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长河小说《你在高原》出版后,引起读书界无数关注。本博客欢迎大家前来发表高见。此为研究和讨论《你在高原》的专业博客。

个人资料
你在高原_张炜
你在高原_张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555
  • 关注人气:4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张炜创作简介

张炜,1956年11月出生于山东省龙口市,原籍栖霞县。1975年发表诗,1980年发表小说。现任山东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发表作品一千余万字,出版单行本200余部。作品被译成英、日、法、韩、德等多种文字。

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说《一潭清水》《声音》《玉米》《冬景》;中篇小说《蘑菇七种》《瀛洲思絮录》《秋天的愤怒》;长篇小说《古船》《九月寓言》《外省书》《柏慧》《能不忆蜀葵》《丑行或浪漫》《刺猬歌》;散文《融入野地》《夜思》;文论《精神的背景》《当代文学的精神走向》等。

1999年《古船》分别被两岸三地评为“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和“百年百种优秀文学图书”,并被法国和巴黎科学确定为法国高等考试教材;《九月寓言》与作者分别被评为“九十年代最具影响力十作家十作品”。《古船》与《九月寓言》入选北京大学的《百年文学经典》;《声音》《一潭清水》《秋天的愤怒》《九月寓言》《外省书》《能不忆蜀葵》《鱼的故事》《丑行或浪漫》分别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全国优秀长篇小说奖”、“文学奖”“庄重文学奖”“齐鲁文学奖”、“当代奖”、“环境文学奖”、“金石堂选票最受欢迎图书奖”、“畅销书奖”、“最美的书奖”等。新作《刺猬歌》与《芳心似火》反响热烈。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寻找鱼王》的出现,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在张炜四十多年的文学生命中,他创作了太多令人难忘的作品。也许,他给批评家和读者的印象是,他令人敬佩的天才最适合长篇小说。无论是早期的《古船》《九月寓言》,还是后期的《你在高原》《独药师》《艾约堡秘史》,都证明了他在长篇小说创作上的巨大能力。但同时,他其实还是一个杰出的散文家和诗人。近几年,一系列儿童文学作品的出现,特别是《寻找鱼王》短时间内获得众多的荣誉和赞美,又展示了他在儿童文学创作领域的不凡能力。虽然,在六十岁的时候开始儿童文学创作,这肯定来自于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作家对自己文学创作能力所具备的一种明确的知悉,但是,作为谜一样存在的张炜,儿童文学创作仍然使他的神秘感又增添了许多。
    《寻找鱼王》最迷人之处,在于超自然的传奇和自然的普通生活的奇异融合。书中人物炙热的向往、执着的天性、传奇的经历、深情的回忆和讲述,以及梦一般的大自然、祖祖辈辈过下来的山里的日子,所有这些方面构成了一件完整的事情,呈现出动人的美和生命力。这是张炜自身那炙热的意识和生命力的发散,他对山川、河流、旷野、动物、野味……心怀浓烈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时候,父母曾对我说,梦见捉鱼是件好事,是吉祥、发财的预兆。然而,我很少梦见大鱼,但对海边捉鱼很是向往,一是能吃上大鱼,享受美味;二是觉得那样很厉害很神气,捉鱼也是技术活。

  阅读了张炜先生的长篇小说《寻找鱼王》,唤醒了我心底的那份向往。小说中跟随父亲踏上寻鱼之旅的8岁男孩,好像就是我,充满好奇,也伴随着各种困惑与疑问。

  斜眼老头、老族长、老头(“旱手”的后代),老太太(“水手”的后代);学校、湖边、石屋、小猫、蓝色的雾幔、海底的黑洞。那些人、那些物、那些景,在我脑海中留下深刻印象,浮想联翩。

  小说以男孩苦苦寻觅鱼王、学习捕鱼本领为主线,讲述他奇幻神秘的漫漫路程。他住在深山村落里,上学时闻到老师的住处有鱼的香味,被吸引住,一天偷看老师钓鱼的场景,接着他失学了。从父亲口中,他知道了鱼王、老族长,在父亲的引导与陪伴下,他们找到那个被外界称为“鱼王”的老头,拜他为师与干爸。

