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明
阿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935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8-21 12:03)

       那天清晨,我又来到了二条巷。师母发来短信,让我去取周勋初先生90岁寿辰专刊。按响门铃的那一刻,学生时代的虔诚依旧,温暖的情愫袅袅浮起。

       二条巷,南京鼓楼的一条寻常巷陌,但对我来说却极不寻常,这闹中取静、不事雕琢的所在,住着南京大学的诸多名师。34年前的那个春节,我和同学们第一次来到这里向老师们拜年。楼老旧,房狭小,光暗淡,没有想到,我们敬爱的老师们就是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做出了大学问。印象更深的是,一栋栋楼高低错落,也不按数字的顺序排列,有的要经过迂回的小路,有的要迈上斑驳的台阶。然而,正是这弯曲僻静、拾阶而上的画面,多少年来一直萦回在我的脑海,让我愈来愈深地体会到“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真义。

       毕业后,我离开了学校,却始终没有远离二条巷。多少次,我来到这里听周勋初先生谈经论道,汲取学术的营养;多少次,我来到这里听朱家维先生娓娓忆往,抚平内心的焦躁。每当走进小巷拐进小区大门,就会情不自禁放慢脚步,怀着学生的恭敬和羞涩轻轻伫立老师家门。有时,看望完老师,我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6 10:16)

       1983年9月,我来到南京上大学。第一个星期天,举目无亲的我无处可去,心想仍按中学的习惯去书店吧!出了南大广州路的校门一路问去,经过只有一间狭窄门面的南京画店、门边挂满板鸭的长江路南北货商店、立着民国高大廊柱的邮政大楼,来到了南京最大的中山东路新华书店。回时,手里多了几本书,似乎消除了一些身在异乡的陌生感。

       那时的书店很少,老师开出的许多书目都买不到,于是我常常穿梭于仅有的几个书店之间,多半也是无果而归。焦虑之外还有几分不适,就是只要书在你手里多停留几分钟,店员就会来干预,怕你弄坏,怕你撕页,甚至怕你窃书,那怀疑的眼光真的让人难以长久驻足。

      大学毕业后,我成了南京的市民,于岁月推移间不断感受着城市建设的节奏韵律,仰头赞叹一座又一座摩天大厦之时,俯身却发现了另一片绿地也在萌芽茁壮。某一天,“南京书城”来了!国营的新华书店之外,竟有了另一种模式的书店!这是改革年代才会有的创举啊!我惊讶于这里琳琅满目的书籍和四处放置的长椅,手执一卷坐上一天也没有人来赶你,再也没有了慌张之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6 10:08)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成了当今最流行的语汇之一,清新之风扑面而来的同时,习惯了刻板机械公文语言的我们,不禁对“在路上”产生了不尽的怀想。“在路上”是一种状态,一种象征,更是一种饱含诗意和忧惧的坚持。

    “在路上”是一种探寻的执着。读过美国“垮掉的一代”代表作家杰克•凯鲁亚克小说《在路上》的人们,都会被那群年轻人交织着快意、烦恼和苦痛的探寻深深感染。书中的主人公为了追求个性,与几个年轻男女搭车或开车,几次横越美国大陆,狂喝滥饮,高谈阔论。他们疯狂和放荡的背后,蕴藏着的是对新的信仰的探究,是对“在别处”生活的追寻。无论是从这部小说本身的语境来看,还是撇开这部小说的情节而论,“在路上”与其说是生活旅途,毋宁说更是精神之旅。

    “在路上”是一种开拓的勇气。“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这是刘屈艳扬一本书的名字,这句话因为其特有的警醒和哲思,为人们广泛传播。这个爱冒险的80后湖南女孩在23岁之前,一直是中规中矩的乖孩子。大学期间的志工经历和对心理学的研习,让她对许多曾经以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和人生理念产生了质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3 16:21)

 

      母亲节的时候,朋友圈里满屏在歌颂和赞美伟大的母亲。有一则微信“不合时宜”地提出:你的妈妈不在朋友圈!当你在朋友圈中也许真的发自肺腑要表达对母亲的爱时,你可知道你的妈妈现在正在干什么?有几个母亲会无聊地刷着朋友圈,去看儿女发在上面的真情告白?

