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3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猫五
猫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00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3-03-13 03:18)
不需要剧烈,感受剧烈的感情如同吞下冰山
或者无边的大火。或者就是滚热的汤或冰激淋
那会刺激你的肠胃,在渐渐麻木的躯壳中
经历一丝颤栗。一片鸡皮疙瘩的存在

不需要寂灭,成片的楼宇和
佛前青灯。十五楼的落地窗望出去
千古明月,照耀黄浦江上粉红色的六千个皮囊
猪的皮囊也是皮囊。不可否认

不需要在夜晚难过,每个夜晚
保持每个太阳升起来的时候,适度兴奋
过午不食和哑铃运动。你站在规范里
自己给自己画下的牢笼。微笑清洁

你低头,头顶有颔首微笑的眉目
嘴角的弧度,石头温热可触的呼吸
穿越千年,犹如慈父
给你尘世间奔跑所有渴望的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6 21:22)
老了!

她对镜揽妆,不禁感叹。

五年前,她还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卸了妆也好看,皮肤光滑细腻,眼睛顾盼有神。

她当然是瘦的,控制不了自己身材的,怎么算当代美女。

如今,腰肢依然苗条,浓妆时远看也不错。

可卸妆后,像她这样坐在镜子面前,只能看到自己肤色暗沉、毛孔粗大,了无生气一双空洞洞的眼睛。

洋娃娃该有多好,塑料的永不会起皱的皮肤,永远不会老去。

她笑一笑。用遍了各大牌化妆品,皮肤还是一天比一天糟了。手上这罐新的面膜,是重金从某神神叨叨的店家买的,号称有奇效。

敷上厚厚一层面膜,立刻感觉水分从皮肤渗入她。

挺不错的,她心里想着,点上一棵烟。

三个月后,效果明显,她的皱纹消失了!

欢呼雀跃地,又去买了一大罐面膜。

面膜罐子上写着的“心想事成”四个字,仿佛更鲜艳了一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0 13:58)

你知道什么闻起来最香?

清晨的花,雨后的草,原上的麝,还是女人无力的体香?

 

十年以前,他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如今,他说

这太简单了

 

酒香,只能是酒香

 

那多年前的灿烂阳光

经由粮食和时间

水和菌

发酵后,比多年前的照耀还要醉人

 

饮一口

就在他的骨头中重新照耀闪烁

 

烦恼、忧愁、沉重的现实、沉甸甸的责任

只要饮上一口

 

那九天之上才能遇见的绝色美景

轻忽飘渺,飘飘欲仙

他是他的世界中的绝对的王

他和他的酒制造的世界

没有一丝忧愁

 

他端着他的杯子摇头晃脑

 

如此过了二十年

他成为整日烂醉如泥的酗酒者

倒在街上

骨头酥软

但散发奇妙无比的腐烂的芬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0 13:33)
标签:

杂谈

不曾得见乌托邦的美好

 

或许

只是有序之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0 13:25)
标签:

杂谈

五月花

是一个公墓的名字

 

在某一册语文课本上

我闻到时隔多年后它透过纸页传来的芬芳

 

无法想象

这繁花似锦艳阳高照春风习习芬芳馥郁的名词

 

后缀是

烈士公墓

 

正如无法想象

多年后

 

我坐在这里

阳光晒不到的地方

 

看着窗外五月绿树成荫

写下这样一首

 

悼亡之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2 17:33)
标签:

原创

文化

北京的阳光有重量

跌落下来

像男人的身体盖住硬板床

窗外白雪漫天

楼房像大片的蜂巢

为无目的的人群提供一生热情的目标

 

 

诗,酒,花香

淹没在垃圾和垃圾堆

纯粹不见了踪影

高尚成为了傻逼

这世界被蝇营狗苟者把持

并用死去的谎言装饰出活着的气息

镶一个链子,挂一个牌子

挂在白脸红唇下叫卖

 

 

不过是利益

伪装成道义

感情可以拿来利用

换成一切能看见的东西

不是我看低你们

人生最美好的东西你们已选择放弃

 

 

死人血般鲜艳欲滴

殷殷流下

 

 

我孤刀独马

双袖垂于光暗处

纵空谷百合

难掩市井喧嚣

 

 

北京 北京

我的皮肤正在失去水分

我已洗掉任何化妆品

我只用男款香水

我只留黑色的中分直长发

我把绿植的叶子一片片洗干净

我大量饮水如同一条上岸的干涸的鱼

我把人情世故看见只做看不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6 16:56)
标签:

杂谈

城市是一朵茧

长在乡村纵横血脉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7 19:01)

 

村子里的女人总是衰老得快。

十五岁的年纪,已经少年老成,下了课懂得下田做活,知道爱恋也一个人默默盛住。

十八岁不得不离开学校,出门打工,心里只留住一个白衣飘飘的影子。

那是另一个世界中的老师,永远不会和她交叉的世界,洁净、美丽、有秩序的世界。

二十二岁回乡结婚,二十五已经有了一子一女,婚后出去打工的人换做了自己的丈夫。

家务、孩子、田地,劳作、劳作、劳作,没有止息的劳作。她的腰一天天弯下去。

皮肤也粗黑了。更沉默便是。很多事情不想就不再想。

一双鹿样的眼睛里有毫不掩饰的迟钝。

过几年送孩子去上学,远远看一眼学校里,大榕树下,白衣依旧,笑容和煦,温暖洁净年轻得不可碰触。

这样的时候回来,看到自己男人永远洗不干净的脸,心中是笑不出来的酸楚。

她的丈夫倒也好,自从跟着自己的父亲出外打工,这两年在她面前很少黏她,不像以前对她看那么紧了。

一年到头总不在家,过年回来,也是在岳父家的时间比较多。

她想这样也好,打算生计是好事。

过不多久,母亲和小妹妹红着眼睛来家里:

“囡啊,不要让你男人去那边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敦煌

游记

旅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游记

敦煌

旅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