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芷
木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846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博文
(2017-10-22 20:51)
 《失眠如从深海浮出水面》

我被囚禁
在困倦和无眠里
在不能表达的虚弱

和无法安息的安息

那突如其来
无法逃避的担子
摆在我面前
要求我如同一个机器
去运转
和适应

这巨大的爱
要求
我去爱

而我
只想从黑夜溜走
如一粒尘埃
在阳光下
逃逸
……


 《所有的爱》

所有的爱
输入到我的体内
如药液
从针管
冷静地流入
病人虚弱的血管

病人在病床上思索:
此刻我应该感恩
的确他是感恩的
同时充满了悲哀

因无法输出
他的病体
像一个巨大的黑洞
所有滚热的岩浆
从此了无影踪
毫无意义 


 《变》

我好像变了一个人
为此我该感恩
更加沉默、忍耐
把所有的悲哀和愤怒
轻易化为潺潺的溪水

我退出曾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3 21:11)
标签:

诗歌

木芷

 《预料?》

我能预料到未来
的某一天
我将经历一条水火之路

或许是我观察到的
某种悲哀的女性命运
(最好不是)
或许是别的什么
超乎于想象之外

为此我辗转难眠
(我宁愿背负
那超乎我能背负的
也不愿落在某种普遍的
悲剧命运里)

但可以肯定的是
即使剧情庸俗
我那寄望的破碎
也仍然是不可复制的
奇迹


 《该成为的样子》

优秀且美丽的人太多
而为什么
非要脱颖而出
遗世独立,或成为独特?

又为什么
因惧怕孤独
没于沙土?

为什么
不能拥挤其间
以他们的所有
水风的呼啸
来雕磨自己

成为该成为的样子
不是更好或更坏
如此刻的宇宙


 《已婚妇女》

“反正他还会回来的。”
一个已婚,被生活挤压得
没有时间伤感的女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木芷

《一支酸奶味儿的雪糕》

一支酸奶味儿的雪糕
含有各种添加剂
大量糖分
没有任何意义
也不曾在永恒中
谋取过它的位置

但在一个路过冰饮店的
女孩儿口中
在她迷茫的那一刻
它成为了两分钟的慰藉

它的旅程何其短暂
牺牲也毫无分量
但在那两分钟
女孩儿的心曾稍稍腾起
如窗台上的灰尘
被一把夏日的蒲扇
吹得雀跃

为那两分钟
这支酸奶味儿的雪糕
配得一枚小小的勋章
 
 
《小学同学》

医院里
碰见了小学同学

在同一间做胎心监护的病房
各自沉浸于各自的子宫

偶然抬头
我看见她
熟悉的眉眼和微笑
只是多了眼袋和黑斑
我想起来了
她叫什么欣?
是我的小学同学

我不断望向她
却羞于发问
她也望向我
我却忽然转向别处

我记得她上课时热爱回答问题
好像是某某课代表
我记得她笑容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30 14:13)
标签:

木芷

诗歌

 《我的迷宫》

不知道我是不是那个表芯完好
却没了指针的钟表

不知道我是不是“纯粹”得
只剩下意念
或一颗没用的心

我是一盏没有勇气
发光的夜灯吗?
我在与黑夜妥协吗?
因惧怕白昼的试探?

我的梦披上尘埃
如一把老剑
我曾在练功时不小心
被它伤害
于是对它怀恨在心?
一把无辜的剑?

幼时我狠狠地拒绝
平凡——如今我同样固执地
拒绝“有所作为”

可我的执拗
是否一直阻挡了
我真正的道路?

我想要忘记“我”
却更深地埋藏
在“我”的遗忘里

这“遗忘“仍旧属我

我的迷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8 12:29)
标签:

诗歌

木芷

 《女信徒》

开始接受年老和肥胖
不再有漂亮的衣服
不再有用
对于这个世界
像一支悲哀的潮湿的木头

她静静躺在某处
思考着自己的未来
并未像人们希望的那样:哭泣
她抬头望着天空
觉得自己是一朵云
可以拧出水来

乌云的样子惹人厌弃
却可以给大地带来福泽
她愿意如此

她愿意露出并不雅致的微笑
如草堆里开得杂乱无章的花朵
那比华丽的房屋中的插花
更能带给旅人安慰

她努力开着、笑着
向着天
她迟早有一天要归回那里

不再有如今的一切羞耻
那件灰蒙蒙的斗篷
也不再有了
她的皮肤变得光洁
闪闪发亮
比她曾羡慕的一切年轻漂亮的
女人,还要美丽 


 《争斗》

她每天都在与自己争斗
好像平静的湖面下
两条恶鱼厮杀
也像病人身上的癌细胞
企图掐死彼此
以获康健

可她知道这是徒劳的
她厌恶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4 11:30)
标签:

