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退栖园
退栖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45
  • 关注人气: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06-19 16:43)

 

生在离海不远的地方,自然就有了吃鱼的口福。天蒙蒙亮的时候,或者九点十点的时候,街上就会传来嘹亮的吆喝声,那肯定是卖鱼的来了。

卖鱼的挑着担子(后来才有自行车骑),二十多里挑过来,吆喝一路,鱼也就卖了一路。所卖的鱼,个头都不大,但都十分新鲜。有的按品类分了出来,大多就混在了一起,叫杂拌鱼。尽管很便宜,讨价还价那也是难免的。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8 09:27)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28 20:33)
标签:

杂谈

单眼皮的成吉思汗(退栖园写)

小的时候,离土改还不算远,就觉得大人们时刻都在惦记着地主们匿藏的东西。他们顽固地以为,地主老财是不会甘于所有的东西都让穷人分掉的。枪,是土改当时就从牛槽底下起出的。金银细软,却没有任何起获——不言而喻,要么觅而不得,要么得而昧之----总之,即便到了现在,大家都还存着侥幸心理。

我在离开家乡之前,打井,筑墙,挖猪圈,尤其修缮老房,每每内心充满着期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1 11:54)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2 11:35)
标签:

杂谈



       结识M君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这家伙,一眼看去就不是什么好鸟。面部有些浅浅的麻子,胡子翘翘的,眼睛有些斜,说话结巴,着急起来,结巴得更厉害——但这缺陷,仿佛更反衬了他的雄辩——反正,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不管多大场合,他一定是演讲的中心,并且,他的混不吝,他的吊儿郎当,他的匪气,使他的精彩与犀利又显得格外有魅力——起码,对那些涉世未深的文学女青年是这样。我就亲见了不少被他迷倒的文学女青年。

       多年后,我去一座文化大厦公干,朋友说,这大厦里有三位M君的前妻。一位是六零后,一位是七零后,一位是八零初。侧面了解,她们是清一水儿的文艺女青年,多愁善感,温文尔雅,并且还很贤惠。比如说,M君要去体验生活,她们会遵命把安全套放进旅行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2 12:23)
标签:

杂谈


    “欸!我这么厉害,别人可怎么活啊!”我不止一次,也不止从一个人那里,听到这类悲天悯人的话。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深受感动,然后感恩。迟钝的我,却有些气馁,自卑甚或自责。团队里拖了别人后腿的末等生,大概就是我这种心态。
    电影《南征北战》里李军长有一句话说:不是我们无能,是共军太狡猾。这句话我很受用,很受安慰,它几乎是救命的一句话。没有多大本事,拖了别人的后腿,还要苟活,这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的,是一些借口。

    弱者如我,其实也不乏活下去的借口。就想,总不能人人都做秦始皇忽必烈拿破仑吧,总得有人衬托铺垫吧。而聪明的伟人,也会为我们指明活下去的足够理由。凡是后世公认的伟人,都是很会吸引追随者,核心的一招,就是追随者的价值。你会由衷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8 15:58)
标签:

杂谈

     

  

       前一段吴良镛院士在人民大会堂作报告,后排有许多研究生都去梦周公了,结果,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好像非议的居多。理由我以为也是非常充分的。
      试想,九十二岁的老人,站着讲课,听课的,是一群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以年龄论,老人是曾祖辈的了。曾祖传道授业,兔崽子们却哈欠连连,流着口水,一片一片地呼呼大睡——正统的人哪里还看得下去,不大肆挞伐那才见鬼。
       也有和稀泥的,说睡着了的其实并不多,只是那挑事的记者别有用心而已。这样说的善意,好像既安慰了老人,也保护了年轻人。
       还有一派力挺睡倒者。那理由也算充分:学生们学业繁重,总是熬夜,课堂睡个小觉可以原谅——实际上,课堂睡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6 13:28)
标签:

杂谈



    这十年来的新词汇,起码有两个,是先盛后衰,一路看跌,逐步由褒义沦为了贬义:一为“公共知识分子”成了“公知”——二为“专家”成了“砖家”。

    姑且不论“公共知识分子”的提法是否准确,原来的意思,我想起码和“专家”一样,都很正面,是对知识积淀丰厚,能以一技之长引领或服务别人的精英分子。而“砖家”则令人联想起赤膊上阵,手抡板砖,满口脏话,混不吝的粗鲁家伙。至于“公知”,口齿不很利落的,就容易念成“公鸡”——一班抖动两只翅膀,扎撒开全部颈毛,扯着喉咙,对着东方,拼命吼叫的家伙。

       这两种联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3 20:40)
标签:

宠物

杂谈



    小时候在乡下,时不时的,也有过往乞讨的。大都穿得破烂,形容憔悴,面黄肌瘦的,伸着手,或伸出手中的钵子——要的大都是吃食。给点粮食也行。似乎不要钱,当然也没人愿意给钱。印象中,还是嫌弃的多,有的甚至放狗咬。心善的给点,大多是不搭理。小孩子爱起哄,对乞丐很是不礼貌。后来乞丐就少了,回乡时,往往听人笑谈,说乞丐们的谱也摆大了——给粗粮是断然不行的,人家要大米,一给就得几斤。要是不给,就赖着不走。要是言语不逊,还会遭到谩骂,诅咒,甚至躺倒在地,打滚撒泼。印象中最怕的就是恶咒,据说有的还会下蛊。于是央求他起身,多给些细粮,打发他快走。也有的乞丐,很会说话,把主人哄的很爱听,所获也是颇丰。

    和乡下单纯的乞食相比,城里的乞讨就丰富多彩千百倍了。单是这人群,就五行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8 13:26)
标签:

杂谈



        前些年的一个段子。说是单位弄了一批甲鱼搞福利,一位员工一个王八,但甲鱼有大有小,很难分得公平——有聪明人想出了高招:把众王八按个头大小一溜儿摆开,一把手名字写在最大的王八身上,二把手写在第二大王八身上,以此类推,合同工临时工等底层员工,也都分别写在渐小的王八身上——虽然未必谈得上绝对公平,但甲鱼和人员尊卑的有序排行,还是基本兑现了福利的初衷。

       试想更公平的办法,也只有抓阄一途。但总不便让偌大的领导,和临时工一样,把手伸进黑箱,抖抖索索,摸出一个个小纸团——倘若领导的王八小,临时工的王八大,那结果多少还是有些难堪。

       既不会抓阄又不会写字的动物们咋办呢?看多了动物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