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侨乡时报倪伟李
侨乡时报倪伟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402
  • 关注人气:3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倪伟李,80后,莆田人。现为某报社副刊编辑、莆田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福建省作家协会青年作家。已出版作品集《绿了青春的伤疤》《石头的婚礼》《水色的光芒》《纸上的硝烟》《红尘的烟火》《光芒的降临》《尘世的光明》等。主编《四海文艺》《朦胧诗》《朦胧诗2017卷》《福建诗歌精选》《朦胧诗2018卷》等书。

 QQ:1550999608。电话:0594——6923886 

 通联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文献西路市大楼莆田侨乡时报社编辑部   倪伟李(收) 邮政编码 351100 

 

 投稿邮箱:niweili2012@163.com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中国朦胧诗》
《朦胧诗》投稿邮箱:1055578115@qq.com
汽车遥控器
加载中…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高考加油站
扬帆计划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9-01-21 17:37)
诗性的光辉
诗性的光辉
——倪伟李诗集《尘世的光明》序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莆田侨乡时报2019年1月23日副刊版面《壶兰文苑》《文化长廊》《侨乡茶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稿费

《侨乡时报》稿费将通过银行账号转账,故而请来稿的作者务必在文章下面留下真实姓名、银行账号(最好是农行)、持卡人姓名、开户行名称等相关信息。未收到稿费的,也请把文章名、发表日期和银行卡号一并发到我邮箱:niweili2012@163.com(邮件名请备注稿费)。到时将由财务统一转账!

备注:投稿《侨乡时报》副刊的作品必须原创,文责自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朦胧诗2017卷》正式出版目录(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

                    《中国朦胧诗2018卷》征稿启事

继《中国朦胧诗》《中国朦胧诗2017卷》之后,我们将于今年出版诗歌选本《中国朦胧诗2018卷》,特向诗人们和海外华人征稿。

作品要求
1、近十年来创作的能代表个人最高水平的现代诗歌。篇数为10首(最好是校对过的诗稿)。
2、具有内涵的诗歌作品。
3、不收口水诗、下半身诗歌。

选稿标准:
为保证作品集的质量,本着“质量为上,择优选稿”的原则选稿。尤其关注民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莆田侨乡时报2018年3月23日副刊版面《侨乡茶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莆田侨乡时报

莆田侨乡时报

主办:福建省莆田市委会

统一刊号:CN-35(Q)0029

国内外公开发行

 

副刊壶兰文苑:纯文学稿子

副刊侨乡茶座:生活类稿子

副刊乡情乡韵:莆田摄影类作品 


副刊长廊:类稿子,含书法,绘画等

(本博客2009年2月24日开)

 本报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503004000116

 

公告

《莆田侨乡时报》(刊号:CN35(Q)0029,国内外公开发行)新开辟副刊版面“侨乡茶座”,并向广大读者征集描写百姓生活的随笔类文字。关注发生在百姓身边的故事,讲述百姓自己的“柴米油盐”。内容要求生动、活泼,有趣(网人网事、笑话、短剧亦可)字数限制在500到1500之间,欢迎原创。

 

投稿邮箱:niweili2012@163.com

 

副刊侨乡茶座版面



副刊侨乡茶座版面

【多棱镜】栏目样稿:

公鸡和母鸡

母鸡下蛋特别勤,每天一个,从不间歇,有时还是双黄蛋。母鸡很自豪,下蛋后就“个个大、个个大”地叫着,向主人报喜。主人听到了,知道它下了蛋,很高兴,就奖给它几把米。
  一旁的公鸡很不服气,心想,我天天起早打鸣,主人跟没听见似的,一粒米都不奖给我,且不是白叫了?从此,公鸡再也不起早打鸣了,总是睡得很晚才起。起来后,也装模作样地学母鸡“个个大、个个大”地叫,想主人撒点米给它。
  主人发现,公鸡已好久没有打鸣了,大白天的反而在那乱叫,声音怪怪的,一怒之下,拿起扫帚就向它砸去。公鸡灰溜溜地跑开了。主人走后,公鸡不满地对母鸡说:“不就是下了一个蛋吗?有什么了不起,整天在那嚷嚷。”母鸡回答:“我下了蛋,是事实,叫几声有什么错吗?总比不下蛋还在那空叫唤的强吧?”说完,继续骄傲地叫了起来——
个个大,个个大……

 

           哭村

粤东山村有一个女孩子,父亲早逝,她和母亲过着很贫困的生活。女孩子很孝顺。母亲生病了,没有钱医治,她就去山里采蘑菇,挑草药,挖竹笋,卖钱给母亲抓药。母亲的病迟迟不好,她常伤心地落泪。一天,她采蘑菇累了,坐在山间休息,想到母亲的病,又流泪不止。她流的泪滴在石头上,竟变成金子。她用金子去换药,母亲的病终于好了。
 村里人听说这件事,都争相模仿女孩子悲泣,果然,流出的泪也变成了金子。于是村里人都长哭不止,得了很多金子,家家都变得富裕了。
  然而村里除了女孩子和她母亲外,人人都面目凄楚,从此不会笑了。方圆百里的人都称这个村子叫哭村。

