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奇峰孤客
奇峰孤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940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茶铛酒盏伴孤身

 世变苍茫白发生。

 市井有谁知国士

 江湖容汝作诗人。

  胸中兵甲连宵斗,

 眼底干戈接塞尘。

 尚拟一挥筹运笔,

 书生襟抱本无垠。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timing
。。。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11-16 16:00)
标签:

杂谈

秋声乍起梧桐落,
山亭水榭独萧索。
霜染残鸦背,
露打芙蓉寒。


昨日枝头花,
今朝陌上土。
多谢月相怜,
夜长不忍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6 15:57)
标签:

杂谈

秋声乍起梧桐落,
山亭水榭独萧索。
霜染残鸦背,
露打芙蓉寒。

昨日枝头花,
今朝陌上土。
多谢月相怜,
夜长不忍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5 08:30)
标签:

杂谈

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是我国传统的节日,是传说中牛郎许仙断桥相会的日子,家家户户早晨吃粽子,在渭河赛龙舟,下午在五台山登高望远,晚上回家吃月饼,孩子们睡前会收到圣诞老人的礼物,只有基层公务员低薪正常上班。东晋大诗人徐志摩有感于此,作诗曰:“渭惠渠上雪纷纷,公务人猿忙断魂;借问涨薪何时有,的哥笑说看新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9 17:25)
标签:

杂谈

1.

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

山色连绵,天际远。

翻过这座山,又会是一座古镇了。

我望着手中昏暗的灯笼,轻轻叹息,这四围晦涩幽暗,蜡烛的光影竟如此羸弱,仿佛点滴萤火,若隐若现。

在我身边萦绕的萤火,成对飞翔,穿梭沉睡的花间,好象都比灯笼亮那么一点点。

但我不能丢弃它,这珠火虽渺小,在夜风中飘忽摇曳,总不曾熄灭,带给我仅有的暖意,指引我穿越逡巡的山路。

我握紧手中的画轴,继续前行。

2.

许多年前,兰若寺的月色里,小轩窗前,灯火阑珊,那双纤纤素手与我共展画轴。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这墨写的绝句仿佛就在刚刚。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我第一次看到你,这几句便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

还记得初见我时,你的眼神,迷茫中带着些许惊慌,然后你指下的琴弦就崩断了一根。

那古琴是你心爱之物,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绿绮。司马相如曾用它抚琴一曲,终赢得卓文君一片芳心。

你和它形影不离上百年,最后却因我,将它毁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清 牛石慧《瓜蓣图》

   

  一、牛石慧其人、其名

   清 牛石慧《瓜蓣图》

  牛石慧石是与八大山人生活在明末清初同一时期的书画家,但是,在以往的历史和研究当中,许多学者都依据自己的喜好和想当然,硬是将牛石慧说成是八大山人的兄弟。而持八大山人就是朱道朗观点的学者们,则又将牛石慧说成是青云谱道长朱道朗之弟朱道明。更有甚者,干脆将牛石慧说成是八大山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体育

  C罗在诺坎普进球后罕见地手掌下压表示冷静,当哈维被换下罕见地怒摔瓶盖,巴萨近4年罕见地在90分钟德比中输给了皇马,就算是“宇宙队”终究也不可能永远逆天。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没有人可以永远徜徉在云端之上俯瞰众生,因为“生活在别处”。

   对于本赛季已经拿了3个杯赛冠军,还有可能拿到国王杯与欧冠的巴萨来说,失掉联赛冠军并非耻辱,只是难以接受,难以接受在主场以输球方式送死敌登基。没有一支球队能年年拿到所有冠军,那是游戏中才独有的场景。

   是的,这是一支3大主力坐替补席,另外两名主力赛季报销的巴萨;这是一支7天要踢三场天王山战役的巴萨,所以失误连连,跑动无力,全无昔日威风。但为失败找借口从来都很容易,只不过是自我安慰,于事无补,你必须为你所做的选择承担一切责任,因为无人逼你如此做,所以瓜迪奥拉会说“输球后总是没有道理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8 14:29)
标签:

杂谈

 
 
