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在复旦大学从事计算机技术的研究与教学工作,业余进行文史哲方面的研究。其它不觉得什么,就是时间不够用。
个人经历
公司:
  • 复旦大学

    2003年7月至今

个人资料
怪猫以德服人
怪猫以德服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238
  • 关注人气:2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9-12 00:59)
标签:

杂谈

  明寧遠伯李成梁,《明史》本傳只言其“久之卒,年九十”。《功臣世表》則稱“(萬曆)三十四年(公元1606年)六月庚子卒”。《明神宗實錄》萬曆三十四年六月則記,“庚子,賜已故戶部尚書陳蕖、寧遠伯李成梁各祭葬。”。

  按,李成梁絕無可能卒於萬曆三十四年六月庚子(或稍前),因《實錄》同年八月內又記,“……加總兵李成梁太子太傅,蔭一子本衛百戶;……”,兩年後的萬曆三十六年六月又記,“甲戌,准遼東總兵官李成梁解任回京。”李成梁不能死而復生,故萬曆三十四年說雖出於《明實錄》,但必定有誤。《明史·功臣世表》之誤當本於《明實錄》。

  近年文章,又將李成梁之卒年系於萬曆四十六年(公元1618年),所據為鐵嶺李氏後人拿出來的據說是明末抄本的《李氏譜系》,譜中稱李成梁“……卒於萬曆戊午年…月…日…時,年九十有三。欽賜祭葬,差工部堂上官一員督理造墳,諭祭二壇,葬京北仰山之北。娶宿氏,誥封一品夫人。卒,公歿合葬。……”

  萬曆四十六年說雖似有據,實則多有疑點。此《譜》直至1983年方由李氏後人獲得,稱為明末抄本,但並無實證;李成梁歿於北京,而此譜流傳於鐵嶺,即令真為明末抄本,鐵嶺已陷於後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德王

历史

分类: 古籍整理

  《明史·諸王世表》對於英宗次子朱見潾(德王)一系的記載,在末代德王上有很多錯誤。經《清史論叢》2015年第2期的《明德王府末代王補證》(作者王欣)一文考訂,基本上澄清了歷史事實。

 

  該文考訂得出,朱由𣒻並不如《明史》所言未襲王位,而是承襲了王位。在崇楨十二年正月,金軍破濟南府,所俘德王不是朱由樞,而就是朱由𣒻,朱由樞此人並不存在。

 

  朱由𣒻被執後,親緣關係最近的紀城王府朱慈𤆝(按明制,此時當為鎮國將軍)承襲德王的爵位。至崇楨十七年,被李自成部將執去,後下落不明。

 

  以上史實確鑿,考證明晰。

 

  但《國榷》記載順治五年,清廷殺了一批明朝藩王,其中就有德王某某人。此人究竟是誰?王文中認為,可能是與朱由𣒻同時被俘北去的德藩紀城郡王朱慈𩒪(也是朱慈𤆝的親兄),其作為較早向清廷稱臣的明代宗藩,一直得到清廷的優待,並且可以代表德藩。

 

  另一個可能,則是在王鰲永代表清廷招撫山東河南時,代表德王府向清廷投降的朱由(上弼下木),據王文所引史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福州

張磻

分类: 古籍整理

張翮(字鳳卿):福州寧德人,居於羅源。紹興二十二年(1152)進士。官至知道州(據《羅源縣志》)。《羅源縣志》稱其官至少傅,顯誤。其少傅,當為其孫磻貴所贈官。

 

張翰(字雲卿):翮弟。隆興四年(1166)進士。餘無考。

 

張某(名、字皆無考):翮子,磻父。按宋制,後當以其子磻貴贈少師。

 

張牧(字逸叟):翮子。紹熙元年(1190)進士。嘉定四年(1211)時官簽書韶州判官廳公事離任。

 

張從之(字子澤):翮子,或與磻之父即為同一人?紹熙元年(1190)與牧同榜進士。官終大理丞、廣南東路轉運判官。

 

