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长河小说《你在高原》出版后,引起读书界无数关注。本博客欢迎大家前来发表高见。此为研究和讨论《你在高原》的专业博客。

个人资料
你在高原_张炜
你在高原_张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218
  • 关注人气:4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张炜创作简介

张炜,1956年11月出生于山东省龙口市,原籍栖霞县。1975年发表诗,1980年发表小说。现任山东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发表作品一千余万字,出版单行本200余部。作品被译成英、日、法、韩、德等多种文字。

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说《一潭清水》《声音》《玉米》《冬景》;中篇小说《蘑菇七种》《瀛洲思絮录》《秋天的愤怒》;长篇小说《古船》《九月寓言》《外省书》《柏慧》《能不忆蜀葵》《丑行或浪漫》《刺猬歌》;散文《融入野地》《夜思》;文论《精神的背景》《当代文学的精神走向》等。

1999年《古船》分别被两岸三地评为“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和“百年百种优秀文学图书”,并被法国和巴黎科学确定为法国高等考试教材;《九月寓言》与作者分别被评为“九十年代最具影响力十作家十作品”。《古船》与《九月寓言》入选北京大学的《百年文学经典》;《声音》《一潭清水》《秋天的愤怒》《九月寓言》《外省书》《能不忆蜀葵》《鱼的故事》《丑行或浪漫》分别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全国优秀长篇小说奖”、“文学奖”“庄重文学奖”“齐鲁文学奖”、“当代奖”、“环境文学奖”、“金石堂选票最受欢迎图书奖”、“畅销书奖”、“最美的书奖”等。新作《刺猬歌》与《芳心似火》反响热烈。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张炜作品中的女性,一直是因有光彩而得到好评的。那些八十年代的小说写到了一些农村少女与少男之间心灵碰撞而产生的一种介于友谊与爱情之间的朦胧感情,曾让人感到清新和愉悦。但对于女性来说,爱情和婚姻毕竟是一生中的大事,也是观察和了解她们的重要窗口。因而在长篇小说里塑造女性形象就无法回避这些问题。《九月寓言》是继《古船》之后继续反思历史的作品,可以理解为发生在秋天里的含有哲理的故事。作者是蘸着泪水,用不同色彩来写这段生活的,因而让人感到沉重和压抑。张炜说过:“没有精神自由的时代,就不会尊重人,尤其不可能尊重女人。”人们从那刚刚逝去年代里的农村女性系列,看到了她们在人生旅途艰难挣扎的轨迹。


    恩格斯说过:“如果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那么也只有婚姻才合乎道德。”这句名言告诉人们:爱情和婚姻是男女之间感情生活中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两个阶段,爱情应当是婚姻的基础,婚姻则是爱情发展的必然结果。《九月寓言》在写到农村少女的爱情和婚姻时,则联系着中国的国情表现了她们只能选择爱情而不能掌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摘要:《九月寓言》是张炜的小说创作中很特别也很有分量的一部,它因其丰厚的精神意蕴留给人们太多想象的空间,流浪、奔跑、大地、小村、田野等意象灵动鲜活地组成了生气贯注的民间故事,而大地与人的关系也昭示着作者生活于一个物化时代的精神理想。
  关键词:九月寓言;民间;精神漫游
  在八十年代,张炜的长篇小说《古船》以极具理性色彩的深沉厚重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洼狸镇人数十年的苦难历史的包围和纠缠,隋抱朴白天黑夜孤守磨房琢磨苦难的根源和摆脱苦难的途径等,那悲天悯人的叙述让人感受了一种命运难以主宰的无奈和压抑。一艘由传统中驶来的“古船”,它的承载引发了人们许多的思考。它是张炜在那个时代的文学业绩。
  进入九十年代,张炜推出了《九月寓言》,这也是一部长篇小说,但其风格与前相比已大不相同,虽然生活中依然有苦难,可人们感受到的是生命飞扬处的欢畅、生存之重下的欢乐。我们有理由认为作者是在讲述一个精神家园的故事,是在讲述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大地的关[1]系。此前稍早发表的散文《融入野地》,被评论界视为张炜“心灵的宣言和精神的总结”。而张炜在《九月寓言》出版的时候又把它作为代后记,可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8-04 17:08)
1927年,鲁迅在《略论中国人的脸》中谈到:看看中国人的脸,再看看外国人的脸,可以发现中国人脸上缺少一样东西,这就是“兽性”:人丧失了野性,只能使牧人喜欢,于本身并无好处。倘不得已,我以为还不如带些兽性。所以,要改变中国人驯顺的状态,是要恢复人原有的蛮性。周作人则从“小儿的争斗”中引发出具体的原始人的“独立自主精神”、“蛮勇精神”(《小儿的争斗》)。“五四”新文化战士普遍有感于国民赢弱的身体和麻木的精神,羞于“东亚病夫”的称呼,而强调人性的复原,呼唤原始的生命力。这几乎成为20世纪中国文学在寻求独立解放和自由富强的民族呼声中时隐时现、一直探求的一个重要的思想命题。
  在“五四”“个性解放”的时代潮流中,人的生命意识普遍觉醒;但在“大革命”以后,知识分子关注社会的中心从个性解放转向了政治的社会解放和民族解放,文学主流也从表现人的生命意识、文化意识转向了表现人的阶级意识、民族意识和阶级斗争、民族斗争;而废名、沈从文等人关注生命意识的平和的声音显得很微弱,而且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文革”。到了新时期,文学逐步恢复了“人学”、“生命学”传统,表现人性、人情、人道的作品增多,生命意识重新凝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张炜小说《九月寓言》

