋天,你走了。

-☂-

那天在上英语课,姐姐发来一条短信,我以为喜欢在奢侈品中过活的她又在炫耀自己新买的手机或提包。结果,一点开,是一行:“弟弟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扬子江》诗刊2017年第2期目录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