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我曾经说过,左撇子多兰,比一般人多一只右手,它属于月亮,又属于诗歌。想必他写论文的灵感也源自这只无形且温暖的右手。当然,他有一双冷静思考的手,以另一种方式去解构世界的奥秘,这是他的本职所在。

我给多兰的处女诗集《蒙古人》写的序,题目是《一个主语,七十四个谓语》。这个名字来自于他的成名之作《蒙古人》。在此诗中,他滔滔不绝地诉说着一个主语,引出七十四个新颖而丰富的谓语。因这首诗而名噪诗坛时,他还是个在读大学生——专攻历史学,但他经常“出没”于蒙古语言文学系,以论诗为乐。

那是诗的年代,如果不谈诗、不写诗,仿佛有愧于青春。如今,已过四分之一世纪,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7 14:12)
标签:

文化

母语

宝音贺希格

随笔

分类:

  

我心灵的一切均来自于我的母语,如同一滴滴水都源自湖海和河流。一旦失去母语,我就会窒息——这是我一直思考的事情。

母语是什么?走进其他语言之前,我好像没有关注过这个问题。其实,我觉得,用空气来比喻母语极其贴切。她是我与生俱来的天空,我只是她的一小部分,即使是有一天我永远离开了,她也会自然愈合。因此,我从不感觉——自己是在有目的地利用她。我是在用母语呼吸,这是一种与世间万物的交谈,自然而然,具有生命本能的节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0 15:55)
标签:

转载

分类:
原文地址:雪蓝高地作者:海日寒


雪蓝高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5-27 14:51)

   电影《URGA》是俄罗斯导演尼基塔·米哈尔科1991年拍的一部富有诗意的电影,蒙古语里“URGA”是套马杆的意思,但是电影的故事情节,却与具体的套马杆并不太相干,它只是一种隐喻或一个线索,让人联想翩翩。汉译片名为《蒙古精神》,这无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意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2-11 10:47)
标签:

宝音贺希格

文化

分类: 诗草

右边的树上

有三个喜鹊窝

 

左边的天上

有一轮明月

 

黎明时分

我在它们中间

 

家在北边

你在南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时间,本来是透明的瓶子。二十年前,它是玻璃,里面装的是酒。二十年后,它是瓷,里面装的是时间。



元大都初春

我俩在一火锅店

饮酒叙旧

三瓷瓶二锅头

佐餐

 

二十多年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2-06 16:19)
标签:

宝音贺希格

传承

随笔

文化

分类:

有两匹马,奔跑于13世纪,奔跑于阿尔泰山、肯特山、斡难河、图拉河之间。这是两匹了不起的蒙古马,一匹叫大扎嘎拉,一匹叫小扎嘎拉,它们能与成吉思汗直接对话,又能听懂四种鸟的啼鸣。这两匹马,就如同两根琴弦,让山川河流都能悠扬地唱起歌来。

回到《蒙古秘史》,却看不到它们的踪影。是《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这首叙事诗将它们的传奇消息诗意地传达给我们。

……围猎时,无论大扎嘎拉和小扎嘎拉多么勇敢机智,多么飞速如箭,都得不到众人的赞扬,它们深感被冷落。小扎嘎拉悄悄策划与哥哥大扎嘎拉一起远走高飞,在其鼓动劝说下大扎嘎拉与它一起“出走”。两匹马来到阿尔泰山深处一个叫古日班•恰布楚尔的地方,自由自在生活了四年,结果,机灵叛逆的小扎嘎拉膘肥体壮,而厚道柔情的大扎嘎拉由于日夜思念圣主、母亲和伙伴们,变得瘦骨如柴。不知是怜悯还是妥协,小扎嘎拉后来顺着大扎嘎拉的意愿一起回到马群……它们又参加围猎,终于获得猎军们漫山遍野的喝彩。

史诗般的语言,有些卡通的形象,让人印象深刻。两匹扎嘎拉一路韵律优雅地对话,亦像马头琴两根弦,时而并行,时而交响,横跨历史的天空,余音未尽。

这首叙事诗1918年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9 13:01)
标签:

传承

随笔

文化

宝音贺希格

分类:

   我们的故事时间,往往始于“大海还是水洼的时候,圣山还是土丘的时候”,有始无终,甚至轮回无穷。

       大海在哪里?儿时,我问过一个说唱艺人。他告诉我:大海是一直生长的水。我相信了他的话,又问:那我们的天鹅湖,什么时候才能长成大海?他说:你就好好听我的故事吧,它正在生长。

       很多年之后,我目睹了大海。而回到故里时,那位说唱艺人早已离世。天鹅湖也干涸殆尽。有人说:天鹅湖长着翅膀与天鹅一起飞走了。我知道,这是一个诗意的反讽。

       自古少雨缺水的蒙古高原,与水的细节相关的词汇并不丰富,远不及四面环海、雨雪丰润的日本。但是那里有丰饶的“海”。那是蒙古名叫“达莱”的水,它无处不在,又遥不可及。像贝加尔、库苏古尔、呼伦等大湖都可以叫做“海”或者“海子”,甚至呼伦湖又名达莱湖,这是一种隐喻;即使不知道大海到底有多大,大得无法直接描述的一切美好东西,亦可用“达莱”来比喻,例如幸福。因此,距离海洋多么遥远,生命语言里都饱含着大海的润泽:一滴水的澎湃,一条溪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1 06:50)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米沃什诗选作者:诗刊博客

切斯瓦夫•米沃什,1911630日生于立陶宛,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