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明
阿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913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8-21 12:03)

       那天清晨,我又来到了二条巷。师母发来短信,让我去取周勋初先生90岁寿辰专刊。按响门铃的那一刻,学生时代的虔诚依旧,温暖的情愫袅袅浮起。

       二条巷,南京鼓楼的一条寻常巷陌,但对我来说却极不寻常,这闹中取静、不事雕琢的所在,住着南京大学的诸多名师。34年前的那个春节,我和同学们第一次来到这里向老师们拜年。楼老旧,房狭小,光暗淡,没有想到,我们敬爱的老师们就是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做出了大学问。印象更深的是,一栋栋楼高低错落,也不按数字的顺序排列,有的要经过迂回的小路,有的要迈上斑驳的台阶。然而,正是这弯曲僻静、拾阶而上的画面,多少年来一直萦回在我的脑海,让我愈来愈深地体会到“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真义。

       毕业后,我离开了学校,却始终没有远离二条巷。多少次,我来到这里听周勋初先生谈经论道,汲取学术的营养;多少次,我来到这里听朱家维先生娓娓忆往,抚平内心的焦躁。每当走进小巷拐进小区大门,就会情不自禁放慢脚步,怀着学生的恭敬和羞涩轻轻伫立老师家门。有时,看望完老师,我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6 10:16)

       1983年9月,我来到南京上大学。第一个星期天,举目无亲的我无处可去,心想仍按中学的习惯去书店吧!出了南大广州路的校门一路问去,经过只有一间狭窄门面的南京画店、门边挂满板鸭的长江路南北货商店、立着民国高大廊柱的邮政大楼,来到了南京最大的中山东路新华书店。回时,手里多了几本书,似乎消除了一些身在异乡的陌生感。

       那时的书店很少,老师开出的许多书目都买不到,于是我常常穿梭于仅有的几个书店之间,多半也是无果而归。焦虑之外还有几分不适,就是只要书在你手里多停留几分钟,店员就会来干预,怕你弄坏,怕你撕页,甚至怕你窃书,那怀疑的眼光真的让人难以长久驻足。

      大学毕业后,我成了南京的市民,于岁月推移间不断感受着城市建设的节奏韵律,仰头赞叹一座又一座摩天大厦之时,俯身却发现了另一片绿地也在萌芽茁壮。某一天,“南京书城”来了!国营的新华书店之外,竟有了另一种模式的书店!这是改革年代才会有的创举啊!我惊讶于这里琳琅满目的书籍和四处放置的长椅,手执一卷坐上一天也没有人来赶你,再也没有了慌张之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6 10:08)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成了当今最流行的语汇之一,清新之风扑面而来的同时,习惯了刻板机械公文语言的我们,不禁对“在路上”产生了不尽的怀想。“在路上”是一种状态,一种象征,更是一种饱含诗意和忧惧的坚持。

    “在路上”是一种探寻的执着。读过美国“垮掉的一代”代表作家杰克•凯鲁亚克小说《在路上》的人们,都会被那群年轻人交织着快意、烦恼和苦痛的探寻深深感染。书中的主人公为了追求个性,与几个年轻男女搭车或开车,几次横越美国大陆,狂喝滥饮,高谈阔论。他们疯狂和放荡的背后,蕴藏着的是对新的信仰的探究,是对“在别处”生活的追寻。无论是从这部小说本身的语境来看,还是撇开这部小说的情节而论,“在路上”与其说是生活旅途,毋宁说更是精神之旅。

    “在路上”是一种开拓的勇气。“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这是刘屈艳扬一本书的名字,这句话因为其特有的警醒和哲思,为人们广泛传播。这个爱冒险的80后湖南女孩在23岁之前,一直是中规中矩的乖孩子。大学期间的志工经历和对心理学的研习,让她对许多曾经以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和人生理念产生了质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3 16:21)

 

      母亲节的时候,朋友圈里满屏在歌颂和赞美伟大的母亲。有一则微信“不合时宜”地提出:你的妈妈不在朋友圈!当你在朋友圈中也许真的发自肺腑要表达对母亲的爱时,你可知道你的妈妈现在正在干什么?有几个母亲会无聊地刷着朋友圈,去看儿女发在上面的真情告白?