  长期相处,他与老头建立了感情。老头开口向他讲述鱼王家族不为人知的精彩故事,情节跌宕起伏,语言生动,让人惊讶,不解,又不禁思考。直到老人去世,他还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炜的新作《独药师》,讲述了一个关于独药师世家第六代传人季昨非如何在民国的乱世中摇摆于寻求长生、追求爱情、支持革命三条人生道路之间的故事。
  这其中最吸引人的当属寻求长生。从“独药师”这一特殊对象的选择上,我察觉到严肃文学与类型文学相互交融的可能,在故事的开端,我甚至幻想自己能够目睹一次真实的长生不老,窥视到某些只属于民间的奥秘。这种奥秘与莫言、贾平凹那种一望便知真伪的民间传奇不同,它们应该更贴近那种自成逻辑、略带神秘乃至邪性但却被主流叙述掩盖的真实。“独药师”这个生僻的名词以及作者交待的仿佛确有其事的尘封档案,使长生蒙上了一层神秘而又真实的色彩。
  然而从我们一贯对长生与修仙的想象出发,小说无论是对“独药师”这个特殊的群体,还是对追求长生的具体修炼方式的交待,都是平平无奇的。除了一剂可得长生、但从未体现出药效也未披露制法的“独方”之外,独药师的功课只是“吐纳”、“餐饮”、“膳食”、“遥思”而已,“吐纳”、“膳食”无需多言,所谓“餐饮”指的是修炼者看待世间万物时采取的眼神,所谓“遥思”则是依托于读书之上,一种有节制的想象性活动。
  从《柏慧》、《九月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渴求肉身不死,灵魂不灭,似乎是人类发自本能的美好祈求。出于这种朴素的心理和美好的愿望,各民族都衍生出了关于长生不死的神话。美索不达米亚的神话史诗《吉尔伽美什》讲述了主人公吉尔伽美什为了寻找永恒的生命而进行的冒险故事;西方《圣经》中记载了亚当活了930岁,130岁时还生了儿子塞特,之后又活了800岁的事迹;中国有关长生的典籍和祖传秘方层出不穷:葛洪的《抱朴子》、道家的典籍《道藏》都是祈求长生、炼制丹药的重要著述。而中国民间关于长生不老、羽化升仙的神话则更加生动活泼、瑰丽奇崛:彭祖长寿而不夭、嫦娥偷灵药而不死、八仙历尽磨难终羽化登仙。可见,千百年来“长生”一直是人类一个美好的向往,凡是有可能将这一梦想变为现实的方法,人们都千方百计的尝试。张炜的最新力作《独药师》讲述的正是胶东半岛上一个在海内外都享有盛名而又十分神秘的独药师家族——季家在乱世里企图阻止生命终结的故事。
  关于小说的主题,连本书的作者也表示很复杂。“纵观全部文稿,我怎么也弄不懂他究竟要写什么:革命秘辛?养生指要?情史笔记?”(第2页)似乎难以说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年5月,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张炜的长篇新作《独药师》,距离《你在高原》获茅盾文学奖,已经过去了五年。这部长篇小说刚一出版,便受到文学界、读书界和媒体的广泛关注,报纸网络上,出现了许多关于这部小说的文字。“养生”、“革命”、“爱欲”等字眼,让我顿生好奇之心。可以说,我是怀揣着一种迫切的心情一口气读完的。确实,这是一种美妙而全新的阅读体验。
  这部小说给人最直接的感受是内容出人意料,对养生和情爱有着通透、细腻而又不可思议的描写,大大地超出了我对张炜作品的理解,它跟作者以往的作品都不同。单说养生,我还没在任何一部小说中,读到如此神秘而深邃的记述。所以我说,这是一部不寻常的奇异之书,就如同走进一片热带森林,奇花异果随处可见,惊艳不已。
  如果说以《古船》《九月寓言》为代表的张炜的旧作,大都是围绕着对中国当代社会现实的思考展开的叙述,那么这部新作《独药师》则选取了一个相对远一些的时代背景——20世纪初期。这部作品标有如此清晰的历史尺度,我想作者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们都知道,这一时期,中国正经历“数千年来未有之变局”,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混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渴求肉身不死,灵魂不灭,似乎是人类发自本能的美好祈求。出于这种朴素的心理和美好的愿望,各民族都衍生出了关于长生不死的神话。美索不达米亚的神话史诗《吉尔伽美什》讲述了主人公吉尔伽美什为了寻找永恒的生命而进行的冒险故事;西方《圣经》中记载了亚当活了930岁,130岁时还生了儿子塞特,之后又活了800岁的事迹;中国有关长生的典籍和祖传秘方层出不穷:葛洪的《抱朴子》、道家的典籍《道藏》都是祈求长生、炼制丹药的重要著述。而中国民间关于长生不老、羽化升仙的神话则更加生动活泼、瑰丽奇崛:彭祖长寿而不夭、嫦娥偷灵药而不死、八仙历尽磨难终羽化登仙。可见,千百年来“长生”一直是人类一个美好的向往,凡是有可能将这一梦想变为现实的方法,人们都千方百计的尝试。张炜的最新力作《独药师》讲述的正是胶东半岛上一个在海内外都享有盛名而又十分神秘的独药师家族——季家在乱世里企图阻止生命终结的故事。