木芷

诗歌

 《异地恋》

很难想象他们的生活,
还能再出现点儿别的。

她在家乡待产。
每天早晨给自己煮羊奶,
做家务,吃补充各类营养元素的
药片。啃水果。
为简单的事情祈祷,
读几页圣经。
傍晚步行去邻舍家打鲜奶。
(老夫妇养了两只会说话的鹦鹉
每天向她问候:“恭喜发财!”
还有差不多七八条长不大的鹿狗,
从一开始围着她汪汪叫,到现在
熟悉了她的脚步和气息,亲昵地向她
摇着尾巴……)

一切那么平静,像一个小女孩滑行
在一条冰路上越来越快,越来越顺利以至于
此时无法接受前方突如其来的小石子
——那致命的……

而他,
在遥远的南方。
那里有北方不曾有的绿汁喷薄的
浓郁而漫长的夏日,有她在动画片里才看得到的
修剪整齐的圆圆的小树。
有环城流淌多年的深绿色的河水。
有令他为了家庭疲于奔命的生计——
一间给无数客旅提供了温暖和安全的
小咖啡馆——粘连于他肩背上的蜗牛壳,
甜蜜的重负。

很难想象他们的生活会出现点儿别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少女成长日记》

我一直以为我是个孩子
这世界和行走其中的过客
是我的脐带

我天真地倚赖
每一个,我信任他们
因这孩子的属性
无人忍心欺骗

可有一天我发现
(这一天常常出现
提醒着我)
他们离开了
或无助地哭泣

他们像大人一般愤怒
却如孩子一样无知
他们悉心照顾我的起居
自己却不小心吞了枣核
住进医院

这世界叼着奶嘴儿
他们比我更需要一个拥抱

坚固的城墙总有
倒塌的一天,阳光
趁机钻进砖瓦的破碎

我需要抬起头来看看
那些比我高大的
脆弱的人类

我不能再搂紧他们的腰环
我需要后退一步
努力
伸高手臂
……


 《幡然醒悟》

每到深夜
他就开始幡然醒悟:
明天、以后
坚决不能如此

他忘记所赐给他的一切工具
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
那等待着他去开垦的
如今却如荒漠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8 17:41)
标签:

文化

木芷

诗歌

《像个战士》

我的心中充满懊悔
对于过往的岁月……

我的田地荒芜
葡萄坠落,无人捡拾

我埋在地里的财宝
几近朽坏

我的守望塔啊
上面站着的士兵靠在墙头
打着瞌睡

想起那些长满霉点的日头
薄脆的一触即碎的纸张
我真想大哭一场

可幸好啊
如今还没到交帐的日子
虽然近在眼前
在离门槛还有几步的路程
我还能调整脚步
像个战士


《虚度》

有诗的日子总是虚度
如同苔藓长在无人的空地
它需要不被打理
(除了天空潮湿的恩泽)
不被关注
却在一段时间后
进入心思细腻的摄像头
登于精美的时尚杂志

但这与它无干
它仍旧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6 15:08)
 《雨后黄昏》

雨后黄昏
宛如一颗心
从夜的波澜退回
到光的宁静

从人的体温
移到永恒的经文

入夜前的鸟鸣
仿佛使女,愉悦地
向万物奔走相告:
“歇息啦!
歇息……”

树叶微微掀动
因风的灵感
和露水的恩泽

日与夜吻别的一刻
从古至今
从今到永久

从未变更,倏忽
而逝的爱情

          《这一天》

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
凡事都是虚空。”
                ——《旧约.传道书》

早晨从这间房子出去
会一朋友
匆匆,无果
晃一白日
晚上又独自
归来

一整天
被压缩
成一滩虚无的
默默叹息的水

世间万事旋转着
从我周身飞过
而我仿佛
失忆的人
茫然地看着
一切

它们不曾在我身上
留下半点痕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虚弱》

如同白纸上
用铅笔虚弱地
写下几行祷词

风翻动
一页、又一页
日子白花花地过去

坐在旁边的上帝
似乎忧愁着
这薄脆的纸张

祂强忍住自己
不去帮忙抚平
但时刻预备着
若风力稍微加大
就一把抓走它
带入平静的内室

但此刻风
若有若无
纸张百无聊赖
一切
都无改变的迹象

纸上之字按耐不住
探出头
东张西望
似在寻找
它那软弱无力的主人 


 《秘密的爱》

又一次
它不得已浮上来
好似拷问着我
又似诱惑

一个我必须迈过去的门槛
主,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不要留我一人
面临自我的深渊

心,是世上最难解的谜题
令人痛苦而上瘾
也是你曾救我脱离的网罗

我不愿陷入的
也仿佛难以放下

曾以为我已撇下一切,为你
然而那除你以外所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