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凝视远方
凝视远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1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3-06-19 11:00)
标签:

杂谈

文化

学人

     与一位老师交谈,她言她的藏书有千册,她的理想就是将来有一天把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然后安静的徜徉书海,掩卷之余,写几首散文诗。听了她的话,不禁感慨,经历过s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学生活,她有那个时代的人独特的文艺情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到毕业季,总是有太多的分分合合,一边对学生进行离校教育,一边走访学生宿舍。看到他们的宿舍生活,我更怀念我读大学时的宿舍时光。想起了那些年,我们一起生活的好兄弟。     

     

    刚上大学时,很多同学都来自农村,家里的条件差不多,为减轻家里负担,很多人申请了学校的老式宿舍楼,一年的住宿费才400元,用的是走廊里的公共卫生间,我们八个兄弟便这样住到了一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又到了年度送毕业生的日子。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想起勇胜师兄,他的“无钱莫饮酒,切莫赴宴席”歌诗犹在耳边,毕业已经五年了,这位同门中公认的“读书种子”,一切可还安好?

小徐名勇胜,湖北人,面容清秀,个头不高,因个小缘故,虽同门中他年为长,大家常称其为小徐。与人交往时常腼腆,自谦,但论起理来常固执己见,引经据典,识见不凡,一次激辩之后,同学们开玩笑说“湖北,古楚地也,蛮夷之邦”。小徐傲然曰“吾乃霸蛮也”。

    小徐是陕师大保送的研究生,我们刚入学时,他当是地主,可这位地主比谁都腼腆。甫一见面,我说我是东北人,他惊讶地道“你们东北人都很有趣吧?”我不禁愕然,“为什么?”“赵本山不是你们东北的么”。我们的相熟便从这简单的开场白开始了。

    刚入校时,每到周末,同好们多相偕到嘉汇汉唐和万邦图书城淘书买书,买的多了,往往后书压前书,读不过来。当时学习古代文学的一个室友,买了新旧唐书两套,买回后即束之高阁,两个月后还没有开封,包书的牛皮纸上满是灰尘。这样的日子渐多,再加上本来资金就不宽裕,去淘书的热情少了,有人问,你们总买书,能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9 10:24)
标签:

杂谈

谈读书

瑾墨文学社约我写点东西。金庸说:只要有书读,人生就幸福,日常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还是谈谈关于读书的话题吧。

学须静,读书尤其如此。古人有读书前沐浴更衣焚香的雅好,盖因读书时就如进入另一世界,要投入与忘我。葛兆光讲,他常常在书房里一坐就是五个钟头,沉浸其中。而关于季羡林先生更有个读书的趣事,老先生原定好参加中外比较文学的会议,时间充足,他便读起了书,家里的工人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有历史感的人都知道,忘记,就意味着背叛。当李泽厚、刘再复二先生向世人警示,我们该“告别革命”时,百年辛亥,离我们已经渐行渐远。身处风云变幻的世局,我们究竟应该选择记住哪些?遗忘哪些?这个问题,恐怕一时半会儿不易厘清。可回顾那段历史,一些人就渐渐清晰起来,那是一群有担当的志士。他们要“变天”,变满洲贵族的天。生活在今天的人,很难理解皇帝制度在当时的中国有着怎样根深蒂固的影响,没有了皇帝,庶民百姓就缺少了安身立命的根本。当时,鲁迅批判的国民奴性已经深深植根,骨子里习惯于做顺民的人很难理解当时的革命者,这就出现了《药》里的悖论。正是这批逆“天”而行的人,有着舍得一身剐的决心,蓬勃着他们的革命激情,做着舍生忘死的努力。我一直认为,革命者有着自己的“原教旨”,无论出身如何,际遇如何,他们有着为信念牺牲的精神,他们的信仰也是经得住三昧真火的真信仰。他们要革的就是“皇帝制度”的命。他们成功了,虽然这成功来得不尽如人意。“清山遮不住”,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谁也阻挡不了我们国家步入现代化国家的步伐。如果用长时段的眼光来审视,我们应该感谢这些人,以孙中山为代表的这批民主革命的先行者为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1 11:00)
标签:

杂谈

时常问自己,为什要合群。这似乎是一个小问题,因为很多人都合群。仔细想想,也不尽然,想起了《美丽心灵》里的数学家,想起了《雨人》里的哥哥,想起了不太通事务的李苦禅。“不合群似乎还很好”。大谬不然。

    在我理解,时下有些人的不合群是一种对生活无所谓的生活态度,玩世不恭,甚至孤芳自赏。

   因为如此,他们似乎能找到自我,那种纯然的自我。可是“墙脚的花,当你孤芳自赏时,天地便小了。”因为对每个人来说,真正体现出自我的无非两种因素,自我肯定和外在肯定。对于每个人来说,它的价值标准几乎都是外在赋予的。所以他的存在价值,就是种外在肯定。这大概是人的宿命。哈哈。

     所以我们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2 09:35)
标签:

