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一问
一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18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社会科学理论的创新似乎有三种:
    1、解释。这是最经典的。分两种,一种是对历史现象的解释。由于历史现象很繁复,观点难免抽象,而且肯定越来越抽象,至少某些诶人看来是这样。另一种是对新发现现象的解释。
    2、析出。特点是在已经有的现象里头将某些元素独立出来。比如青春期从成年与未成年人的概念里独立出来。信息资源从文献资源中独立出来。
    3、构建。特点是将已经存在的现象以名称或者给予新的目标,使之成为独立的领域。如web2.0。
    这三种形式都可能提出新的概念。社会科学的目的通常是为塑造社会提供合理逻辑,从这点看,后两种都直接了当的提出了塑造社会的目标,因而更有效。偶感兴趣的不是分类本身,而是这些类型的概念提出之后怎样去取得实证的支撑。概念提出来不容易,要实证支撑更难。
 
    久不更新,贴出书社会的旧文吓下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翻了一天的专业杂志”有位网友跟帖:“作为‘中国的’图书馆学的后生力量,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元素较多的东西‘拜而不敢读’....... ”,似乎对偶对某些文文拜而不敢读有些微词。觉得有必要说说。
     第一、传统文化是毕竟是中古文化,如果是抱着熟悉或者研究中古文化的目的,比如是文献学或者目录学的文文,想读却拜而不敢读,那是水平问题,是学习的态度问题。如果不想读,只拜不读,那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偶自以为是长于总结现象和使用理论框架解释问题、解读争论的,好歹曾经看出叶鹰老师被很多人高呼看不懂的抽象图书馆学的根底是控制论,而自问已经写得直白的文文,也曾被超平老师笑称看不懂。所以,如果谈论的是图书馆学的理论问题,写得偶拜而不敢读,不知道看懂的还有几人?
    第二、对于理论研究能做什么,偶以为只是把问题说清楚:发现有问题,把是什么问题说清楚;问题清楚了,试图提出把问题解决的思路;对问题或者解答有分歧,把分歧的缘由说清楚。语言哲学把这叫作语言的治疗。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17 10:56)

 

    前晚突然断电,据说是学院片的电闸爆炸了,到昨晚又才来了。照例,网是早上才通的。闲极无聊,只好充分利用资源优势,把今年的几本重头的专业期刊翻了个遍。计有《中国图书馆学报》、《情报理论与实践》、《图书情报工作》、《情报资料工作》、《情报学报》、《现代图书情报技术》、《图书馆杂志》。翻完觉得有点新鲜的如下:
    1、知识学或者知识论正在努力咸鱼翻生中,以前是研究可能性的可能性,现在是研究可能性,还没见研究纲领一类的东西,实质性研究也还没有,大家都还在玩DIKW的游戏。
    2、看到几个本体应用案例的介绍,总算明白本体是怎么干活的了。
    3、烟鬼们绝地大反击。牵头的是傅荣贤老师。瞄了一堆头版头条,发现并没有多少对图书馆学的研究,倒是图书馆学研究文化多些。比较近图书馆学的是把研究对象分为价值论和实在论,但总觉得二分法在启发思维上没有啥作用。傅文有很多传统文化的元素,喜欢引用古人的名人名言,满篇的世间法和出世间法、诗云子曰,偶是拜而不敢读。和蒋永福老师喜欢引用汉译外国名著的名人名言可谓交相辉映。大概黑龙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K兄向被称为技术酒徒中的大酒鬼,没想到这次南宁年会居然冒充烟鬼来了,最令人文烟鬼们难以容忍的是,冒充得比专业还要专业。真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D
     读《数字阅读——开启全民阅读的新时代》的文字版,有些感想,有关出版业和阅读的。
      “印刷能力的大幅度提高,从而使知识交流的速度大幅加快,信息传播的范围迅速扩大到普通的黎民百姓,甚至不识字的农民,只要能跟着牧师诵读圣经,也能够购买这些大规模印刷的廉价书籍,反过来有促进了教育,致使识字人口的大量增加。”

    这段是说活字印刷术的传播,打破了知识传授的垄断。

    “图书馆并无生存之虞,因为它至少能成为图书博物馆。虽然这样它将彻底告别阅读。如果它希望能够继续引领阅读,它就必须摆脱与这种被称为“图书”的东西的捆绑。现代图书出版业正酝酿着一场数字化革命,图书馆作为其下游行业,作为知识中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08 20:38)
标签:

元数据

杂谈

看得见的元数据

       一般人认识新东东,都是从现象开始再到抽象的概念的。讨论元数据的人不多,窃以为跟它不符合这个认识规律有关。可以去这里看看一般是怎样介绍元数据的。
      这个贴里的字都认得,描述也很全面很专业,但偶要承认,象偶这样的菜鸟,看完这些还是不明白元数据是什么。因为,按照语言学“用法即意义”的原理,在没有对元数据的应用思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表现成什么样子,表现成这个样子有什么用知道个大概之前,对元数据是说不上理解的。还有一种直截了当的解释:元数据就是关于数据的数据!这个似乎是国家标准术语,但听着就更迷糊了:数据的数据有什么用啊?为什么要搞数据的数据啊?为了互操作?那互操作为什么一定要数据的数据呢?这些问题可以一直问下去,问到最后,估计能回答清楚不是很多。与其问得这么辛苦,不如看看元数据在实际应用中大概表现成什么样?如何运用来了解还来的实在些。
      看一个DC的XML文档,引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06 15:20)
标签:

