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南阳台
朝南阳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27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02-20 17:42)
标签:

杂谈

记得一些午夜

据说热爱夜晚的人们在古老的时代里同属一种秘密的宗教。
这个教的特质接近南美玛雅人的气质。玛雅人的众神之中最重要的一位被称作“天堂之主”,他领导着其他各种神,而他的另一个名字就是“夜晚与白天之主”。
这类教徒们只需要在夜晚放歌,曼舞,凝视月升星沉,他们的酒精就是祷词,他们的伤感就是信仰。

我有一个朋友,是个著名音乐人,他多年来在微博里一直固定感叹一句:这无边的夜啊。
午夜里看到他又发布了这一条,我就微微一颤。

我在古代的朋友,多有午夜教派的同好。苏轼写过: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更极端的是张岱。他把天光里的西湖让给世俗人,等众人散尽,他才出动。
“吾辈始舣舟近岸。断桥石磴始凉,席其上,呼客纵饮。
 此时月如镜新磨,山复整妆,湖复颒面。向之浅斟低唱者出,匿影树下者亦出,吾辈往通声气,拉与同坐。韵友来,名妓至,杯箸安,竹肉发……
 月色苍凉,东方将白,客方散去。吾辈纵舟,酣睡于十里荷花之中,香气拘人,清梦甚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