杂谈

闲来读书,师兄向我推荐李零的著作,年前就读了他的《放虎归山》,至于那本饱受争议的《丧家狗——我读论语》因为定价太高,一直没买。年后再去,书店已经没有了。正好有李零新出的《去圣乃得真孔子——论语纵横读》、《人往低处走——老子天下第一》。

   全书没有读完,前言后记浏览了一遍。我是比较喜欢李零的,从做的学问到文风。做学问精致,文风简约质朴,有事说事,不拖沓。简单的一个句子又含意隽永,满含哲理。句式上有古龙小说的特点。(其实李零作的多是学者之文,而古龙则纯粹的文人之文,或说小说家之文。将李先生和古大侠作比较,不知他同意否。)既是学者,便有学者的坚守,李零不忘为文之处处有依据,句句有来历。他对《孔子》、《老子》等文献的解读便是建立在大量资料的掌握基础上的融会贯通踏实之作。所以,孔子走下了神坛,《论语》也没有了神圣感。这便与另一学者于丹对《论语》的解读大相径庭。于丹乃仰望《论语》,李先生是平常心对待《论语》。结果一个尊孔为圣(或者客观造成为圣的结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2 09:24)
标签:

杂谈

这里说的静怡姐,是我们读研期间的英语老师。在陕师大读书期间,我们那批研究生分成二十几个班级。我们历史文化学院的一部分研究生计算机学院的一部分研究生分成了17班。这时,我们有幸结识了静怡姐姐。第一次上英语课,虽然都是二十几岁老读书人,但我们仍然很期待。不知道研究生时的英语该怎么学,可喜的是捧着几本书,架着金丝眼镜,梳着荷叶头的静怡姐姐走入了课堂。静怡姐姐并没有过人的美丽,她面色丰腴,脸上自然流露出和蔼的笑容,典型的盛唐美女形象,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微笑中的蒙娜丽莎。待她翻开课本,启朱唇,现纶音为我们讲解起英文课,便又是另一种享受。温和的授课方式,深入浅出的讲解,满足了大家的审美愉悦,听静怡姐姐课的人越来越多。当时上课,教室空间并不大,每个人都有固定的座位。30多人已现人头攒动像,偏偏慕名来的人又很多,可他们不是我们一班,没有他们的座位,没办法,他们只好楼上楼下搬椅子,这样,我们的过道就被一排排的椅子占满了。(这里想插一段,我们读研时搬椅子听课听讲座是很普通的现象。尤其是听讲座时,晚上6:00开讲,经常中午12:00一下课就跑到教室占座,否则只能在教室里铺张纸,席地而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2 09:24)
标签:

杂谈

有人说:怀旧是一种美好的情感。可能因为学习历史的缘故,我常常怀旧。最近去图书馆听个报告,顺便去了一趟学生自修室。看到自修室里人 头攒动的情形,颇有感慨。晚上下班,拿了甘阳的《通三统》,挎起小背包,到自习室里一坐,也闷头读了一把。然而思绪不止“通三统”,不禁回到了自己的大学时代,回想起让人留连的图书馆。
     如果谁问我大学的灵魂是什么。我肯定会脱口而出——图书馆。大学生活养人,而真正养人的地方则属于图书馆。在大学呆久了,发现每个大学生都应该掌握一个常识——大学老师是没有“章法”的。每个老师都很醉心于自己的东西,更专注于自己的研究方向,譬如讲课,如果一个老师循规蹈矩的重点难点一解析,你会觉得索然无味,而如果一个老师东拉西扯一大堆,偶尔还不乏一两句真知灼见,你可能就会觉得不虚此堂了。进入大学课堂,你才会发现,原来真理是可以讨论的,以前我们认为熟知的知识似乎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而老师不会告诉你哪是对哪是错。(大概约翰·纳什把教科书扔进垃圾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2 09:14)
标签:

杂谈

   没来由的忽然很怀念关羽,而且脑海里印象很深的一句话就是对他的描述。忘记了是《三国志》里还是《三国演义》里的说法,他有一个很多人不具备的品格。“傲上而不欺下”。工作了,才发现,一个人能做到这点真的很不容易。“傲上”,意味着它不会巴结领导,所以关公很有傲骨,腰板很直,不会说小话。董卓他瞧不起;曹操与他有情,但无义;孙权呢,他目之为犬。他这个人如果没有与刘皇叔的私人关系,汉寿亭侯的显赫身价,很难在官场存身的。他与同僚的关系也不好,有些嫉恶如仇,眼里不揉沙子,所以走麦城,还多半是刘封、孟达的背叛的推波助澜。

  “不欺下”,群众喜欢,领导不见得喜欢,“不欺下”意味着他受群众中欢迎,就有群众基础,所以将士用命,领导要是开明之人,乐观其成,若是嫉贤妒能之辈,关公休矣。可是我说了,他和刘皇叔没得说,有尚方宝剑,所以可以率性而为,忌讳很少。可是话又说过来,有几个人能有关羽那样本领,可以傲上,而上又不敢怠慢呢?其实我倒很怀疑关羽和同僚的关系不好,荆州需要它固然是一个理由,另一个则是想让他远离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