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科学公园
科学公园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6,129
  • 关注人气:1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古生物学家在新疆发现了一个圆柱形的泥岩,这个泥岩成了两种小型恐龙和其他动物的棺材

​​巨型恐龙的脚印却变成了小恐龙的死亡陷阱

图注:死于陷阱之中的冠龙,作者:张宗达

图注:死于陷阱之中的冠龙,作者:张宗达

        生活不易,对于生活在1.6亿年前中国新疆的恐龙也是如此,它们不仅要担心找不到食物或者成为别人的食物,而且还要担心脚底下,因为看上去平整的地面下说不定就是致命的陷阱。制造这些陷阱既不是残酷的自然,也不是狡猾的食肉恐龙,而是看上去高大憨厚的大型蜥脚类恐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古生物学家通过对化石的研究,经过抽丝剥茧,为我们揭开了侏罗纪死亡陷阱中的秘密。




泥巴做的棺材

图注:新疆的五彩湾,图片来自网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原载《科学世界》2017年第8期)

设想某天你和朋友一起外出爬山,山坡上树木茂盛、荆棘丛生,这给你们的旅途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当你终于到达山顶时,你发现自己已经付出了不小的代价:锋利的树枝不仅在你的衣服上划出几个口子,还在你的身上留下了多处划痕。好在伤口并不是很严重,只是表皮被划破,略微有些出血而已,你甚至懒得在伤口处贴上创可贴。几天之后,皮肤就恢复正常,再也看不到之前的划痕了。可是衣服上的破洞依旧那么显眼。你不禁喃喃自语:要是被划破的衣服也能像皮肤一样自动愈合该多好啊。

确实,虽然科技的进步使得我们已经可以制造出性能远远超过天然材料的合成材料,但在遇到损伤时,生物往往可以主动地将破损处修复,使得身体在很短时间内恢复正常,而合成材料则只能眼巴巴地等待使用者前来修复。对于破损的材料,我们已经有了许多行之有效的修补手段,就像给衣服上的破洞打补丁一样,例如金属可以焊接、塑料可以用粘合剂粘合。然而这样的修补毕竟费时费力,而且也不是每次修补都能让材料的外观和性能完全恢复到破损前的状态。当破损不严重的时候,本应是修补的最佳时机,很多人却会选择忽略,好比说你总不能因为车身的喷漆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图注:生活在南极海域的海神龙,图片来自网络


        南极是一片冰封大陆,不过白垩纪时期的南极是另外一番景象,陆地上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动物,海洋中生活着可怕的海怪。就在不久前,来自智利的古生物学家公布了他们在南极发现的一种沧龙类,这就是埃氏海神龙Kaikaifilu hervei)。

        2011年1月,来自智利的古生物学家登上位于南极半岛北端附近的摩尔岛,这座岛屿上曾经发现了许多古生物的化石。尽管此时正是南极洲的夏季,但是自然环境依然恶劣。经过艰苦的发掘,古生物学家们在岩石中找到了许多破碎的被严重风化的骨骼化石,包括有大型沧龙的头骨、下颌骨、肱骨及30颗独立的牙齿。化石编号为:SGO.PV.6509。与摩西岛上发现的大部分化石不同,这具沧龙类化石呈现出淡黄色,表明在化石形成过程中其矿物质发生了变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9 22:38)
标签:

杂谈

文/cloudsforest

来源|科学公园    作者|cloudsforest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昨天在主页上发布了含马兜铃属药材的中成药以及可能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药材,但是没有做更多评论。

​我们知道马兜铃酸一类的化学物质致癌性非常强,甚至要超过烟草和紫外线好几倍。马兜铃酸的代谢产物在体内会造成大量基因突变,现在的研究已经证明这些突变有可能发生在调控细胞生长的基因上,导致细胞癌变;也可能发生在抑癌基因上,导致人体失去消灭癌变细胞的能力。其造成的突变有非常明确的特征(突变量大以及极高概率A-T碱基颠换),暂不知道还有任何其它物质会造成类似的现象。所以对于马兜铃酸及其代谢产物造成肝癌与肾癌是比较明确的(虽然CFDA不认可前者)。

另外,UCL(伦敦大学学院)药学院研究了市面上的细辛,发现细辛也含有含量不能忽略的马兜铃酸、马兜铃内酰胺一类的物质,其含量也不像以前香港浸会大学研究认为的集中在地上部分。有些细辛马兜铃内酰胺在根部的含量比在叶面上还多。所以现在大陆允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内含子

为什么人类恐惧蜘蛛和蛇,对更危险的大型哺乳动物却没有类似的恐惧呢?

​​虽然不是所有的人都怕蜘蛛或蛇,但害怕蜘蛛和蛇确实是人类中非常常见的。而且这种害怕往往是很不理性的,与人们对于危险和困难(比如猛兽、恶人、地震、火灾、战争、疾病、贫穷、考试等等)害怕非常不一样,很容易区分开。有些怕蜘蛛或蛇的人即使看到蜘蛛或蛇的照片、视频都会难受,但一个人可以既害怕真正的战争又爱看战争题材的影视作品。

人们把那些能引起紧张和焦虑等生理不适的害怕叫做恐惧症(phobia)。蜘蛛恐惧(arachnophobia)和蛇恐惧(ophidiophobia)在形形色色的恐惧症中高居榜首。

