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观察者
观察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766
  • 关注人气:3,3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B面

八卦社会部

稿子是这样生产出来的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新闻三联的AB面

新闻是个智力活儿也是个体力活儿,所以我们把博客分成了AB面。

A面是李大人热爱的业务,B面是我们热爱的背后的八卦。

想知道新闻的生产过程?链接就在下边。

 http://blog.sina.com.cn/u/1719505171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现场
by 吴琪

受灾的东北三县从总体上来说是农业县,靠近沿岸被海啸袭击的人们,以渔民和种地的农民为主。仙台市东北部几十公里的小城石卷市,老消防员说:“几十年来从未遇见这么严重的灾难,整个城市到处都是救命声。”宫城县牡鹿半岛和南三陆町海岸,也分别发现了超过千具的尸体。

50多岁的熊坂一家是幸运的生还者,张季风通过在东京的儿子,辗转询问到了这家朋友的安全,唏嘘不已。熊坂家住在仙台市若林区,房子离海边只有几公里。这是日本东北海岸边典型的农户家。作为长子的熊坂留在了家里,守着父母尽孝,同时也要守着祖坟和代表家族传承的家纹。“家”这个概念是日本特别强调的文化,长子继承家业,让每个家族的徽章世代相继,如果没有儿子,年老之后可能会考虑让女婿入赘。

这里的人们有着户均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现场

by 贾冬婷

 

 放假前提醒下属,最后离开办公室要记得关掉电脑开关;和父母兄妹吃了迎接春节的团圆饭;告诉家人和邻居,要趁春节去趟福建,给小女儿找个舞蹈学校,顺便考察办厂。看上去一切如常,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股长——“好人”李华波却从此蒸发,连同9400万元——相当于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年财政收入的1/4。

 

金蝉脱壳计

“0017901”——2月11日中午,一个陌生号码闪现在鄱阳县财政局党委副书记程四喜的手机上,那端的声音却熟悉得很,是他分管的经济建设股的股长李华波:“我从局里弄了很多钱,已经到加拿大了,对不起领导……”整个通话不到两分钟,程四喜觉得眼前发黑,半天没缓过神来。

程四喜回想起来,1月29日那天,李华波说老婆要到外地做肝肠手术,向他请假早走几天,他爽快地答应了。“一万个想不到,李华波平时看起来忠厚老实,一点逃跑的迹象都没有。”

而李华波所说的“很多钱”也的确是个大数目。程四喜核对县财政局在县农村信用联社城区分社开设的资金账户发现,资金被卷走了9400万元,相当于全县2010年财政收入的1/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by 贾冬婷 丁莉

这故事就像一个现成的好莱坞剧本——美国华裔家庭,冲突的母女关系,中国式高压管教——制作人贝斯(Ron Bass)仿佛看到了当年让他赢得3300万美元票房的电影《喜福会》的影子,一心想把蔡美儿和她的《虎妈战歌》搬上大银幕。一场不亚于1957年苏联抢在美国之前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热度的全美大讨论已是票房保障,更不用说“中国虎妈”已经被视作一则寓言——“中国妈妈比美国妈妈更牛?”——隐含着美国社会的深层次恐惧。

 

被放大的虎妈效应
真要拍成电影的话,单从“虎妈”蔡美儿的“强力手腕”来看,剧本的惊悚程度和冲突性对美国观众而言已经足够了——
首当其冲的是“小白驴”事件。小白驴是一首钢琴曲,她要7岁的小女儿露露连续几小时不停地练这首双手如精神分裂般保持不同节奏的曲子,不吃晚饭,不给喝水,直到深夜。甚至把她的玩具拖到车里,威胁她“如果明天你不能弹好这首曲子,我就把它们一块一块地捐出去”。
大女儿索菲娅在一次数学竞赛中落后于一个韩国小孩得了第二名,竟被罚一晚上做2000道数学题,直到她重新领先。
还有一次,女儿送她的生日贺卡质量不太好,蔡美儿拒收并要女儿重新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现场

by 王鸿谅

 

