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京郑敏
南京郑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1,928
  • 关注人气:1,3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简介

    原南京日报编辑记者,江苏省作协会员,自1984年起在《文学自由谈》、《散文选刊》、《散文百家》、《雨花》、《青春》、《中国青年报》、《中国妇女报》、《新华日报》等报刊发表散文500余篇。散文曾获全国“清风杯”散文大奖一等奖。“漂母杯”全球华语散文大奖二等奖。散文集《迎着命中的狂风》和散文《今夜,我站在风中》分别获第五届、第六届金陵文学奖。数篇散文被中国散文学会编入《我最喜爱的中国散文一百篇》,并有杂文入选《江苏杂文五十年》。

  

   一个属蛇的非虚构写作的人,一个从善如流、嫉恶如仇的人,一个独坐在自己风中的人,一个行走在朝圣路上的人,一个把心灵的自由看得高于一切的人。  

人生态度:

    花开有花开的美,花谢有花谢的好,对一切命运的安排,我都欣然接受。  

  小苦喋喋,大哀默默,静静地坐着,我的心不再扬起尘土,当我不再关心世界,世界将慢慢向我走来。 

  

向来访者说:

对做客的朋友说:这里没有烟酒茶,没有女人的嘿咻,但有个人的思索感悟,但愿你能从中找到一份精神的交契和情感的共鸣。   

 

对要互加关注者说:我只是大地上的一株草,大海中的一滴水,从不要求人加我的关注,也请你不要要求我加你的关注,如果我认为你是值得我关注,即使你不提这个要求,我也会一千次、一万次地关注你。

 

对邀我加圈者说:老虎向来是一个个的,绵羊从来是一群群的(呵呵,除非我自己加) 

 

对匿名评论者说:你我在有限之生中相遇,亦在无限之生中永诀,就此一别,纵有万般理由,千般失落,更与何人说?  

 

对所有写博者说:写博的时间成本很大,写博实乃寻找纷扰,不在博敌的蜚短流长中沉默,就在博友的客套夸耀中死亡。但人人都在写,为什么? 

 

对报刊的编辑说:谢谢您关照我,博客文字和大多数图片都是原创,若用请告,只要稿费能收到,俺就是贵刊永久的读者。谢绝转发本博客上的一切文章,除非文章涉及对方的相关消息。

 

对新浪网管说:我写博客只是为了保存一下自己的行踪,或给几位关心自己的朋友看,所以人气对我不重要,已被你们删过十几篇评论文字了,有的连底稿也没有留,现在发的几乎都是图片,希望你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手下留情,你们删得去有限的博客文字,却遮不住我们头顶上的广袤苍穹,我的内心有一条隐蔽的交织着痛苦和绝望的通往天宇的光的道路,我的支撑不在这个世界之中,而是在这个世界之外。我所有的署名文章都会文责自负的。 

  

对匿名谩骂者:从没有匿名开过博客或写过文章,也不认识所谓周老虎集团中的任何成员,对网上匿名者的恶意诽谤、不具人格的疯狗狂吠行为,本人一率视为魔鬼撒旦的试炼和逼迫。相信天地之间有杆秤,举头三尺有神灵。到上帝审判之日,这些恶人必照他们所行的住进黑暗,并在硫磺火湖中焚烧,直至永世。 此“说”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门!

          

对加QQ的朋友说:如果姓名、年龄、职业都不想真实告知,请不要加我,我这一生已活得够虚拟的了,不想再玩虚的了。

 

本博2008年6月开张。 争取写到灵魂升天。



 

 

访客
加载中…
开篇的话

我为何起这个博名:

有人问我,为何要起“寻找一个有苦难的天堂”这样一个博名,既然有苦难,怎么又能叫天堂?这博名是不是很矛盾?连一些牧师都这样问我,问的人多了,我不得不解释一下:其实,它一点也不矛盾,这是一个哲学命题,有苦难,才有天堂,没有苦难,我们就不需要寻找天堂,只是,我要找的这个天堂,与上帝所在的天国不同,它不在彼岸,而在此岸,它不是一座普通的教堂,而是一座人间的伊甸园(请这样理解我的博名,即“寻找一个人间天堂”)。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主观臆想。在这个伊甸园里,我不想把人人都引导成圣人,而是恰恰相反,我只想尽量地成全人,要人人活得都像人,要人人都成为一个快乐、自由的“自然人”。也许,这就是我眼中的文明社会的标准吧!    

