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长河小说《你在高原》出版后,引起读书界无数关注。本博客欢迎大家前来发表高见。此为研究和讨论《你在高原》的专业博客。

个人资料
你在高原_张炜
你在高原_张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652
  • 关注人气:4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张炜创作简介

张炜,1956年11月出生于山东省龙口市,原籍栖霞县。1975年发表诗,1980年发表小说。现任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专业作家。发表作品一千余万字,出版单行本200余部。作品被译成英、日、法、韩、德等多种文字。

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说《一潭清水》《声音》《玉米》《冬景》;中篇小说《蘑菇七种》《瀛洲思絮录》《秋天的愤怒》;长篇小说《古船》《九月寓言》《外省书》《柏慧》《能不忆蜀葵》《丑行或浪漫》《刺猬歌》;散文《融入野地》《夜思》;文论《精神的背景》《当代文学的精神走向》等。

1999年《古船》分别被两岸三地评为“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和“百年百种优秀中国文学图书”,并被法国教育部和巴黎科学中心确定为法国高等考试教材;《九月寓言》与作者分别被评为“九十年代最具影响力十作家十作品”。《古船》与《九月寓言》入选北京大学的《百年中国文学经典》;《声音》《一潭清水》《秋天的愤怒》《九月寓言》《外省书》《能不忆蜀葵》《鱼的故事》《丑行或浪漫》分别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全国优秀长篇小说奖”、“人民文学奖”“庄重文学奖”“齐鲁文学奖”、“当代奖”、“中国环境文学奖”、“金石堂选票最受欢迎图书奖”、“中国畅销书奖”、“中国最美的书奖”等。新作《刺猬歌》与《芳心似火》反响热烈。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一、农业文明的记忆化石
  张炜的《刺猬歌》,是一部具有史诗性意味和框架的小说,说它具有史诗性意味是因为它在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两个叙事维度的同时推进,以及它以时代为背景对这一复杂变化所做的真实纪录。而在整个写作过程中,叙事方式并非使用一种类似零度写作的非介入方法,而是采取了一种短兵相接的现实介入式写作法,达到一种作家与作品本身、写作客体同呼吸共命运的现场感。这与作家对于客体(现实生活)的在场把握并把这种在场感以在场的方式与高度的时段性表达有关。但这里作家并没有直接表达自我观念,而是采取一种隐蔽介入的小说方式,注视着整个故事与现实的客观性推进。在这一点上,既显示了作家对于写作客体非僭越性的尊重,同时又构成了叙事的第三个维度――写作主体与客体之间的精神性维度。因为作家对主体(自我)情绪的控制隐忍,第三叙事维度和另两个叙事维度的关系处理得相当恰当,它们呈现一种明暗互补关系。这让整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元旦过后到春节前的这段时间,我一直断续读着一本书,这是一本令心灵安详,让精神澄澈,使眼光放远的书,是一本思想开阔、境界深远、寓意丰厚、文字纯粹的书,也是一本融汇着诗的品格、寓言的情致、历史札记的韵味、文化随笔的光芒的书。与其说是一部长书,不如说是一串艺术的音符,在人的眼前交织着,闪烁着,灵动着……
  这部书就是作家张炜的长篇小说《刺猬歌》(人民文学出版社二七年一月第一版)。全书通过廖麦和美蒂的苦难情爱,描述着近百年的历史风情,具有强烈的现实感和浓烈的沧桑感。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叙事,它已经超越了传统的语境,作家的笔触深入到哲学和人性的核心结合部,在一个新的领域关照人生和现实,表现出了勇敢的忧患意识和前卫姿态。《刺猬歌》晴耕雨读式理想的破灭,以及霸权话语的不可逆转,透视出一个生动的充满了矛盾和尴尬的原生态的民生空间。作家坚守在大地上,在理想主义的光辉下,为一个民族苦难的生存状态,镌刻下了经典的颂诗。
  刺猬作为当下生存状态的象征,被赋予了积极的活跃的文学色彩。刺猬是两难境地的代言人,张炜笔下的刺猬体现了理想主义与现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完张炜的新作《刺猬歌》,脑海中突然闪现出美国诗人罗伯特·洛威尔的一首诗,题目是《醒在蓝色的忧郁里》,这种联想让我觉得吃惊又熨帖。或许,我无法真正完全准确地理解和解释作者的本意,只是在走近它,体验它,感受它而已,但我隐约觉得,进入中年的张炜和十几年前那个血气方刚的“愤怒”的“抵抗者”之间,已经发生了某种变化,愤怒的情绪和奔涌的思想依然强劲,但在那持续的对峙所导致的巨大的精神张力中间,我终于听见了一种痛楚的断裂,一声沉重的叹息。
