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eoLin
LeoLi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460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这个blog记录着我参与Desteni的进程,我愿意透过书写、自我宽恕、自我修正的应用,支持自己一步一步的从心智世界回归到物质世界,诞生出一体平等的生命。同时让我自己作为活生生的范本,让其他人了解如何支持自己也走入这样的进程,如此一来大家就可以一同站起来走入进程,共同诞生生命,这个进程是要每个人愿意为自己负起责任来行走和完成的,让我们个别/共同的把现在如同地狱的地球转化成真正的生命的样貌-天堂在地球。

Eqafe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邮件订阅
新浪微博
博文




  • 稳定的重新定义:(某个对象)处于一种静止的状态,或者以一种规律的/可预期的模式进行着,不会轻易的变动。

当我看到自己因为金钱、亲密关系、或者任何人事物而影响到我对稳定这个字词的体验时,我停止并且呼吸。因为我了解到对于稳定这个字词的任何细微反应,表示这个字词在我里面仍然具有二元性的定义,而我还没有看清楚这些部分。
所以我承诺自己练习去觉察在使用稳定这个字词时,能量和身体上的细微变化。
我承诺自己透过书写去看看有哪些二元性的定义造成了这些能量和身体上的细微变化,然后对其进行自我宽恕和做出相应的修正。

