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剑平
赵剑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70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说明

     赵剑平,原名赵明鸿,贵州省正安县人。仡佬族。遵义市文联、一级作家、《遵义文艺》主编、遵义市作家协会。兼任《小说选刊》编委、贵州省作家协会副。作家协会会员、少数民族文学。短篇小说《芳草渡》获首届“遵义文学奖”。短篇小说《獭祭》获贵州省“山花文学奖”。短篇小说《杀跑羊》获首届贵州省政府文学创作二等奖(一等奖空缺)。短篇小说集《小镇无街灯》获第四届全国民族文学奖。中短篇小说集《赵剑平小说选》获第五届全国民族文学奖、民委“骏马奖”。中短篇小说集《赵剑平小说选》获贵州省政府民族文学奖。报告文学《巴拿马诱惑》获“文学奖”特别奖。长篇小说《困豹》获遵义市政府一等奖。短篇小说《白羊》收入《新文学大系》。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序《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仡佬族卷》

 仡佬族总人口近六十万,分布在我国贵州、广西、云南三省区。此外,东南亚的越南也有近两千人。但大多居住在贵州省遵义市芙蓉江、洪渡河流域。芙蓉江、洪渡河发源于大娄山,均为乌江一级支流。以小见大,古巴比伦有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两河文明,华夏民族有黄河、长江两河文明;而作为华夏民族的一部分,仡佬族其实也有芙蓉江、洪渡河一个小圈子的两河文明。事实上,大娄山岩灰洞出土的“桐梓人”化石,使二十万年前至三十万年前的人类文明得到了佐证,一环人类发展与进步历史的断链有了衔接,及至大娄山东北部数千年的丹砂开采与提炼,上达皇权,下及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9 01:02)

被挤压的生命也绽放

——钟华华及其作品印象

  

       大约五年前,《山花》有一位资深编辑跟我说:遵义又出了一个作家。与往常不一样,他没有套用“很有势头”,或者“新人”、“很看好”、“有感觉”之类的评价,而是又肯定又欣赏的,直接就把钟华华推了出来。也许这片土地从来的在文学上的名气,我们已经习惯作家不断涌现、作品不断丰收的盛况。而冷清与寂寞,即便一时间的,竟也长如百年,直让人觉得地老天荒的空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0 02:36)

赤水河边听涛人

——序何开纯中篇小说集《家长里短》

 跟何开纯的作品写一点东西,是我早已有的打算。所以没有付诸文字,是因为我始终有一种期待,觉得他的创作并非完全是一种文学的意义,甚而主要还是一种文化的意义。新时期文化在一个特定地域的折射与形成,其实正在我们身边悄然发生。正如作者笔下的赤水河,它在不同的地方汇入不同的溪流,如此这般的历史过程,这才是我们真正的借鉴。而这,需要我们的等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8 16:38)

另一种见证

   ——序《梧桐树》

 

                      

    穆旭跟刘凤英是一对夫妻。两个人同床共枕大半辈子,仿佛还不够,要把在工作与生活中留下来的文字收在一起,共同出一本书,让人感动,也耐人寻味。问世间,情为何物?古有殉情男女,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也就撼天动地。而时代巨变,现代人对生命的理解有了更高的境界,如穆旭与刘凤英这样的,将两个人生命经历、情感记录、思想成长的文字用一种形式收藏起来,不仅两颗心灵归到一处,有一种特别的见证,还整合并宣示了一种精神,可以传之后世,直至永恒。毫无疑义,夫妻俩同甘苦、共患难,由二人世界到三人世界,抑且多人世界,由青丝到白发,奋斗终身,能够在留下物质财富的同时留下精神财富,这对家庭、对社会都是一大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遵义,中国梦至关重要的细节!

  

多少年风雨磨砺,多少年血与火锻造,世界上最古老,也是人口最多的一个民族有了自己的蓝图,这就是“中国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12 11:58)

                            一个民族茶汤里的影子
  

一个多民族杂居的社会,孩子的世界总也有惊奇。
    祖母在阳光好的时候,常常拿出一个四方的布包。她在光亮中慢慢打开,我才看清楚这是一个折叠的包。手摸一摸,也才知道那质地是用很多层布粘在一起糊出来的“布壳”。祖母说这叫“线底”。“线底”一层又一层,每一层套很多小包,总算全部打开来。那一瞬间,阳光停留在这个展开的世界,那些小包竟然装满了五彩斑斓的花线,我一下就兴奋起来。
    祖母跟她的“线底”编了一个“猜子”——

   

    四四方方一座城,打开里头门对门,针头麻线摆得有,只只差个卖货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4 01:01)
                    风中马车
   
    路刚修通,还没有碾压紧实。压路机是一个巨大的石磙子,上百号人才能拉动的。全县到处都在修路,压路机一时半会也空不出来。汽车太重,一上路就会陷到泥里,很难爬出来。而且也没有那么多车。那光景,黔北地区就一个运输公司;县里要修一个电站,需要运力,县委书记还跑到遵义来跟中心站的派车员送礼,两袋大米,或者一袋花生。但山里的粮食要运出来。秋粮入库、上调,有一百多里路,中途还要经过一个转运站,才能最后运到县里。反帝又反修,县和地区都有战备仓库;只有囤满战备粮,我们才无往而不胜。粮食系统急了,便在各个粮站建了一个马车队。
    区粮站马车队三驾马车。大约从哪里匀出来的,三驾马车都是旧车;不过还算结实。马车到镇上那天,我听见一阵风吹过瓦檐的尖啸,咝咝咝的,格外感觉一种惊心动魄,便从屋里跑出来,手搭凉棚往马路上望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02 19:53)

    序《遵义方言诠注》 

  

我认识钟金万,是在北京黔北作家强化班上。能够办成这个班,除了当时市人民政府,特别是作为书法家的晓光市长对文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2 01:40)

                                        

 

 

 横贯黔北的大娄山脉是怎样的地形地貌?它不像很多高原山脉那样巍峨雄浑,但显然也不像很多河流三角洲上的山峦那样秀气明亮。位于云贵高原与四川盆地缓坡带上,大娄山脉婉转平和中又充满奇绝险峻。“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前者是原因,后者是结果。处在暖温带上的大娄山脉,雨量充沛,深切地表,大峡谷套小峡谷,千沟万壑,把城市和乡村框定在格子一样的山地中。行走要凿山,跨越要架桥。正在建设中的西南出海大通道黔北段提供了一个数据,遵义到重庆市界地崇溪河一百二十公里高速公路,桥梁和邃洞加起来竟超过了一半里程,也就是说比有基础的明路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化人是地方一道风景

                   ——序青树华《难忘的岁月

 

     

    赵家跟青家算老亲戚。还很小,大人们就教我喊青树华喊“青表叔”。我们那时候住庙塘乡下,对遥远的县城多少有一种向往。正安城两个表叔,一个“直均表叔”,一个“青表叔”,可记忆深刻。虽亲戚,却相处很少,也谈不上多少亲情。但我从小大约小学三、四年级就看了差不多二十来部长篇小说,也算受英雄主义薰陶;英雄主义是那个时代教育的特征,也是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5 17:03)
标签:

杜卫东

罗马

金戈

杂谈

分类: 我的杂记

                 嫁接在现代文明之树上的罪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