    

蔓延着野草,有野的生灵流窜,有人的生命哭喊.那扯天连地的绿色地瓜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过作家张炜先生的散文集、中短篇小说集和几部长篇小说,看过他的诸多照片,听过他作报告。我印象中的张炜先生总是双眉微蹙或紧蹙,不管他身处何地、何种身姿。他似乎总在思索,思索着生活与追求,思索着自然与社会,思索着生命与人性。从国内的文化到国外的意识形态,从远古到现代到未来,似乎都属于他凝神静思的范畴。拜读《九月寓言》,我仿佛看到张炜先生站在一幢简陋的矮屋旁,面对无边的黑夜和广袤的荒野,发出一阵阵无声的呼唤,那是一个灵魂深处的思索,那是一个生命对一种最原始、最本真、最质朴的生存状态的礼赞。手捧这部小说,我始终被这种思索和礼赞感动着。
一、迷人的小村和野地
  一个从遥远的地方迁居到此的小村人以土地为生,土地是整个小村人的物质保障和信念支柱,他们土里生土里长,土里滚土里爬,用一句能够真切反映他们心声的话来说就是“土人离土不活”。这个小村多年来坚守着自己奇特的传统,独立、封闭、集体意识强。姑娘必须嫁本村,寡妇也不能逃出村去,她们都是“小村的根苗”,那些当地女人瞧不起这个村的男人,这是小村自己想的法儿; 黑煎饼是庆余带给小村的一样好东西,外村人可以品尝,可绝对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九月寓言》复活的是前现代农业文明的生活理想,关于人与大自然的关系的生态表述亦是该小说的核心之一。
  《九月寓言》开篇就写道:
  谁见过这样一片荒野?疯长的茅草葛藤绞扭在灌木棵上,风一吹,落地日头一烤,像燃起腾腾的火。满泊野物吱吱刷刷奔来奔去,青生生的浆果气味刺鼻。兔子、草獾、刺猬、鼹鼠……刷刷奔来奔去。[1]
  张炜笔下的大自然与陶渊明诗歌中的桃花源、沈从文《边城》中的湘西世界中大自然的气象颇不相同,陶渊明、沈从文等人总是描绘那种单纯清秀、质朴淡雅、秀丽明媚的自然景象,而张炜笔下的自然气象往往是重浊,浑厚,繁杂,但又生机勃勃,野性十足。与之相应的是,张炜笔下的人物也是重浊浑厚,但又生机勃勃,野性十足的。这种人与大自然的和谐与融合是《九月寓言》中的生态意识非常鲜明的体现。小村中三宝之一,美丽的少女赶鹦就是大自然化育的精灵,她那随时奔跑的情态,喷射不息的热情,就像一匹宝驹,集中了自然的所有精粹,光华煜煜。小说常常描写小村年轻人月夜里到野地上四处游荡,嬉戏玩耍,
  就在一道自然形成的大沙岗的漫坡上,在夏季的最后一天,火一样的千层菊会同时开放。这是一只神奇的大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摘要:《九月寓言》是张炜的小说创作中很特别也很有分量的一部,它因其丰厚的精神意蕴留给人们太多想象的空间,流浪、奔跑、大地、小村、田野等意象灵动鲜活地组成了生气贯注的民间故事,而大地与人的关系也昭示着作者生活于一个物化时代的精神理想。
  关键词:九月寓言;民间;精神漫游
  在八十年代,张炜的长篇小说《古船》以极具理性色彩的深沉厚重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洼狸镇人数十年的苦难历史的包围和纠缠,隋抱朴白天黑夜孤守磨房琢磨苦难的根源和摆脱苦难的途径等,那悲天悯人的叙述让人感受了一种命运难以主宰的无奈和压抑。一艘由传统中驶来的“古船”,它的承载引发了人们许多的思考。它是张炜在那个时代的文学业绩。
  进入九十年代,张炜推出了《九月寓言》,这也是一部长篇小说,但其风格与前相比已大不相同,虽然生活中依然有苦难,可人们感受到的是生命飞扬处的欢畅、生存之重下的欢乐。我们有理由认为作者是在讲述一个精神家园的故事,是在讲述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大地的关[1]系。此前稍早发表的散文《融入野地》,被评论界视为张炜“心灵的宣言和精神的总结”。而张炜在《九月寓言》出版的时候又把它作为代后记,可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4-23 09:17)
