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边的火星人
路边的火星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324
  • 关注人气: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6篇)
访客
加载中…
豆瓣
博文
标签:

杂谈


创作不可能用像普罗克汝斯忒斯的床那样形式化、经年不变的准则去衡量。由于和认识世界有着共同的使命,创作有着难以计数的观点,包含着人与实践的关联,它不会漠视最朴素的一种尝试:沿着一条没有尽头的道路去追随,最终建立关于生命意义的最完整认识。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

小时候喜欢听故事。在还有平话的年代,瘦削的说书先生在日光灯下一袭藏青色长衫,带盖茶杯放在一首,醒木一块,远远看去,戏台像是一团温暖的人间烟火。问及电影和故事的渊源,从小以来,我的理解都是把电影当成承载人性情绪的故事载体,它的核心永远是一个带着动人情绪的好故事,当它感染你的那一刻,无论喜悦,悲伤,愤怒,惊喜,唏嘘,怅惘,总归是值得回味。

《乘风破浪》明显是套用《回到未来》,《新难兄难弟》的模板,片尾也坦然承认自己的借鉴,对于现在的影视行业来说,学习本身是非常必要的,从韩寒早期的《三重门》模仿钱钟书的口吻来看,无疑他依然选择了自己最熟悉的学习路径,模仿,学习,然后加上自己的东西,然后变成自己的东西,一点点进步,成长。

如果说《后会无期》韩寒自己还没有找到编剧的感觉,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8-27 05:00)
标签:

杂谈

清冷潮湿的雾气像趴在车窗前面的小水滴一样覆盖了三月的每一个早晨,坏掉的雨刮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排在后面的车不耐烦地开始按喇叭,好像发出刺耳的声音就能够驱散挥之不去的雾气一样。

冷小姐才发现自己已经走神,她油门一踩,车流又开始缓慢前进,但是她发现已经忘记自己刚才为什么而走神了,其实前面的路很宽,后面的车开始变道,超车,她的手机开始响。

她看了看屏幕,又随手按了一下,然后熄灭。她才发现自己忘记关闹钟,每隔十分钟,它就会机械式地发出催促的声响。

她才发现,她期望那是你打来的电话。

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戒断反应。冷小姐像自己的心理医生那样提醒自己。

只要深呼吸就好了,深呼吸,吸气,然后呼气。冷小姐有一种在车道上停车然后跑步的冲动。

自从三月九号以后就再也没有出过太阳,插科打诨的新媒体已经开始调侃是不是要贴一张找太阳的寻人启事,只是这天空阴霾,云压得很低,浑浊而粘腻,如果在这样的天气里奔跑久了,喉咙口会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那儿,咽不下去。

人性横道和绿化带看起来总是湿的,晒着阳台的衣服也是皱巴巴贴着一层清冷的湿气,丢在洗衣机里的衣裤总想找个好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杨德昌的人生从来没有一帆风顺过。

年轻的杨德昌背弃了自己的第一次职业选择,用他的话来说,做一个孝顺的中国式儿子。选择了电气工程专业,去美国的佛罗里达大学取得计算机设计专业的硕士学位之后,在南加州大学电影专业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学习,在那之后,他在华盛顿州生活了七年,从事计算机微处理和软件设计工作。

是不是有点像《一一》里面NJ和他初恋的故事?

朝九晚五的工作,三十岁就觉得自己苍老无比。有一天,他路过电影院,那里正在放映一部法国发行公司买下版权的奇怪电影,他就买票进去了。出来之后,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俨然和过去截然不同的人。而那部电影就是赫尔佐格臭名昭著的金斯基主演作品《阿基尔,上帝的愤怒》。

赫尔佐格是谁?

赫尔佐格做过钢铁厂的焊接工,停车场的管理员,他给想进入电影圈的人的建议就是走进真正的生活,去夜总会当保镖,去疯人院或者屠宰场当看守。他说应该徒步行走、学习语言,掌握一门和电影无关的手艺或者生意。拍电影必须以生活经验作为基石。

对于一部电影里真实无比的人生来说,电影的艺术价值不低于一座雕塑、一幅画,一部小说。

赫尔佐格拍《阿基尔,上帝的愤怒》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6-20 23:48)
标签:

杂谈

对于钱小姐来说,三十岁最大的感受就是几乎把整个小城的适龄未婚男青年都相亲过了一遍。离自己二十五岁之前就嫁出去的誓言已经过了五年,看着无论长相还是条件都不比自己好的女同学都各自嫁做人妇,这还真的有些莫名其妙。

然而在这个不知所谓的社会里,相亲这件事跟爱情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也许你每周都会有一场和不同职业,面貌的人晚餐的机会,最后的结果也就是对对方的家庭情况,财务状况摸一下底,但是只要一想到要和坐在餐桌对面的陌生人交配,钱小姐就觉得自己被降格成了以繁衍为目的而存在的低等动物。

那么爱呢?