      这位朋友也许有点顶真了,在这样一个信息技术时代,大家利用微信在母亲节表达一下感恩无可厚非,而且我相信多数人并不是为了一种做给他人看的仪式。但是,这份质疑自有值得深思之处。当我们在刷着朋友圈的时候,确实更应该知道母亲此刻在哪里、在做什么。

      答案毋庸置疑:多数的母亲肯定不在朋友圈!她或许是重复着日复一日在田间地头的劳作,或许是为你甚至你的儿女缝补浆洗,或许是在炉火旁准备着你一家三口晚上归来的饭菜,或许是独自在吃着一碗简单的面条,或许是住在医院中而不让你知晓……所以,在朋友圈里歌颂着母亲的我们,更重要的是给母亲打一个电话,问问她身体可安?胃口可好?睡眠可香?知道我们的母亲现在真实的一切。

      有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1 14:31)

      正月初四,天阴微寒,偶尔还飘着几丝小雨。但这样的天气并没有影响我的心情,动摇我继续舍弃生活中无用之物的决心。我花了两个多小时,对阳台上的花草加以芟除,然后又做了一番洒洗扫擦的工作。定睛再看,阳台变得异常整洁,花草仿佛也颔首而笑,心头也为之一亮。

       作为一个非常重视生活中每一个相遇、非常热爱与家居生活有关的器皿物什的人,一路走来,日常用品和人生纪念品越聚越多。有一天,我忽然觉得拥堵了,需要作一番清理了。于是,最近以来,我一直告诫自己,非急需的东西,哪怕再好再便宜也坚决不买;急需的东西,买一件新的就扔一件旧的。同时,我一个房间一个房间、一个角落一个角落开始,把不必要的东西坚决清理出去。在空间骤然扩大、选择难度随之变小的同时,心灵也感到一派轻盈。

       清理的过程对我,对许多人来说一开始都必然是困难的。我想,有两个观念最会阻碍我们的“减法行动”。一个是“等一等”“放一放”的观念。比如衣服,不少人都会想:这件衣服现在虽然穿不下了,或许过几年胖了或瘦了就会能穿了,还是先放着吧,等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下班路过一个卖鱼的摊点,看见一个老人在挑划好的鳝鱼丝,听到摊主和他的对话:“又买给孙子吃?”“是啊,小孙子就好这一口。”“你自己那么节省,好的都给孙子吃啰!”看来,老人是这里的老顾客了。面对这俗而又俗的市井场景,我的脑海里浮起的居然是海子的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猛然悟到,关心粮食、关心蔬菜、关心家人的衣食住行,这里面饱含着寻常人家浓浓的亲情啊!

       不是么?经常去买菜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体验。在琳琅满目的生鲜水产蔬菜面前,我们常常有难以选择的踟蹰,有的是因为家境一般不得不精打细算,有的则是想着怎么为家人换换口味。在一圈圈的逡巡之后,手里提回去的往往都是父母、爱人、孩子爱吃的菜,自己的喜好则多半是让位了。在对菜肴的仔细打量和反复思量里,倾注的是人们对亲人“努力加餐饭”的希冀。所以,买菜不是一个单纯的货币和物质交换的过程,而是一个情感鲜活流动的过程。

      有人说,海子这首诗将幸福生活降到了俗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4 13:15)

       每当我被涌动不息的人流裹进地铁站,每当我站在十字路口面对着川流不息的车辆茫然无措,我都会想:你,我,他,我们这些奔跑不息的人,到底是去哪儿?我们去的地方真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重要吗?我们这样日复一日汲汲以求的东西真是我们内心所需要的吗?我们得到了快乐得到了慰藉得到了宁静吗?在新年开始之际,一部本是献给清华园百年校庆的影片《无问西东》使在尘俗潮流中眩晕不已的我猛然清醒。在我看来,《无问西东》恰恰是要让我们这些埋头东奔西跑的人停下脚步,问一问己心,看一看前方。

