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3-05-16 14:24)
标签:

杂谈

分类: 家庭生活
一提起后妈,人们自然联想到'毒妇"
"巫婆", 自私不公平的"护犊子",还有所有电影小说里所看到的毒妇。
在我童年时代,我有几个小朋友和大朋友都有后妈,他们的亲妈都不在了;
一个被自行车撞死了,一个得了癌症,一个自杀,一个和她爸划清界限,不要她了。在我的记忆中,有后妈的孩子很可怜,他们得不到母爱,他们的心理上有阴影,具体反映在他们胆小,自卑,愁苦,哀伤。在当时七十年代物质困乏的年代,他们甚至食不果腹,衣服都穿不暖,冬天没有袜子穿,手脚都长满了冻疮,更不用说经常挨打挨骂了。有人说:"孩子有了后妈,爸爸也变成后爸了。"我心里对他们充满了同情。



在我七岁的时候,妈妈患了癌症,在当时癌症是"绝症", 我当时最担心的就是以后会有个后妈。
万幸的是,妈妈的癌症是早期发现的,做了手术和放射治疗,如今四十年过去了,她仍然健在,她的健在让我的命中逃过了"后妈"一难。
但我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自己竟然也给人当了后妈。
十二年前,我和夫君相识,第一次约会,他告诉我他有一个十二岁的女儿。我的心咯噔一下,我心想完了,没戏了!因为美国的青少年的反叛行为,我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母亲节那天,我接父母到我们这来吃饭。夫君亲自下厨,做的烤牛肉,我也炒了几个菜,中西合璧是我们家的特色,它尤其体现在餐桌上。父母客气地带了一瓶很好的Rieserling和一个精制的巧克力蛋糕,上面点缀着草莓,蓝莓和覆盆子(Raspberry)。他们似乎要在女婿面前展现一下他们对西方礼仪的了解,但我心里知道,他们在给我面子。父母很高兴,在阳台上看风景,在花园里赏花草,享受着天伦之乐。
   我不清楚在国内,人们什么时候开始过母亲节的,可是民间的,受西方文化影响的年轻人中吧。比起法定的“三、八”妇女节,母亲节更体现了人文关怀的情调,更有人情味。
   看着母亲的身影,我感慨万千,如今她已到了“古稀”之年,岁月和生活的磨砺使她成为她今天的样子。她曾经是那张放大的照片中双眼顾盼流离,嘴角带着微笑,梳着两条长辫子,穿着布拉吉的年轻姑娘。但是那个她,我只在相册里才见过。那是一段在母亲和亲友的记忆中的岁月,从他们对往事的回忆中,我知道母亲在大学里是校花,在国庆节独唱...... 但是从我记事起,母亲的形象就是一个剪着齐耳短发,总穿着一件灰色的外套,骑着一辆黑色的自行车,每天早出晚归。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31 13:23)
今年夏天我们没回国,但是这个暑假,我给儿子暑期的日程安排得活动丰富多彩;他参加了四个夏令营,他学会了游泳,开始学网球,画画、弹钢琴。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他成为小学学前班的学生,他将每天和大孩子们一样乘坐校车去上学。
昨天下午,我带他去上游泳课,这是开学前的最后几节课。
我们游泳池的大门前,儿子问我:“妈妈,我们迟到了吗?”我说:“没有,还有两分钟。”
走在我门前面的一个母亲为我们撑住玻璃门。我们匆匆忙忙地直奔更衣室,乐乐要把又泳服换上。她的橘黄色帆布手提袋很好看。
儿子刚换好了泳服出来,我听到教练在叫他的名字。
他跃到泳池里,“1,2,3,4, 转身!仰头!”教练在教。
我坐在泳池边的长凳上,欣慰地看着儿子,见证他的每个进步。
这时,那个背橘黄色手提袋的母亲在我身边的长凳上坐下,我把我的帆布手提袋从长凳上挪到地上,给她腾出地方。我留意到,她的孩子是一个亚洲女孩,五六岁的样子。在美国,我经常看到一个白人母亲带着领养来的亚洲小女孩,她们大部分是中国人。我经常和她们的母亲搭讪,打听她们中国的哪个地方来的。我为这些小女孩感到幸运,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8 12:24)
  • 听说国内民众盐碘不分,因为惧怕核辐射,开始疯狂抢购碘盐。他们要补碘,把盐当饭吃。我看到下面的对子,笑得岔了气。
  • 上联:日本是大核民族 下联:中国是盐荒子孙 横批:有碘意思 ; 上联:日本人在核辐射中等待碘盐 下联:中国人抢碘盐以等待核辐射 横批:无盐以对。 摘自新浪微博
  • 上联:大核民族天灾 下联: 盐荒子孙人祸 横排:没事咸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蓝妮,云南“苗王”之女,天生丽质,十八岁时嫁给民国财政李调生之子李定国(骆家辉之妻李蒙的祖父)为妻 ,并有三个儿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看着他,想都没想就点点头。