      这位朋友也许有点顶真了,在这样一个信息技术时代,大家利用微信在母亲节表达一下感恩无可厚非,而且我相信多数人并不是为了一种做给他人看的仪式。但是,这份质疑自有值得深思之处。当我们在刷着朋友圈的时候,确实更应该知道母亲此刻在哪里、在做什么。

      答案毋庸置疑:多数的母亲肯定不在朋友圈!她或许是重复着日复一日在田间地头的劳作,或许是为你甚至你的儿女缝补浆洗,或许是在炉火旁准备着你一家三口晚上归来的饭菜,或许是独自在吃着一碗简单的面条,或许是住在医院中而不让你知晓……所以,在朋友圈里歌颂着母亲的我们,更重要的是给母亲打一个电话,问问她身体可安?胃口可好?睡眠可香?知道我们的母亲现在真实的一切。

      有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1 14:31)

      正月初四,天阴微寒,偶尔还飘着几丝小雨。但这样的天气并没有影响我的心情,动摇我继续舍弃生活中无用之物的决心。我花了两个多小时,对阳台上的花草加以芟除,然后又做了一番洒洗扫擦的工作。定睛再看,阳台变得异常整洁,花草仿佛也颔首而笑,心头也为之一亮。

       作为一个非常重视生活中每一个相遇、非常热爱与家居生活有关的器皿物什的人,一路走来,日常用品和人生纪念品越聚越多。有一天,我忽然觉得拥堵了,需要作一番清理了。于是,最近以来,我一直告诫自己,非急需的东西,哪怕再好再便宜也坚决不买;急需的东西,买一件新的就扔一件旧的。同时,我一个房间一个房间、一个角落一个角落开始,把不必要的东西坚决清理出去。在空间骤然扩大、选择难度随之变小的同时,心灵也感到一派轻盈。

       清理的过程对我,对许多人来说一开始都必然是困难的。我想,有两个观念最会阻碍我们的“减法行动”。一个是“等一等”“放一放”的观念。比如衣服,不少人都会想:这件衣服现在虽然穿不下了,或许过几年胖了或瘦了就会能穿了,还是先放着吧,等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下班路过一个卖鱼的摊点,看见一个老人在挑划好的鳝鱼丝,听到摊主和他的对话:“又买给孙子吃?”“是啊,小孙子就好这一口。”“你自己那么节省,好的都给孙子吃啰!”看来,老人是这里的老顾客了。面对这俗而又俗的市井场景,我的脑海里浮起的居然是海子的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猛然悟到,关心粮食、关心蔬菜、关心家人的衣食住行,这里面饱含着寻常人家浓浓的亲情啊!

       不是么?经常去买菜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体验。在琳琅满目的生鲜水产蔬菜面前,我们常常有难以选择的踟蹰,有的是因为家境一般不得不精打细算,有的则是想着怎么为家人换换口味。在一圈圈的逡巡之后,手里提回去的往往都是父母、爱人、孩子爱吃的菜,自己的喜好则多半是让位了。在对菜肴的仔细打量和反复思量里,倾注的是人们对亲人“努力加餐饭”的希冀。所以,买菜不是一个单纯的货币和物质交换的过程,而是一个情感鲜活流动的过程。

      有人说,海子这首诗将幸福生活降到了俗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2 10:36)



       听方清平的一段脱口秀,说小时候每逢学雷锋的日子,大街上的老奶奶都不够用,只要有老奶奶往街边一站,马上就有小朋友把她们扶过马路,就这样扶来扶去,有的老奶奶眼看着自己家门,一天都进不去。为这夸张的画面哈哈大笑之余,却有感动和怀念涌上心头,小时候学雷锋的种种景象不由得浮现眼前。

      1963年3月5日,毛主席挥毫为《中国青年报》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从此,每年3月5日前后,全国各行各业都要掀起学雷锋活动热潮,学校当然是跑在前头。最常见的景象正是方清平说的学生们扶老人过街,因为雷锋是这么做的,教科书上的“小明”也是这么做的。小朋友们分配好不同的马路,从清早到傍晚死死守候,看见腿脚不便的老人就搀扶过街。至今仍记得那些老爷爷老奶奶感激而慈祥的笑容,而只要问我们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学校的,我们都会使用那个时代的标准回答:“不要问我的名字,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小兵!”