  这在过去是比较罕见的,张炜笔下从来就不缺少出走者、悲剧人物,但惨烈失败如廖麦者还是不多见,从这个人物身上,我们还是可以看出张炜写作的某种跨越和嬗变的踪迹。从浸淫沉埋于莫名的忧郁,到最后血与火般的爆发和毁灭,《刺猬歌》像一曲悲歌,一首长诗,张炜原来的那种习惯的道德紧张感和灵魂自剖性,渐变成了一种悲剧的命运感,一个“历史的必然要求和这个要求实际上的不可能实现”(恩格斯语)之间的必然的悲剧冲突,生存还是毁灭?主人公犹豫和忧郁于两难之间。在这个光怪陆离和耐人寻味的传奇故事中,与其说张炜构造了我们时代的一个巨大的对抗主题,还不如说它展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炜近作《刺猬歌》刚刚出版,我还没有仔细阅读和思考,关于这部作品本身不敢多说什么,但不妨由此出发,讲一讲这些年来我对张炜的一种远距离观察。
  许多研究者都很想从张炜小说中找到一些内容,生发开去,探索在中国文学乃至世界文学谱系中张炜的位置。这种愿望很自然,也契合作家和一般读者的想法。我们都希望把当代作家放在比较可靠的现当代文学乃至世界文学框架内来考量其确定性的价值。
  “当代文学”刚刚走出一个“精致的瓮”,即大一统的文学建制。大一统的文学建制刚刚破碎,还来不及咀嚼其后果。尽管我不太同意旷新年的说法,但仍然觉得很有启发性。他说“当代文学”是一个特殊概念,就是指社会主义政治实践的文化延伸。上世纪70年代末期以后“当代文学”就结束了。这很有历史眼光。不过真有这么一个特殊的“当代文学”,它的崩溃或结束恐怕没那么快,那么早,应该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今天或许仍然处在“当代文学”逐渐消失的尾声部。与此同时,80年代以来又兴起了另一个文学共同体,就是现在认为基本能够说清楚的“新时期文学”与“90年代文学”或“后新时期文学”。但很快这个刚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炜的长篇《刺猬歌》像一场丰沛、俊美的雨水,洒在棘窝镇、三叉岛、众多小花鹿蹄子、狐狸、土狼以及廖麦、美蒂、修、霍老爷、霍耳耳、戚金、毛哈、红胡子身上。这些诗歌的雨点,纠结着男女主人公廖麦、美蒂四十余年的爱恨情仇、聚散离合,舍身穿过百年滨海荒原莽林,有着决绝孤傲的勇士意味,哲学般打落下来,完成了张炜的一曲指向物质世界的挽歌。
  “其中既有浓烈的寓言色彩,又凸显出尖锐的现实冲突。写奇人畸爱,写野地生灵,将二者水乳交融地绘制成一幅幅具有强大生命张力的、野性充溢的多彩画卷。”这是该书打出的广告,而我也确认,事实如此。我们所知道的张炜,一贯的羁骜不驯,从《古船》《九月寓言》到《家族》,携了一个雄性的荷尔蒙,摒除虚伪的遁词,倡导“智性和仁慈”“敬畏和怜悯”的力量。他活着,是把生命当作上帝的赐予,当作宝贝,而秀美的内心,妄图与世界构成和解。
  但是这又是个悖论,世界与内心何曾有一刻和解?体现在《刺猬歌》里,首先是丛林好畜生和人类的亲善,棘窝镇的大财主霍老爷,天真烂漫地喜欢上美貌的人和畜生,晚年筑了一面大火炕,睡觉时左右都是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炜是我一直心仪的作家,知道他有很多作品都相当著名,比如古船、秋天的愤怒、九月寓言等,虽然没有认真读过,却知道他是成名很早、有强大影响力的山东作家。最近,在当代杂志2007年第一期上发现了张炜的最新长篇小说《刺猬歌》,可以说是慕名而读,但读得相当艰苦。直到把同期上的所有文章过完后,才硬着头皮啃这部有点玄幻的小说。
  小说讲的是棘窝镇发生的一系列故事,主人公是廖麦和美蒂,廖麦一家与唐童父子的深仇大恨,而美蒂是山林里的一只刺猬精,两人相爱并最终走到一起。廖麦是一个大学生,毕业后因与社会环境格格不入,索性抛弃了工作回家与妻女耕读相守,两人感情如胶似漆,虽然中途经过女诗人修的浪漫插曲,最终还是挺了过来。但更大的趁势是工业的急骤膨胀,无情地压缩了农耕的领地,邪恶的企业家唐童疯狂地挖金矿,与洋人合作盖紫烟大垒,甚至在海中的三叉岛搞起了旅游区,他无时不盘算着财富,挤兑盘剥着平民百姓,甚至不惜巴结权势威赫的金堂,无所不能无恶不作。那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财富极度扩张的过程中,所有的人都无一例外地卷入其中,珊婆作了帮凶、黄毛作了干将、老道充当爪牙,连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来源:湖南日报2007-03-18 00:16:47  
 