当我看到自己认为有钱可以让我变得稳定,而想要拥有更多的钱时,或者害怕我无法拥有足够的钱时,我停止并呼吸。
当我看到自己认为有稳定的亲密关系可以让我变得稳定,而想要去找个伴侣,或者害怕我无法找到伴侣时,我停止并呼吸。
我了解到这是我透过稳定这个字词的二元性定义所做出的诠释和评判。
我看到了这是我在心智中赋予了稳定这个字词局限性/二元性的定义,让稳定的定义只局限在金钱和亲密关系的范畴中,让金钱、亲密关系可以决定/影响我对稳定的体验。
我承诺自己停止跟随原本的二元性定义,并用新的定义来让我在金钱和亲密关系上去活出稳定这个字词。
- 在金钱上:当遭遇金钱/工作上的变动时,我先停止参与心智反应,透过呼吸、宽恕让自己安住在身体里,让心智安静下来,不再让心智对于金钱的旧定义来影响我稳定与否。在这样的基础上,我去看看现实生活中有什么机会或方向是我可以选择的,让我的收支可以回到一种规律的平衡之中。
- 在亲密关系上:当遇到关系的变动时,我先停止参与心智反应,透过呼吸、宽恕让自己安住在身体里,让心智安静下来,不再让心智对于亲密关系的旧定义来影响我稳定与否。同时也不给单身的现实状况负面的评判而想要快点找下一个伴侣,先将生活调整成可以让自己舒适的步调、模式,并且利用这段时间重新检视和调整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一篇自我宽恕将着重在与字词关联的能量和身体变化上。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念stable/稳定这个字词时,体验到了由胸口/后背往脖子、往头部的能量流动,枕骨部位和眉心部位发胀的感觉,和左小腿微微发紧,右臀部紧绷的感觉。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写 stable/稳定这个字词时,体验到了太阳神经丛和腹部的发胀的感觉。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在看 stable/稳定这个字词时,体验到了太阳神经丛和胸口类似焦虑的感觉。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评判拥有越多的钱是正面的,拥有越少的钱是负面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当根据对稳定这个字词的定义而做出决定- '要去找一份能够领高薪的工作'时,体验到了太阳神经丛和胸口一股兴奋/冲动的正面能量,同时体验到肩颈部位的压力如同负面能量,和脖子两侧/肩膀/手臂紧绷,握拳,眼睛张大等身体变化。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当面临失去工作/收入来源时,体验到了担忧/害怕/压力的能量,整个肩颈部位开始紧绷涨痛,整个人变得有气无力的只想躺在床上,觉得什么事都无法做了。
所以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当失去工作/收入来源时,我变成了无力感的实体化。
在这之中,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变成/沉浸在无力感的体验中,相信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也抱怨着某些人都没考虑到我的状况,造成了我在工作/收入上的不稳定和现在的体验。透过参与这些内在对话不断的累积更多的能量在心智和身体中,喂养心智意识系统更多的能量,也让自己变得更加无力去面对和处理现在的状况,累积了更多未解决的金钱议题在自己和伴侣的关系中。
所以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看到不是某个人事物造成了我的无力感,他们只是触发了我已经存在的无力感,然后我就接受和允许自己变成无力感了。而不是提醒自己无力感是我创造的幻象,只要我停止参与'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类的想法/内在对话/情绪反应,无力感就停止实体化了,而我也可以开始主导自己较清晰地去评估现实条件和找出可行的应对方法。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评判拥有伴侣/亲密关系是正面的,单身是负面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当根据对稳定这个字词的定义而做出'我要快点找一个新伴侣'的决定时,挺验到太阳神经丛和胸口的兴奋感,和前臂某个点的疼痛,上臂发胀等身体变化。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当失去伴侣时,体验到了悲伤/难过/无价值感,太阳神经丛有一种空洞的感觉。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当失去伴侣后,变成了悲伤的实体化,每当心智中出现了与伴侣有关的回忆我就自动地参与进去,并将记忆中的虚幻世界和已经没有伴侣的现实世界做比较,而不断的创造心智与现实的冲突,也累积更多的能量在心智和身体中,喂养心智意识系统更多的能量。
所以我宽恕自己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看到不是伴侣使我感到悲伤的,她只是触发了我已经存在的悲伤模式,然后我就接受和允许自己变成了悲伤。而不是提醒自己悲伤是我创造的幻象,只要我停止参与心智中的虚幻世界,将自己稳定在现实世界中,悲伤就停止实体化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將穩定這個字詞的二元性定義套在親密關係上,依賴著伴侶帶給我在生活上的穩定感,相信和伴侶的關係和不和睦會影響我對穩定的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在擁有伴侶時會害怕去面對爭吵、衝突、分手,害怕關係發生改變,害怕失去關係,因為這會帶給我不穩定感。而在沒有伴侶時也害怕著我這一生會找不到伴侶,如同害怕著這一生我得不到想要的穩定感。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在體驗到親密關係的不穩定時,在心智中開始抱怨伴侶不夠現實、拒絕溝通、不願意改變。沒有看到我正透過抱怨在企圖逃避我的責任,企圖將責任推卸給伴侶認為她該為我體驗到的不穩定負責,但事實上這種感知和體驗都是源自於我對穩定的定義而創造出來的,所以責任和力量在我自己的身上。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在分手後體驗到不穩定的感覺時,會想要快點再找一個伴侶,以為這是解決不穩定的方式,卻沒有看到這只是我根據自己對穩定的定義而產生的解讀/感知,同時也藉由這個想法又重新確認和強化了我對穩定的定義。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根據對於穩定的二元性定義,試圖去創造金錢和親密關係上的穩定,如同試圖用一切方法讓我的體驗可以控制/維持在穩定這個字詞的正面定義中,同時用一切方法去避免負面部分的體驗。而沒有看到當穩定的定義是二元性的,所創造出來的體驗也會是二元性的,而所謂的正面與負面其實就只是我根據字詞定義所產生的解讀而已。
在這之中,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沒有看到當我一次又一次去逃避或壓抑負面部分的定義/體驗時,或者拖延去處理問題時,其實只是在累積問題,讓我在未來更難去處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在體驗到金錢或親密關係上的不穩定時,會因此起心智反應 - 認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透過參與這樣的想法引發了更多的心智反應,像是覺得徬徨、無力、無助、抗拒面對、......,創造出了更多的後果。而不是先慢下來,告訴自己此時心智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樣的情境,這正是我站起來為自己去主導和創造的時機。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與穩定這個字詞分離了,相信我的穩定取決於自己無法完全控制的因素 — 金錢或親密關係上,如同我無法決定自己穩不穩定。而事實上是我沒有為自己去清晰地定義過什麼是穩定,和我要怎麼去活出穩定,讓穩定可以成為我活著的一種表現/氣質,如此一來有錢時我是穩定的,收入不穩定時我還是穩定的;親密關係穩定時我是穩定的,關係發生變動時我仍可以是穩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从出生到现在,由父母,长辈,电视媒体,社会环境中学习/复制了什么是稳定的定义,在这个过程中我只是接受了别人的定义,而没有为自己去辨识这样的定义是否符合常识。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将稳定这个字词赋予了二元性的定义,没有看到和了解到我透过文字在创造着自己的实相与体验,当出发点是二元性的定义,所创造的后果也将会是二元性的体验。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相信我算是个稳定的人,没有看到这只是一个心智中的自我概念而不是事实,因为事实上我根据自己对于稳定这个字词的定义,除了体验着“我是稳定的“之外,也体验着”我是不稳定的“后果。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心智中创造出关于稳定的正面定义:我喜欢/想要稳定。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心智中创造出关于稳定的负面定义:我讨厌/害怕不稳定。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根据稳定的二元性定义,而被欲望驱动着去追求/创造正面的部分,同时也被恐惧驱动着害怕会得不到/害怕失去正面的部分。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将这样的二元性定义套在金钱上,而相信有钱就可以带给我稳定,并根据这样的信念去做出一些决定,例如想要透过创业来赚大钱,或者进入能让我领高薪的公司上班,赚到能让我怎么花也不用愁吃穿的财富,以为这样我就会是稳定的,我就能够过着稳定的人生了。同时却也害怕着我无法用任何方式赚到足够多的钱财,害怕着失去现在拥有的资产,如同害怕去体验到不稳定感。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在体验到工作/收入的不稳定时,在心智中开始抱怨主管的某些决策造成了我的体验,也抱怨伴侣将赚钱的压力与责任都放在我的身上。没有看到我正透过抱怨在企图逃避我的责任,企图将责任推卸给主管,伴侣认为他们该替我的体验负责,但事实上这种感知和体验都是源自于稳定的定义而创造出来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允许自己在体验到工作/收入的不稳定时,想要去找一间能给我高薪的公司上班,以为金钱是造成我体验到不稳定的因素,却没有看到这只是我根据自己对稳定的定义去想出的办法,但正是由稳定的定义创造了我现在的体验同时藉由这个想法 - “去找一间能给我高薪的公司上班” - 又重新确认了我对稳定的定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接续上一篇
举一个例子,我对稳定有一个二元性定义是:
正面:我喜欢稳定的生活。
负面:我害怕生活不稳定。