很多人看到蜘蛛的照片都会不适


有人认为蜘蛛和蛇恐惧是刻在人类的基因里的,有人则主张这些是文化的影响。其实根据遗传学的原理,这两方面的影响肯定都是有的,问题在于何者影响更大,又是如何影响的。

最近有一项关于蜘蛛和蛇恐惧的研究发现6个月的婴儿看蜘蛛或蛇的照片就会出现紧张的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在白垩纪末期的地球上,最常见的素食者已经不再是身材巨大长有长脖子的蜥脚类恐龙,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群长有扁平嘴巴的奇怪恐龙,它们就是鸭嘴龙类,鸭嘴龙类的代表则是产自北美洲的埃德蒙顿龙。今天我就来给大家介绍一只超级巨大的埃德蒙顿龙——“X-REX”。

北美洲的扁嘴巴

  说起埃德蒙顿龙,很多对恐龙有所了解的朋友一定不会陌生,它是我们最早认识的鸭嘴龙类,在1917年就已经被命名。与大多数鸭嘴龙类恐龙一样,埃德蒙顿龙也长有扁平的嘴巴,强壮的身体,身后有粗长的尾巴。埃德蒙顿龙的四肢较长,它们能够四肢行走,也能够以后肢站立行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自然界中能够感染并杀死昆虫的真菌种类众多,在调控昆虫种群、维护生态平衡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子囊菌类的杀虫真菌主要分布于麦角菌科、虫草菌科和线虫草菌科三个科,统称为广义虫草菌,目前已知的种类达1500多种。不同虫草菌感染的寄主种类不同,甚至包括不同的蜘蛛。虫草既非虫,也非草,而为真菌杀虫昆虫后形成的菌虫复合体。虫草中的代表种类,如冬虫夏草、蛹虫草和蝉花等具有悠久的食药用历史,在古书中多有记载。但目前为止,这些虫草中具有医药活性的成分多不清楚。


虫草素(cordycepin),即3'-脱氧腺苷(3'-deoxyadenosine),最早于1950年由德国科学家在蛹虫草中被发现鉴定,它同DNA中结构的2'-脱氧腺苷具有高度的结构类似性。陆续的研究证明虫草素具有抗菌、抗虫及抗癌等生物活性。据美国癌症研究所记载,虫草素与腺苷同系物喷司他丁(pentostatin)一起被用于治疗白血病的临床试验,但自2009年元月完成临床二期试验后没有更新报道,即虫草素尚没有成药。其中共用的喷司他丁是最早于1974年在一种链霉菌中被鉴定的,在1991年获FDA批准,成为抗毛细胞白血病(hairy cell leukemia)的商业药物。喷司他丁是脱氨酶的强抑制剂,在虫草素临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图注:泥潭龙的复原图,图片来自网络

  在大家的印象里,肉食性恐龙就是吃肉的,植食性恐龙就是吃植物的,不同食性的恐龙不会越界抢食,但是有一种发现于中国的恐龙,它们小时候吃肉,长大了却改吃素,它们就是泥潭龙。

深陷泥潭难自拔

  2005年,古生物学家在新疆发现了多个保存有化石的圆柱形砂岩,这些砂岩就像是棺材一样保存了恐龙遗骸。当砂岩被清理之后,古生物学家看到了几具保存完整的化石,这是一种身体细长的小型恐龙。

图注:泥潭龙的化石,图片来自网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科学家们设想可以通过获得已灭绝的古代动物的基因组来“复活”某些动物,因为一种生物的基因组包括了这种生物的全部遗传信息,理论上如果我们有基因组就有可能重现这种生物。不过这个设想实施起来却非常困难。


首先要获得完整的古生物的基因组是很难的。生物死后它体内的DNA会不断讲解。在生物大分子中,DNA的性质相对比较稳定。多年以后的DNA 降解了一部分,还留下一部分。年头越长留下的就越少。好比一本100页的书,已经损毁了大部分,只能看到第18-22页的部分文字,然后我又在另一个地方找到同一本书的残片,是3-7页……如此这般,当我找到足够多的残片把他们拼起来,可能就得到了完整的信息。但这个过程还是很难,也许你就缺半页好多年始终凑不齐。而且对于年代太久远的生物,比如恐龙,它们的DNA已经高度降解了,像一本书已经全是碎片,再也拼不起来了。

然而,上面还是比较容易的一步,真正难的是集齐了基因组,也没有细胞来运转这个基因组。基因组只是相当于一本操作法,没有机器,空有操作法也是枉然。人们常说可以克隆古代灭绝的动物,但现在克隆动物基本还都是同种动物的克隆,就是说你要克隆羊,首先得有羊的卵细胞或卵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很多人反感转基因食品,他们常常说:我们不要转基因食品。当你告诉他们转基因作物可以提高产量,降低成本,减少农药、化肥的用量,他们又说:粮食够吃啊,现在这样挺好的。为什么要研究转基因?

这种说法就像小孩子耍脾气的时候说“我不要,我不要!”一样毫无意义,因为这些只是严重脱离实际的情绪发泄。

现在请你回忆一下,10年前我们有智能手机用吗?大多数人都没有。20年前我们有手机用吗?好像大多数人也没有,人们还在用寻呼机呢。那么30年前呢?那时大多数家庭连固定电话都没有。

假设回到1990年代,我家里装了固定电话,我便说:固定电话挺好用的,这就够了,不要研究移动通信了,我不喜欢大哥大(以前人们对移动电话的称呼)。

你觉得这样说合适吗?

也许有人说:转基因有害啊,手机又没有害。其实现在关于转基因有害的说法都是谣传,并没有证据。关于手机有害的说法也不少呢,比如打手机引起脑癌,看手机屏幕伤眼睛等等。如果你看医学领域的专业杂志,会发现关于转基因食品有害的论文几乎没有,而关于手机有害的论文还多一点呢。

人类社会不断发展,人类需要有发展的眼光。如果只跟以前比,那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