      故事从当今时代张果果广告公司的职场生活开始,这个在奶粉提案上背了黑锅的年轻人,无法兑现给四胞胎父母的承诺,在主人公陷入内心挣扎、观众尚未完全明白究里时,影片就已切换成上世纪60年代陈鹏、王敏佳、李想的人生故事。紧接着,时光倒流到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沈光耀是这个片断的主角。直至回溯到20年代的清华园,吴岭澜和梅校长的一席话,终于使我们明白了穿越四个年代的故事的源头,看到了支撑着不同年代青年的共同精神支柱。

       这段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4 10:43)

       那天和同事闲聊,说到父母年事已高,他和妹妹却都无暇顾及,兄妹俩商量把老人送养老院去。父母都表示同意,父亲却又说道:“我们是能够接受新事物的人,去养老院没问题,只怕亲戚和邻居都说你们不孝顺啊!”谁听不出这话的弦外之音呢!于是,同事犯了难。

       那天和同学聚会,不约而同说起了儿女的话题,大家都慨叹现在的孩子对待父母,不像我们对父母那么孝顺、那么上心了。休说在国外和异地的孩子很少与父母交流,就是同在一地的儿女,也难得给父母一个问候,父母发了信息能回一个“好”“嗯”就算懂事,恋爱、婚姻、职业的事更是自有主张,父母往往只是等着他们的“通知”。有一个同学责怪女儿不关心她,女儿却说:“我问你需要什么时,你从来都说不需要。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你需要什么,你说了我自然会去做。”于是,大家一片唏嘘。

        这样的困惑和感慨,也许已不在少数了,是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面临的共同难题。过了知天命之年的我们,是夹在传统与现代之间的一代,反哺父母养育之恩在理念上绝无问题,实践中却有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6 13:31)

       学文学的我,一直很喜欢戏曲。但是,南京的剧场演出不多,而且票价不菲,因此常常是在电视上看戏曲节目。没有想到的是,近年来,随着“文化惠民”工程的推进,去剧场看戏,成了我业余生活最亮丽的风景。

       是听朋友介绍,才知道“文化惠民”演出的。起初颇不信,几十元一张门票?能有多少人看吗?演出的质量能保证吗?第一次看演出是在文化艺术中心听新年戏曲演唱会,没有想到在那个寒冷的夜晚,能有那么多的市民从喧嚣中抽身来听这典雅的京腔吴韵!剧场里座无虚席,真是老少咸集!门口还有人在等票!演出结束,不少人还意犹未尽,哼着自己喜欢的唱段没入城市的夜色。而我,更是忘了职场里的那些不快,忘了红尘中的一切纷扰,真可谓“一曲听初彻,几年愁暂开”啊!

      从来没有想到能如此近距离地看到那些名家。孟广禄、刘桂娟的《林则徐》,王平的《康熙大帝》,王蓉蓉的《状元媒》,茅威涛的《五女拜寿》,方亚芬的《柳毅传书》,季春艳的《珍珠塔》,那些平素隔着电视和网络的名家,如今却近在眼前,如此亲切。行腔运调之间,或“大珠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6 13:22)

       清晨在地铁口,听到一个小女孩对爸爸说:“爸爸,我今天好期待啊!期待去幼儿园和小朋友玩,期待爸爸下午早点来接我。”爸爸说:“好啊!我们每个人每一天,都应该有美好的期待。”女孩开心地笑了,为她心目中美好的期待。

       那一刻,我不禁怦然心动,为这短短而引人遐想的对话,为这普通而耐人寻味的期待。

       幼小的我们,不都曾有过这样微小但却满怀憧憬的期待吗?期待母亲下班带回一颗糖,期待父亲下班带回一只白馒头,期待过年能穿上一件新衣服,期待能早点戴上红领巾,期待能和一个要好的同学坐到同一张课桌,期待新学期能换上一只新书包,期待扫地扫得干净能得到老师的表扬,期待学期末能奖励到两支新铅笔,期待演出时能穿上白衬衫蓝裤子……这些期待,使我们幼小的心装得满满当当,一旦实现,便快乐得想大声歌唱。

       长大的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仍然有期待,只是小的期待变成了稍大的期望。期望有理想的工作,期望有成功的事业,期望有宜居的住所,期望有美满的婚姻,期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