       记得那时,几所相近的小学成立一个教学片。每到3月5日前后,片区内的学校会联动组织学雷锋活动,最普遍的活动就是理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4 13:15)

       每当我被涌动不息的人流裹进地铁站,每当我站在十字路口面对着川流不息的车辆茫然无措,我都会想:你,我,他,我们这些奔跑不息的人,到底是去哪儿?我们去的地方真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重要吗?我们这样日复一日汲汲以求的东西真是我们内心所需要的吗?我们得到了快乐得到了慰藉得到了宁静吗?在新年开始之际,一部本是献给清华园百年校庆的影片《无问西东》使在尘俗潮流中眩晕不已的我猛然清醒。在我看来,《无问西东》恰恰是要让我们这些埋头东奔西跑的人停下脚步,问一问己心,看一看前方。

      故事从当今时代张果果广告公司的职场生活开始,这个在奶粉提案上背了黑锅的年轻人,无法兑现给四胞胎父母的承诺,在主人公陷入内心挣扎、观众尚未完全明白究里时,影片就已切换成上世纪60年代陈鹏、王敏佳、李想的人生故事。紧接着,时光倒流到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沈光耀是这个片断的主角。直至回溯到20年代的清华园,吴岭澜和梅校长的一席话,终于使我们明白了穿越四个年代的故事的源头,看到了支撑着不同年代青年的共同精神支柱。

       这段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4 16:34)

       时间的流逝从来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仿佛2017年还意犹未尽,2018年就已捷足先登。岁末的几天,经常听到同事在说:元旦怎么过?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事可做。也有朋友在微信里抱怨现在迎新年没有以前热闹了,大家也不怎么走动了。要我说,无需一种统一的仪式来迎接新年,无需一个固定的模式来度过新年,正是人心和社会的进步。

      曾几何时,至多一年才做一件的新衣服、各种凭票证供应的食品、难得上桌的红烧肉、一刻不停的鞭炮声,就是新年的标志;走亲访友拜年,这家拜到那家,就是过年的流程;决心书、新打算新计划,就是新年的仪式。后来,在饭店吃年夜饭取代了在家吃团圆饭,看春节联欢晚会成了家家户户的精神“团圆饭”,寄贺年卡代替了上门拜年,鞭炮在多数地方销声匿迹。再后来,通宵打牌打麻将的,外出旅游的,闭门看电视的,新年的过法各自为政、五彩缤纷,随心!拜年从短信发展到微信,便捷!许多人也不看那吵吵嚷嚷的春节晚会而早早关灯睡觉,一年累到头,难得睡到自然醒,爽翻!群聚式的过年终于成为历史,我们每个人有了“各自的新年”,互不相扰,互不强求。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5 13:32)

       这个寒风凛冽的周末,许多人是在影院度过的。冯小刚、严歌苓合作的一部《芳华》,把人们带回了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那个有着我们这一代人独特青春记忆的年代。影片的最后,是韩红演绎的电影《小花》的插曲《绒花》,时空的带入感骤然增强,许多中老年观众都是听完了最后一个音符才离开影院。朔风依然呼啸,心头有刺痛,有唏嘘,也有关于青春的温暖荡漾。

     《芳华》讲述的是一个部队文工团在1970-1980年间发生的故事,青年男女那些隐秘难言的爱情,不能自主的充满无常的人生命运。文革,1976年的变幻风云,对越自卫反击战,改革开放,这些接踵而至的历史大事件,既是故事展开和人物命运的背景,更是和那个时代一起走过的我们难忘的国家历史和个人纪实。所以,尽管我们明明知道这部电影是冯小刚和严歌苓为自己的青春而作,几乎所有的情节都是在他们的生活中发生的真实,我们仍然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看到昨日的波光。

      不知道《现代汉语词典》为何没有收录“芳华”这个词,而只有同义的“芳年”。“年”“华”虽为一义,“华”字却传达出与“花”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