張衜(字周甫、又字用叟):翮季子。慶元二年(1196)時為太學生,趙汝愚貶,同舍生六人共疏諫,觸韓侘胄怒,五百里外編管。殆韓侘胄誅乃直,稱“慶元六君子”。其後無考。

 

張磻(字渭老):翮孫。磻,一作璠,其字渭老,則作璠誤。嘉定四年(1211)進士。歷官常州教授(據《毗陵志》)、點檢贍軍激賞酒庫所主管文字,主管尚書吏部架閣,太常博士,宗正丞,兼權兵部郎官,國子祭酒,暫兼權禮部侍郎,禮部侍郎,兼國史編修、實錄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7 07:52)
标签:

女儿

生活

  如平常一样,七点十五分,女儿吵吵着进了我的房间,“爸爸爸爸快起床,该送我上学了!”​

  七点三十分刚过,什么都没弄的我就和女儿下了楼,等俩人都上了车,就向附小进发了。​每天车上的这点时间,成了我们聊天的好时候。​

  “爸爸,今天怎么速度有点慢啊?”​

  “嗯,因为车……嗯?!羡鱼,你说你天天坐爸爸的车去上学,怎么也不付车费给爸爸啊?”​

  “哼,我不付。”​

  “为什么不付?”​

  “嗯,嗯,……,可你弹我的钢琴,你也没付弹琴费给我啊!”​

  “那不是你的钢琴,那是爸爸妈妈买的钢琴,只不过是买来给你用的。”​顺便开始教孩子知识,“严格地说来,现在所有你的东西,法律上都是爸爸和妈妈的,要等到你大了以后,你才能真正‘拥有’你自己的东西。”​

  “那我多大了以后才能有自己的钱呢?”​

  “十四岁吧,但不完整。到十八岁后,你在法律上就完全独立了。到时候你学费自己付哦……”​

  “……”女儿若有所思。​

  “郑XX!”女儿冲着路边的女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7 01:14)

  《唐刺史考·洋州》卷209列有刺史崔信明,定为贞观初任职。所据为

  《广记》卷三二七引《五行记》:“贞观初,崔信明为洋州。”按两《唐书》皆有崔信明传,年代相近,唯称:贞观六年,应诏举,授兴世丞。迁秦川令,卒。未知《广记》有误,抑或两《唐书》之崔信明为另一人。

  按,崔信明,五月初五日生人,出生时有五色雀集于庭中。各史均言其位不显,并无异同,当不得官至刺史。故《唐刺史考》疑之。

  检《太平广记》卷327,所引文实为:

  崔信明為洋州。與縣丞向瓘無二說。

  《新唐书·文艺上·崔信明》卷201则称:

  貞觀六年,有詔即家拜興勢(《旧唐书》误作世)丞,遷秦川令,卒。

  各位有看出什么来了没有?没看出来,再提示一下,《旧唐书·地理志二》卷39

  洋州下,……武德元年,割梁州三縣置洋州。……  興道 隋興勢縣,貞觀二十三年,改為興道。

  換句話說,崔信明確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舊五代史》卷50《唐書·宗室列傳·李嗣弼傳》稱:

 

  嗣弼初授澤州刺史,歷昭義、橫海節度副使,改州刺史.天祐十九年,契丹犯燕、趙,陷涿郡,嗣弼舉家被俘,遷于幕庭.

 

  檢《遼史》卷二《太祖本紀下》,是年:

 

  (十二月)癸亥,圍涿州,有白兔緣壘而上,是日破其郛.癸酉,刺史李嗣弼以城降.

 

  知李嗣弼當為涿州刺史,而非“海”州刺史。“海”字當以形近致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殷人之先公先王,自上甲微起,名字中便皆含一“十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之字,成汤(大乙)也好,纣王(帝辛)也好,无一例外。​

  可考的“十干”的涵义,据甲骨文字所见,约略与后世祭祀所处的日期紧密相关,即献祭于成汤必于六十甲子中的某“乙”日,此一制度即称为周祭。但“日名”的来源,则迄今并无定论,有多种说法。​​

  一说为生日说,先公先王生于某日,则以此日为名;一说为死日说,与生日说类似,而以去世之日为准;一说为死后占卜说,与死日类似,唯以死后占卜之法来择日。​​还有一些其它的说法,但就其重要性而言,均不如以上三说。

