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从涪陵溯乌江上行20公里,是千里乌江第一镇——白涛镇。白涛镇乌江边上的金子山,峰峦叠翠,景色宜人。山地上矗立着一根根巨型“烟囱”,向人们暗示着某种神秘。就在这大山深处,隐藏着一道旷世奇观——816地下核工程。
      整座山体被掏空。大山四周有洞口19个,道路、导洞等130多条,轴向叠加长20多公里。洞中有楼,楼中有洞,洞中有河,总建筑面积达10.4万平方米。其主洞高达79.6米,相当于把整个山体挖空后在里面建了一个20多层的高楼。如果将所有挖出的石渣筑成一米见方的石墙,可长达1500公里。这就是目前已解密的世界第一大人工洞体,名副其实的“地下长城”。
      时间回溯到1966年。为打破超级大国的核讹诈,周恩来总理亲自签署命令,在西南地区建设我国自主设计的地下核工厂,代号“816工程”。
      1966年11月,为响应国家“三线建设”的号召,一支神秘的部队开进了涪陵白涛镇大山深处。从此,白涛的地名从地图上消失,通信地址变成了“重庆市4513信箱”;所有进厂人员严格保密:“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湖南兄弟俩,在这里工作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涪陵城有荔枝街道、荔枝园社区,这是远在唐代天宝年间就留下的地名。当年盛极一时的荔枝园,如今已变成了城市街区,涪州古八景之一的“荔浦春风”也成为了历史记忆。
      据《旧唐书》《新唐书》记载,唐玄宗为满足宠妃杨玉环吃新鲜荔枝的喜好,颁旨在涪州建优质荔枝园(古称妃子园),从涪陵置专驿到长安。这条专供运输荔枝的驿道,就是天下闻名的“荔枝古道”。
      关于杨贵妃所食荔枝究竟产于何地,历来众说纷纭,争论的交点在于荔枝品质的优劣。其实,白居易的《荔枝图序》说得明白:荔枝采摘之后,一日色变,二日香変,三日味变,杨贵妃之所以舍远求近,图的就是新鲜。何况,涪州所产“玉真子”荔枝并不一定比别处的差,据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载:“妃子园在(涪)州之西,去城十五里,荔枝百余株,颗肥肉肥,唐杨妃所喜。”杨贵妃对涪州荔枝情有独钟,也就不足为怪了。 
      由涪州至长安,千里迢迢。新採荔枝,用竹筒封存,负责运送荔枝的驿使三十里一换人,六十里一换马,快马加鞭,七天七夜送达长安。为保证速度,驿使手执铜铃,“未至时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白鹤梁

题刻

传奇

分类: 守望家园
      人类的祖先逐水而居、繁衍生息。伟大的文明总是与河流紧密相连。每一条江、每一条河都记录下了人类的文明进步。涪陵白鹤梁题刻,无疑是长江母亲河一张靓丽的历史文化名片。
      白鹤梁是涪陵长江中一道长约1600米、平均宽度15米的天然石梁,因旧时常有白鹤栖集于此,相传北魏尔朱真人在此跨鹤仙去而得名。题刻始刻于唐广德元年(公元763年)前,现存文字165段,石鱼18尾,观音、仕女图共2尊,白鹤1只。白鹤梁题刻记录了从唐代至今1200多年间、72个年份的长江历史枯水资料,是世界上开始年代早、延续时间长、现存信息最为丰富的古代枯水水文石刻,被誉为“世界第一古代水文站”。其刻鱼为尺、设标记水的观测方法,在世界各大河流域中是独一无二的。人们通过观察鱼眼与水位线之间的距离来判断气候变化情况,用以指导农业生产,由此总结出“石鱼出水兆丰年”的规律。白鹤梁题刻具有极高的科学价值,对于长江流域的内河航运、农业生产、水电开发等具有重要指导作用,为三峡大坝、葛洲坝的修建提供了重要的水文依据。
      历史上,每逢水枯石鱼现,整个涪州城万人空巷,文人雅士纷至沓来,人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涪陵

历史文化

总序

分类: 文字作坊
       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种现象:一个地方在作对外宣传时几乎无一例外地要表明其历史悠久、文化丰厚,以至于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绘声绘色间仿佛有极大的自豪感和优越感。这足以见得人们对于历史文化的珍视。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优秀的传统文化记录着人类社会发展进步历程,蕴含着民族特有的精神价值、思维方式和想象力,体现着民族的生命力和创造力,是一个民族智慧的结晶,也是全人类文明的瑰宝。毫无疑问,历史文化是一个地方、一座城市的文脉和灵魂,也是一个群体文化自信的根基和底气之所在。身为涪陵人,我们同样为拥有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而又独具特色的历史文化感到自豪和荣耀,从地方领导者到普通市民,在向外界介绍涪陵时皆会如数家珍而又神采飞扬。是的,面对这样一个不争的事实,我们无需刻意拔高,当然也没必要低调含蓄。
       这就是我们的祖先历尽艰辛觅得的乐土。涪陵,处于神秘奇幻的地球北纬30°地带,位居长江上游、三峡库区腹心、重庆市中部,踞长江和乌江交汇之地,素为乌江流域最大的物资集散地,有巴国故都、乌江门户、三峡明珠之称,是闻名遐迩的中国榨菜之乡。承天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母亲

