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阅读笔记

章诒和《刘氏女》
《鲁迅全集》
蒋勋《西方美术史》
雅诺施记录 赵登荣译《卡夫卡口述》
蒋勋《文学之美》
施小炜译 村上春树《1Q84》三本
钱钟书《七缀集》《写在人生边上》
章诒和《云山几盘,江流几湾》
50G硬盘的视频
帝国时代·大陆

 

繁华而空洞的巴洛克! 

凡是提高、充实、丰富我们的生活的东西就是爱。通向一切高度和深度的东西就是爱。——卡夫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分类: 闲情杂感

时间在流逝,奶奶的,这话真够悲哀的!

谁出的这题目啊?还嫌世界不乱!

劳资不是普鲁斯特,也不是郝思嘉,更不是张若虚,

所以对此一直找不到话说。

 

如果勉强找句古圣先贤说过的,

那就是,仁者心动吧!

另外爱因斯坦也说时间并没流逝,

总是人有事儿没事儿瞎折腾罢了。

 

时间在流逝容易让人激动,

同时也让这些激动在时间中流逝了。

激动流逝了怎么办呢?

然后就写起时间在流逝的作文了。

 

写着写着让别人和自己又都激动了,

然后激动又在时间中流逝了;

流逝后就又开始在时间中琢磨了,

琢磨着琢磨着就又发现时间在流逝了。

 

真它奶奶的,

劳资一晚上的时间就这么流逝了。

还不如研究点速冻剂啥的呢! 

over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化对话
转转

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

不要做大的公司,要长大的公司
保守主义是如何看待公司的?
 
刘军宁


    商业公司大约有500多年的历史,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只是一个瞬间。在组织形式方面,人类历史上最重大的发明之一,就是公司。另一方面,公司也因其成功引来了无数的敌人。在上个世纪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全世界有数千万平方公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04-10 14:32)

    是张岱还是谁呀,说过句挺著名的话:人无癖者不可与交,因其无深情也;人无痴者不可与交,因其无真气也。


    癖,就是癖好,病字边,想来也不是啥好的,说白了就是坏毛病儿。痴,痴心,也一样,半傻不捏,知其不可而为之。那么这个癖和痴,就通本文题目,瘾!而且瘾应该是癖和痴的升级版。


    癖和痴,就好像一个人有了某种乐趣,没事儿就避开别人,自己偷着乐自己的,不求别人理解与通达。在可为与不可为之间,还有个商量余地;而瘾呢?都管不了别人在场不在场了,不这样一下,简直活不了。
    比照而言,有癖者深情,有痴者真气,那么有瘾呢?劳资大大咧咧地给个定义,有瘾者拼命也。


 

    元亨利贞受之天地四时,身体发肤受之父精母血,但凡人一生下来,总有个元命,你一辈子的运数穷通,粗略有个定数。但我等凡夫俗子人,几十年活下来,从小接受父母长辈学校社会和党的教育,长大了惯看春花秋月历经悲欢离合,就离那个元命有了点距离。有似你在灯下走,影子离你总有个角度的偏差。知命遵命者,会慢慢把影子像那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像大多数热爱和平的人类一样,我绝非偏执到冒着反人类危险地去赞美战争,就像那些德国虚无主义者们,或者像容格尔之类的作家所做的,用所有作品喋喋不休地诉说人类在哲学意义上对死亡和战争的需要。但是,《弗兰德公路》呈现给我的种种意向,对于时代背景下的我来说,无疑提供了一种朦胧的、模糊的,类似解决方案式的吸引力。

 

    在现时代的中国,当我们放眼望去,无处不在的贪腐和猥亵充斥在视野的每一个角落,遍地开花,无一例外。就算你是个最不容易把国家和社会的命运与自己个体联系在一起的人,一个最标榜边缘化生存的人,一个穷经皓首,成辈子地把自己埋藏在故纸堆中的人,一个终身娇嗔到浪漫爱情中的人,一个随家仓人,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知道一切值得赞美的情感性价值,都是深切且绵长的,我也希望我自己也像那样似的,能够长久地怀着一种深切与绵长的深情厚谊,就像历史上那些古人,那些旷古难泯的情感......宛如月光,薄薄地覆盖在冰冷的地表,给山川、河流及人伦世界披上一层迤逦霓裳,让一切景象犹如神至,而且亘古不化,意味深长。

    但是,事与愿违,我不仅一次绝望地发现,我根本不是这样子。

 

    长久以来,我可谓相当的薄情寡义,同时又渴望以次计的热烈地绽放。这种形势可以概括为一句现成的话,好像是巴特说的:说文学的意义,是让人生在一瞬间完成。而我的实际生活就是这样,我是不自觉地按文学规则去生活的人。这么说不意味着褒或贬,而只是经常被关心我的人诟病为一个严重的词——不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29 17:45)

我猜我一直是很善于言辞的。
因为我的工作,狠重要的就是描绘我在做什么
因为这些词句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选什么词汇来说。

 

一些人憎恨某些字眼,不能忍受某些动作,他们离了别人无法生存。

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要适合适宜的知道,
在哪里摆放我的手,我的嘴唇,我的舌头,我的腿,甚至我的想法,
什么样的压力,会持续多久,什么时候停止。

 

我可以成为你的初吻,
或者让你不再迷恋那些你在9岁大小时找到的花花公司杂志的性感图片。
我是你的秘书,还是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22 10:25)
标签:

指书

官腔

颠倒

文化

分类: 闲情杂感

                

一年到头,难得给狗男人发几个短信。近来不知怎的,却写了几则。

展个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9 18:04)



 

    卡夫卡死的时候是41岁,寿数跟中国一位文学大师近似,就是曹雪芹。这种联系让我把他俩放在一块儿想来想去。

 

    有次想到,马克斯(《卡夫卡传》的作者,卡夫卡终生挚友)笔下的卡夫卡,竟有点像曹雪芹笔下的宝玉,貌似是从天上掉下的,玲珑剔透,玉润珠莹,然而放在生活中却没用。他们,见花就跟花说话,见鸟就跟鸟呢喃,摈弃惯常的世事思维,说着大家听不懂的话。但这些傻话(悖谬语),却每每道出了事实的真相。

 

    曹家被抄之后,雪芹在家事衰微中逐渐长大。作为一个成年男子,我相信,那时候主宰他心灵的,不是对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由于心理长期阴暗,并且早已适应了,所以走起卡夫卡这条路来,并不需要张灯点火。只要在往来上班路上,在人缝中谋得一小片光线,我就能尽情开始这趟旅程。

 

    奥运真好,让地铁修到了家门口。更好的是,总站!于是每天一上一下,能有个座位,让我奢侈地享受两小时的读书时光。

 

    为了这两小时,我每隔三周,直定跑趟图书馆。这次还了《卡夫卡情书》,拿回来《卡夫卡散文》,以继续我的卡复卡之旅。地铁在城市的地下穿行,我从卡夫卡的内心经过。

 

    有趣的是,在上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