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京郑敏
南京郑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6,152
  • 关注人气:1,3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简介

    原南京日报编辑记者,江苏省作协会员,自1984年起在《文学自由谈》、《散文选刊》、《散文百家》、《雨花》、《青春》、《中国青年报》、《中国妇女报》、《新华日报》等报刊发表散文500余篇。散文曾获全国“清风杯”散文大奖一等奖。“漂母杯”全球华语散文大奖二等奖。散文集《迎着命中的狂风》和散文《今夜,我站在风中》分别获第五届、第六届金陵文学奖。数篇散文被中国散文学会编入《我最喜爱的中国散文一百篇》,并有杂文入选《江苏杂文五十年》。

  

   一个属蛇的非虚构写作的人,一个从善如流、嫉恶如仇的人,一个独坐在自己风中的人,一个行走在朝圣路上的人,一个把心灵的自由看得高于一切的人。  

人生态度:

    花开有花开的美,花谢有花谢的好,对一切命运的安排,我都欣然接受。  

  小苦喋喋,大哀默默,静静地坐着,我的心不再扬起尘土,当我不再关心世界,世界将慢慢向我走来。 

  

向来访者说:

对做客的朋友说:这里没有烟酒茶,没有女人的嘿咻,但有个人的思索感悟,但愿你能从中找到一份精神的交契和情感的共鸣。   

 

对要互加关注者说:我只是大地上的一株草,大海中的一滴水,从不要求人加我的关注,也请你不要要求我加你的关注,如果我认为你是值得我关注,即使你不提这个要求,我也会一千次、一万次地关注你。

 

对邀我加圈者说:老虎向来是一个个的,绵羊从来是一群群的(呵呵,除非我自己加) 

 

对匿名评论者说:你我在有限之生中相遇,亦在无限之生中永诀,就此一别,纵有万般理由,千般失落,更与何人说?  

 

对所有写博者说:写博的时间成本很大,写博实乃寻找纷扰,不在博敌的蜚短流长中沉默,就在博友的客套夸耀中死亡。但人人都在写,为什么? 

 

对报刊的编辑说:谢谢您关照我,博客文字和大多数图片都是原创,若用请告,只要稿费能收到,俺就是贵刊永久的读者。谢绝转发本博客上的一切文章,除非文章涉及对方的相关消息。

 

对新浪网管说:我写博客只是为了保存一下自己的行踪,或给几位关心自己的朋友看,所以人气对我不重要,已被你们删过十几篇评论文字了,有的连底稿也没有留,现在发的几乎都是图片,希望你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手下留情,你们删得去有限的博客文字,却遮不住我们头顶上的广袤苍穹,我的内心有一条隐蔽的交织着痛苦和绝望的通往天宇的光的道路,我的支撑不在这个世界之中,而是在这个世界之外。我所有的署名文章都会文责自负的。 

  

对匿名谩骂者:从没有匿名开过博客或写过文章,也不认识所谓周老虎集团中的任何成员,对网上匿名者的恶意诽谤、不具人格的疯狗狂吠行为,本人一率视为魔鬼撒旦的试炼和逼迫。相信天地之间有杆秤,举头三尺有神灵。到上帝审判之日,这些恶人必照他们所行的住进黑暗,并在硫磺火湖中焚烧,直至永世。 此“说”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门!

          

对加QQ的朋友说:如果姓名、年龄、职业都不想真实告知,请不要加我,我这一生已活得够虚拟的了,不想再玩虚的了。

 

本博2008年6月开张。 争取写到灵魂升天。



 

 

访客
加载中…
开篇的话

我为何起这个博名:

有人问我,为何要起“寻找一个有苦难的天堂”这样一个博名,既然有苦难,怎么又能叫天堂?这博名是不是很矛盾?连一些牧师都这样问我,问的人多了,我不得不解释一下:其实,它一点也不矛盾,这是一个哲学命题,有苦难,才有天堂,没有苦难,我们就不需要寻找天堂,只是,我要找的这个天堂,与上帝所在的天国不同,它不在彼岸,而在此岸,它不是一座普通的教堂,而是一座人间的伊甸园(请这样理解我的博名,即“寻找一个人间天堂”)。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主观臆想。在这个伊甸园里,我不想把人人都引导成圣人,而是恰恰相反,我只想尽量地成全人,要人人活得都像人,要人人都成为一个快乐、自由的“自然人”。也许,这就是我眼中的文明社会的标准吧!    