  前不久,美国作家史丹利?米德尔顿曾感慨地说:“如今的读者似乎已无法分辨好小说了。识别好小说需要很大的才能,而有这种才能的人并不多,现在是娱乐时代,已没几个人懂得欣赏一段好文字。” 
  因拜金主义、商业全球化所赐,我们已处于娱乐时代。时代之风对文学、作家及读者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我能够体味并理解米德尔顿先生的无奈,但如果反观中国目前的文学环境,我却能感到另一重无奈:毕竟,我们拥有真正懂得欣赏文字的读者,虽然他们在13亿人的庞大基数中占着可怜的比例,但他们天生拥有的求知欲、幽默感、悟想力、对场景的还原能力使他们构成了最稳定的读者群落。因此,我们现在真正缺乏的是能够捍卫文学尊严、直面生存现实、具有超拔人格魅力的作家与作品。 
  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事实。 
  现在的作家们正日益丧失思考的能力和表达的勇气,丧失了对现实生活基本矛盾的敏感和对人性冲突的关怀。他们或者遁于历史之中,醉心制作关于帝王将相和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炜是我多年的朋友,更是在文坛和社会很有人气的著名作家。但当他将自己的长篇小说新作《刺猬歌》发到我的邮箱时,我得坦率地承认,自己当时的心情的确是忐忑不定的:一方面,能有著名作家将自己的长篇新作赐来,对一名编辑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好事;另一方面,稿件万一……要知道拒绝一位著名作家兼友人的新作同样需要很大的勇气。 
  这样的心情伴随着对张炜新作的阅读渐渐缓释,待合上全稿,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回到肚里,愉快地写上几条意见飞赴青岛与张炜见面,恰逢迟子建也在那里,于是,我们找了一个小酒吧,一边小酌,一边聊“刺猬”,顺利地签下了这部近30万字的长篇新作的出版合同。
  现在,《刺猬歌》已经面世,是非长短读者自有评说,已用不着我这编辑再来说三道四,只是回过头来琢磨一下自己刚接到张炜新作时心情何以忐忑倒是别有一番意思。
  打《古船》起,张炜出版的长篇大约也有近十部了吧,且每一部都有不俗的反响。面对这样一位成熟作家的新长篇,又有什么理由忐忑呢?《古船》是张炜的成名作,也是他的代表作,更是他长篇小说中影响最大的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摘要:民间意识是张炜小说中不可忽略的创作观念,从《古船》开始,民间就已经在张炜的小说中扎根,并在后来的创作中始终贯穿着民间情结。评论家最早把张炜与民间联系起来的小说作品是《九月寓言》,后来的《丑行或浪漫》、新作《刺猬歌》都没有摆脱浓郁的民间情怀,而且作者本人贴近大地的自觉使之在一定程度上还得到了发扬、放大和填实。本文以《刺猬歌》作为研究文本,对张炜的民间立场进行简要探析,第一部分是具体表现,主要有乡土风情、民间文学、对历史的处理等三方面;第二部分是张炜小说中民间立场的不彻底性,很多情况下是因为作者本人作为一个传统的中国知识分子身份决定的,因此他的民间立场也就通过现实和小说虚构双重表现出来。
  关键词:张炜;民间;民间立场;民间文化
  引言
  作为一个立足于山东半岛辛勤耕耘的作家,张炜始终用饱满的笔触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进行忘情地书写,比如其散文作品中汩汩流淌着对昔日农村自然、美丽、纯朴、和谐环境的深切怀恋,把自己融入野地,寄托着作者安顿灵魂的理想化的精神家园。甚至在他的一系列长篇小说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炜的长篇《刺猬歌》(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年1月第1版)像一场丰沛、俊美的雨水,洒在棘窝镇、三叉岛、众多小花鹿蹄子、狐狸、土狼以及廖麦、美蒂、修、霍老爷、霍耳耳、戚金、毛哈、红胡子身上。这些诗意的雨点,纠结着男女主人公廖麦、美蒂四十余年的爱恨情仇、聚散离合,舍身穿过百年滨海荒原莽林,哲学般打落下来,完成了张炜的一曲指向物质世界的挽歌。
  我们所知道的张炜,一贯的桀骜不驯,从《古船》《九月寓言》到《家族》,携了一个雄性的荷尔蒙,摒除虚伪的遁词,倡导“智性和仁慈”“敬畏和怜悯”的力量。他活着,是把生命当作上帝的赐予,而秀美的内心,妄图与世界构成和解。
  但,世界与内心何曾有一刻和解?体现在《刺猬歌》里,首先是丛林畜生和人类的亲善,棘窝镇的大财主霍老爷,天真烂漫地喜欢上美貌的人和畜生,晚年筑了一面大火炕,睡觉时左右都是野物,睡前或醒来都要亲一亲兔子的嘴。刚刚发胖,却又不失处女锐气的珊子,能凭借林中一股飘荡的气味,就能准确地找到卧在草窝里下崽的野物。野物陶冶了她,她在野物世界里获取了机敏、柔情和模样。另一面,则是唐老驼、唐童父子为代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