80寿诞

酒会

致辞

分类: 生命之约
各位长辈,各位亲朋: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办这样一个简朴的酒会,庆祝母亲80寿诞。首先,我代表我们五兄妹祝母亲生日快乐,并向光临酒会的各位长辈、各位亲朋致以热烈的欢迎和诚挚的感谢!
       在这样一个欢乐祥和的时刻,我们纵然有满腹诗书也难以表达对母亲的敬爱。我们为有这样一位伟大的母亲而感到骄傲和自豪。母亲80年的风雨人生,在苦水里泡过,在泪水里浸过,在汗水里漂过。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木鱼山下的艰苦岁月。在那里,母亲经历了从城里人到农村妇女的转变,从城市贫民流落到了地主子女家庭。饥馑的岁月伴随着一次次政治上打击,生活的艰辛加上精神磨难,铸就了母亲人性的光辉和人格的力量。
       与父亲相依相伴半个多世纪,虽历经艰苦受尽委屈而无怨无悔、永不言弃的是我们忠于爱情、坚贞不渝的母亲;长年累月起早贪黑、肩挑背磨、干着重体力活,却把家中少有的大米饭留给我多病的伯母的是我们吃苦耐劳、坚韧顽强的母亲;文革期中,在对我伯父的批斗会上挺身而出,伶牙俐齿、义正词严,造垮了批斗会的是我们坚持正义、勇敢无畏的母亲;将家里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涪陵

非遗

图典

序言

分类: 文字作坊
——《涪陵非物质文化遗产图典》序

      写下这样一个标题似乎显得有些沉重,好像不止是沉重,还有故作崇高之嫌。为一本书的出版提及子孙后代,或许真是言重了。其实,这句话是从一个已故的涪陵音乐前辈那里记取的。我和他是忘年交,他将毕生精力付与了乌江流域民间音乐搜集整理和研究工作,直到生命终止,仍不改初心。事实上,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展的民间文艺普查到新世纪初启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工作,我的默默无闻的同仁们也都秉持着这样的信念:给子孙后代留一点念想。这样的想法很朴实,也正如他们干事为人一样朴实。这需要我们在留意之下才能体察到某种文化自觉和文化担当,从而洞悉到属于他们的人生格局和人性的光辉。他们是真正的、纯粹的文化人。他们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02 07:04)
标签:

涪陵

民俗

摄影

乡愁

分类: 文字作坊

——《乡愁•镜头里的涪陵民俗摄影作品展》序


时序渐进晚秋,日子呈现出难得的平和与安详。这时,我们似乎多了几分闲愁,少了几分浮躁,便有了回首往事的时候。这是一次心灵的远足,也或许是漫无目的的流离。我们可能因此回归童年的初心,也因此获得许多情感的慰藉,那是由某种亲切感引发的关于幸福的体味。我们最终会发现,曾经的寻常事物,也即是那些被我们忽视忽略甚至遗弃遗忘、或者正在消失消亡的事物,最能唤起人生美好的怀想。沧海桑田,我们落地生根、见风而长,林林总总的生产生活方式世代相传,延续着民族的精神基因,成为了我们共同的文化记忆。乡愁因此而生,可感可触又似无影无踪,总之令人沉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涪陵

荔枝古道

分类: 屐痕无韵

   永元荔支来交州,天宝岁贡取之涪据《旧唐书》《新唐书》等有关史料及地方文献记载,1300多年前,唐玄宗为满足爱妃杨玉环能吃上新鲜荔枝的愿望,颁旨在涪州(今重庆市涪陵区)兴建荔枝园(古称妃子园),并从涪陵修建专供运输荔枝的驿道直达长安,全程1000多公里,当代人称“荔枝古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乙未仲夏,丽日含情,巴国故都,再添新景。自锦绣广场迄乌江一桥,逶迤千余米,巍巍乎秀林之乔木,萋萋然拔萃之灌草。极目之处,婉约纤丽犹易安之小令,苍劲飘逸若右军之飞白。不由叹曰:美哉,吾之江南滨江公园也!