“刘志祥(刘志军之弟)家里藏的现金就有3000多万元,很多钱都长了霉,办案干警都惊呆了。湖北省公安厅重案处请银行派来了8名点钞员,带了6部点钞机,清点了2天都没点完,还点坏了一部点钞机。”时隔6年,举报人汪汉林向本刊记者说起抓捕刘志祥的细节依旧激动。他是当年专案组的重要线人,从2003年11月开始参与对刘志祥的调查,直至2005年1月5日收网抓捕。
今年66岁的汪汉林是退伍军人,曾经是北京军区军乐团的长号手,1967年在河北演出受伤后退伍,1973年从一冶建设公司调到原湖北汽车工业公司,“那时候就开始负责做票务,一直到现在”。汪汉林说,他对于刘志祥的怀疑,也是从车票开始。“做票是个圈子,人际关系很重要,肯定是要跟车站拉关系,多走动的。以前车票虽然紧张,但还是能买到的,但1997年4月刘志祥当了站长以后,汉口站的车票格外难买,紧俏车票的附加手续费最高炒到了80块,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票,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汪汉林与汉口站的许多人相熟,他了解到的情况是:“刘志祥跟武汉电视台搞票务的后勤人员何坚关系好,何坚在单位办公室的电脑,跟汉口站的票务系统是联网的,可以直接出票,紧俏车票只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by 王恺 吴丽玮

在南昌一个偏僻的咖啡馆,我们和钟家姐妹交谈了几乎整整一天。钟家戴眼镜的孩子小九和她的三姐钟如凤,给我讲述了她们在大伯死后被强行带回宜黄那天的故事——手机被没收,披头散发地在宾馆里,等着领导来交涉。这时,突然来了一个县领导,告诉她们:梳洗一下,市领导马上要来和你们谈话。
梳洗一下?钟如凤说,对,好大的官威。
一边是一家身居边缘的普通百姓,一边是能够调动包括公安在内各方资源的强势政府。政府与百姓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呢?

从南昌到宜黄,公路越来越坏,这是个典型的国家级贫困县。不过,县城在最近4年一直在忙于城市升级:新城区,城市广场,房地产开发,刚刚建成的两部带电梯的楼房都成为骄傲,而新车站大楼正好也将是县城最高建筑——9层。钟家那幢陈旧的、却是全家人主要财产的3层楼房,按照县领导说法,使得工程“卡脖子”——激烈的冲突便由此而来。

 

宜黄拆迁事件中的角色们
在医院抢救几天后,大伯竟然就那么死了,钟家人万般无奈下,在自己家里设立了灵堂,门口是一副白纸黑字的对联,“晴天霹雳天上掉大祸,阴曹地府阎王也想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0 15:14)
标签:

杂谈

    by 王恺

    在四川采访渠县洪水的时候,某以深度报道著称的报社的记者一直和县委宣传部的同志们说,我们报社是直接送进中南海的。结果大约人家没理会他这个暗示。第二天,网络上的转载的他的稿件都是,洪水,是人祸还是天灾一类。这种挑动社会闲谈的稿件,往往很有传播力。可是背后写新闻的是什么东西啊。

    有什么样的媒体,就有什么样的受众,我们既然有不思考,缺乏常识,拿无知无耻当有趣,胡乱污辱被采访对象的记者,也就有盲目发泄自己愤怒的受众了。永远的简单逻辑,说洪水是因为占了河道,试问,一条河上游的降雨量是全年的一半,就算是把城市都给河道也没有用吧?这么说,真是侮辱自然。

    可是就是这样的新闻有卖点,没有任何调查。永远是传播着小道,地震是因为上游建水库,泥石流是因为缺乏预警,洪水是因为河道窄了。也是该记者,写的另一滑稽的新闻是,说洪水预警太多了,大家不知道相信哪一次。天哪,上游不断下雨,下游能只预警一次吗?侮辱自然也算了,还妄想侮辱全体读者的智力。

