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牛
老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053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1977年末,我从黑龙江省八五二农场调到设在省城的人民出版社,做了一名编辑。受到当时思想解放潮流的鼓舞,同时得到几位前辈同行的指点,再加上可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一点勇气,我以很大的精力和热情,投身到冯玉祥、程潜、蔡廷锴等著名民主人士的传记及其他作品的编辑出版工作之中。

正是这一段令人难忘的人生经历,使我看到了以往未曾见识过的特殊人生轨迹,并以特殊的方式,“认识”了冯玉祥将军。

应该说,冯玉祥将军之所以为人所注目,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影响中国的200位英雄模范人物评选出来了。

   望着这些曾经熟悉或不熟悉的面孔和名字,感动、激动之余,心底不由得会产生重重的愧疚。多少年了,出于种种说不清楚的原因,他们的音容笑貌,他们的动人事迹,他们的巨大贡献,渐渐地在我们的脑海里变得模糊,有些甚至变得十分陌生起来。尽管我们不止一次认真学习过列宁的教导:“忘记过去就意味着叛变!”但我们却经常性地、不知不觉地在忘记,将我们生命中十分美好、十分宝贵的部分忘到了脑后。由此,不知酿成了多少误会和悲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说实话,就是她那种单纯、朴实、平静、镇定和真诚,深深地打动了我和我的伙伴们。我真的是第一次感觉到,那抑扬顿挫的歌声,竟然具有那么神奇的力量。它可以拨动我们的心弦,可以激发我们的热情,可以燃起我们胸中的火焰,可以调控我们的喜怒哀乐!

记得以前读过晚清著名作家刘鹗的《老残游记》,其中描写女艺人歌唱的文字,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但我一直认为,那只不过是刘鹗老先生精美的文字技巧制造出的特殊氛围,人世间,不大可能出现黑妞、白妞式的人物,更不会有那种近乎天籁之音的绝妙歌唱。

但四十二年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1 11:51)
标签:

杂谈

世间万事,如果没有亲身体验,其所得到的教益或是教训,往往不会十分深刻。

举个例子,小孩子的时候,被家长训示,火炉子很烫,一定不能用手去摸!家长的声调很高,语气更是特别急切,虽然听的遍数挺多,但当时自己根本不会把这当成很严重的警示,也不可能牢牢地记在心上。然而,当有意无意间,将细嫩的小手搭在貌似平静的炉体上时,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以及惊天动地的嚎叫,绝对会永久地在心目中留下深深的烙印。日后,不用家人提醒,肯定会离火炉子远远的,自己身体的任何部位再也不可能和那家伙做亲密的接触了。

亲身体验和不体验,其结果当然相距甚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孔夫子曾经说过,身着破衣烂衫,与衣衫华贵的人站在一起,却可以依旧保持平和心态的,在他的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人之中,大概只有子路一个人能够做到(大意如此)。

每当读到孔子在两千多年前讲的这一段话,我总会想到曾经在北大荒共过事的朋友------李渤。

当然,说李渤身着破衣烂衫,确实有些过分,也不是事实。但若是说这位老兄经常性的衣衫不整,却肯定不会造成冤假错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7 21:57)
标签:

读书札记

杂谈

 

仔细阅读《论语》和司马迁笔下的《孔子世家》,可以强烈地感觉到,孔老夫子是位感情色彩浓烈、爱憎相当分明的人。对权贵及其附庸者的越轨行为,他高声呐喊:“是可忍?孰不可忍?”号召弟子“鸣鼓而攻之”。对学生们的不规矩举动,诸如子路的妄言妄行、宰予在课堂上偷懒睡觉、樊迟的不得要领的提问等等,老先生无不直言,或嘲或讽,或斥或责,不留半点情面。

那么,孔夫子最讨厌的是什么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顺---山---倒---”

“向---山---倒---”

随着一声声极具气势的、拉长声调的吼叫,两三人合围般粗壮、数十米长身躯的庞然大物,在一连串“嘎嘎嘎”的巨响中慢慢斜身倒下。顷刻间,树身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小,倒地的速度越来越快,横在它面前的所有障碍,均被无情地砸倒或是撕裂,真可以说是所向披靡,势如破竹!昔日与其相伴相依的“邻居们”,转瞬之间,无不“肢体残缺”、狼狈不堪!

陡然间,一声山崩地裂般的巨响,庞然大物轰然触地。山坡上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1 23:47)

 

二十多年前,在北京,我曾经多次拜访抗日名将张自忠将军的胞弟,张自明老先生。老人生在清末的癸巳年,和已经过世的毛泽东主席同属一个本命太岁,算得上很是长寿的老人了。其时,张自明老人已经不大走动,老态龙钟,长期卧病在床。肯定是因为年龄的缘故,每次到他家里,老人家都要认认真真地问我:“先生,你贵姓啊?”这次问了,下次还问,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活了大半个世纪的老先生,难免会出现类似的问题。所以,我只能一遍一遍地、不厌其烦地告诉他:“我姓牛,姓牛。”

别瞧记不住我的姓氏,但对几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张自明老人可是记得清清爽爽,不敢说每个细节都能讲述得细致入微,但从老人口中流淌出的尘封已久的故事,每一件都是那么生动、具体、深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8 17:58)
标签:

人文/历史

杂谈

   虽然经常看到或是谈论到“境界”这两个字,但细细品味,却很难用简单平易的文字把“境界”的内涵描述出来。常常是“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笔下所无”,能感觉得到,但就是说不明白。

    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著名的《人间词话》,开篇便说“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那么,怎样算是“有境界”呢?王国维先生随后写道:“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

    其实,即使写了“真景物”、抒发了“真感情”,其所展示的“境界”也是大不相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