于是我会尽量去追求与维持生活的稳定,同时尽量去避免生活不稳定的情况发生。
当这样的二元性定义套在金钱上时,我会想要依靠金钱来带给我稳定的感觉,只要我的收入稳定我就稳定;而当我的工作发生变动造成收入不稳定时,我也会因此变得不稳定。
这里面可以看到一个明显的点是- 我没有为自己决定要怎么活出稳定这个字词,而是让金钱决定了我对于稳定这个字词的体验,是否稳定的主导权变得不在我的身上,与我是分离的。


当我将同样的二元性定义套在亲密关系上时,我同样让亲密关系的状况来决定自己对于稳定这个字词的体验,是否稳定的主导权变得不在我的身上。
当关系良好生活平顺时,我是稳定的。但如果关系开始有变动,我也跟着起心动念,开始变得不稳定了。
而即使在关系良好生活平顺时,在看似稳定的表面下,我仍然偶尔会担心关系可能改变,对于关系的发展仍然隐约的感到一丝丝的不安、不稳定。

而我维持亲密关系稳定的方法,是去尽量避免不稳定,尽量避免和伴侣冲突,尽量避免由冲突所引发的任何变动,即使我看到关系中有些问题需要讨论与解决,但因为害怕如果表达出来会引发冲突而造成关系的破坏,所以常常在这些时候压抑了自己的表达,拖延着去面对和处理问题,期望着之后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但事后反省可以看到这样做只是在将问题累积着,当冲突和问题累积到了一定的程度时所造成的后果不是对关系更进一步的破坏,就是分手。而每当关系演变到这种程度,我就会体验到极大的不稳定感,对于所发生的事不知所措,我很想跟伴侣好好聊聊,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现在时间已经太晚了,因为两个人都箭在弦上,只急着想将所有累积的能量发泄出去也顾不得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了。
我们透过对一个字词的定义来创造自己对事件的解读与体验。由于我对"稳定"赋予了二元性的定义,所以即使在亲密关系中我一直努力在做的是去维持自己对于稳定这个字词正面定义的部分,但到最后仍不可避免的要体验到负面定义的部分,去面临我当初害怕的事情,而所谓的正面与负面其实就只是我根据字词定义所产生的解读而已。

回顾上一段亲密关系,会走到分手是由很多的因素造成的,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要不要生小孩"这个议题,我的伴侣坚持要生,而我则做了相反的决定,我不想生小孩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认为双方的经济状况不足以承担我们想要养育小孩的方式。
这让我面临一个两难的局面 - 我要不选择生小孩,要不选择分手。我当然不想分手,但我也不想在经济压力与对于现实的妥协中去养育小孩- 我必须从这两难的选择中做出一个决定,而我无论做出哪一个决定都会带给自己极大的不稳定感,都会无可避免地去体验到我对于稳定这个字词负面定义的部分。
所以,透过透过对于稳定这个字词的定义,我依赖金钱来带给我稳定,也依赖亲密关系来带给我稳定,而最后却要面对由金钱和亲密关系同时带给我的不稳定感。