元数据

杂谈

分类: 粗看经济
元数据应用瞎猜
     上篇的开头说到的应用,提到可以用ajax实现,还加了个前提,说是开发者可以上帝的身份解读上下文,作为生成URI动态请求的背景。后来想想这只是实现页面上下文解读的方式之一。是对还有一种更容易操作的,是用浏览器插件的方式来实现。
      要实现自动化的URI动态生成,总的来说需要页面元素的触发。这个插件可以对XML页面进行分析,当遇到某些元标识时就触发远程元数据的存取行为。具体来说,假定插件就是通过判断XML页面的编码标准触发的,而这个XML页面按照DC的某个子集编码,并且在元标识区域声明了编码的标准。由于元数据标准的语义是相当完整的,针对这个元数据标准来判断XML页面中的编码语义,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这样的插件的算法应该也不是很困难)。如此,根据上下文的判断,在客户端生成URI动态请求的问题,也就解决了。在这种情况下,Linked Data的内容很多就可以自动完成了。
     如果真要成了这样,插件就成为整个应用的主体。因为它是向各个不同的服务端存取元数据,而不是特定的一个,也就是不象现在访问一个网站主要是存取这个网站的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听K一席话,胜读X年书

     对元数据、语义网一直是半懂不懂,要说对各个单列的概念,也算有点一知半解,但整体来说,这些东东能干啥?相互之间在实际应用中怎么关联起来?那是一点概念都没有。今天跟K兄吃了这顿饭,总算开窍了。
      不妨从一个应用来开始。这个应用是包含Ajax的客户端应用,开发者自然清楚客户端的页面有什么元素,因此也就能用Ajax构造出上下文敏感的动态URI资源请求,并能将这个请求生成的结果嵌入到客户页面中。
    好了,接下来的就是服务端的事了。关键是服务端可以接受什么类型的动态请求,或者说是这个请求指向的数据,是如何由保存于服务端的数据运算出来的。在URI和获取的结果之间,可以有数据表示的概念模型,这个概念模型既决定了URI请求翻译出来的语义,也决定服务端最终能提供多复杂的结果。这个模型可以表达成元数据标准。某个应用的元数据,实际上可以看成所存储数据的概念模型。有了这个概念模型,自然就可以通过预定义的、基于这些概念的公理运算,获得一些更复杂的结果。元数据的特性表现为“属性—值”对。公理的运算是在属性层面上的。对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7 10:49)
标签:

杂谈

分类: 图书馆学
      收假了。假期一事无成。前半段在延续上学期的沉重压力,一文未就。后半段释放压力,不是玩游戏读书,就是论坛里和人翻书吵架。
       学校的收发室不知搞什么,信件都到送馆里。一放假邮政通讯基本成了与世隔绝。开学第一天搞完卫生,收到两本核心期刊,想来上面有发的稿吧。打开一看被雷翻:刊首文都是偶的。
       都说做人要低调低调再低调,高调偶处理不来,很不习惯,这么高调实非故意。毕竟今年的主题是项目,偶自以为做得也还可以。可惜,现在核心期刊对于严严肃肃的社会实证似乎不太感冒,还是喜欢宏大叙事、新鲜但不持久的可能性。这两文都是想到就写,虽然考虑又有很久了,资料也大多已经收集好,但还是有点急就,发成这样只能算是无心插柳。
       在理论研究上,是有很多有意思的题目可以写,跑去搞实证。一是河边当年的劝导,二是扩展研究方法,三是开阔思路。这三条基本都做到了。这个项目也算没白忙。忙完这个,继续理论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7 10:49)
标签:

娱乐

        昨天七夕,跟MM说笑七夕对现代人的启示:
       1、要想追到织女,说不得用点软暴力。
       2、自由恋爱,也是被逼的。
       3、自主恋爱,自主生孩。
       4、先生孩子,再见岳母。
       5、先生孩子再领证,管他同意不同意。
       6、要生两个好,不然不好挑。
       7、有儿女后,男人主内带小孩,女人飞天搞外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图书馆学
      上次银兄提出,如果有困惑类型和调适方式权重数据的话,可以按年级分层做困惑的研究和调适能力的研究。这没问题,回头写了个php脚本,把从原始数据中提取就行了。末了把文章的前半部写出来,发了个他,没想到他说有问题要见面才能说清楚。于是有了这次长谈。
      说来说去,发现原来我们的思路是不同的。他的意思是先做年级的模型,然后再对比系数,就可以得出趋势,而我从来都没有做年级模型的想法,直接就是用数据做回归方程了。对于年级-困惑类型的回归方程,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因为困惑类型是定类变量,分值只有标识意义,而无顺序意义。而回归方程要求变量必须至少是定序变量才行。再到年级-调适方式的回归方程,他提出按年级单独做多元回归的想法,我总觉得有问题。因为对于某一年级来说,年级值是一个常数。更大的问题是,如果单独做某年级的回归,即使把年级值分成单列,如何处理非该年级的行值?不管如何处理,这些值是必然会影响到运算结果。如果真要做分年级的回归,不受干扰的唯一办法是每个年级单独存成文件来做。但我认为这两种做法对数据的要求,都违反了调查本身形成的数据形式。调查形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偶尔灵光
 智力所能至者,无非明了所能明了,相信所愿相信。

 自明人明,言说至境。

 不高估自己的智力,不低估组织的无耻。

 发帖不代表坚持,转帖不代表同意。

 一种米养百种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既聚且分,交游宜慎。

 不是出于阐明问题引发的争论,只会离题万里。

 明者自明,昧者自昧。跨越明昧,靠的是自省,不是辩论。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