    他的脸上露出放心的笑容,继续说:“小时候,我父亲最好的朋友就是中国人,每到过中国新年,我们全家就被邀请到他家去吃饭。我很怕饭桌上连头带尾巴的清蒸鱼,总觉得它的眼睛在看着我们,它看上去可怕,但吃起来却非常美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个晚上,我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跟随着我。每次当我假装不经意地朝他瞟去时,他灼灼的目光向我证明,我的直觉是对的。我的心狂跳,脸烧得通红,赶紧将目光转移。他的脸上却露出洞悉一切的笑容。后来他对我说,那一整个晚上我都在和他调情,我们的前戏从那天晚上就已经开始了。我的窘迫和羞涩被他误解成“调情”,可见我们在意识上存在的差异。不过我承认,那一个晚上我的确喜欢让他看着我。
    人在高兴的时候总感觉时间走得快,一转眼到十一点了,我得赶末班公共汽车回家。我向魏老师和老王告辞,查尔斯这时走到我身边,伏在我的耳边悄声地让我再待一会儿,他可以开车送我。我婉言谢绝了,一面之交,怎能这么麻烦他呢?他对我的拒绝感到不解,然后又换了口吻说要送我到楼下。
    魏老师向我使着眼色,她和老王笑着簇拥着我们到门口,好像在有意怂恿。我心里既高兴又紧张。查尔斯默默地从衣架上为我取下呢大衣,走到我的身后把大衣敞开,我赶紧把胳膊伸进大衣的袖筒里,把大衣穿好。等我戴上围巾和手套之后,查尔斯自己也穿上了大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发现,你们的春节和我们的圣诞节有共同之处,我们过圣诞也穿红色,我们在圣诞前夜,人们也千里迢迢回家团聚吃团圆饭。”他的浓密的眉毛紧锁,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
    “虽然我们在文化、语言、信仰等方面不同,其实我们人性的本质是相同的。”我贸然地下了这样的结论。
    他的蓝眼眸突然在灯光的折射下闪了一下。
    查尔斯从圆桌上拿起一瓶红葡萄酒,倒了大半杯,递给了我:“这是我带来的,它是我们郊外葡萄酒庄酿制的。你看,我们那儿除了制造软件、飞机以外还出美酒。”
    我犹豫地从他的手里接过酒杯。他的蓝色的眼眸在灯光的折射下熠熠闪烁,他靠近我,嘴角上带着笑意,用酒杯轻轻地和我碰了一下,“MerryChristmas!”
    “MerryChristmas!”我轻声地说。随着酒杯的碰撞,红酒在杯中轻轻地晃动着,我的心就像杯中的酒一样,荡漾着。
    他用拇指和食指捏着酒杯细细的高脚,举起来,借着灯光鉴赏着酒的颜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的外教记不住我们的中文名字,他给同学们都起了英文名。锦和Jane的发音他听着都差不多,所以……”
    “可怜的家伙!”他笑着,口气里带着怜悯和嘲讽。“中文很好听,但学起来太难了,听说同样的发音,声调不同,词序不同,它们的意思就不一样,那太可怕了。”他故意做出一副惊恐的表情。
    当时在英语圈子里盛传这样一个笑话:据说有一个老外学了点中文,到处向人炫耀,一次竟意外地把“皮包”说成了“包皮”。这个笑话让很多老外不敢再信口开河了。
    他夸赞我的英语说得很好,又说他很高兴能在中国度过一个特殊的圣诞节。他还告诉我在西雅图的总公司有很多华裔雇员,早在20世纪初叶,波音公司聘请的第一位工程师就是中国人,他的名字叫王助,他设计了C型双浮筒双翼飞机,他的设计从美国海军赢得五十架飞机的订单,从此,波音的飞机制造业发展起来。
    我知道波音,但我从没听说过王助这个名字。
    “据说他也是北京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客厅里,音响放着BingCrosby嗓音醇厚的圣诞歌曲,客人们温文尔雅地站着,三五人围一圈朗朗地说着美式英语,大家手里端着饮料,身体语言是轻松自然的。屋里没有圣诞树,主人只用彩色灯泡和五彩的皱纹纸剪成的彩带装饰着天花板,显出过节的气氛。
    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他。
    他独自站在客厅的窗前,凝神俯瞰街上的夜景。他的个子很高,宽宽的肩膀,穿一件深蓝色的毛衣,白色的衣领从毛衣里不经意地露出来,他的脸庞轮廓鲜明,深邃的蓝眼睛在灯光下显得熠熠有神。我注意到他有棱有角的下巴上有一道疤痕,这使他的脸看上去更生动而富有性格。
    我们的目光碰撞在一起,他的眉梢下意识地跳跃了一下,眼睛里闪烁着让人难以察觉的笑意。他专注地盯着我,好像努力地辨认一个似曾相识的人。我情不自禁地对他笑了。在他目不转睛的凝视下,我又感到有些紧张起来,赶紧躲开他的眼睛。我和男女主人打了招呼:“MerryChristmas!”今晚我们都要说英语,这是个练习口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妮娜
妮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05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