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石
潘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75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靠近我温暖我

媒体人。出版散文集《都市中的河流》《点燃你的火把》,编著《战舰》《历史的悬案》丛书。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04-14 21:59)
标签:

文化

分类: 走在艺术边上

    一个人,一支笔,一部心灵史,一段华彩人生。

    当生命融入文字,历史就有了记载的可能。岁月,往事,过客,匆匆流转的记忆,光影浮泛的情怀,迅速在时光中翻卷堆积,凝固成一幕幕恒久的风景。

    这就是《净水微澜》带给我的印象。

    江洋先生崇尚“净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4-14 21:55)
标签:

情感

分类: 不仅仅是行走

九天别苑:发现木器之美

我们常把都市比作钢筋水泥的丛林,一幢幢楼宇插在深重的雾霾中,透着铁器的阴冷,象是敲开隔壁房门后探出的邻家主妇的眼。曾经的木器时代早已远去,它所留下的痕迹也许就是街两旁歪歪扭扭的树木、公园里斑驳的木椅,还有零星商家的木制匾额。我们正在习惯用金属、石材、玻璃、陶瓷、塑料支配生活,惟独在吃饭时,很多人还在沿用木筷,显示出和木器最后的亲近和信任。

所以我猜想,九天别苑的主人一定有着思古幽情吧,要不然,他怎么会在观陵山留下一方土地,让给这座建筑?他清楚地知道,集木器之美于大成的木屋不属于城市,却与山林相熨帖,它们身上,流淌着同宗同族的血液,山路逶迤,挡不住寻祖的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4-14 21:45)

      耄耋之年的黄永玉常把自己关在“万荷堂”,一边写长篇,一边作画。年事渐高,行市见涨,索画人踏破了门槛。先生来者不惧,你掏银子,我奉画作,两不亏欠。对于“吃白食”者,不管你是高官还是名宿,概不伺候。为此,先生还放出狠话:还是讨厌失礼放肆老少,尤其讨厌油皮涎脸登门求画者,逢此辈必带其到险峻乱木山上乱爬,使其累成孙子,口吐白沫说不成话,直至狼狈逃窜,不见踪影。

       别以为只是说说而已。

       黄永玉爱狗如命,几只外国纯种大狼狗在院内追逐嬉戏,先生常参与其中。一次,有个人摸到住处求画,赖着不走。先生恼了,“好,你要不走,看到没,我两只狗就在那儿,你就坐着,不要起来,也不要摸它们,否则,就对你不起了。”说完径直去了后堂。两小时后,先生过来看,那人果然坐着一动不动,脸却白了。先生问他感觉如何,那人说,我要上厕所。先生说,好啊,就派人拿上厕纸,把他送出大门。从此,那人再没出现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7-25 13:13)
标签:

娱乐

分类: 意绪的释放与开解

2012嗓子很忙。当耳朵被某某女声某某好男儿的选秀节目折磨得日渐平庸时,中国好声音却在绝境中绽放,开出了夏季里最的花朵。那么多民谣蓝调布鲁斯爵士hip-hop穿透空气和耳膜的层层阻碍,唤醒了沉睡已久的对美的渴望,连同歌手们背后的故事,直抵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和很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9 09:20)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型我秀

    那是一段与草原、铁路和男人有关的记忆。

    一年多来,它始终存活在我的灵魂里,不曾远离。那是种近乎初恋的情感,带给我长久的震颤和悸动。我坚定地相信,它必将以一种活剧的方式,夹杂着火热的西部情怀,融入我不再年轻的生命。

    2010年6月。乌拉盖。

    印象草原牛羊如织,水草丰美,此刻变得严酷而暴虐。白天,头顶是毒辣的日头,要把你的水份榨干;到了晚上,仿佛又掉进冰窟窿,裹上棉衣还会瑟瑟发抖。就在这时候,我们见到了生军。

    高个,黑瘦,头发不多,57岁的生军是通辽房产生活段副段长,西部铁路一标段现场总指挥。这里不仅是整个工程的发端,更是其他标段的样板。更重要的,一标的质量和进度,决定着西部铁路能否按节点完工。生军心里很清楚,这可能是他这辈子参战的最后一项大型工程了。能够以这样的年纪挂帅出征,生军感受到的不光是信任,还有光荣。工地排迁量大、时间不等人,元宵节刚过,他就带着几十个兄弟,顶着零下30多度的低温,踏着两尺厚的积雪进场,填路基、修涵洞、铺钢轨,用了不到60天,完成霍白线十公里铁路修建。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8 09:55)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型我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19 13:52)

    是谁在扯动这块厚重的幕布?光亮渐次消失,乡村陷入迷离的暗影。如果不是还有几颗星星在点缀,夜,将如瞳仁般纯粹。

    仿佛一股神秘力量的侵入,村子里突然蔓延着异样的情绪。欢悦、兴奋,在每个以家庭为单位的群体中迅速发酵,不用谁去特意告知,消息已经传遍十里八乡。

    吃过晚饭,没人象往常那样张罗睡觉。男人穿上年节才会偶然一见的西服、中山装,踱着悠闲的步子走出庭院,后面紧跟着俏丽的女人,目光低垂,躲闪着乡亲们打量的眼神,象是去赴一个重要约会。我们孩子可不管这些,早就三三两两凑在一块,笑嘻嘻地跑着跳着,时不时还吹上两声口哨,尖利的声音刺破了黑暗,惊起一树麻雀。

    这时的乡村是燥热的,池塘里泛起的湿气、干草香和牲畜粪便的味道杂糅在一起,浓烈的透着野性。人们到达场院的时候还早,就打开随手带来的马扎,坐在那里静静守候着,或是和旁边相熟的人唠上两句闲嗑,几缕细弱的亮光闪烁明灭,空气中又多了烟草味。乡村的孩子没有一刻老实气儿,你拉我拽,象猴子一样,把伙伴们全都挂在树上。

    人群中一阵骚动,文化站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安庆晚报

杂谈

分类: 样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导报

杂谈

分类: 样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1 13:57)

    一条路,说近很近,从市区到市郊,几十分钟的车程,并不难走。说远也远,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几十年岁月更迭,中间隔着漫长的人生。

    秋风摘下树上最后几枚枯叶,也带走了姑姑。我们陪着她,走完阳光下的最后几十分钟。

    那应该是个冷峭的清晨吧,姑姑突然想喝豆浆了,姑父就下楼去买。等到折回来时,看到她头歪向一边,像是熟睡了的样子,嘴边、胸口处残留着丝丝秽物。连忙抱去医院,诊断结果:大面积脑死亡,生还希望不到1%。

    听妹妹哭诉这个消息,我正在大连出差。小岛的静谧被我的烦乱打破了,刚才还迷离而优雅的雾变得邪恶起来——它将海锁住,阻断了我回家的路。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默默为姑姑祈祷。突然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