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长河小说《你在高原》出版后,引起读书界无数关注。本博客欢迎大家前来发表高见。此为研究和讨论《你在高原》的专业博客。

个人资料
你在高原_张炜
你在高原_张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068
  • 关注人气:4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张炜创作简介

张炜,1956年11月出生于山东省龙口市,原籍栖霞县。1975年发表诗,1980年发表小说。现任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专业作家。发表作品一千余万字,出版单行本200余部。作品被译成英、日、法、韩、德等多种文字。

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说《一潭清水》《声音》《玉米》《冬景》;中篇小说《蘑菇七种》《瀛洲思絮录》《秋天的愤怒》;长篇小说《古船》《九月寓言》《外省书》《柏慧》《能不忆蜀葵》《丑行或浪漫》《刺猬歌》;散文《融入野地》《夜思》;文论《精神的背景》《当代文学的精神走向》等。

1999年《古船》分别被两岸三地评为“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和“百年百种优秀中国文学图书”,并被法国教育部和巴黎科学中心确定为法国高等考试教材;《九月寓言》与作者分别被评为“九十年代最具影响力十作家十作品”。《古船》与《九月寓言》入选北京大学的《百年中国文学经典》;《声音》《一潭清水》《秋天的愤怒》《九月寓言》《外省书》《能不忆蜀葵》《鱼的故事》《丑行或浪漫》分别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全国优秀长篇小说奖”、“人民文学奖”“庄重文学奖”“齐鲁文学奖”、“当代奖”、“中国环境文学奖”、“金石堂选票最受欢迎图书奖”、“中国畅销书奖”、“中国最美的书奖”等。新作《刺猬歌》与《芳心似火》反响热烈。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来源:湖南日报2007-03-18 00:16:47  
 
  前不久,美国作家史丹利?米德尔顿曾感慨地说:“如今的读者似乎已无法分辨好小说了。识别好小说需要很大的才能,而有这种才能的人并不多,现在是娱乐时代,已没几个人懂得欣赏一段好文字。” 
  因拜金主义、商业全球化所赐,我们已处于娱乐时代。时代之风对文学、作家及读者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我能够体味并理解米德尔顿先生的无奈,但如果反观中国目前的文学环境,我却能感到另一重无奈:毕竟,我们拥有真正懂得欣赏文字的读者,虽然他们在13亿人的庞大基数中占着可怜的比例,但他们天生拥有的求知欲、幽默感、悟想力、对场景的还原能力使他们构成了最稳定的读者群落。因此,我们现在真正缺乏的是能够捍卫文学尊严、直面生存现实、具有超拔人格魅力的作家与作品。 
  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事实。 
  现在的作家们正日益丧失思考的能力和表达的勇气,丧失了对现实生活基本矛盾的敏感和对人性冲突的关怀。他们或者遁于历史之中,醉心制作关于帝王将相和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来源:湖南日报2007-03-18 00:16:47  
 
  前不久,美国作家史丹利?米德尔顿曾感慨地说:“如今的读者似乎已无法分辨好小说了。识别好小说需要很大的才能,而有这种才能的人并不多,现在是娱乐时代,已没几个人懂得欣赏一段好文字。” 
  因拜金主义、商业全球化所赐,我们已处于娱乐时代。时代之风对文学、作家及读者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我能够体味并理解米德尔顿先生的无奈,但如果反观中国目前的文学环境,我却能感到另一重无奈:毕竟,我们拥有真正懂得欣赏文字的读者,虽然他们在13亿人的庞大基数中占着可怜的比例,但他们天生拥有的求知欲、幽默感、悟想力、对场景的还原能力使他们构成了最稳定的读者群落。因此,我们现在真正缺乏的是能够捍卫文学尊严、直面生存现实、具有超拔人格魅力的作家与作品。 
  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事实。 
  现在的作家们正日益丧失思考的能力和表达的勇气,丧失了对现实生活基本矛盾的敏感和对人性冲突的关怀。他们或者遁于历史之中,醉心制作关于帝王将相和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来源:湖南日报2007-03-18 00:16:47  
 
  前不久,美国作家史丹利?米德尔顿曾感慨地说:“如今的读者似乎已无法分辨好小说了。识别好小说需要很大的才能,而有这种才能的人并不多,现在是娱乐时代,已没几个人懂得欣赏一段好文字。” 
  因拜金主义、商业全球化所赐,我们已处于娱乐时代。时代之风对文学、作家及读者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我能够体味并理解米德尔顿先生的无奈,但如果反观中国目前的文学环境,我却能感到另一重无奈:毕竟,我们拥有真正懂得欣赏文字的读者,虽然他们在13亿人的庞大基数中占着可怜的比例,但他们天生拥有的求知欲、幽默感、悟想力、对场景的还原能力使他们构成了最稳定的读者群落。因此,我们现在真正缺乏的是能够捍卫文学尊严、直面生存现实、具有超拔人格魅力的作家与作品。 
  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事实。 
  现在的作家们正日益丧失思考的能力和表达的勇气,丧失了对现实生活基本矛盾的敏感和对人性冲突的关怀。他们或者遁于历史之中,醉心制作关于帝王将相和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来源:湖南日报2007-03-18 00:16:47  
 