                                                             

我的写博自白:

分享活着的乐趣,以及活下去的美好。

只有将生活的无奈一丝丝剥开,才能看清自己梦寐以求的未来。

时间有如回状之水, 把我带向没有往昔的故乡, 我只有眺望, 我只有回想, 在一个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我喜欢的话语: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
不是人人都能活得低调的,低调的基础是随时都能高调。

不敢说真话是个人的耻辱,不能说真话是时代的耻辱。

什么是自由?如果人民害怕政府,就是暴政,如果政府害怕人民,就是自由。

当基督呼召一个人时,他是吩咐他来死。对基督徒来说,也是对地上的人类来说,对邪恶保持沉默,就是犯罪。

每一次危机,都可能成为一次转机。每一次流泪的时候,都是经历神的时候。

一点肤浅的哲学知识易于使人相信无神论,而深邃的哲学则引导人转向宗教。




                                                            

  

博文
标签:

情感

分类: 爱情密谈

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孤立而生的。每个人与每个人都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因为缺少某种契机,两个同类会在茫茫人海中辛苦地寻找。

我,一个长年在黑夜的氤氲中放牧思想的女人;你,一个毕业于一流高等学府研究高端课题的研究员,只因为彼此的名字串起来是一句意境很美的诗,两个失眠的人,就这样在网上宿命般地相识了。

没有谎言,没有隐瞒,从一开始,你就以最真诚的面孔出现。尽管你把自己归为崇尚自然的犬儒主义者,我把自己归为悲观的理想主义者,但这不影响我们相同的话题、相同的精神取向。

我们都属于那种内心有些许骄傲的人。聊天之初,双方语气中都透着一种隐约的霸气,都想在最短的时间征服对方。你涉猎过大量的哲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14 22:36)
标签:

情感

时尚

娱乐

分类: 四季心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12 18:18)
标签:

情感

时尚

教育

分类: 四季心情

每晚十点,我跳舞或散步回家的路上,都能看到一个单薄的老太太站在寒风中烤红薯或烤玉米。昏黄的灯光下,显得那么苍老、瘦弱,实在不忍心,每天路过,我都把她余下的玉米购回家。一连多日,老太太认识了我,每次见我购玉米,都左一声谢谢,右一声谢谢。昨天看她站着都快睡着了,就停下来陪她说了几句话,她告诉我,下午在另一处卖,晚上在这里卖,要躲过城管大队的人。儿子要结婚需购房,还差一大笔钱,每天她要等到最后一批东南大学晚自习孩子回宿舍,才会离开。她还拿出一个纸牌子,告诉我,那个是她的微信号,她已学会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因为现在大学生们身上普遍不带钱。一个年近七十的没有多少文化的老太太居然也能使用自动化金融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时尚

分类: 行行摄摄
晚霞中,看到江堤上有一片粉黛色的乱子草在勃勃生长,那片粉红随风摇曳,如梦如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时尚

分类: 履痕点点
2016年10月11日至10月22日,在波兰、匈牙利、奥地利、捷克、捷克斯洛伐克中欧五国游走了十天。

这十天,有一半是阴雨天,所以留下的图片并不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28 16:17)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四季心情
  又到七夕节,朋友们晒亲情、友情、爱情,叹动情、多情、烂情。而我呢?年老色衰,只能继续在家整理堆积如山的旧杂志。也算是过节的一种方式——晒书。冷不丁,发现十五年前《散文百家》封二上自己的照片,感慨万千……这张照片,自己都没有了,杂志也差点被我扔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06 15:15)
标签:

旅游

时尚

分类: 履痕点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25 22:30)
分类: 诗情化抑
 
你带着一个人的梦
飞向了大海
许多人掌灯而来
那拍岸的惊涛告诉我们
一场骤雨已悄然来临

你有两个生命
一个在天堂
一个在海上
在天堂的你已去追赶太阳
在海上的你还在守望着月亮

没有人知道
前方是什么地方
那些惊涛会把世界引向何方
好在时间为王
它早就告诉我们
这个世界没有帝王将相

海水苍苍,白雾茫茫
一只只海鸥聚集起来
一排排成行
时而尖叫,时而徘徊
时而扇动翅膀
它们要在暴风雨来临之前
飞向那片泛起红光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教育

分类: 诗情化抑

 

你是我的一个弟兄

今夜,去了世界最寂静的地方

你站在高高的山巅

俯视着红尘的波涛汹涌

饶恕了每一位伤害你的人

 

你多年的忍让与宽容

没能打开一扇锈迹斑斑的铁窗

却让无数睡着的弟兄觉醒了

他们在幽暗的星空下

默默站成一排

从此,仗剑天涯

 

今夜,我不呜咽

只在梦中寻找一道亮光

如水的月光下

有你嶙峋的孤影

若隐若现的踪迹

绝世的爱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时尚

分类: 四季心情
这是小院2016年夏天的样子。


2016年夏天的小院很是繁茂,就是蚊子太多,以致于十几根丝瓜挂在墙头,没有人去摘,最后成为丝瓜瓤,烂在雨水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