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桂林一剑
桂林一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6,587
  • 关注人气:42,2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看过的电影
公告
  因为本人目前没有使用新浪博客提供的“加为好友”功能,无法答应相关邀请,敬请见谅。
 
  恕不一一回复。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相册
暂无内容
my锐博客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6-23 13:41)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诗(虚构文本)

屋檐下的雨滴

 

桂林一剑

 

  屋檐下的雨滴

  落进了咖啡杯里

  荡起了杯子里的连漪

  还有飘得很远的香味

 

  屋檐下的雨滴

  还滋润春天冒出的小草吗

  当到处都是水泥的地面

  我分外怀念那潮湿的苔痕

 

  屋檐下的雨滴

  最好的归宿是渗进地底

  它们在地层下面默默走到一起

  汇成能够润肺的小溪

 

  屋檐下的雨滴

  被排挤出了这座城市

      我只能到荒野去寻找

  它们变换了的轨迹

 

  大自然最真切的足印

  我只能在梦中遇见

  最质朴原生的屋檐下的雨滴

  只有我们,被自然所抛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8 18:22)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万乡河畔品茗闲聊

桂林一剑

     

  仲春某日,与山谷兄一行,车行到万乡河畔,于虹饮桥边泊车而坐,品茗闲聊。山谷兄朗诵了白居易《琵琶行》的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3 22:48)
标签:

杂谈

走不回去

桂林一剑



  这些年,出行的条件好了,我会经常找一些机会重走少年时生活过的地方。比如,2013年夏天,我去了河南省浚县的马庄,我们家在那儿住了两年,我在那儿读过两个月的书,另加两个寒假两个暑假,就成了一段忘不去的经历。

      2015年,我回了一趟云南省大理州的宾川县炼洞镇甸尾村。1968年10月-1970年5月7日,我们家就住在这个山沟里(图中这个山沟)。一起成长的发小,都记得“炼洞”这个地名,但估计没有知道“甸尾”这个村子。我之所以知道它的名字,是因为我与一家村民有来往,这家村民让我帮他们在军人服务社买白糖,他们送了麦芽糖给我吃,我去过他们家里,有一次还自己当了半个主人,人家都不在家,我拿人家家里的麦芽糖招待发小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3 11:28)
标签:

杂谈

中国最古老的阅兵

桂林一剑

  阅兵这个重要仪式,不知是不是中国最早发明的,但中国很早的典籍里就有这方面的纪录:秋天阅兵。

  《春秋谷梁传·桓公》中说:桓公六年,“秋,八月壬午,大阅。大阅者何?阅兵车也。修教明谕,国道也。平而修戎事,非正也。其日,以为崇武,故谨而日之,盖以观妇人也。

  这一年,是公园前680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3 10:19)
标签:

杂谈

地名译音说趣

桂林一剑

 
  在我小时候,就觉得“哈尔滨”这名字挺“洋”的,“呼和浩特”也挺“洋”,因为这些名字的汉字之间,没有传统汉字的内在逻辑,只是一个音译,是北方少数民族语言的音译,我们作为汉人,觉得有趣罢了。
  还有一些音译的地名,因为那些汉字之间,看起来有汉语的内在逻辑,我们就不觉得那是音译,甚至读错了也不知道。比如广西的“百色”其实是个壮语的音译,查《辞海》,知道这两个字读“bose”,从壮语“Bwzswz”而来,读音本来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3 09:26)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人生本是调色板

桂林一剑

  人生,本来就是一个调色板。刚开始的时候,这调色板里非常干净,啥也没有。当你在这调色板中放进第一种颜色,不论那是什么颜色,都非常单纯,让人一目了然。

  然后,你放进了第二种颜色。这时,对调色板的评价开始多元化起来:有的说这两种颜色正好合适;有的说这种两颜色并不搭配,效果不好;还有的说两种颜色的关系是可以的,但各自的份量应该不同...

  当第三种颜色进入调色板,评价者开始互相吵起架来了。他们从来不想:为什么会有第三种颜色,放进这三种颜色的目的是什么,有的说三种颜色的关系不好;有的说三种颜色的关系不错;有的说其中两种颜色的关系尚可,但第三种不搭;有的说这三种颜色在一个调色板里,应该配成一种什么颜色呢?还有的问:为什么不把三种颜色使劲地搅和呢?更有人说:保留一点原色,做一点调整最好。

  当第N种颜色进入调色板的时候,有人指责:怎么不洗干净调色板呢?有的反问: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3 00:19)
标签:

诗歌

杂谈

一颗星星坠落了

桂林一剑

  一颗星星坠落了
  我只叫得出那颗星的名字
  满天的星斗我几乎都不认识
  只叫得出只颗星的姓名

  这只我熟悉的星星坠落了
  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天上的事情我们不懂
  不知道根据什么来决定它的八字生辰

  这颗星和其它的星有什么区别吗
  只不过是我叫得出它的名字而已
  所有的星星都是宇宙的点缀
  正如所有的星星都有自己的轨迹和生命

  按理说不必为一颗星的坠落而叹息
  很多颗星的消失只是躲过了我们的眼睛
  当你看不到星星的时候其实星空仍在
  只不过你的附近太多晃眼的光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那些消失和即将消失的石桥

桂林一剑

  桂林老龙,蒋姓,从市科协退休。这些年,老龙兄有心对漓江流域主要是市区周边的古老石桥进行田野调查,凭一己之力,驾摩托车,走田埂路,对那些即将谢幕的古老石桥进行查访、记录。

  我与老龙兄聊及此事时,深表赞叹。老龙兄叹气说:眼看这些石桥都要消失殆尽了。

  我说:无论你查访记录与否,这些石桥基本都会最终走向消失。历史上,桂林多少石桥,基本都没了。留下来的这些,其实也多是后来重建的。古人建桥,条件不足,当一座桥坍塌后,要很多年时间,才有贤达或者官员筹资合力复建之。因为重建,所以我们知道。那些没有再重建的,我们几乎无从知晓。但你记录下来,至少是一份文化记载,后人至少可以知晓这些石桥曾经存在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9 21:17)
标签:

文化

本是一棵大树

桂林一剑



     如果独立
  它本是一棵大树
  选择了跟随
  它就成了攀附

  虽然也有深根茂叶
  却不会自己做主
  并不需要崖壁为它遮挡风雨啊
  为何选择了这样的前途

  树和石壁构成绝色风景
  我看见
  崖的冷酷
  木的无主

  也许你会有新的解释
  比如可以防止石壁的崩塌
      我只是为它的选择叹息
      它把无路当成了有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5 18:19)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虚构文本)
艺术架构

桂林一剑

  我在森林里捡了一些树枝
  我抱着树枝回到家里
  树枝是以前做饭的燃料
  今天却是我的艺术品

  家人讪笑我抱了一堆垃圾回来
  我把树枝在地毯上架好
  架成燃烧篝火的结构
  互相依托中间空洞

  家人被吓住了急忙制止我
  难道你要在这里烧烤吗
  我说哪里还有火柴可以引燃它
  我只不过是给它一个仪式

  地毯上架着的那些树枝
  树枝旁还有一本翻开的厚厚的书
  我觉得这是我今天创造的艺术品
  我会在它身边鼾睡直到醒来

  树枝上不会有任何的烧烤物
  如果要烧烤的话就烧烤我自己
  不要讪笑树枝说它不是艺术
  每个人的艺术都在自己的心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