而很好笑的一点是当这些后果已经造成了之后,观察到心智那时候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快点去找一个新的伴侣;进去一个能让我赚取高薪的公司上班。好像只要找到新伴侣我就能够回到稳定了;有了高薪的工作我就能够回到稳定了。但事实上这样的想法只是重新确认、强化了我原先对于稳定这个字词的二元性定义,却没有看到正是我透过对稳定的定义而在金钱和亲密关系上创造了符合定义的体验给我自己经历。
所以,如果我在没有反省问题并修正问题的根源- 对稳定的定义- 就直接顺从心智给出的解答去找新伴侣,去找高薪的工作,我将只会在未来再次创造符合定义的事件与体验而已。

当我看到自己如何透过对于稳定这个字词的定义而创造出相应的后果时,在"阿哈"之余,只能说那是多么痛的领悟啊,这真是一段不轻松的旅程。
但还是要说感谢Desteni 提供的课程和种种参考资料,帮助我可以在这个阶段有这样的自我了解,和知道可以怎么去对问题进行修正,如果只靠自己去摸索的话,那进程肯定要困难与迷惘得多。

接下来的文章将会为我自己重新定义"稳定"的意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回顾过去一年来的生活,对我而言可以说是经历了最动荡、最黯淡的一段时期,感觉几乎每天都有层出不穷的事情需要去应付与处理的。在忙碌紧迫的生活中又接连着发生一件件被我视为负面的事件,像是因为许多的压力让身体健康出了状况,和论及婚嫁的女朋友分手了,面临着收入上的不稳定,要被迫从我很喜欢的房子搬离,......。


如果要用一个字词来概括我最近一年来的生活,我想这个字词会是 - 不稳定。
一直以来我都自恃算是个稳定的人,但每当原本看似稳定规律的生活发生了大变动导致规律被打破时,我都会体验到强烈的不稳定感。
这让我觉得必须花一些时间去探索我跟稳定这个字词的关系,也看到了由于我赋予稳定这个字词某些二元性的定义,才创造出这一年所体验到的各种后果。

举一个例子,我对稳定有一个二元性定义是:
正面:我喜欢稳定的生活。
负面:我害怕生活不稳定。

于是我会尽量去追求与维持生活的稳定,同时尽量去避免生活不稳定的情况发生。

当这样的二元性定义套在金钱上时,我会想要依靠金钱来带给我稳定的感觉,只要我的收入稳定我就稳定;而当我的工作发生变动造成收入不稳定时,我也会因此变得不稳定。
这里面可以看到一个明显的点是- 我没有为自己决定要怎么活出稳定这个字词,而是让金钱决定了我对于稳定这个字词的体验,是否稳定的主导权变得不在我的身上,与我是分离的。

于是我会根据自己对于稳定的正面定义去试图追求与维持金钱上的稳定,但是控制权不在我的手上,应该说我放弃了控制权而将其交给了金钱,让外在的工作和金钱决定着我稳不稳定,所以当工作发生变动而导致暂时没有收入时,我就不得不面对和体验稳定这个字词的负面定义了。

而且我也观察到,即使当在工作和收入稳定的时期,其实内在深处有时候仍然会隐约的感到担忧不安,害怕着之后如果工作没有了怎么办,如同在看似稳定的表面下同时存在着一种不稳定感。

我相信每个人都只想要正面的体验,不要负面的体验,我也是这样。但由于二元性是必然同时存在的,所以如果出发点(对字词的定义)是二元性的,那么二元性的后果将也无法避免。
过去一年中我也曾企图努力去维持生活中正面的部分,压抑、忽视负面的部分,但其实这无法改变什么,反而创造了更多的后果而已。
因为现在体验到的后果,是透过我对于字词的定义,花费了好几年的时间所逐渐创造并累积而成的。自己花了很大的力气试图在已经成型的后果上做工,想改变现实状况来符合我的正面价值观,这其实带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与疲惫,而当用尽了一切方式之后仍然无法改变负面的后果时,我也只能"被迫的"去经历与承受了。
感觉上是被迫的,但其实是我透过字词的定义去创造给自己体验的,只是我在体验负面后果的当下并看不见自己是怎么创造的而已。

以上这个例子就是我透过对稳定这个字词的二元性定义,在金钱上所创造出来的体验与后果。
下一篇将会说说在亲密关系中,我对于稳定这个字词的体验。而在之后的文章也会为自己重新定义稳定这个字词,让我可以为自己决定要怎么一体平等地去活出这个字词,而不是继续无意识地活在二元性的定义与后果之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