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居室无霜
居室无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34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08-09-10 23:07)
标签:

文化

《异度》
应该可以吧
噙住一枚夏果
钩弋二十四门秋天
猎户座的星云
在人面狮身的埃及
已寄存万年
而你要做的
是以冰镇的速度
击溃那枚
岁月怠惰的水果
或者
咂成漫天的渣絮
以黄昏的手指
和风干花锄
于虚空中
挽上一朵缨红的枪花
直到风的身体
开始有了血色
并与这里的故事
融为一体

《梦佚》

有些凉了
经过你的窗台
事实上是为着
打听一位仕女
关于露华浓
或者露凝香
的氤氲故事
更多的
我想了解
孤独是否比
风霜更坚强
不管怎样
我觉得
爱情是小说的
身体是自个的
而且你看
林妹妹的例子
就是不保重身体的
爱情的下场
所以很想再一次
为你披件衣
在这个
起风之夜


《季恋》

今天天气不错
也很容易感冒
不是吗
季节交替的时节
就象明暗叠呈的原野
百卉竞放
各种可恶的小蚊虫
也蠢蠢欲动
就象爱情
开始过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17 21:53)

 

 

    十六岁以前,我想隐身在青城后山的道观里,做一个洒扫藏经阁的衲衣童子,看青牛西去、紫气东来。薄暮下,便委顿在藏经阁中,思仙慕道、秉烛夜游。希望像尹喜一样遇见老子,然后就天外飞仙,羽化而去。当我流连观中数日,看见道兄们整日忙于生计,仍然面带菜色,那有我想像中的仙风道骨、飘袂欲飞的气象。每日里不是作揖便是功课,比我在校读书还要繁琐,没有《逍遥》的洒脱《秋水》的恣肆呀。只好作罢。
                 
  二十岁以前,我想隐居在外婆乡下的山水里,只要茅庐三间、田畴二畦、佳丽一人。朝南的房间留待朋友们啸聚唱酬,当西的就是我和佳人的神仙琅苑,东厢藏书万卷、琳琅满目。一畦土地栽种佳禾,半畦土地栽植果蔬,另半畦土地培植花草。佳人在我眼中将是最好的风景,能为我弹筝、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年前,俺在某社区贴了这篇,当时全天下沒人过七夕。十年后的今天,中国情人节开始有点起色,甚慰。)。

(原贴): 西风东渐,大洋彼岸也是“香风熏得国人醉”据说外国的屎尿也比我们的肥。承认差距吧,人家油肠肥脑的,多营养呀!当然屙出来的也不会是歪货。这不,人家作奸犯科合法化的一天——情人节也搔首弄姿的来了。真是猪鼻子里插葱——装象。
                  
  想起一篇法国小说:情人节这天,偷鸡的偷鸡、爬灰的爬灰、翻墙的翻墙、搭梯的搭梯,两口子还商商量量的各自去偷欢。在这天,就是孕妇遇到老情人,也是宁伤身体不伤感情呀。哈哈。想想那些个光腚的白狗子沐着月光,蜀牛喘月的光景,真想起了那:天当窗,地当床,郎盖妹来,妹盖郎的俗谚来。也难怪,国产的少男少女们现在也吃汉堡包、比萨饼长大,发情期提前,肾上腺素也提醒自己吃了人家的嘴软,加上现在流行江湖装扮一窝蜂,扮酷的扮裤、装楞的装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03 13:57)
标签:

无聊

之作

娱乐


劣马啸西风、咸阳、未央宫前。
 
刘邦一袭旧货长衫,很酷地,向樊哙勾了下手指。那樊哙是他打小去偷朝天鼻家菜园子里土豆、番茄、洋葱时的'垫背',被朝天鼻家的狼狗咬瘸了腿,后刘邦当沛县流氓村村长后,以狂犬病为由,将该狼狗施以“烹刑”并请了扁鹊正宗传人扁担为樊哙动了外科手术,将一狗腿接上他的残肢,这就是狗腿子的由来。

