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南阳台
朝南阳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25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02-20 17:42)
标签:

杂谈

记得一些午夜

据说热爱夜晚的人们在古老的时代里同属一种秘密的宗教。
这个教的特质接近南美玛雅人的气质。玛雅人的众神之中最重要的一位被称作“天堂之主”,他领导着其他各种神,而他的另一个名字就是“夜晚与白天之主”。
这类教徒们只需要在夜晚放歌,曼舞,凝视月升星沉,他们的酒精就是祷词,他们的伤感就是信仰。

我有一个朋友,是个著名音乐人,他多年来在微博里一直固定感叹一句:这无边的夜啊。
午夜里看到他又发布了这一条,我就微微一颤。

我在古代的朋友,多有午夜教派的同好。苏轼写过: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更极端的是张岱。他把天光里的西湖让给世俗人,等众人散尽,他才出动。
“吾辈始舣舟近岸。断桥石磴始凉,席其上,呼客纵饮。
 此时月如镜新磨,山复整妆,湖复颒面。向之浅斟低唱者出,匿影树下者亦出,吾辈往通声气,拉与同坐。韵友来,名妓至,杯箸安,竹肉发……
 月色苍凉,东方将白,客方散去。吾辈纵舟,酣睡于十里荷花之中,香气拘人,清梦甚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知道人为什么如此厌倦却还是抱有期待吗?
你知道的,我也知道。
我们都只是不问自己,也不说出来。
 
无数的朋友,活在微信群里,虽然消耗着大量时间,但却成为必要的生活。这些人是什么人?“太上忘情,太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说的就是我们。
这些人眷念俗世,为了情感拖泥带水。
这些人不极端,也不愿发疯,他们像刺猬一样害怕自己身上的刺,又像鸽子一样试图群居。
 
晚上和朋友说起旅行,兴高采烈。
没有说的,就是那些无论出门还是不出门都有的遗憾。在完好的笑容背后,世界分成两个:一个牢不可破,一个却日日坍塌。
 
让我再回忆一下那些目光。
 

 
       片断书:目光
 
 
我想说的是那些无数人特意去路过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格拉斯的星座段落

小说大师格拉斯也是研究星座的。

他如此描述狮子座:

自信而放荡,慷慨而虚荣。星相图上的第一宫,也称命宫,待在那里的是易受影响的双鱼座。太阳的位置与海王星冲。海王星住在第七宫或室女宫,这将带来混乱和麻烦。金星和土星冲,谁都知道,土星兆肝脾不调,俗称晦气星,它入主摩羯宫,毁于狮子宫;海王星向土星献鳗鱼,并得到鼹鼠作为回敬;土星爱吃颠茄、葱头和甜菜,它咳出熔岩并使葡萄酒变酸;土星和金星一起住在第八宫,也称死宫,这预兆意外死亡;与此相反,在土豆地里受孕的事实,许诺土星在亲人命宫里的水星保护下得到冒极大风险的幸福。

另外一段是:

时当九月初。太阳位于室女宫。夜间,一场夏末的暴风雨由远而近,狂风阵阵,刮得箱笼家居挪动了位置。水星使我具有批判精神,天王星使我富于奇想,金星让我相信自己有小小的福分,水星则要我相信自己的抱负与雄心。在命宫里升起天枰星,它决定了我天性敏感,并且好夸张。海王星进入第十宫——这一宫代表中年的命运——将我置于介乎相信奇迹与受骗上当之间。

我不懂星座,但着迷他的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5 20:26)
标签:

杂谈

给恋人写诗

——正正经经介绍一位女诗人

A 面对失去

今年的奥斯卡热门电影《依然爱丽丝》中,患有阿尔兹海默病的爱丽丝的演讲,开头就引用了美国著名诗人伊丽莎白•毕肖普的诗:

“失去的艺术不难掌握;/ 如此多的事物似乎都/ 有意消失,因此失去他们并非灾祸。”

“我不是诗人,我只是一个患有早期阿兹海默症的普通人。正因为如此,我发现我每一天都在学习“失去”的艺术。失去了我的理智和方向,失去了物件,失去了睡眠。最重要的是失去了记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1 14:33)
标签:

杂谈

大别山两篇

一、

仓猝和短促的旅行。夜行火车。没有计划的目的地。山野乡村。

百年的黄氏宗族大宅。方形池塘。500年的老橡树正对宅门,背景宽宽大大,整个田野和山峦。收割后的稻田。砍柴人后背的弯刀。担草的农妇。奔跑的小孩。枞树桩子交叉的黑木耳。纠缠篱笆上的老丝瓜。溪涧。鸟鸣。黄土路。摩托车轰鸣。每台摩托车上四个人。

山前山后,房屋散落。圆形天线。寂寞黄牛。树在绿着,草在黄着,沿着土路,沿着溪流。白房子,黄房子,古老的很难找寻,一切更加短命,更加速朽。

黑暗来得更快,月上东山,这一幕没有变过。那时坐对流水发呆。

城里的车陆续开来,农家乐,土菜,度假是换种吃法,换个吃处。

电视带来超级女声和连续剧。孩子喧闹游戏,一会儿这个哭,一会儿那个哭。镜头前面争先,懂得手指做V字状。男人,女人,老人,孩子,乡村看起来依旧简单。

几只狗叫过之后,一切退隐到睡眠时间。

月光映照山峦。上半夜是月亮的。后半夜在第二个凌晨看到,只有沉默的星群。

 

二、

上山有特别的小路吗?