如果说二十五岁,还在渴望有什么人,以一种非常潇洒而又迷人的方式走进自己的内心世界,也许那时候的自己还是个特别乏味的单纯少女,而翩翩少年能带你阅尽繁华,然后执手到老,结果偏偏事与愿违,错过了那么些在生活的刻度上呆板而拘谨的男人,时间流逝得比钱小姐的外貌和心灵都要快许多。

直到有一天,相亲的时候,钱小姐居然发现自己都不想暴露年龄了。但是买卖仍然是买卖,也许她还没有找到那个人,也许所谓命中注定的人根本就不存在,但是她知道的是,身边的朋友出轨的出轨,离婚的离婚,貌合神离的还有一大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6-18 22:49)
标签:

杂谈

父亲的父亲

爷爷去世前很长一段时间,每一天都不知去向。吃饭的时间回来,一个人的碗筷和旁人都不同,银质的碗筷擦得蹭亮,而我们白生生的瓷碗搁在远处的一角,奶奶帮他盛好饭菜,等他吃完,余下的人才动桌吃饭。

那时候我还小得记不清事,街道很窄,村落里抬起头看到的蓝天也像怯生生遮蔽在屋檐下。在闽江边用绳子绑着猪油渣捉螃蟹的时候,偶尔会看见爷爷拄着拐杖,打着石板从安民桥上走过,因为他走得慢了,所以显得桥很长很长,看见我,他也不停,也从来没有和我打过招呼。

而我是奶奶在乡下带大的,奶奶夏天用木盆子放在四合院底下的天井中间给我洗澡,干瘪的手测测盆子里的温度,每次我都嫌太烫,喊得很大声,夜晚的叫嚷声似乎会变得很大,好像夜幕包裹的村落里就只有我一个人的叫喊,回应我的也只有几声犬吠和风吹过树叶的蚕食声。但是爷爷的里屋一直都很安静,对我和奶奶,也都不闻不问。

我以为爷爷是不会说话的。

我没有听过爷爷说过完整的一句话。在我从灶房的柴火堆里找出两本年龄比我大上一整轮的铅字书的时候,奶奶却说,这是以前忘记烧的,应该在十年动荡的时候全烧掉。

故居的四合院很大。雕梁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6-15 15:15)
标签:

杂谈


从客观的角度来说,任何试图去寻找意义的行为在本质上都毫无意义,这个世界的构成纷繁复杂,我们回顾整个人类历史,使我们前进的绝不仅仅是物质文明,应该有更可以彰显人性中的光明和怜悯的东西存在。

进化是一种原始的动力,在这个喜欢标榜功利的社会,评判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无非在于他的社会地位,经济基础,人际关系等等,我们急躁地用三十年的时间走过西方世界走了一个世纪才走完的路,回过头发现衣食无忧的我们内心深处还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在街上不敢扶老太太,开车肯定要装记录仪,遇到有人蹲在马路边行乞,嘀咕着去迪拜这职业月入百万,这个世界处处都是陷阱,而过去的任何一个时代,都不像这个时代一样有这么多聪明人,经济空前繁荣,吃喝玩乐才是枯燥工作之余的生活重点。

当我们越接触这个世界,知识面越宽,越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和无意义,就会让享乐主义横行无忌,对于愉悦的追求和幸福的渴望让我们在满足和不满足之间不断摇摆,马斯洛观察人类构建了现代心理学基础的需求理论,但是大多数人都不会试图达到更高的高度。

因为曾经这个世界缓慢运行,许多形式在很长时间内不会做出改变,生活规律的人们会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6-13 20:34)
标签:

杂谈


电影的开端注定了伟大艺术的诞生,那个还没有繁华商场和影院的年代,对于电影印象最深的记忆是在星空之下的。

和传统的戏剧形式一样,在村落的小广场,搬着小板凳,看戏班在观音诞等宗教节日上演一幕幕戏剧,远处是蛙鸣和蟋蟀等夏虫的鸣叫,敞亮的日光灯打亮的舞台,台下凝视舞台的眼睛和懵懵懂懂的孩子在周围,仿佛远古时代围着篝火听故事的人。

然后有一天几个工人打扮的年轻人撑开一块白色的幕布,在幕布前面架起一个巨大的黑色机器,音箱的样子也黑漆漆如同藏匿声音的盒子,而厚厚的一盘胶卷,里面藏着太多人类动作的谜。

