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沐斋官网
个人资料
沐斋
沐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4,363
  • 关注人气:7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自语

吾本东北蛮夷,略懂文化,遂不耻以文士自居。在野共产党员。年轻时代很帅。现在成熟了,准备用眼霜。爱祖国爱人民。拥护党。希望为人民服务,正在寻找机会。爱写字爱书画。爱思考且思想大于行动。爱隐居。爱凑热闹。爱偷懒。爱钻研。爱生活。爱美女。爱善良的人。爱聪明的人。爱自己。我的字典里只有爱,没有贬义词。所以我是一个现实主义的理想主义者,或曰浪漫主义者,简称浪理个浪……古代称隐士,今朝唤宅男。

官方网站

宁锐(沐斋) 

http://artist.artron.net/yishujia0262919/

 

新浪微博
著书

沐斋系列作品当当、卓越、各地书店有售
《兰花旨》

沐斋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4年4月

《勾阑醉》

沐斋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4年4月



《空色》

沐斋 著

中华书局

2013年6月

《温文尔雅》

沐斋  文/图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9年9月

《月移花影》

沐斋 文/图

金城出版社

2011年4月

新士人社区
新士人(点击进入)
我们这个时代需要一种士人精神,需要一场自下而上的立足当下语境的复古运动,既尊重传统,又顺应时代.
新士人,不以阶层、财富、行业和等级为划分标准。它类似文人结社,也类似NGO,但又不同于两者。当代的士人,应该拥有精神的饱满和心灵的自由。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06-17 13:17)
标签:

杂谈

晨起沏茶读书,趁隙剪下开老的蜀梅插于净瓶。昨夜独坐路旁一丛老梨树下发呆良久,晚风吹拂梨叶簌簌有声,今春那些梨花如雪的盛景仿佛一场消逝的梦境。那么至于自己为何钟情于兰草呢?桃杏之夭夭、梨柰之凄凄,都是兰所不能替代的罢,或者只有他能常伴我身边。
当年苏轼南谪途中于湖口偶遇当地一人所藏灵石,痴爱不已,为之名曰壶中九华,决心以百金得之,无奈羁旅匆匆即至海南,转瞬三年。及归,石已为他人所取,而是年秋东坡逝。五年后黄庭坚抵湖口,其人与之言此,黄氏感怅人物两空而赋诗:
有人夜半持山去,顿觉浮岚暖翠空。试问安排华屋处,何如零落乱云中。能回赵璧人安在,已入南柯梦不通。赖有霜钟难席卷,袖椎来听响玲珑。
石与兰,物也;人生如寄,人之躯壳亦无非物也。凡物无有不朽,不朽其惟精气也。兰石自有其精气,而某人爱之则更多有一番精气,今人睹古人书,是体味前贤之精气也。此所以书以人贵,虽历千年而点画凛凛,所书之人若在眼前。但爱一物,即注以神,滋以心,动以情,此物焉得不好?
同为过客,惟惜当下,贵在爱而不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1 00:34)
标签:

宁锐

沐斋

分类: 流年风雨



许久不来这块自留地了。惭愧。

立冬总是让人安心,万物终始,回归原点。

敬畏天命,珍惜流年,追忆故人,怀念青春的和平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流年风雨

《兰花旨——兰画·兰话》

沐斋 著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4年4月


《勾阑醉——戏画·戏话》

沐斋 著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4年4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宁锐

戏画

著作

文化

分类: 纸上做戏

  文字是随着书写和传播工具的改变向着流俗而去的。如果从书写工具来分,金石简帛出典籍,纸笔墨砚有诗词,到印剧术出现时话本小说就大行其道了。

  当今键盘时代,笔退位,手稿一说几乎不见,毛笔书写的意趣只有少数人能享受。整个社会的换笔对文学来说,真是一大关隘。我辈逢此结点当如何?想想也只有该哪样便哪样,唱挽歌没有用,进行曲又唱不动,只有抱残守阙经营自己真实的书写了。前时与家卫导演说到这些,他倒是坦然说“你开的这店也只有卖这样的东西了,好在世界很大,总会有人来买就是了。”听听,不像是一种无奈。我将此语亦赠宁锐。

  沐斋兄我仰慕之士。前年他曾送我一盆兰草,我春夏秋三季放在一棵柿子树下,冬天收回屋内,可惜最终还是没养好……那时我知道,他养了有二百多盆各样品种的兰花,这对一个人来说当是一大工程,每天上水、施肥、应季换盆都是一个要出汗的力气活,沐斋似乎乐此不疲。我以为宁锐养兰绝不仅单纯为画,而将其当作了一种生活方式。

  沐斋所绘兰花,画到了兰花的实处,品种各异,察之细,画之精,观之每觉清雅之气源源不竭自画中溢出,令人叹为观止。爱一物爱到亲历亲为、不冤不乐的程度,近代人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那么远,这么近

——沐斋(宁锐)绘画赏读

 

“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读沐斋的画作,我会时时想起顾城的这首《远和近》。很远还是很近。这是个微妙的问题。我们常常距离自己很远而不自知。但在沐斋这里,在他的文字里,在他的笔墨里,我常常得以接近自己。

      沐斋,宁风云,宁风子,我最为钦佩的才子,不打折扣地钦佩。我没有见过他,也没有打算专程见面,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他的了解、熟识、欣赏和喜欢。

       六年前初识风子,是缘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流年风雨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
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



苏门四学士之中,秦少游不以诗著而长于词,黄庭坚则反之,不擅于词而精于诗。文武之道实则殊途同归,譬若一侠客惯用剑而不能耍枪,一将军惯用枪而不能抡锤。黄山谷性情偏于峭硬,与苏轼同为书法四家,其作书如横塑赋诗,驰骋纵横不可阻挡;又同为宋诗圣手,其作诗也冷峻晦涩,铿然有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当代书画

沐斋

文化

分类: 流年风雨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古今大才,皆浑然天成,非人力可为。所谓才情天纵也。人生有才、有气、有运、有命。有命未必有运,有才未必有气,反之亦然,数者兼得者鲜矣。

  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6 15:07)
标签:

文化

分类: 流年风雨

      今天自认做了件有意义的事。为一位即将辞世的老兰家创作了一副兰画。我与他素昧平生从未见面,但是我愿意赠此作与他,哪怕年底手里的订单一副也不曾画。 

      这老爷子叫刘鲁平,艺兰五十载。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兰花

文化

沐斋

分类: 流年风雨

沐斋兰画·甲午新年台历

○印刷极致精良,外壳为故宫特选黄金真丝帛,内页为出口级哑光特种纸。

○正文由图文两部分组成,图片皆为沐斋所绘兰花名品,按照花开季节排序

○文字包括兰品名称、出处、题诗以及兰品简介。

○一册在手,置于案头,如赏幽兰,感受兰画艺术的同时并可了解相关的兰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03 19:14)
标签:

兰花

文化

沐斋

分类: 花气薰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