 

 

冷处理

“吴处长,你的上门女婿已在科员位置踏步8年了,何不趁你现在手握重权,给他提个正科。”
“老李啊,亏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官!你想想,我若给那小子提了官,他应酬的机会天天有,那可要苦了我的女儿啊!若他日后步步高升,辉煌腾达了,恐怕连我都敢顶,那何谈一切尽在掌握。”

 

 吧女

小红在酒店吧台上班,许多与老板有交情的顾客在结帐时总让她叫老板过来。不就是为了打折嘛,小红心知肚明,她不是以老板到外市谈业务为由,就是把自己的手机关掉,再用吧台电话打自己手机,然后把“你所拨的手机已关机”拿给顾客听。其实老板就在看帐本。有的顾客结帐时索要发票,小红装做一副无奈抱歉的样子:发票刚用完,过两天烦你过来拿。显然,谁吃饱了会再来一趟?

 

         情人的代称

“怀旧”酒吧的烛光橙黄得暧昧,葡萄酒浇的伊人的脸红得妩媚,一曲优美的《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唱得让人心碎,想依靠,需要安慰。锋发现局里的琴也在这里,她对面坐着位气度不凡的男人。琴也在打量锋对面的女人。出于礼貌,锋走过去与琴打招呼,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那位是谁?“表哥!”“表妹!”他俩答道。

 

        敲不响的木鱼

 有一只木鱼,怎么敲也不响。
 这是一只好木鱼,无论是原料,无论是做工,无论是个头,无论是颜色,都透着精神,显着正宗。可这只木鱼就是敲不响。
这只木鱼原先是敲得响的,而且声音很悦耳;现在敲不响了,是因为它浸了水。
 浸水的木鱼怎么能敲得响呢?

 

           算盘
  算盘在欢快地歌唱。
   一粒粒算盘珠,飞上飞下,发出清脆的声响。算盘心中好快活,好快活。它知道,自己算得好快,好快。论加减法,连那些计算器也对它刮目相看呢!
 它不知道,尽管它精于算计,可始终是受人的摆布。

 

        加油之旅
班车进油站加油,工作人员会迅速给司机送上豆奶、馒头或香皂纸巾,还把车的挡风玻璃擦得干干净净。有个司机三天两头去加油,一次就加一点,为的是馒头香皂和免费洗车。急着回家的旅客就有怨言:这车怎么搞的,经常把我们拉到油站去浪费时间。

 

         人与狗
 今夜从酒吧出来,深感内急,又不见厕所,就拐到阴暗处放松,不料五米处有两个女的突然站起来,其中一个抱着小狗就走,并丢下一句话:又一只野兽来撒野,咱不坐这里了。我的脑里闪过一句名言:城市把狗变成人,把人变成狗。

 

         谁贱
 李兰和丈夫外出观光,夜宿宾馆。突然房里电话响了,李兰以为是服务生就接了起来,然而听到的却是一个女子娇滴滴的声音:“天寒夜冻,你寂寞吗?需要些特殊服务吗?”李兰问:“你有哪些服务?”对方一听是个女的,不高兴地说:“贱货,比我来得还早!”

 

 考验文明

 本省最有名的企业招聘一名接线员,待遇优厚。经过考试后较优秀的有两个。女经理当晚就用电话给她俩拨了电话。一通就按掉,一会儿,一个回拨,经理说打错了,她骂道:“神经病,浪费我的钱。”另一个紧接回拨了,经理说打错了。她说,没关系,以后要记清号码再打。经理心里有答案了。

 

三笑

老陈刚上床要关机睡觉,他的情人拨进电话,只好硬着头皮接下。一是老婆就睡在身边,不接反引起怀疑;二是他骗情人说,他是独身,独身夜间还怕接电话吗?老陈只讲两句就推脱要挂电话,情人非要他亲一下才肯挂,情急之下,他拿起老婆的手在嘴上亲了一下。老婆甜甜地笑;情人甜甜地笑;挂上电话,老陈偷偷地笑。

 

秘密

 雄给妻子莉打电话:今晚单位有材料要做到11点,记得早点睡觉。莉马上与一男子通电话约在A酒吧见面。几个钟头后,莉打扮得花枝招展出门了。酒吧的光线暗淡,莉在找那男子所在的桌位时,撞上了雄与一女子在喝交杯酒,她迅速冲上去扫了那女子一个大耳光,河东狮般地吼道:好一对狗男女,终于被我抓到了。莉先发制人的秘密成了她今生最大的心病,生怕雄哪天“醒”过来要向她讨说法。

 

   

      舍不得的种子钱
 到了播种季节,农家都已开始播种。可是有个人还呆在家里盘算,没有到地里去。
 他在盘算买种子的事。今年的种子,比往年贵了许多,他心痛那份多花的种子钱。
 最终他也没能舍得那点种子钱。周围的地块都种上了,只有他家的地还是一片白茬。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他的地也就白白闲了一年。

 

以上稿子均已在本报刊发,未经本报和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