  前不久,美国作家史丹利?米德尔顿曾感慨地说:“如今的读者似乎已无法分辨好小说了。识别好小说需要很大的才能,而有这种才能的人并不多,现在是娱乐时代,已没几个人懂得欣赏一段好文字。” 
  因拜金主义、商业全球化所赐,我们已处于娱乐时代。时代之风对文学、作家及读者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我能够体味并理解米德尔顿先生的无奈,但如果反观中国目前的文学环境,我却能感到另一重无奈:毕竟,我们拥有真正懂得欣赏文字的读者,虽然他们在13亿人的庞大基数中占着可怜的比例,但他们天生拥有的求知欲、幽默感、悟想力、对场景的还原能力使他们构成了最稳定的读者群落。因此,我们现在真正缺乏的是能够捍卫文学尊严、直面生存现实、具有超拔人格魅力的作家与作品。 
  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事实。 
  现在的作家们正日益丧失思考的能力和表达的勇气,丧失了对现实生活基本矛盾的敏感和对人性冲突的关怀。他们或者遁于历史之中,醉心制作关于帝王将相和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炜是我多年的朋友,更是在文坛和社会很有人气的著名作家。但当他将自己的长篇小说新作《刺猬歌》发到我的邮箱时,我得坦率地承认,自己当时的心情的确是忐忑不定的:一方面,能有著名作家将自己的长篇新作赐来,对一名编辑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好事;另一方面,稿件万一……要知道拒绝一位著名作家兼友人的新作同样需要很大的勇气。 
  这样的心情伴随着对张炜新作的阅读渐渐缓释,待合上全稿,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回到肚里,愉快地写上几条意见飞赴青岛与张炜见面,恰逢迟子建也在那里,于是,我们找了一个小酒吧,一边小酌,一边聊“刺猬”,顺利地签下了这部近30万字的长篇新作的出版合同。
  现在,《刺猬歌》已经面世,是非长短读者自有评说,已用不着我这编辑再来说三道四,只是回过头来琢磨一下自己刚接到张炜新作时心情何以忐忑倒是别有一番意思。
  打《古船》起,张炜出版的长篇大约也有近十部了吧,且每一部都有不俗的反响。面对这样一位成熟作家的新长篇,又有什么理由忐忑呢?《古船》是张炜的成名作,也是他的代表作,更是他长篇小说中影响最大的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摘要:民间意识是张炜小说中不可忽略的创作观念,从《古船》开始,民间就已经在张炜的小说中扎根,并在后来的创作中始终贯穿着民间情结。评论家最早把张炜与民间联系起来的小说作品是《九月寓言》,后来的《丑行或浪漫》、新作《刺猬歌》都没有摆脱浓郁的民间情怀,而且作者本人贴近大地的自觉使之在一定程度上还得到了发扬、放大和填实。本文以《刺猬歌》作为研究文本,对张炜的民间立场进行简要探析,第一部分是具体表现,主要有乡土风情、民间文学、对历史的处理等三方面;第二部分是张炜小说中民间立场的不彻底性,很多情况下是因为作者本人作为一个传统的中国知识分子身份决定的,因此他的民间立场也就通过现实和小说虚构双重表现出来。
  关键词:张炜;民间;民间立场;民间文化
  引言
  作为一个立足于山东半岛辛勤耕耘的作家,张炜始终用饱满的笔触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进行忘情地书写,比如其散文作品中汩汩流淌着对昔日农村自然、美丽、纯朴、和谐环境的深切怀恋,把自己融入野地,寄托着作者安顿灵魂的理想化的精神家园。甚至在他的一系列长篇小说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炜的长篇《刺猬歌》(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年1月第1版)像一场丰沛、俊美的雨水,洒在棘窝镇、三叉岛、众多小花鹿蹄子、狐狸、土狼以及廖麦、美蒂、修、霍老爷、霍耳耳、戚金、毛哈、红胡子身上。这些诗意的雨点,纠结着男女主人公廖麦、美蒂四十余年的爱恨情仇、聚散离合,舍身穿过百年滨海荒原莽林,哲学般打落下来,完成了张炜的一曲指向物质世界的挽歌。
  我们所知道的张炜,一贯的桀骜不驯,从《古船》《九月寓言》到《家族》,携了一个雄性的荷尔蒙,摒除虚伪的遁词,倡导“智性和仁慈”“敬畏和怜悯”的力量。他活着,是把生命当作上帝的赐予,而秀美的内心,妄图与世界构成和解。
