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089

说一个梦给大家听。那天夜里我睡在床上做梦,在梦里我迷迷糊糊跟了他到水天堂去吃东西,他对我说,你要下点功夫,为我们写一部新版《金瓶梅》出来,也好让世人知道,在我们这个时代不缺此等世俗的故事。我一听,心里似乎来了点狗精神,但我又把这感觉反过来玩,像弯腰扫地那样,用手里一把扫帚,去他身上来回扫,最后竟也扫出了一点狗精神来。我说,也没个地方没个女人没一张红木雕花床,让我来玩这事儿呀,特别是没有那么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8

我正在写一部小说,是个长篇。最近书中写到有一日本教授,深得中国古代文化精髓,喜来我国某地山谷中考古,也就是通常说的向地里挖坟,他在那山谷里考古,挖着挖着便挖到了汉代文物,挖着挖着又挖到了南北朝时期的许多好东西。他也善于同当地山民交往,他在山谷里住着,当某一段特定的时间一到,日本教授身边便突然多了一位会使些小型器械的当地女子,此女子性情好,但心眼不精,不懂什么大事情,只知道搬弄一些兵器出来壮自己的胆,这一特征正好被日本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7

电视剧中的周瑜转过身子,对诸葛亮说:“先生为何哂笑于我?”亮不答周瑜,自顾自站在一边看书,脸上只是微笑。没过多时,诸葛亮终于没憋住心中大志,与周瑜两人一唱一和,说出了破曹大计。我看这一段,觉得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古代人在跟我们后人开玩笑。周氏和诸葛氏这两人平时也只是在家里读读书,拨拨琴弦,要不就笑评天下大事,并无多少社会实践经验(特别是诸葛亮),两人当时年龄也不过二十多岁、三十多岁,不想两人一联手,居然能将北方大军阀曹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6

今天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些事情。我在小时候,有些事情是特别喜欢做的,比如约几个小朋友,跑出院子,跑到城西叫“胥门”的那处旧城墙底下,手里捏着一把刀,寻个泥土潮湿的暗角去挖土。旧城墙下面的土粘性很大,弄湿了会很粘手,黄土钻进手指甲的缝隙里,洗也洗不干净,回家被大人发现是要挨骂的。但此种土泼上水,像揉面粉那样用力揉它,成势后,可以做许多小东西出来,可以捏出人形,捏出养蟋蟀的小罐子,捏得最小,可以捏成泥丸子。各种东西捏好后,放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5

上午去文物市场,拿了一只仿古之碗托某摊主卖予别人,结果得了六十元,我取五十元,所托摊主取十元。说我没良心,一只仿古假碗还能换了钱得了利?这可没办法,人在市场如同人在江湖,波兴波涌都不由己,况且以我的眼光看这市场,要是没有成批成批的假货充斥其间,还真成不了文物交易如今之大观场面。怪哉斯言,信哉斯言。我等皆是性情中人,在外吃了亏或得了便宜,都不会在心里落下情绪根须,不在具体事情上多与自己苦缠。流水的形态即我辈心绪的形态,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4

凌晨时候继续做梦:李医生那只手正在抚摸树上的叶子……是交通银行?但它不像是交通银行的店面,因为印象不深,李医生的手从绿叶丛中伸出来,慢慢地、慢慢地经过神经刺激,提高了生存的欲望,慢慢地,手伸进某个内陆地区,鱼群成批出现,突然给了打渔人一记漂亮的耳光,我也挨到了揍,我的眼睛朝西面看,数件衣服被整齐地排列着,像是好看的火焰部落里的风景,扁形,既凶又躁,还带了点风骚味,李医生说,这是风俗呵,曾经用它救活过大半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3

  刚才晚饭吃得不多,夫妻两人面对面坐着吃,少了些彩头。碗上桌,一看,里面有颗颗独立的米粒沉在水底,散是散了点,拿鼻子闻闻,还算是有点香味。我不明白,像我们这些俗人,为什么在吃饭时不能像天上的神仙那样,忘了饭菜等级?不管是清风还是污泥,有的吃总是好的,对不对?散了散了。这是别人的意思,跟我无关。苍白的脸,就脸上一层表皮让人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站在屋外看屋里,屋里一片漆黑,像某个恶人身上长着一个特大的黑斑。但即便是这样,事情仍然不会就此停下来。我是说,事情仍会有发展。人们看此种黑障,对其中的深浅程度不易判明,看一眼,思维便不能自己作主,会跟进去,然后就要去走一段很长的错误道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81

 

秋日达物性,入晚愈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78年——198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