如果温度太高,胶卷会被熔断,临时需要删减一些画面,比如以前不会出现在电影里的吻戏,找到所需要的那截画面,和声音一起裁掉,透过胶卷,可以看见反转的映像。

放映机运转的声音像一种你未知的昆虫在鸣叫,如果遮挡在放映机前面,幕布上就会形成你的影子,让观影的人不耐烦地扭过头瞪着你,而在幕布前面晃动的影子,嘈杂的孩童,或站或坐的人被五光十色的投影照亮的变幻表情的脸,实际上成为了露天电影院观影体验的一部分。

如果你有足够的好奇心,就可以跑到银幕的背面,虽然画面是反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6-11 19:38)
标签:

杂谈


一个叫麦克杜格尔的医生曾经用杆秤精确测量人死前和死后身体重量的变化,被测者死后数秒之内体重骤然下降四分之三盎司,得出了灵魂二十一克的结论。

就连这轻得只有二十一克的灵魂,后人重复他的实验也无法给出同样的结论。

灵魂是否存在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每个人的人生却比这二十一克的灵魂还要轻,因为对于这个世界,我们存在有太多可能的选择。

遇见一个人,发生一段感情,经历一些无始无终的事情,总是患得患失地不知道该如何去做选择,最后的结果只能接受,因为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不知道事情终究会如何去发展。

这是一个令人可以乐此不疲地去讨论的哲学问题,灵与肉,轻与重,现实与解构。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久负盛名,并不是因为它是一本用叙事承载着情欲和战争的小说,而是因为它选择了一种无法妥协的寒冷和戏谑来阐述这个看似平淡的故事。

菲利普考夫曼把昆德拉这部作品搬上大银幕最值得称道的地方也许就是他选的演员,年轻炽烈的朱丽叶比诺什和有着危险眼神的迷人男人丹尼尔戴刘易斯。

所以当情人萨宾娜问托马斯为什么让特丽莎住进房子的时候,托马斯说出了那句话,如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伴侣之间最让人失望的地方其实很小,也许你做了一道甜品,等他回来,但是他却轻描淡写地说今天工作忙,没办法回来了;也许你在超市只挑他想吃的水果,可是却发现放到快坏掉,他也没有吃;冰箱里为你买的雪糕,从夏天放到了秋天;也许是你满心欢喜告诉他今天发生了什么开心的事,他却不冷不热,心不在焉。

很多年以后,我回忆起在那个十字路口,冷小姐也许不像记忆中那样面无表情,而青先生也不是一个被动,而不知所措的孩子。

冷小姐说,其实我是在十字路口,一个选择是和男朋友在一起,一个选择是和你在一起,一个选择是就这么一个人单身下去,还有一个选择就是那些相亲对象中的一个结婚,我不会选择,也不知道怎么选择,只有这其中的任何一个条件变化了,也许才能做决定吧。

青先生比冷小姐想象得要有自己的想法,甚至比冷小姐的优柔寡断,青先生要干脆得多。青先生对冷小姐说,当他抱怨你,而你又不做出改变,那么一切还会和以前一样,一直在重复同样的事,却在期待不同的结果,是不可能出现不同的结果的。

其实冷小姐所谓的选择,也就是等着别人来选她吧,看似有主见,但是只是等一个喜欢她的人来选择她,这比选择一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30 01:25)
标签:

杂谈


有个朋友,青春年少时有过几段绯闻,后来不了了之。喜欢陈奕迅的歌,在KTV唱《十年》也特别动听。

作为外貌协会的资深会员,我觉得这样挺好,因为周围的女生还会觉得自己有希望,即便我调侃他什么时候打算出柜,他也只是说,哎,跟你一起怎样?

说实话我还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

朋友们扎堆生孩子,原本晒自拍晒旅行照片的都纷纷改换了面目,大都是宝宝的照片,生活琐碎,一地鸡毛,文艺又矫情的日子一去不返。人生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旋律,像听歌似的改换着节奏,而床头的枕边书也变成了尿不湿,调侃单身狗的心塞又羡慕独立个体的自由。

他还是没结婚,公司出差,到处在外地奔波,一二年的时候,半夜三更鬼使神差给他打电话,他说他在厦门,我说哎,怎么这么巧,我也在厦门。

于是约在中山路见面,问我晚上住哪?我说随便挨个小酒店呗,他问,是有小卡片的那种还是没小卡片的那种啊?

我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跟女同事出差我都订两间房。

哟。

只是人家女同事不同意,说为公司省钱订一间就好了。

厦门是一座美丽又寡淡的城市。

那一年东莞大规模的扫黄还没有发生,公交车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