樊哙一蹭一蹭挪到刘邦身边,他向樊哙口授了一篇约法三章[1]不准把枪口对准群众[2]不准放礼花礼炮[3]不准去踩妇女同志的三寸金莲。违者,吊销灭秦英模资格。言毕,径直来到宫中。

远远地,秦宫四大当红花旦冉冉而来,搂住刘邦花枝乱颤。这四人是旧版传说中的四大美人:古到乖、扭到美、红焖雁、红苕花。四人嗲声说:手机都打爆了,永远占线,咋哪?刘邦一搔脑勺,叹声说:前线的电线被狗日的秦军挖断了,充不了电。其实,从崤谷到咸阳的马上,他都和张淑芬热线。那是他在沛县当乡长时,挑土豆上京进贡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29 15:5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24 04:24)

 

  作为外地人,来到成都后,觉得这里是世上最好的安生的地方。就不想摇摆四匝皮骨质舒松的老杂皮给中国添乱。来这里一为避祸,二为求生,三为埋骨。成都的好,此前以为只是山川地貌、人文源薮的好。对事对人还不尽了然。地震过后,成都人吃盐点,看淡点,人也澹然如菊。也许千年等一盘就是震回千年前,古风始焉。今晚的事让我感触良多。

 

     事情是这样的:我在玉双路觅食,九点钟,一埔发银行的行长(支行)约我“忘记一段历史(半身不繸的当下开发史),开创一段未来(海底捞月的暗杠清对自摸的来临)。我说,好,坐标玉林,标的物小房子。先来先等。当我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海德格尔早在20世纪中叶就曾说过:“我们正进入世界图景的时代,世界对于人来说已经变成了一系列图景”

“存在已被异化,世界进入水晶时代(电脑时代)。传统的质素在速度与多维中轰然蹋陷。--某人.
“新的文学圣婴将在网络中横空出世,它是上帝或者靡菲斯特与繆斯的孩子。如同巨人传里的庞大固偌,征服只是时间问题”-文兄.

的确,网络这个二进制‘血口喷人’的婴儿——文学,从上个世纪末就变成了光着脚丫撒跑的孩子,并以穿越时空的姿式横亘在通往未来之路的隘口。不管这位庞大固偌是从它父亲耳垂或者脚趾蹦出的神仙还是妖怪,它来了,邪邪而执着的笑写在丫脸上,大地开始颤抖,颠覆来了。

而当这种颠覆是深刻而全面的塌陷时,如同上帝的扫帚拂过一切既有的事物,覆巢之卵的传统文学岂有瓦全之理,唯今之路只有以优雅的玉碎来保留大厦将倾下的名节。屈原之死和王国维之死将是其体面而传统的死法。传统文学之死只是时间问题,或许有人文感情的因素参杂其间而使这种结果有为‘尊者讳’的情形,我们也扼腕太息这种人文情节的被戕杀,但这丝毫无法拯救,如同我们无法拯救溺水的屈原一样。

网络文学将代替传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30 19:59)
标签:

文化



早上天气很好,是个死人的好天。

空气中有花粉,我很过敏。我并不想青霉素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弄个博客只是想死得明白。我太爱口交(口头交流),口交的朋友都靠不住,他们只会在你死后把你的劣迹再次口交给他的朋友,这让我不放心,我决定由我来写遗言遗行,既礼貌又安全。

 

我可能是全球唯一一个精确记录了地震发生时间的人。当天的情形是这样的,我重庆老行长的儿子来看我,和他从绵阳来的同学住在我家。“儿子”在看电视,“同学”在沙发上打扑鼾,我在电脑前和商报的美女记者李姝说稿。最后几句话说的是,我:那我发给你。她:好滴。我就用QQ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我是一匹午夜零点的鬼,生怕一不小心,一个趔趄,变成了人。

 

在生活中,朋友间也自称为驴友。但不是背包一族、暴走无疆的那一撮,对我们来说,那叫“生活充满了油珠珠”。我们的驴是“黔之驴”,翻译过来是“钱之奴”。有种说法:不挣钱的人与他的回家早晚成反比。我怕挣不了钱,所以故意晚回家。“夜不收,日不落”是我每天的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