     河头变浅了,不能停船了,码头荒废了,古庙毁了,人们在经历了那如烈火焚烧般的苦难岁月之后,在老一辈的逐渐逝去之后,他们的心中究竟还能有多少关于历史的印象与总结,是不是那些曾经辉煌,曾经苦难的历史就只能如同那艘古船一样只能被收藏,只能被展览,而人们却无能为力呢。
     看了张炜的<<古船>>我才发现我的心中有种前所未有的恨,我恨那个时代,我恨,原来并不是所有苦难的人都是善良,公正的,并不是所有恶人都总是让人厌恶,他们也有让人同情的时候,在那里面,在土改中,在本如此正义辉煌的土改中,却难免会有些不入流的人混在其中,他们无恶不做,他们罪大恶极,对那些地主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他们还有人性吗?如赵多多之流,可是他们却一直活得好好的,活的那么长,那么久,那么逍遥,那些地主在受难之后只道报复,可恶又可悲,他们的如此这般把个本来还算平静的小镇搞得是人心惶惶,既悲苦又苍凉,我恨战争,恨争斗,恨那些可恨却又不得不让人同情的人性,不过还好我们还到了希望.一个就是那王书记,是他让我们看到了光明正义的党,看到了革命胜利及其以后的希望。虽其微小,却可以燎原.还有一个就是抱朴,他在苦难中默默忍受着,为全镇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84年《百年孤独》中译本的出版加速了中国新时期文学的进步,帮助了扎西达娃、格非等文学新人的成长。在我国被称为80年代最出色的长篇小说《古船》,无疑受到《百年孤独》的很大影响。《百年孤独》写马孔多小镇百年的变迁、布恩蒂亚家族七代人离奇坎坷的经历。张炜借《百年孤独》的笔法尖锐泼辣地、淋漓尽致地、充满道德义愤地、拷问般严峻地描写了洼狸镇农民近四十年来所走过的苦难历程。两者都是对一个古老的家族、古老的村庄进行了现代文明、现代意识的关照和审视,从一个家族感受到整个民族的悲伤,从一个村庄寻找出整个社会的滞重。
    一、民族心态中的愚昧与残暴
    中国与拉美国家有着相似的近代史,都曾被侵略和奴役,透过相似的历史,两位作家揭露了民族心态中相似的丑陋一面。
    《百年孤独》中霍·阿·布恩蒂亚对磁铁、放大镜、冰块感到惊讶与迷惑,他“庄严地将手放在冰块上,说道:`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马孔多居民认为电影是欺骗人的玩意,因为“他们为之痛哭的人物,在一部影片里死亡和埋葬了,却在另一部影片里活的挺好,而且变成了阿拉伯人”。菲兰达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当下读者来讲,《斑斓志》最大的意义不是呈现一个多么真实的苏轼,而是展示一个独特的苏轼。这个苏轼首先是独属于张炜的,是张炜眼中的苏轼。在张炜眼中,苏轼是个心肠柔软的人,否则他怎么会为囚室中的犯人流下热泪?苏轼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否则岂有关于日常凡物的清新诗词?苏轼是个能干的官吏,否则又岂能在多个地方留下传颂至今的政绩?
  张炜认为:“我们如果把‘伟大’一词、把一件过于庄严的行头披挂在诗人身上,在许多时候会觉得不合体量。”不管苏轼的名头多么响亮、成就多么卓绝、影响力多么深远,张炜想介绍给读者的是一个活在万丈红尘中的苏轼。这个苏轼活得多姿多彩、五彩斑斓,积聚着生活的诸多况味、传递出生命的复杂感受。
  “当他任由自己的心性享用时间的时候,微笑就在脸上绽开;没有了这样的时光,心灵就开始干枯。自由是生命的活水,稍稍得到滋润,心田就会有一次生长,抽出绿芽。”从此地到彼处任职、从此地贬谪至彼地,苏轼慢慢地走着。虽然不管是否身不由己,皆是公事,他却因之为自己打开一扇有别于日常的窗户。或见识路上的风景,或细察当地民风民情,都是诗人任性自然、追求自由的体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