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地落叶
一地落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916
  • 关注人气:2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9-06-24 08:20)
标签:

散文

甘南


金银寨记

四川阿坝红星乡和甘南迭部接壤处,有一藏寨,曰金银寨。
溪流边拾级而上,七月的麦子给寨子镶了金边。沿溪流而上的云,给寨子镶了银边。
不问金银寨的来历,就能看见金子和银子,铺设了一个曼妙的藏寨。
木楼是两层的。第一层在大地上,第二层在云雾里。从楼梯走向二层,如从大地走进云雾。
扎西打开房屋中间的炉子为我们热奶茶,咸咸的温暖,带着砖茶的醇香,散发出金银寨老藏民的温厚气息。
忽然,一团白色的云,扑窗而入,拂拭面孔和碗里的奶茶。
扎西说:白云,是上苍给予金银寨的哈达。
顺着窗口看去,金银寨的云雾缭绕,寨顶却被阳光镀亮。金色寨顶,披着白色哈达。一个金银寨,俨然是一个老藏民,和日子站立在一起。
金银寨的人们,所有的日子,都会闪烁金子的光芒和银子的光辉。

半山鹿记

去扎尕那是七月的一个早上,细雨蒙蒙,山峰和云团若即若离。
偶尔,一团云从山峰上掉落下来,融化为薄薄一层蓝烟,覆盖了路边稠密的花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74.鼓儿哼

一个小鼓,摆在架子上。两个犁铧片子,夹在左手里。一手敲鼓,一手摇晃两个犁铧片子。随着鼓声和犁铧片子的声音,一个男人开始唱着粗糙的谣曲。起腔是鼻音哼出来的,落腔也是鼻音哼出来的,加上鼓声,就叫了鼓儿哼。鼓儿哼在清末民初的南阳很流行,就叫南阳鼓儿哼。
鼓儿哼的开场白,听了让人难忘,比如:说天亲,天也不算亲。日月穿梭使人老,带走世上多少人。说地亲,地也不算亲,争名夺利多少载,看罢新坟看旧坟。
巡检司来了个巡检,姓虎。巡检司辖内士绅组织鼓儿哼演唱会,欢迎新巡检。最后一个鼓儿哼是巡检司的罗秀才演唱的:说天亲,天也不算亲,来了一个虎巡检,巡检司内天地新。虎巡检,你比老天还要亲。说地亲,地也不算亲,来了一个虎巡检,巡检司内四季春。胡巡检,你比爹娘还要亲。
虎巡检走了,苏巡检来了。还是老地方,还是老士绅,还是鼓儿哼,欢迎新巡检。最后还是罗秀才压轴:说天亲,天也不算亲,来了一个苏巡检,巡检司内天地新。苏巡检,你比老天还要亲。说地亲,地也不算亲,来了一个苏巡检,巡检司内四季春。苏巡检,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9 15:04)
标签:

杂谈


67.圣人蛋

民间对于读书人的评价,除了孔夫子是个圣人,其他的都是圣人蛋。
对于做出超越民间思维定式和认识定式的读书人,民间统称为圣人蛋。并且送给他们一句民间名言:孔夫子的鸡巴,圣人蛋。
某地发现了大面积的岩画,惊动了中国岩画学会的专家。他们到一块残留着岩画的大石头跟前考察岩画,会长说:“把皮鞋脱了,换上旅游鞋。这些岩画,是史前文明留给人类的密码,珍视它们就是珍视我们民族的史前文明。”
附近的农人见到几个穿着体面的人换掉皮鞋看岩画,说:“这几个人,都是孔夫子的鸡巴,圣人蛋。一块大石头,别说是皮鞋,就是钉过铁掌的马蹄,也不能把石头踏碎。”
中国岩画协会把岩画拍了照片,在世界岩画协会的年会上交流,惊动了世界岩画组织。
世界岩画组织联合会执行主席罗伯特.贝纳里克,和印度岩画学会会长库马尔到实地考察岩画。两个外国人到了一座有巨大岩画的山岗上,附近几个农人说:“外国的读书人啊,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远天远地跑来看大石头上的几个点点,几个凹凹。”
罗伯特.贝纳里克和库马尔脱掉鞋子,陪同的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9 07:39)
标签:

散文

 
汉桑城记

世界上最小的城市,是为一棵古老的桑树而建的。一棵桑树,何以为城?此桑树非捏桑杈之桑树,而为关羽拴马之桑树。城高两米七,成堞十一个,唯一的居民,是一棵桑树。
说是城堡,无古城可拱卫。说是城垣,无老城赖其中。春日一树桑叶,麦熟些许桑椹。远处是新野平原,夏铺麦浪之金黄,秋落棉花之洁白。
关羽一去不归,大将之身,也有远去之时。战马一去不还,赤兔马之飞奔,也有消失的一天。拴马的桑树,却比关羽活的更久远。就是秋风扫桑叶,也比赤兔马的嘶鸣存在的更漫长。
一棵桑树能活多久?只有风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30 10:09)
标签:

杂谈

1.
很多词汇在即将消失,比如但是。
上世纪八十年代,也有个把人找写评论的给自己的小说散文诗歌写写评论。前边都是对作品的肯定,到了四风之一处出现了一个但是,就开始挑毛病了。
那个时候人心是温暖宽阔的,对于但是之后的评论,作者总是心存感激。
作家乔典运和评论家刘思谦就是一个典型的作家和评论家和谐关系的样板。刘思谦写乔典运作品的评论,发表在《人民日报》副刊,到了最后,也是有但是的,然而这并不影响乔典运和刘思谦这个样板的存在。
有一次,乔典运说:评论啊,前边都是假的,但是之后是真的。
乔典运是有很多名言的,这一句话,也算是他的名言之一。
慢慢地,文艺评论的但是消失了。评论就由乔典运在世说的“前边都是假的”,变成了通篇都是假的。然而假的很好听,很华丽,很精彩,很实用,很铺张,很浪漫,很超现实,作者就笑纳了。
假若有个评论家对某个作家的作品评论,还会偶尔出现一个但是,作家就认为这个评论家思维出了问题,甚至是精神出了问题。
文艺评论没有了但是,至少凸显了两个问题。一是作家和诗人们的承受能力丧失殆尽,容不得半句批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笔记小说