遥想十年,路窄而墙厚,影单而形只。及至甲午,终拆高墙,除鄙陋,由线及带。壶里兴波澜,盆中卷风云。局促空间,亦见博大情怀。植物造景,民俗筑魂。轻描浅绘,精雕细琢,体独运之匠心,现传神之眉目。意象万千,百姓景从。

当此之时也,漫步其间,逐亲水乐山之惬意,遣思古怀旧之幽情。云水苍茫,心境顿开;草木扶疏,诗兴正浓。此乃休闲观景之佳所,旷性怡情之乐园也。利民之举,功莫大焉。临风把酒,快意淋漓,箸黔水而志之。是为序。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聂焱
聂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444
  • 关注人气:1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生命之约

踩一支苦长的村谣走向你

无力的蝉鸣擦出一片洁净的

楼群,装饰我的背景

肃穆的时间,是

兀立于旷野的一根秸秆

描述着高天凝滞的云色

被夏日灼伤的草叶

举着失聪的耳朵,倾听

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情形

 

我是你一根稻秸支撑起的

  生命

在那个流浪的夜晚

你的光芒照亮我不由自主的

选择——走向你

归家的心情,嘹亮起伏的

稻田和猎猎的炊烟

曾经干涸的眼睛

再度溢满唱歌的汁液

 

你风的柔指涉过我疲惫的

躯体和干枯的发丛

——于你丰硕的怀中

我再次生动,心的胚芽

读懂你苦难滋养出的成熟

 

为冥冥之中的生命之约

你金色的栅栏为我而开

穿越不知不觉的季节

你的魅力,我已无力抗拒

在你飘扬着丰收的裙边

我用伏地的躯干,等你

用稻谷的雨沐浴我

用稔熟的风窒息我

用温柔的泥土

掩 埋 我

孤旅中的歌者

孤旅是一条冰冷的绳索

勒在我最脆弱的部位上

渐渐收紧

城的夜是一张

因阵痛而扭曲的脸

贴在客栈的门楣上

——那时,我仍没忘记

歌者的使命,我的胸腔里

喧腾着壮丽的乐音

 

我曾走在一条被足迹遗忘的

路上,像儿时拾稻穗那样

悉心找寻时光的碎片

我把它们打磨成亮亮的歌句

唱给热爱生活的人们

遥望禾风浩荡的丛林

我疲惫而幸福

 

城的夜潮涨不息

在不眠的客栈里,我就像

一条被潮水打到岸上的

鱼,与时间一起挣扎

我用干渴的嗓子唱一支

给自己的歌,那歌

是一个温暖的名字

柔韧而婉转地将我引向

黎明。歌者的旅程

在晨曦里复活

梦见自由的水

     不知在哪里见过,或许是在梦里,也或许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但那一切又是如此的清晰而真切,似乎伸手可触,于是叫人感到恐慌了。那是水。自由的水。一片沉寂着亦许沉吟着的林子,装点出旷野的苍凉。水,蛇行而至,飘逸、曼妙、柔美,无声无息,朝着林子里梦想着的花草们抒情地划过去。原本看来无影无踪的事物,终于显出些动感,叫人猛然间发现了存在与由来,心,便随之而去。

     光与影浑然一体。我几乎寻不见水的流向,只好去花的低吟和泥土的呓语中读出水的踪迹,那时,我竟莫名地发出了初春的呢喃。哦,就是初春。冬眠初醒的水仿佛很蒙昧很天真,一股脑儿地朝着林子奔突而来,最终迷失在了林子里。水在林子里自由地流淌,闪动新奇的眼神,顾不得地面的高低起伏,由着性子漫无目的地穿行。水声响起,或清越透明,或含蓄委婉,渲染出绮丽而深邃的境界,令我沉迷而忘乎去向。

      那是一片白桦林,好像又不是,红柳?胡杨?也是说不准的。总之我曾在什么地方见过,想必那是三年前浪迹西北的时候,某时某刻从车窗外飘掠而过的一片林子。去的已远,远的又来。如今,我只看见一棵棵挺拔的树,却不见绵延起伏的林子。自由的水漫过我的心际,漫过了我的头顶......

一天早晨

其实一个白昼的分娩充满着

苦难,正如每一枚果实

不都是自然成熟的。我们

在事物的真实之外

要领会一句轻盈的话语

或许需要一生的时间,也许

还不够,我们在心灵之外

初春的早晨,乳雾

弥漫着一种生育的气息

我在雾之中,我在雾之外

惺忪的呓语读出料峭的春寒

公共汽车向陌生的市区

蠢蠢驶去

 

梦的腹地上仿佛有一缕温柔

掠过,我的发际、鼻尖,还有

丑丑的肚脐,感受到

如羽的指尖优美的颤动

柔曼的牵引,梦在夜的丛林里

穿行,雪亮的灯光

陌生的巷陌,酒,矜持的

笑容以及风中的背影

让我明白,真正的感动

是道不出的痛。脉脉的

忧伤,隐藏在最脆弱的

那一根神经里

 

醒时的心很是湿润了

我将梦的碎片拼合成明亮的

图画,照见你在混沌的

曙色中听鸟的鸣唱

鸟语无迹,只有最纯净的

听觉,才能感知它的存在

你花朵一样自然来去

全不顾尘世的喧嚣与芜杂

这个春晨,因你而显得苍白

 

一天早晨,我从梦中醒来

坐上冷漠的公共汽车

向梦里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