  由于“日名”在甲骨记录中从未见用于生称,而至今我们亦未获得过哪位先公或先王的哪怕一条生卒日期加以核验(也许纣王的死日是个例外,但似乎也不是辛日),所以以上的各种假说甚至连评价哪个比较有理都没有法子。​

  不管是生日,还是死日,或是死后“随机地占卜择日”,理论上,针对一个具体的先公先王,他的“日名”应该是“十干”中的任何一个,在大范围的统计下应该符合一定的规律。如果父亲的“日名”已知,则儿子的“日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劉虞,《後漢書》卷73有傳,歷幽州刺史、甘陵相、宗正、幽州牧、太尉、大司馬、太傅(不拜),封容丘侯,改封襄賁侯。​

本傳稱其為“東海郯人也,祖父嘉,光祿勳。”注引謝承《書》曰:“虞父舒,丹陽太守。虞通五經,東海(王)恭[王]之後。”​

按, 東海恭王劉彊(24-57年),為漢光武皇帝劉秀之長子,其母為廢皇后郭聖通,故不得繼帝位。劉虞卒於初平四年十月(193),此時有子劉和為漢侍中,計此時年歲,當約在六十上下,則其生年約為公元133年。​

劉彊卒年僅34歲,惟有一子劉政(謚曰東海靖王,?-102),而另有3女,可見非艱於子息者。劉政享國44年,則其父卒時,計其年當尚幼。劉政生年,當在公元50年上下。​

計劉政與劉虞生年之差為83年,以年歲攷之,則劉政似不能為劉虞之高祖,而當為其曾祖。則光祿勳劉嘉者,東海靖王劉政之少子也。劉虞為東海國宗室近支,傳言劉虞為“東海郯人”,則顯系其祖別封郯,故為郯人也。《後漢書》卷42《光武十王列傳》:”永元十六年(公元104),封肅(即政子,東海頃王,?-125)弟二十一人皆為列侯。“劉嘉當以此年被封郯侯。​

由此,劉虞之家世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御史中丞

分类: 古籍整理

  《中华文史论丛》2016.2期有《彭思永权御史中丞事》札记一条,论《宋史·彭思永传》(卷320)“治平中,召为御史中丞”,“御史中丞”之上当有“权”字,故《宋史》此处有误。​



  按,实则该文未明宋世之“权御史中丞”,与“御史中丞”实几无差异,无论当时文献,还是后世文献,多不加区分。《宋史》中之“中丞”,往往皆是“权中丞”,若照该文之例一律修改,则当改之处实在是太多了,改不胜改,还是不改为宜。

  盖宋之御史中丞,不用以为寄禄,故元丰前,凡除御史中丞,必带寄禄本官。据下引《宋史·职官志·御史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晚上十二点开始看到两点,中央戏剧频道放的豫剧〈程婴救孤〉,故事各位都很熟悉了。但其剧末的处理确让我很不满意。

 

剧中最后一折,魏绛元帅发兵屠岸贾府,赵氏孤儿(赵武)表明身份,却因屠岸贾为其义父十六年(显系受电影《赵氏孤儿》影响),不忍手刃,劝其自尽。屠岸贾自叹“未杀绝呀”突下毒手于赵武,而程婴赶上救护,受刺倒地,屠岸贾为众校尉所杀,而程婴最终亦在口述缴完最后一笔党费之后伤重而亡,将剧末推上了最高潮。

 

且不谈电影对戏剧改编的影响,程婴如此之死,其死的意义则被改编者大大的缩水了。据《史记》所记,程婴弃子救孤、忍辱抚孤,一十六年,赵武重立为卿,欲厚报之,而程婴竟为报公孙杵臼之义,不受赏而自缢报友。虽然现代人可能不太容易理解程婴的这一死法,但在传统中国的美德中,这一死法则正是”上不负君相,下不负友朋“,死节死义,感人至深的。程婴之后死,正为杵臼之先死,”先死易,后死难“,方有这”双义“之名。戏剧的改编,将这些确全都抹煞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