                                                             

我的写博自白:

分享活着的乐趣,以及活下去的美好。

只有将生活的无奈一丝丝剥开,才能看清自己梦寐以求的未来。

时间有如回状之水, 把我带向没有往昔的故乡, 我只有眺望, 我只有回想, 在一个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我喜欢的话语: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
不是人人都能活得低调的,低调的基础是随时都能高调。

不敢说真话是个人的耻辱,不能说真话是时代的耻辱。

什么是自由?如果人民害怕政府,就是暴政,如果政府害怕人民,就是自由。

当基督呼召一个人时,他是吩咐他来死。对基督徒来说,也是对地上的人类来说,对邪恶保持沉默,就是犯罪。

每一次危机,都可能成为一次转机。每一次流泪的时候,都是经历神的时候。

一点肤浅的哲学知识易于使人相信无神论,而深邃的哲学则引导人转向宗教。




                                                            

  

博文
(2017-07-25 22:30)
分类: 诗情化抑
 
你带着一个人的梦
飞向了大海
许多人掌灯而来
那拍岸的惊涛告诉我们
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你有两个生命
一个在天堂
一个在海上
在天堂的你已去追赶太阳
在海上的你还在守望着月亮

没有人知道
前方是什么地方
那些惊涛会把世界引向何方
好在时间为王
它早就告诉我们
这个世界没有帝王将相

海水苍苍,白雾茫茫
一只只海鸥聚集起来
一排排成行
时而尖叫,时而徘徊
时而扇动翅膀
它们要在暴风雨来临之前
飞向那片泛起红光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教育

分类: 诗情化抑

 

你是我的一个弟兄

今夜,去了世界最寂静的地方

你站在高高的山巅

俯视着红尘的波涛汹涌

饶恕了每一位伤害你的人

 

你多年的忍让与宽容

没能打开一扇锈迹斑斑的铁窗

却让无数睡着的弟兄觉醒了

他们在幽暗的星空下

默默站成一排

从此,仗剑天涯

 

今夜,我不呜咽

只在梦中寻找一道亮光

如水的月光下

有你嶙峋的孤影

若隐若现的踪迹

绝世的爱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时尚

分类: 四季心情
这是小院2016年夏天的样子。


2016年夏天的小院很是繁茂,就是蚊子太多,以致于十几根丝瓜挂在墙头,没有人去摘,最后成为丝瓜瓤,烂在雨水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育儿

分类: 诗情化抑

          我的家园旧了

           我的关节旧了

           我的肌肤旧了

           我的爱好旧了

           我的灵魂旧了

           我的朋友也旧了

           我所有的春光都旧了

 

           只有你是新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教育

分类: 亲情友情

2016年10月,孩子做为中国青年代表,参加了摩洛哥第22届世界气候大会,图为位于摩洛哥西南部的马拉喀什最大的市场,也可以说是非州或世界最繁忙的市场。马拉喀什的意思是“上帝的故乡”。

在会上,孩子为中国代表团充当了自愿者的工作,把法语翻译成英文,再把英文翻译成法语,忙得不亦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时尚

休闲

情感

分类: 四季心情
四月的傍晚,春雨绵绵,小院中的花,艳丽绽放。


种了一段时间的月季,梨花一枝春带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4-10 13:34)
标签:

旅游

时尚

休闲

分类: 履痕点点

一切特行独立的人格,都意味着强大。
我的灵魂和肉体之间的距离如此遥远,而我的存在却如此真实。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3-21 22:01)
标签:

旅游

分类: 履痕点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2-29 22:38)
标签:

情感

时尚

旅游

分类: 行行摄摄
在这个乍暖还寒的季节,你是一片燃烧的雪。


你的孤独是一座花园,你爱在寒冷中绽放孤独,就像你爱在身体的某次疾病中,窥视自己灵魂深处的破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文化

教育

分类: 亲情友情
      昨天晚上十点多,放寒假的儿子回来了,从苏州大学参赛回来了。

      这次儿子是去参加一个重要比赛——jessup 国际法模拟法庭辩论赛,该辩论赛自1959年首次举办,是目前国际上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专业性辩论赛,由哈佛大学创办,每年都吸引了世界上各著名法学院参加,被誉为“法律界奥林匹克”,在国际模拟法庭领域享有极高的声誉。

     贸大这次派出了三名选手,全英文辩论,参赛者的雅思听说水平都在八分左右,既是正方选手,又是反方选手的儿子为这场比赛投入了半年的时间,每天至少阅读了三万字的英文资料,英文书状更是看了一摞又一摞,写了一次又一次,为了能在国内出线,甚至不惜牺牲其它功课的绩点。

      作为孩子的家长,我关注这场比赛也有半年了。昨晚,我跳下床,给儿子开门后,原以为能看到儿子一张兴高彩烈的脸,没有想到,儿子情绪沮丧极了。一问才知,在三场高分完胜(击败中山大学、上海财经大学和另一家始终不愿提名的大学),一场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儿子代表的学校竟没有出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