  但,世界与内心何曾有一刻和解?体现在《刺猬歌》里,首先是丛林畜生和人类的亲善,棘窝镇的大财主霍老爷,天真烂漫地喜欢上美貌的人和畜生,晚年筑了一面大火炕,睡觉时左右都是野物,睡前或醒来都要亲一亲兔子的嘴。刚刚发胖,却又不失处女锐气的珊子,能凭借林中一股飘荡的气味,就能准确地找到卧在草窝里下崽的野物。野物陶冶了她,她在野物世界里获取了机敏、柔情和模样。另一面,则是唐老驼、唐童父子为代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来源:潍坊晚报副刊
    “她来自荒原,肤色如同野蜜”,在张炜最近出的小说里,我又读到了这熟悉的来自大自然的颜色。张炜的作品部部充满了开拓性,他不拘泥于古人,不简单地模仿,更不去为了省力把无名作者的作品改头换面变成自己东西。读他的小说从形式到内容,都读出了探索创新四个字,他是文坛上真正用生命的真诚去对待写作事业的人。他的文章震撼着读者的心灵。所以《刺猬歌》如一棵与众不同的树立于众树木之间,是那么显明和耀眼。
  事先真的不知道消息,那天中午逛书店,却在书架上看到了这本书,服务员说这本新书才来两天,算是有缘份吧,等到晚饭后已看了三分之一,吃过饭又接着看,幸亏是一个人在床上,便成了长明灯。
  累了睡去,书做枕,睁开眼时已是下一点,又翻开书,等再睁开眼时已是三点钟,天明了我渴望知道的书也读完了。这本小说以男女主人公廖麦和美蒂四十多年的爱恨情仇、聚散离合为经,以滨海荒原莽林的百年历史为纬,编织出一个个光怪陆离耐人寻味的故事。
  “你泪水横流,熬黄鳞大扁.”平常的词组,组成了不一般的句子,吸引着人去探索。透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光怪陆离的故事情节,诡谲的叙述气氛,这是我读完张炜的新作《刺猬歌》后的第一感觉。在《刺猬歌》中,人与动物无不相通,人亦动物,动物亦人。“交野物是棘窝村的传统”。秉承着这样的传统,一代又一代的棘窝村人延续着人与动物的离奇故事。在这一片土地上,人与动物是一体的,没有人与畜生之间的禁忌。我们仿佛走进了神话故事的天堂。
  男主人公廖麦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一位性格非常倔强的人物。他渴望的生活是晴耕雨读,“你知道我一直有个心愿,就是记下这七八十年间,镇上的事、它周边的事,写一部‘丛林秘史’。”他对妻子美蒂袒露心迹。在外长达十年的流浪生活,使廖麦回到棘窝村后,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活。面对农场即将被唐同收购的命运,廖麦洞斥唐同是在“血腥掠夺”,他不愿意轻易放弃他的农场,“对我来说,或者忠诚,或者死亡——就是说,我如果背叛了自己,我宁可去死。”他要竭力守护住这片心灵的最后庇护所,那是他的祖辈辈辈与自然、与动物和谐生存的见证地。遗憾的是,美蒂对丈夫的“心愿”,没有感到些许自豪和欣慰,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惧和疼痛”。她和女儿蓓蓓准备无奈地接受这个结局。是选择与妻女一样成为“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来源:生活新报网
      读了《刺猬歌》之后,我强烈地感受到张炜有一个意图。如今,在我们走到外面一眼看过去能看到的现实生活层面来说,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一般而言,这些变化也都符合我们作为知识者和当代人的理想追求,但是我感到,这些大多数人可能会予以认可和赞美的社会面貌的变化,可能给张炜带来很多的不耐烦。理智上张炜和我和大家一样欢呼、期待这种变化,但是我从这部作品中感到他在情感上是不喜欢这些变化的。比如,小说有细节讲到廖麦在回南方母校途中感到世界如此喧闹、肮脏,令他不耐烦,我觉得这种不耐烦也是张炜的不耐烦。面对这种不耐烦,他的作品有一个强烈的意图就是试图把这个看上去俗不可耐的世界再度神秘化、丰富化,让它重新具有某些失去的东西。
  其实这个故事在讲一个现实的社会变革的真实,可是他所讲的社会变革真实和我们这么多年习惯的小说不一样。他把我们有约定俗成看法和称呼的通俗事物再次加以陌生化,比如手枪称之为“小火铳”。用传统的、过去的词汇来重新命名以前被规范化处理过的事物,甚至是整个社会变化发展的历史过程。在语词的层面上,张炜的努力非常大,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