可以不买票,我帮你找个导游,我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今天是不同寻常的日子。找出07年我策划的一本书,《向记忆道歉》。作者是杭州知名作者柳叶刀。

那本书的文字,至今看来,还是非常喜欢。

下面的文字,是当时为那本书写的编辑手记。

 

历史是个宏大的字眼。我们活着,很少说我们正在参与历史。然而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参与。

每个人都有记忆,所以世间的悲喜都有共鸣。但记忆是不可靠的,记忆有着很多敌人。

我们常常忘记那些应该记得的。

 

那么多被历史遗忘和掩盖的人和事,在柳叶刀照相机一般的记忆力回顾之下,慢慢再现出来。活着和死亡,爱与恨,伟大和卑微。柳叶刀写得极其简约,但人物的细节全都涌了出来,这是一个时代普通人的群像,一个漫长的行列,通向了今天。

无数人不再回顾了。无数人还根本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中国人的记忆力有群体性的衰弱。人们说要让今天更容易过。

回忆那么痛苦。这是现实社会变得健忘的理由。

但这也是我们未来不安的缘由。我们躲开了什么,终将会再次重伤一次。

要快乐活着,更要勇敢。

 

在本书的编辑过程中,我反复想起波兰著名诗人辛波丝卡的一首诗。把这首诗附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徐来是谁?他是个年轻作家。徐来在网络上有个更响亮的博客,名叫“钱烈宪要发言”。

徐来在上星期六,在北京单向街书店座谈签售《想象中的动物》时,不幸被歹徒刺伤。目前手术后伤势严重,但还算稳定。

为什么会有带着凶器进书店的两个不明身份男人?

为什么会有人狠毒行刺一个个性温和、喜欢中国古典文化的作家?

我们不清楚,我们相信我们的公安人员能最终解开这些谜团。

 

徐来写的《想象中的动物》,是一本独特的书。他用了中国最传统的笔记体小说形式,内容非常有趣,然而,你也许会上当:这本书里面的每一种动物,真的全是虚构的。即便徐来煞有介事提供的古籍、书摘,也许都是他的天才想象。

 

这儿贴出东东枪兄的书评。

 

想象中的那一本书
  ——读钱烈宪(徐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路内的出色长篇《追随她的旅程》由中信出版社出版了,目前上升势头极为迅猛。

这本小说,是值得做年度阅读推荐的。我很荣幸,是这本书的出版策划人。

在阅读体验上,《追随她的旅程》令人开怀大笑。

在文本意义上,我贴出一篇诗人Nude的书评,来代为解释。

 

“无人伴随我”

 

    相较于《少年巴比伦》对现代小说句法及技巧所持的谨慎态度,《追随她的旅程》的路内似乎看开了些。在处女作里,路内用俗俚语炸弹炸断了文本内在的自然脉流,仅有数量珍稀的几个抒情段落得以全身,于是它们埋伏在那里,等着将你卷入旋涡深处,去亲密接触作者及文本深潜的、隐秘的底里。然而感伤与沉溺总是短暂:你马上又会撞上炸弹,随着水花一起炸到半空,继续在表层紧绷的疯癫中向前滚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年,无数人记住了作家路内这个名字。

路内在极短的时间内,连续在《收获》杂志上发表了两个长篇,顿时在网络上下吸引了大批读者。

的确,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读过这样的小说了:它驱使你一口气读下去,它让你一路大笑,它也会在冷不丁的时候突然令你无言伤痛。

路内有着一种特立独行的风格和语感。在中国作家中,路内风格是一目了然的。

 

这儿转贴出一篇书评:我的二十岁,我自己记住就可以了

 

我要替上海的编辑XI兄感到庆幸,他在对我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给我寄来了《少年巴比伦》。由一个在工厂摸爬滚打十多年的人来说说这部小说,再合适不过了。九十年代初,我的同学中,最好的一个,经过复读考上了某师范做了中学的体育老师,剩下的挖门盗洞进了纺织厂、煤矿和化工厂,就是与书中描写的化工厂一模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策划的优秀小说《跑步穿过中关村》获得了“中国图书商报”评选的“30年来最具影响力的300本书”。这是个很好的成绩。恭喜作者、著名作家徐则臣!

 

这儿贴出一个未曾谋面的书友瘦猪兄的书评,也谢谢瘦猪兄。

 

科贸数字物流港还在建设的那年,我和同伴穿着稀松八懈的西服,肩挎煞有介事的电脑包,站在它的围墙外,五块钱一碗的蛋炒饭吃得像工地一样,热火朝天。旁边支着煤气罐,露天摆着各种小菜,炒饭的师傅驴脸淌汗,一边抡大勺一边问,放几个鸡蛋。旁边围着登三轮的、卖毛片的、办假证的、跑业务的各色人等。那时巴沟、兰靛厂还没摇身变为高尚社区,是大批怀揣梦想的年轻人的理想落脚点。它离中关村近,不象香山、厢红旗和树村那么远。这群人始终聚集在中关村的西北西南一带的城乡结合部,也间接给它们带来畸形的繁荣。比如当地土著支柱产业,房地产(就是出租房)的勃起,我们这号人就充当了伟哥的角色。
  
  那时候治安很乱。衣服挂屋外不能过夜,否则就跟别人一夜情走掉了,第二天只剩下衣服架,孤零零的悬着。一哥们的最高纪录是一周丢五台自行车,关于丢东西的段子四处流传。所以怪不得警察叔叔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