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碟评
  语种:中文
  音轨:DD2.0粤语、DD2.0伴唱
  字幕:中文(卡拉OK版)不可隐
  容量:4.5G
  碟片:D5
  片基:柯式印刷,读盘流畅
  片长:2:10
  碟商:FM
  区码:全区

  记得在1991年,刚开始听流行音乐,一曲《真的汉子》以及一盘翻录来的《林子祥金曲精选》(就是精选唱片〈十三子祥〉的引进版)磁带,让我彻底喜欢上了这把独一无二的嗓音。遗憾的是,当时能够收集到的只是90年代后的专辑以及N多种国内的精选引进版,在翻来覆去几乎听烂了那十几盘磁带之后,能有好几年的时间都没有再去聆听。幸好,互联网时代来到了,dvd时代也来到了。前者让我收集到了lam几乎所有专辑,使我真正对lam的音乐有了全面系统的认识;而后者,更完善了视听上的感受,其中就包括这张fm出版的港乐·林子祥dvd。当我重新拾起这些十几年前甚至二十几年前产生的音乐,发现自己竟然还能哼出那些经典的旋律,还能记住那些歌的歌词。也许lam的歌已经在我头脑中打上了深深的烙印,也许,这也算是那并不遥远的青葱岁月给自己留下的一点痕迹。

  可能,对很多人来说,林子祥从来就不是一个领导大众流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老杨,老杨

  很久以来,生与死都是人类艺术史上探索不休的问题,究竟谁能勘破生死,顿悟人生?问题永远没有答案。摇滚乐,就像人生一样,面对无数次的生离死别,坚持下来的才是真正的强者。一个个伟大的身躯倒下了,一个个圣坛的偶像消逝了,唯一不变的,是rock n'roll的意义,是仍然摇滚着的疯魔老怪。

  尼尔·杨,就是这样一位从摇滚传奇时代走来的,屹立不倒的音乐巨人。danny written、bruce berry、david brigg,一位位亲密战友没能陪伴始终,却相继撒手人寰。当然,其中影响比较大的,自然是94年当年自杀身亡的kurt cobain。

  若要说kurt本人受neil的影响有多深远,著名的遗书歌词怕已经能说明这一点。音乐方面,其对民谣、朋克的通吃、融化,其实也是老杨一直坚持的特点。不过,kurt似乎从来没有机会和偶像同台,当时的风光,似乎都被eddie vedder抢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老杨,老杨

  轮回,众所周知是一种佛教用语,它指的是万事万物都摆脱不掉的周期循环。20年,算不算一个轮回?反正当人们回顾neil young的70年代、90年代的时候,会发现很多事情都隐隐暗合在一起,冥冥中似有天意。71年,neil只有一张CSNY现场专辑发表,1991年同样是张live唱片;72年的harvest和92年的harvest moon更是完整一以上的姐妹篇;73年,neil和The Stray Gators乐队出版了一张现场唱片,93年,历史再次重演。

  2月7日,neil在美国MTV电视台作了一场“Unplugged”的演出。说到不插电,这其实是MTV电视台的一个系列音乐节目,每次请到的嘉宾都完全用原声乐器作伴奏。参加这类演出的当时主要有以下几种:一:老牌艺人,像bob  dylan、eric clapton、rod steward、phil collins、sting等等,尤其是eric clapton在92年作的不插电演出,无疑代表了此类演出的最高水准,tears in heaven也成了经典,虽然从某种角度讲,他的吉他技巧趋于完美,但其恰恰缺乏独有的艺术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老杨,老杨

  这几天又重新拿出《weld》这张专辑来听,感觉仍然畅快淋漓。大段大段的solo 及即兴部分听来无比过瘾,而且录音方面也达到了一个巅峰,声音定位极其准确,左右吉他清晰可辨,在所有的现场录音中,我最爱这一张。当然,smell the horse巡演也使neil young重回主流乐坛,好评如潮。  
 

  但是,老杨的顽童作风仍然不改。在一系列激烈、喧闹的专辑、巡演之后,neil重拾民谣曲风,在72年那张《harvest》发表20年之后,出版了其姐妹篇《harvest moon》。

  这张唱片和《harvest》的确有太多相同之处,伴奏乐手完全相同,甚至也叫The Stray Gators,伴唱部分虽然没有csn的出现,但Linda Ronstadt、james tyler仍然作为和声,和20年前不同,这两位当时也是巨星身份了;两张唱片都有一首现场录音作品;都有两首和伦敦交响乐团合作的曲子。但不可否认,在音乐部分,两者的区别还是比较明显的。《harvest moon》的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老杨,老杨

  这是近期听的最多的一张唱片,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听一遍。尽管这套双张现场唱片已经出版十年了,但其中的音乐依然前卫而富有冲击力,一百二十分钟内没有半秒的冷场。音乐结束之后,耳边似乎仍然轰轰做响,感觉是非常刺激和醒神的。

  在介绍这张唱片之前,有必要介绍一下它的创作背景。因为当我与人提及neil young的时候,多半会有这种反应:哦,民谣啊。似乎他给人的印象就是一把木吉他和一架口琴,浅吟低唱。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民谣的确是neil young的音乐中至关重要甚至可以说是最最根源的部分,他几乎所有的作品都可以只用一把木吉他来演奏,但同样也可以用电声乐器来表达。应该说根源摇滚和硬式摇滚在neil young的作品中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他甚至可以用最大的分贝来演唱那些民谣作品,因为重要的并不是音乐的形式,而是其内容。尤其是与他的老搭档crazy horse这只技艺精湛的乐队合作的时候,创作出来的音乐大多是南方摇滚、车库摇滚甚至是前朋克。这类音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老杨,老杨