  关于小说的主题,连本书的作者也表示很复杂。“纵观全部文稿,我怎么也弄不懂他究竟要写什么:革命秘辛?养生指要?情史笔记?”(第2页)似乎难以说清,但我想小说主题的难以区分恰好是因为养生、革命和爱欲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炜的新作《独药师》,讲述了一个关于独药师世家第六代传人季昨非如何在民国的乱世中摇摆于寻求长生、追求爱情、支持革命三条人生道路之间的故事。
  这其中最吸引人的当属寻求长生。从“独药师”这一特殊对象的选择上,我察觉到严肃文学与类型文学相互交融的可能,在故事的开端,我甚至幻想自己能够目睹一次真实的长生不老,窥视到某些只属于民间的奥秘。这种奥秘与莫言、贾平凹那种一望便知真伪的民间传奇不同,它们应该更贴近那种自成逻辑、略带神秘乃至邪性但却被主流叙述掩盖的真实。“独药师”这个生僻的名词以及作者交待的仿佛确有其事的尘封档案,使长生蒙上了一层神秘而又真实的色彩。
  然而从我们一贯对长生与修仙的想象出发,小说无论是对“独药师”这个特殊的群体,还是对追求长生的具体修炼方式的交待,都是平平无奇的。除了一剂可得长生、但从未体现出药效也未披露制法的“独方”之外,独药师的功课只是“吐纳”、“餐饮”、“膳食”、“遥思”而已,“吐纳”、“膳食”无需多言,所谓“餐饮”指的是修炼者看待世间万物时采取的眼神,所谓“遥思”则是依托于读书之上,一种有节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按:近日,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张炜的长篇小说新作《独药师》。书里的主人公是一位“独药师”,何为独药?何为独药师?中国的养生传统到底是怎样流传的?应该如何理解?我们听听著名文学评论家和作者张炜怎么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年5月,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作家张炜的长篇新作《独药师》,距离《你在高原》获茅盾文学奖,已经过去了5年。
  这部长篇小说刚一出版,便受到文学界、出版界和媒体的广泛关注。报纸上、网络上出现了许多关于这部小说的文字。“养生”“革命”“爱欲”等字眼,让我顿生好奇。可以说,我是怀揣着一种迫切的心情一口气读完了这部小说,真是一种美妙而全新的阅读体验。
  这部小说给人最直接的感受是内容出人意料,对养生和情爱有着通透、细腻而又不可思议的描写,跟作者以往的作品都不同。这点大大超出了我对张炜作品的理解。单说养生,我还没在任何一部小说中读到如此神秘而深邃的记述。所以我说,这是一部不寻常的奇异之书,就如同走进一片热带森林,奇花异果随处可见,让你惊艳不已。
  如果说以《古船》《九月寓言》为代表的张炜的旧作,大都是围绕着对中国当代社会现实的思考展开的叙述,那么这部新作《独药师》则选取了一个相对远一些的时代背景——20世纪初期。这部作品标有如此清晰的历史刻度,我想作者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们都知道,这一时期,中国正经历“数千年来未有之变局”,可以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家张炜每完成一部或几部小说草稿后,就长时间搁置,待到创作激情退去、思绪冷静后再慢慢修订。这样的习惯早在90年代初期就形成,那时他刚写完《九月寓言》,就敏锐地意识到,经济开始起飞的中国社会,正在耗掉太多的传统文化和资源,“有的地方变快了,有的地方就要慢下来。”
  于是,五年前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你在高原》,十卷本一写就是二十多年。最新出版的小说《独药师》酝酿时间更多,一藏就是差不多30年。写好后足足放了3年才交给朋友看,提意见。
  《独药师》的写作灵感来自张炜大学毕业后在档案馆的一段工作经历。有一天,他在老库房里发现一个晚清时流传下来的小手提箱,里面有不同颜色纸张,深深浅浅布满由毛笔或钢笔写成的字迹,间或还夹杂着些英文。
  这个小提箱一直在他脑海中存在。为此,前后花了二十多年时间关注里面提到的、在胶东半岛上流传了几千年的神秘养生术。这是传统文化中过于庞大芜杂的体系,此后岁月的磨砺中,张炜慢慢领悟、并剔除其中“最令人厌恶的劣质部分”。最终将小提箱中的档案材料,变成如今《独药师》中呈现的几个故事元素: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