59.鹿角

鹿角是个人。
白天,鹿角睡觉,晚上盗墓。
从墓穴里挖出了唐三彩,就到洛阳王城边的蹲守,待价而沽。
洛阳贵族墓葬很多,鹿角的日子也就过得很殷实。
古代上等贵族的墓,是甲字型的,被称为甲子墓。偶尔鹿角找到了一个甲子墓,挖出来一个带铭文的春秋战国贵族佩剑,鹿角半年就不熬夜盗墓了。
吴佩孚驻扎洛阳,手下一个师长对春秋佩剑很感兴趣,经常穿着便装溜达在王城边,遇到了鹿角。
当天鹿角跟前摆着的,是一个唐三彩女人,很胖很有风韵。师长问:“这是谁的老婆?”
鹿角说:“现在洛阳只有吴大帅能娶到这样的老婆。”
师长又问:“为啥嘛?”
鹿角说:“吴大帅银圆最多。”
师长接着问:“我呢?”
鹿角说:“下辈子吧。”
过了几天,师长蹲到了鹿角跟前,摸着一把带铭文的春秋青铜剑问:“要几个银圆?”
鹿角说:“吃根灯草说的轻巧,最少值当100个银圆。”
师长掏出一个本子和笔,写了一行字:欠100个银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51.套狼

十几岁,蓝大毛就跟着祖父学会了套狼。
一个不很粗的橡树枝,被蓝大毛扳弯,把狼套拴在树枝上。拿一个石头压住挨着地的树枝,狼套就下好了。
村庄说舍不得娃子套不住狼,有点恐怖。套狼不需要娃子,需要的是一半大的老公鸡。
蓝大毛把老公鸡放在狼套里边,搁一把玉米。老公鸡吃了玉米,闭目养神。到了五更头上,老公鸡就昂起脖子打鸣。狼在山谷里听见老公鸡叫唤,很冲动地跑过去逮老公鸡。
狼把爪子伸进套子里,刚刚抓住老公鸡,狼套就把狼的前腿套住了。狼套上有个铁夹子,狼越是跳弹,夹子越是夹的很。狼顾不上吃鸡,就拼命想挣脱夹子,却把压着橡树枝的石头跳弹滚了。橡树枝失去石头的重压,呼啦一声弹起来,狼就被高高地挂在树梢上。
开始狼还不以为然,挣扎的时间长了,狼就绝望了,呜呜咽咽地叫起来,远远听着,如同一个耍赖的孩子在哭。
蓝大毛听到狼哭,扛起一个榔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2 07:00)

《虚无的棺材》

虚无是棵楸树
我购买大锯
 板斧 凿子 
刨子 拉钻 
解开八块虚无
做口棺材
把我装进去
暮色来了
悬在云上
我的魂灵睁着眼睛
看大地上的事情

《擦》

老祖母
拽一块云彩
擦拭天空
擦着擦着
擦出了暴风
还有暴雨
擦亮的那颗星
是祖父骨殖的磷光

《黄甘蛇》

老祖父
杀死一条黄甘蛇
剥掉蛇皮
张在三弦上
弹着蚕丝的弦
唱老民谣
唱着唱着
桑树结满老茧
雪花落满群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巴黎圣母院着火了。
想到巴黎本身的一个广告:巴黎,一座没有受过战火蹂躏的城市。
二战时期,法国的绥靖主义,让德国军队不经过战争手段开进巴黎。国际社会对于法国的不抵抗主义,总是嗤之以鼻,但是巴黎完好的保留下来。
巴黎的这句广告词,就来源于此。巴黎圣母院经过了二战完好如初,也来源于此。
但是,2019年4月16日的一场大火,让法国很伤心。巴黎圣母院,大教堂中心的祭坛上方,重达750吨的尖顶,还有很大一部分屋顶在被火焰吞没后坍塌。
法国代表了欧洲文明经典部分,整个欧洲都为巴黎圣母院着火悲伤。一座中世纪的建筑,在和平年代着火,恐怕不仅仅是一座建筑的忧伤吧。
巴黎圣母院是法国的标志性建筑,法国的忧伤,甚至超越了忧伤本身。
巴黎圣母院始建于1163年,完工于1345年,历时182年。但是尖顶在大火下坍塌,只要一瞬间。

2.
巴黎圣母院与一口大钟相联系,与作家雨果的小说相联系。假若没有雨果的《巴黎圣母院》,巴黎圣母院盛名就要打去一半折扣。提到巴黎圣母院,就会想到一口大钟被敲响,声音回荡在巴黎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3 09:25)


《伞》

伞把伞打开
伞把伞晾干
伞把伞折叠
放进柜子
于是
被旱季捏死了

《街角》

傍晚
我在街角
遇到昨天的我
坐在棋摊上等对手
我对昨天的我说
咱俩下一棋
我们俩和棋了
走了一辈子
我没有走过楚河
昨天的我没有走过汉界
车马依旧
将和帅的头发都白了


《地铁》


罗湖是一个车站
有很多年轻的车票
被微信取走
被支付宝取走
拿两块镍币的
取票就把人取老了
深圳的地铁
比深圳还年轻
年轻就是一张车票

《四月》

一只斑鸠
坐在鬼柳树上
漫不经心地叫
过去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