  应该说,在整个八十年代,摇滚乐的发展都不是十分顺利的,起码失去了头二十年的神采奕奕和举世辉煌。尤其在八十年代末期,一大批hari metal的出现,实际上已经把主流摇滚乐逼到了绝路之上。而恰在此时,另类音乐,或者称为非主流音乐开始小试拳脚,并在以后的近十年时间里,颠覆了传统的摇滚乐,推动其进一步的发展。当然,这既可以说是摇滚乐自身的更新换代,也可以认为是商业模式运作的成功。

  而在欧美两地,非主流音乐主要形成了两股流派:在美利坚,是由我们比较熟悉的、在90年代头几年占领霸主地位的Grunge音乐作为主力军,其两大领头羊:pearl jam、nirvana都是不折不扣的老杨的乐迷,并从音乐本身到精神内涵都对neil有所继承,其他一些乐队,包括一些更低调的地下乐队,也是对老杨推崇备至;而在英国形成的brit-pop风潮中,oasis、blur无疑是其中的最大赢家,可能会有人记得,oasis曾经多次翻唱过hey hey,my my(into the black),尽管水准不高,但也可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老杨,老杨

  1989,不寻常的一年;1989,每个中国人都没齿难忘的一年。这一年,罗大佑再版发行了他的专辑《爱人同志》,唯一与台版不同的就是加入了《侏儒之歌》;达明一派出版了解散前的最后一张专辑《神经》;卢冠廷的《1989》则干脆就是一张概念大碟;甚至连林子祥这样极少涉及政治的歌手都在《长青歌集》中唱了一首《国旗》。家国题材的作品席卷华语歌坛......

  那我们的老杨呢?这家伙从来都对政治耿耿于怀,当然不会视而不见。当neil young看到那张著名的照片之后,创作神经再次兴奋,10月10日,老杨戴着红五星当头的八角帽,发行了专辑《freedom》,题目直截了当,毫不隐讳。

  同十年前一样,唱片采取了用同一首曲目的两个不同版本作为开场和结尾,这就是口号一般响亮的'rockin' in the free world'。如果说十年前的hey hey my my是对七十年代摇滚乐的一次总结的话,那'rockin''可以算是90年代另类音乐大行其道的一次预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老杨,老杨

  这两天在网上看到,喜剧片:拜见岳父大人续集在美国大热,票房十分火爆。但我却不太看好这个片子,尽管里面有我最崇拜敬仰的男演员:罗伯特·德尼罗——他的dvd我也收藏了不少;不过说出来可能会让人笑话,我最喜欢的一部是95年,老罗和艾尔·帕西诺双雄合璧的经典警匪片:盗火线(听说今年要出双碟特别版,好消息),片子好看,里面的音乐也耐听,记忆最深的是帕西诺和老婆跳舞的时候,背景音乐就是BB·king的那首:thrill is gone。那是十分纯正的布鲁斯。

  当然,作为摇滚乐的根源,布鲁斯对neil young的影响是深远的。他很多的作品都能找到blues的影子,然而,如同民谣一样,neil的布鲁斯也是摇滚化之后的产物,像tonight the night时期,就有不少布鲁斯的成分在内,但那种完全而纯粹的blues还是很少见的,直到1988年。

  这一年,neil young彻底脱离了GEFFEN唱片公司,回到了老东家reprise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老杨,老杨

  人,其实很容易迷失自己。在工作、生活、情感等等多方面的压力之下,目标与方向感会逐渐变得模糊,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自己也不会很清楚。我现在就很了解这种状态,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和什么人打交道都会碰壁。其实这两天一直在想,这还是平时的自己吗?自己就好像掉入了巨大的漩涡,整个人都会很萎靡的活着,没有一件事可以让自己兴奋起来。房子、票子、码子,这些明明触手可及、近在咫尺的东西,却总是让我有飘忽难料之感。人,可以自己把握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也可能,这是现代人丧失信仰的必然结果。

   我不知道,八十年代的neil young是不是也处在这种迷失的状态,但起码,这几年的唱片,没有一张受到好评,更不用说达到以往70年代那些经典专辑的高度了。不过,在八十年代末期,随着与geffen公司唱片合约期满,neil似乎又找到了些感觉,起码做出来的东西不再让人摸不着头脑,那个人们熟悉的老杨,回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neilyoung

分类: 老杨,老杨

  流行音乐到底有没有雅和俗的区分?这恐怕也是个一直存在争论的问题。有的认为,流行音乐本来就是通俗化的大众文化,好坏高低本没有区别,只能是说个人口味不同,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所以,很多'**年的第一场雪'、'*只蝴蝶'也能够在民间广泛流传;而一些不为人熟知(或者仅仅在国内而言)的音乐,却被称作是'小众的','只是某些人的个别爱好罢了'。这样的一概论观点显然抹煞了艺术家的真实能力,混淆了大众的鉴赏能力。举个例子,如果问巴赫和莫扎特孰高孰低?这恐怕是没有定论的,但如果说莫扎特和克莱德曼相比呢?答案很简单吧。恐怕克莱德曼迷们也不能用所谓的'萝卜白菜'论拿出来解释了吧?当然,能听懂莫扎特的和听懂克莱德曼的怕也不是一类人群,最好的办法就是互不相扰,各玩各的,这样,大家过得都会轻松一些。

  回到主题上来。86年的7月份,neil young在参加了几场一般演出(其中包括farm aid 2)之后,录制出版了最新的专辑:《Landing On Water》。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