绕着惨淡的月光,
鸱枭作孤寂的圆舞曲,
这梦中的百鸟不曾念及——
萧疏的风,凄清的夜。
 
 
这是未亡的魂灵,
穿越狱火,穿越愁苦,
来守候我们的梦乡,
被记忆唤醒,
举目千里,眺望异乡的伊人。
 
 
我明白他们就是我自己,
他们用希望的翅膀,
在风雨如晦的夜里孑然向前,
为我点亮黑夜,驱走梦魇,
只为迎接晨曦的眷恋,
万苦艰辛,不敌一粒丹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以前,生活在张小的场景还会常出现梦中。

现在很少了。

现在几乎没有梦。

梦见什么,也忘了。

现在的平静和少年时住张小家属楼的平静不一样。

赵磊的文章,让我回忆起许多个下雨时分。

我们同时都在窗前对着相同的风景。

画着旧时代的国画。

苍老的木窗子对面,土崖上一排排黑暗的酸枣。

远处西农鸽子楼上的点点灯光。

有时摊开宣纸,画奔马,画荷叶。

或用碳素铅笔画素描,画狮子,画人像。

如此静谧,清冷。

最后伴着远处朦胧的灯光,或卜村办丧事的秦腔声入睡。

那日子是清贫的。

我和我的伙伴却还执着的坚持着自己的喜好。

那时我们的父母还没有老去。

想起时常去赵磊家看他画作的日子。

不菲的画册费,笔墨钱,都是尽量节省的。

有时用很差的宣纸。

重要的画才用好纸。

那些在张小土球场上踢足球的日子。

在周末空荡荡校园背书的日子。

我那张旧竹凉席。

那个在西安50块钱买的杂音很大的单放机。

(多年后,我在武功镇表弟的家里,看见他哥俩还在用这个东西,放英语课本磁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30 14:44)
标签:

杂谈

 

  日棒问:“阿爸,我是世界上最日的男人吗?”

 

  棒爸答:“是的。”

 

  日棒问:“作为一名叫兽你去哪里了?”

 

  棒爸答:“去埃及。”

 

  日棒问:“我怎么去也去不了?”

 

  棒爸答:“你六级没过。”

 

  日棒棒爸合:“日棒棒爸棒妈就是日日的一家。”

 

  

    日棒问:“阿妈,答案买了什么时候考过?”

 

  棒妈答:“等你更日了。”

 

  日棒问:“集锦看完球技可以提高吗?”

 

  棒妈答:“等亨利退役了。”

 

  日棒问:“卡帕穿在脚上可以变成卡卡吗?”

 

  棒妈答:“等淘宝倒闭了。”

 

  日棒棒爸棒妈合:“答案集锦卡帕就是日日的一家。”

 

 

  棒爸棒妈问日棒:“日棒,棒爸开福特拉着棒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30 09:13)
标签:

杂谈

在杨凌,张小如同一个梦,它承载着一批杨凌娃年少时的梦,停滞在时代的断层里。

 

我脑海里那圆拱形的教导处,肮脏的土操场,狭长的坡道,茂盛的水杉,成荫的松柏,还有那年久失修的窑洞,家家户户栽种的果蔬.....正如一副科罗笔下的风景,美不胜收。

而在这美妙的景致里,我们三五成群,嬉闹玩耍,度过最难忘的童年时光:

钻着课间十分钟的空子,冲刺般跑到土操场西北角的乒乓球案子,拿起一块木板,或半截砖块,如刘国梁一般全情投入;

拿着讲台前的白粉笔,在校园的任一角落里,画起一片地图,玩着“攻堡”的游戏,这时候,我们每个人又成了无所畏惧的白眉大侠;

而当每个雨后清新的日子,空气中散发着泥土的芬芳时,一把小刀、两个弹球,就是一个欢乐的所在;

......

没有人知道什么是宝马奔驰,也没有人会买得起一双耐克或阿迪的足球鞋,千层底黑布鞋便是最美的装饰,冬天冷了,有外婆缝制的棉袄,夏天热了,有母亲步行来到老街道农贸市场买来的短袖,每个人肆无忌惮的用不全的五音高唱一首流行歌曲,如《鸳鸯蝴蝶梦》,如《千年等一回》,或《中华民谣》。

从门口代销店“毛胡子”处几毛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