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衣武士
白衣武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66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为什么要寻找激情,我要什么样的激情?
     
其实,上面的帖子并没有讲清楚。我接着讲吧!
     
纪录片这个工作很庞杂,从策划阶段,到踩点、撰稿、拍摄、制作,最后到审片、包装、播出等诸多环节(还没算结账、领钱等俗里吧叽的环节),一个片子下来,得把你累得够呛,搞得身心疲惫。时间长了以后,你就麻木了,特别是你老拍一些领导交办的片子,写命题作文,就像强迫你跟一个你根本不爱的人同床共枕,你真的好不愿意,好委屈,好无奈。可是,世界上哪有处处让你做主的事情?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老在寻找激情?你很寂寞吗?你的生活很无聊吗?你是不是婚姻很失败?
     
我听了很好笑。但是转而一想,别人的问题并非空穴来风。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我一样把激情看得如此重要。其实,这与我的工作很有关系。
     
作为一个纪录片导演,你的工作成果是给大众看的。对于观众而言,他们永远都是喜新厌旧的,他们的口味极其驳杂,他们是最难讨好的情人。尤其是在今天,他们看多了五花八门的纪录片,听惯了纪录片里的动人忽悠,熟悉里面每一个技巧的玩弄,他们总是以鄙夷的眼光对待每一个节目,他们甚至是无情的、麻木的,就像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0 14:11)
黝黑的池塘
          冷老师的菜园后面,是一个小池塘。
          春天里,池塘的水深蓝黝黑,水面上是碧绿的水草和轻轻飞过的昆虫。在池塘周围的岸上,开满了紫色的小花,我们叫它燕子花,后来才知道,它的学名叫紫云英。这幅美丽的画面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后来终于在电影《指环王》里看到它,感觉非常近似。
          但在那时,一个整天闹哄哄的小男孩怎懂得欣赏如此美景?况且在江南农村,这种美景多的是,即便是村里的老秀才也没那个闲情逸致。再说了,老师也不允许我们单独去那里玩,说有蛇。
          这也太小看人了。蛇有什么好怕的?细长溜滑的身子,青幽幽的花纹,畏畏缩缩的神态,怕它干什么?相反,我倒是很怕池塘边的癞蛤蟆,满身的疙瘩,恶心死了。它走起路来也很难看,大腹便便,一摇一摆,一点也没有青蛙的矫健和灵活,我一见到它就用石头砸。
          到了夏天,池塘里荷花盛开,坐在教室里(冷老师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0 14:10)
吃饭也闹腾
          那时冷老师才二十多岁,刚结婚没几年,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孩。我们那个教学点就设在她家的堂屋里(农舍的正厅,两边是厢房)。冷老师很好看,也很聪明,能唱很多歌,嗓子也很好。她父亲是大队里的干部,因此,她也受过很好的教育,初中毕业。(不要笑,七十年代中期,初中毕业的农村姑娘不多)
          冷老师的丈夫是一个健壮的年轻人,家里的房檐下总是吊着一大排腊肉、腊鱼,看得出来,日子过得很不错。
          冷老师做的饭也很好吃,有时候放学回家,我还专门告诉妈妈:今天我吃了什么什么,很好吃,比你做的好吃。
          妈妈很惊奇,一个农村女教师能做多好的饭菜呢?其实今天想起来,也不一定老师家的饭菜有多好,只是一帮小孩聚在一起抢着吃午饭,比一个人在家里吃饭香多了。
          在冷老师家上课,比学校有趣,这是我后来上了正规学校后才感受到的。因为与正规学校相比,冷老师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0 14:07)
上学啦
          小时候,妈妈在一个小镇的粮站工作。那小镇是新设立的,还没有学校,只附近村里有个小学,但很远,路上还有两座摇摇晃晃的木桥。对一个六七岁的小孩来说,这显然不合适。
          后来妈妈得知,村小学虽远,但它有个村民小组却离我家很近,更重要的是,村小学在此设了一个教学点,在一个叫冷月英的妇女家里。冷老师是一个上过初中的年轻妇女,有一个两岁多的孩子,教所有的课程:语文、算术、唱歌。
          于是,冷老师成了我人生的启蒙老师。
          跟我一起上学的,还有个小女孩洪薇。那时,我们俩天天牵着手上学。因为妈妈跟洪薇说,阿伙(我的小名)喜欢乱跑,你牵着他,别让他路上贪玩。
          每天放学,我们俩就趴在回家路上的一座小石桥上写作业。那时的作业很简单,就两道算术题,再抄一页生字,不到一会儿就做完了。有一回,我趴在桥上写作业,背后来个大人瞧我写字。看到我抄的生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汤好面才好
        面馆的老板半夜就开始了忙活,用活鳝鱼、老母鸡、五花肉、猪大骨、鲫鱼熬汤。为了防止鱼刺混入汤中,鲫鱼还用专用的布包包裹。先以武火煮沸,再以文火慢熬,那火红的炉火舔着锅底,鳝鱼、老母鸡在大铁锅里翻滚。蒸气升腾间,这些食物的精华被浓缩到一锅乳白色的高汤里。


  将高汤放入煮熟的碱水面,再放入用肉皮加七分肥的五花肉炖成的小码子;然后是手撕的鸡脯肉丝、切成薄片的精瘦猪肉、炸得酥香松脆的鳝鱼骨头等大码子;最后还要撒上一把喷香的本地小葱,才与已经等得迫不及待的食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十五,早堂面
        要说鳝丝面,确有王者风范。好吃,够味,无人与之争锋,绝对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气势。可是,天底下就没有其它面食与它PK?
        答案是:荒唐,君不见天外有天、山外有山?绝顶之外,更有珠穆朗玛?
        鳝丝面听罢,浑身惊出一身冷汗,转身一看,哇哇哇,沙市的早堂面赫然屹立于荆江之畔、闹市之中。那里门庭若市,喧嚣一片。很多人手里拿着饭盒,排着长队,眼巴巴地等着吃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黄鳝一上桌,神仙也跳墙
        的确,黄鳝这东西只出产在南方。它和泥鳅一样,是水稻田和池塘里的鱼类。每年的夏季,是黄鳝活跃的时期,它们喜欢温暖的水域。而稻田里的水很浅,又有稻谷秧苗的遮挡,水温非常适合黄鳝的生长。
    

        黄鳝这东西最大的特点就是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02 20:34)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随笔

七月的威海,到处栀子花开,这令我想起故乡。此时的湖北,也是栀子花开的季节。房前屋后、街心花园、山野湖畔,栀子花几乎无处不在。


 

其实,北京也有栀子花,盛夏季节也开得十分璀璨,芳香迷人。可是,我更喜欢家乡的栀子花,因为它附着了一段少年时的梦境。

小时候我就认识栀子花,因为我母亲那一辈的人都很喜欢它。每到六月,天气渐渐热起来的时候,栀子花就会悄然开放。人们就把它采摘下来,特别是那些尚未绽放的花骨朵。然后将它浸泡在盛满水的青花大瓷碗里,放在家里客厅的桌子上。慢慢地,它的芬芳就会充盈整个屋子,令人心旷神怡。特别是到了晚上,把它摆放在自己的床边,伴着花香入梦,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女编导大惊失色

要说鳝丝面,苏州的鳝丝面只是很有名气,但是以湖北人的看法,它做得并不地道。似乎有点太油,隐含着甜味,好像女性化了一点。这也难怪,苏州人做的菜么,都有那种感觉,讲吴侬软语的人,做的菜不是很劲道,缺乏川菜、湘菜那种横刀立马的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