    所谓的深度报道,到了最后只有一种思维,政府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by 李鸿谷

    上世纪打了三年的朝鲜战争,遭遇本世纪140个字的微博,结果会怎样?这种假设想想都令人期待,但是还是未料,现实比想象更精彩。

    这场被称为划时代事件的战争,140个字如何传播?复杂的格局如何简约?我们正在演绎这个时代的荒谬与经验,这个“现在”的制造过程,其实也不比一场战争简单呢。

    我略有的感想是:

    1、赢。

    或许众声喧哗的微博现场,最需要的是大声——换成文字,就是极端。无极端无转博亦无评论。想想,微博这种传播方式,一天之内,任你重大如山,也如过眼烟云。时间短,任务重,必须赢。传播方式决定内容生产,此为一例。

    2、如何赢?

    比如朝鲜战争,讨论方式多样,核心是有真问题。问题未能提出,所有讨论自是打群架。那么,这场讨论的真问题是什么?不是历史真相——这需要当事人能够回到历史现场,能够兼察各方利益及选择种种。这太耗时。简便之道便是,历史用来指涉当下:“来投票吧,现在开战,你会先A不参加,还是B参加?”疑似有理而且强悍,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01 11:36)
标签:

杂谈

 

 

  

     By 魏一平  

    本来想去海边看日落,但一觉昏睡之后,才发现外面已经乌云密布了。马尼拉现在是雨季,天一黑就开始下雨。来菲律宾第5天了,虽然酒店到海边用不了5分钟,竟然还没顾得上去看看传说中的马尼拉湾。

    全长28公里的罗哈斯大道是马尼拉最有名的海滨大道,但我一直没问到哪里是看日落的最佳地点。只好拖着人字拖再次来到基尼诺大看台前,这里也可以看到海。貌似昨天在现场举行了盛大的祭奠仪式,马路中央的铁栏杆里又多了一些白花。旁边黎刹公园的草坪上,有小孩子在放风筝,老人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2 02:11)
标签:

杂谈

by 李鸿谷

 

    这个标题本来是三联的封面标题,可惜最后我们无法破解唐氏格局,也即无法证明他的成功的“低级”——我的同事说,飞机场候机厅电视里的那个秃头,沙哑着嗓子说:“砍掉成本,砍掉成本……”才是低级成功学啊!当然,由此标准看,唐骏不仅不低级,甚至可谓高级了,他毕竟还微软与盛大过啊。但将标准放置在唐氏“打工皇帝”坐标下,“低级”还是成立的。

 

    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文凭,对唐骏重要还是不重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5 17:42)
标签:

腐败

杂谈

分类: 公告

by 丘濂

 

    许建斌许博士

    2003年10月底至2004年12月,作为中组部、团中央的博士服务团12名成员之一、国土资源部的下派干部,许建斌在江西上饶挂职锻炼,任上饶市政府市长助理,属于上饶市重点引进的人才。挂职结束后,他又正式任市长助理3年,直到2007年8月任国土厅副厅长、党组成员。
    许建斌取得博士学位是在1999年。他花了3年时间,在南京农业大学读了一个农业经济管理的在职博士学位,导师是时为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的钟甫宁教授。许建斌同时在财政部的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工作。钟甫宁告诉本刊记者,把许建斌招进来的时候,他并不在学校。“回来后,党总支书记对我说,一共招了4个在职博士生,把其中较好的分给了我,那个人就是许建斌。他从来没有在学校上过课。有一种可能是他在学校认可的北京高校里上课,那边出具证明。”钟甫宁告诉本刊,每年许建斌会来南京农大两三次,和他讨论博士论文的写作。“许建斌的本科学位似乎是中文之类的专业,经济学功底不好。他的理解力和领悟力还可以,文字功底不错。他说原来还尝试写过武侠小说。”
    真正让钟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