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在南方
南在南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45,487
  • 关注人气:4,0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不过是些言情罢了

所有文字都是劳作成果,有道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编缉爱文,刊而有信。

微信公众号:
南在南方me




通联:(430017)

武汉汉口洞庭街127号《幸福》杂志社毛甲申(本人本名,用来结婚,当爹,收信,收稿费等)

 

 

有个笑话说,一个人养了两条狗,一公,一母,给狗起了名字,公的叫我们,母的叫文学,春天是个发情季节,狗也不例外,一日有友来访,见二狗狂欢,大笑。人说,笑什么笑,我们在搞文学!

一直感觉文学是个神圣的东西,就算是听这个笑话,咧嘴大笑之后,依然胆小,虽然写了许多字,但我确信我不是在搞文学。

不过写些言情罢了。

童话已经结束,这是一个言情的时代,繁花似锦。

繁花似锦这个词是我很喜欢,当然不止这个词,像,国家,体温,十指相扣,烛影摇红,孩子,杨柳青,瘦西风,射门等等,我都很喜欢。

但我最喜欢一个词却是女人。可能跟我是个男人有关。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可能产生多种关系,也可能什么关系也没有,而爱情只是其中一种简单的男女关系,但其中滋味,何止万千。

而我做写的,只是闪现其中的一些罢了。

平日里,我种点花草,去年有盆花土里长一棵苦瓜秧子,后来结了几条苦瓜,真是种花得瓜,意外之喜。

如同我的言情,写了几年,有人记得了南在南方。有人就问我南在南方是什么意思?愣在那里,时光闪回,很久之前的事了,我在纸上问自己南在哪里?然在纸上回答,南在南方。别人不信,南在南方真的什么意思?我说,南在南方是一句废话,说了等于没说。如此罢了。

有天我家童年毛瞳站在我旁边欲言又止,那时我在写字,用毛笔写些蝇头小字。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想问一个问题。我说问吧,就放下了笔。

他说,爸爸,爱情是什么?我吃惊地看着他,但我还是准备回答他,我说,爱情,嗯,爱情是男人跟女人之间的一种……我的话还没说完,他打断了,他说,不对。然后他唱歌一样的唱道: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毛瞳和嘉嘉。

他说,他班上小朋友说的。我问他嘉嘉是谁,说是他班上的一个小女孩(几年前的事儿了)。

我哈哈大笑。

也许这也是言情,小小的言情。

 


 

 

 
附一个说明:
有人以为我是女的。不是。我是男的。
有人以为我细高文弱。不是。我是个胖子。
有人以为我未婚。不是。我婚了。
 
纸媒上99。99%的南在南方都是我。如同99%的猫叫咪咪。
不上论坛。
常在的地方,天涯博,新浪博,偶尔搜狐博。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20-05-14 08:55)

程绍国写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08 10:47)


看清代人的《笑笑录》说,有个人,只有8文铜钱,几位诗友正在来的路上,怎么招待,急得不得了。佣人说,这点钱满够啦。出门用6文买了两个鸡蛋,1文买了些韭菜,1文买了豆腐渣。佣人端出第一盘菜,是韭菜面上铺两只蛋黄,他说:“这叫做‘两个黄鹂鸣翠柳’。”又端出第二盘菜,韭菜上是一圈蛋白,说:“这叫‘一行白鹭上青天’。”第三盘菜是炒豆腐渣,名称叫做:“窗含西岭千秋雪。”第四道菜是清汤上浮动着两个蛋壳,取名为:“门泊东吴万里船”。

我看笑话书,常常笑,有些笑得不厚道。可这一则,却没有笑,因为我看了豆腐渣,默默合上书,去了城南的菜场,想买一块霉豆渣。好多菜场都霉豆渣卖,我只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29 10:13)
《诗经》里的一首: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几个朋友围着火锅,正吃得酣畅,忽然一位忽然勃然变色离席而去,为何?后来才晓得,祸首竟然是一丛扔在汤锅里的香菜!香菜这种吃的,有人嗜之如命,有人恨之入骨,恨它的说它有肥皂味,金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信中谈吃

王世襄会做菜,汪曾祺说他烤葱美味极了,又说自己没吃着,是听黄永玉说的。有一回,王世襄骑个自行车,给汪曾祺送了几个长茄子,说是刚上市,送过来,尝个鲜。颇有古风。

周绍良亦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她和他去看电影,并排而坐,那桶玉米花放在她膝上,她吃,他也吃。
吃完了,她放下纸桶,他伸手不见,手不收,放在她腿上。
她的腿一动未动,任他放着。
有一回他说,你腿没抖一下,是不是有点不礼貌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一天,接到一个女子的投诉电话。我说这是生活杂志, 不是工商杂志,建议拨打315投诉……没等我说完,她坚定地说,这事儿就得跟杂志投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古时买个妾回家,如果正妻不弄死她惊动官府,就是日常生活之一种。问题是,如果买来这位小妾是老朋友的女儿,又该如何?更有甚者,生活多年,才发现是小妾是自家的外甥女,这又该如何?

有这种事?有,都是史上有名有姓的人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2-06 10:27)

时令小雪之后,可以腌点菜。

在此之前,将坛子抱出来,烧开水烫洗,倒扣着,日晒夜露几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15 09:59)

老锁

/南在南方

日本老作家妹尾河童说,他收集的清朝锁和韩国李朝时期的锁,用同一把钥匙可以轻松打开。

就想起来一宗事,有位朋友家里有个薄薄的木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